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72章 威力

前方高能
     第二百七十二章 威力

    大量陰氣從楚可嘴中噴出,那些攀爬的嬰尸受到她這陰氣滋養,頓時又接連不斷爬了起來。

    隨著她這一哭,電梯內突然響起‘滴——答’的淌水聲,以楚可尸身所在之處為中心,一股涓涓細流緩緩滲出,鋪延至電梯底部。

    有了這股水流的幫助,楚可似是怨力大增,嘴中發出一聲古怪之極的叫喊,那肥碩的舌頭伸了出來,越探越長,觸及額頭,沾住了定住她的符尾。

    舌尖與符紙相觸的剎那,發出一聲皮肉被燒灼的聲響,楚可那張腐爛變形的臉上露出幾分痛楚之色,但那舌尖并沒有縮回,反倒卷住了符紙,用力將它拽了下來,拖回了她嘴里,用力的咀嚼。

    那牙齒磨礪著符紙,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

    一張符紙掉落之后,其余三張符紙的靈力難免便有些不支,相繼被她舔了下來,嚼進了嘴里。

    符紙的靈力被她嚼碎,化為黑灰從她嘴角里飄出。

    “孽障!還敢作怪!”二號見到這樣的情景,聲音嘶啞喝了一句。

    此時他氣息萎靡,但整個人在靈符的加持下,卻給宋青小一種恐怖之極的感覺,實力遠比之前更高深莫測。

    宋青小揮動藤鞭,用力抽打出去,將幾個即將爬到自己身上的嬰靈抽為黑霧,還未來得及喘氣,便見二號畫完符紙,將手捏成印,嘴中念出口訣:

    “天罡正氣,太霄借法!”

    他咒語一念出,那在他面前飄著的符紙突然滴溜溜的轉了起來,每轉一圈便變大一些,轉到七八圈時,符紙已經變大數倍,釋放出異常強大的威能。

    符身閃耀著的金光如一輪小太陽般,將周圍的陰霾驅散,楚可在這金光照拂下,那張慘白變形的僵硬臉上,第一次露出畏懼之色。

    “啊……”符紙動起來的那一剎,電梯似是都受到了這股靈力的影響,‘嗡嗡嗡’的顫抖不停。

    楚可張大了嘴,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鬼嚎。

    隨著她這一嚎,電梯內的那些嬰尸的啼哭頓時一歇,所有正在向二號、三號及宋青小三人爬來的嬰尸盡數化為黑色的齏粉,如霏霏細雨飄散在空中,繼而像是受到牽引,往楚可方向蜂擁而去。

    電梯的門縫、地底及失去天花板的頭頂,都有絲絲縷縷的黑色霧霾飄進來,飄到楚可身上去。

    宋青小如看了一場最玄妙的電影,前一刻她還執鞭與這些無止境爬過來的嬰尸相對,下一刻便看到這些嬰尸消失。

    符紙發出的光芒之下,楚可那張浮腫僵白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條條縱橫交錯的青綠條紋。

    那些條紋仿佛一條條活動的蟲子,在她臉上蠕動著,像是將她臉纏了起來似的,那雙灰黑的眼睛在這情景之下,越發被擠出了眼眶一些,像是要掉落出來一般,更顯恐怖詭異。

    涌進她身體的黑霧越多,那條紋便越清晰,將她臉上、胳膊、手臂都包裹得嚴嚴實實,像是有無數青綠的繩子,把她尸身捆纏出雜亂無章的圖形。

    三號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她身旁的嬰尸也在接二連三的從她卷住的藤條里消失。

    宋青小見到這一幕,心臟拼命跳動,卻不敢放松了警惕,手里的藤鞭再次揮了出去,將那些黑煙驅散自己的身側,把自己防得滴水不漏的。

    到了此時,二號估計已經不敢再藏技,準備速戰速決。

    二號聲勢頗大,但宋青小不知為何,卻總感覺心直直往下沉。

    楚可先前已經兇悍非凡,給幾個試煉者都制造了不少麻煩,但誰都沒有想到,她還隱藏著實力。

    地面流淌的一條條褐色的濃稠液體似是都活了過來,化為一根根觸角,緩緩往楚可尸身上爬了上去。

    “哼。”指揮著靈符的二號看到楚可的舉動,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之色,他似是對自己的符紙極有自信,將咒語一念完,二號似是被人抽空了渾身力氣,他的聲音從牙縫間擠出,手指一指楚可:

    “去!”

    那變大的符紙轉了一圈之后,終于停止,在二號話音一落之后,重重向楚可轟了過去!

    ‘嗡嗡嗡’,電梯感受到這股威壓,晃來蕩去,頭頂的鋼索都發出‘吱嘎吱嘎’的響聲。

    所有陰氣在靈力的輾壓下散去,符紙以雷霆萬鈞之勢落下,所到之處留下金色殘影,楚可被激發兇性,那張臉被青綠色的脈絡包裹,凸突出的灰蒙雙眼露出怨毒之色。

    地面的一條條濃稠液體化為的觸角一下伸長,將她身體包裹起來,她舉著雙手,擋著臉似是還要向二號沖擊過去!

    “孽障還敢來!”

    二號哼了一聲,符磚此時在二號指揮下,從天而降,重重砸擊到楚可雙手之上,發出一聲金戈交擊的重鳴。

    ‘嗡——’

    宋青小的神識受不了這股強大的靈力,耳中發出轟鳴。

    體內才被安撫的靈力再次沸騰,UU看書 .uukanshu. 眼前似是蒙上了一層璀璨的金光,有一瞬間短暫的失明。

    地底似是在這符磚威力之下都在翻滾,令她雙腳輕飄飄的,似是難以踩實了地。

    危急時刻,她為了穩住身形,抓住匕首,用力往一側扎了過去!

    這個時候她眼前已經是一片金芒,隨手一扎,匕首如切豆腐般,割穿了電梯的金屬墻壁,匕首連帶著她手臂穿了過去,將這電梯抓穩,控制自己的身形。

    而此時電梯內地動山搖,天花板的碎片震飛起來亂射,符磚上金芒四射,楚可身上聚集起來的陰氣及條紋形成的防護罩被硬生生砸了開來。

    腐肉及黑色的血塊橫飛,臭不可聞。

    她身上以陰力、怨氣積起來將她包裹住的一條條‘觸角’被砸殘消退,露出她的樣子。

    “嗷……”楚可嘴中發出一聲痛苦之極的悲鳴,她張大了嘴,一雙擋在頭上的手被砸得粉碎!

    殘肢斷臂化為血沫四處飛濺,大部份血肉飆濺到她臉上、眼珠及嘴角頭上等。

    腐爛的肉沫順著她臉往下滴,她雙臂處僅剩一截斷裂的創口,那張蒙了腐肉的大臉上被砸出一個杯口大的凹坑,已經流不出血液,卻在往外涌著黑氣!

    靈力燒灼之下,哪怕她已經死了,身體早就失去知覺,卻仍舊在道法的制裁下感到錐心刺骨的劇疼。

    失去了雙臂支撐,她上半身‘轟然’落地,斷掉的殘臂撐著地底。

    她嘶啞的大吼,怒痛交織之下,聲音震得原本被剛剛符磚一擊之力震得仍在顫動的電梯又發出‘哐哐’的搖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