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79章 毛骨

前方高能
     第二百七十九章 毛骨

    直到此時,宋青小不由想起之前自己被楚可追殺時,感覺到識海內的任務異變。

    只是當時情況危急,來不及去注意太多,此時她分出一縷神識去查看,任務果然發生變化了!

    任務目標:亡秦非楚!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4500,失敗抹殺!

    積分增加了1500分之多,試煉空間顯然不會因為任務的難度而臨時提升積分獎勵,必定是有什么意外發生了。

    安全通道內靜得落針可聞,宋青小強行使自己冷靜下來,又覺得有些蹊蹺之處。

    空氣中有血腥味兒,但腥味兒并不重,三號不像是才剛死不久。

    她再一細想,從楚可追殺自己到她逃離后自己追趕上來,發生在極短的時間內,三號哪怕再弱,也不可能連這么一會兒功夫也撐不過。

    更大的可能,是在宋青小被楚可追殺時,任務發生異變的一剎那,便是三號已經死了。

    這一次任務每個試煉者的任務提示應該都是一樣的,所以一開始她與三號都表達出了愿意合作的態度。

    每個人的任務獎勵積分都是3000,那么三個人的積分總數是9000分。

    而中途若是有一個試煉參與者死掉,她的積分平均分配到其余兩個活下來的人身上,便恰好是每人4500分,一共獎勵仍是9000分。

    宋青小想到這里,已經確認三號出事無疑了。

    所以她離自己最近,但地下室出現劇烈響動時,她沒有及時支援。

    三號雖說有自己的小算盤,但事情輕重緩重,她應該分得清楚。

    那會兒她自己已經是自身難保,實在很難分得出身來援手。

    之所以宋青小如此篤定的原因,是她想起了一件事情,楚可追殺自己之時,那只嬰尸并沒有出現過!

    一開始楚可勝券在握也就算了,但關鍵時刻,她心口的封印被楚可觸動,冒出一只蛟龍頭將楚可咬住時,那只嬰尸也不見影蹤。

    電梯里時,楚可被二號符紙制住的危難時刻,曾放出嬰尸,母子聯手。

    楚可死后,鬼魂仍留在尸體中,仍保持著生前的記憶與智慧,現在想來,她在第一次敗而逃走之后,便已經母子分頭行動。

    一個藏身洗衣房,一個躲在暗處,自己僥幸逃過一劫,三號卻丟掉性命了。

    嬰尸體形頗小,黑暗之中神出鬼沒,三號防不勝防,遭它突襲后來不及還手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之所以盯中自己兩人的原因,有可能是在電梯大戰時,楚可已經基本摸清三個試煉者手段與性格,二號實力最強,有符紙與咒術,極難應付,而自己與三號稍弱。

    楚可死后,鬼魂仍存于尸體中,保留生前的記憶與智慧,做出先分明撲殺弱者,再母子聯手對付最強的二號這樣的舉動并不意外。

    這樣的推論應該沒錯,但宋青小又隱隱覺得有什么東西被自己疏忽了。

    楚可母子先殺自己與三號原本沒錯,但三號可不是第一次栽在嬰尸手中。

    嬰尸救母時,以強大的怨氣制造出過幻覺,當時電梯內三個試煉者都‘看’到了密密麻麻出現的嬰尸,鋪天蓋地的朝幾人爬來。

    若不是后來二號拿出殺手锏,迫使楚可收回一部份陰氣抵御,破了這種幻象,恐怕幾人都疲于應付。

    但當時大量的幻象之中,真正的嬰尸藏在三號身后。

    那會兒都只當是巧合,但宋青小現在一察覺三號可能死于嬰尸之手后,這就不太像巧合了。

    若是嬰尸能殺她,是因為第一次傷她之后,在她身上留下氣味,

    使得三個試煉者分頭行動后,嬰尸順著陰氣、味道追蹤而至,伏殺三號。

    那么第一次嬰尸伏擊時,為什么也是沖著三號呢?

    不知為何,宋青小想起自己兜里藏著的那只蒼蠅了。

    三號第一次真正的受傷,是在自己與二號進入大樓,她偷襲不成,遭到反擊。

    她準備再次偷襲時,恰好被宋青小兜里的那只蒼蠅傷過。

    之前被忽視的許多問題,此時接二連三的浮現在宋青小腦海之中。

    她再次想起了一件事,從滴水聲出現,電梯下樓,楚可伏擊的時間,恰好就在三號被蒼蠅蟄傷了之后不久!

    楚可回來的目的,在于報復,在于其丈夫,她比試煉者先行一步回到大樓。

    在即將得手之時,卻先放棄了其他,轉而伏擊試煉者,這與楚可的性格不相符。

    她對丈夫的執念,從她之前追殺自己時,不過因為自己與她丈夫通過電話,就令她怨氣更重便看得出來。

    而她在即將與丈夫會合的那一刻,三號被蒼蠅蟄傷,仿佛第一時間就令她感覺到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并使她放棄了丈夫,迅速趕下樓。

    什么樣的事情,重要過秦恒呢?

    孩子!對一個母親來說,唯有孩子,是可以勝過一切的。

    唯有如此,蒼蠅出現的一剎那,楚可才會感應到。

    但嬰尸當時分明藏身于她腹中,從未與她分離,宋青小也曾親眼見到過!

    不!宋青小腦海里想起昨日下午,二號曾說過的話了。

    二號曾說:人死之后,魂體需要找個寄托之物、藏身之處。有可能是她生前愛惜之物、常呆的地點、死后碰觸到的東西等。

    楚可死后產子,母子俱亡,法醫說過,她腹中的胎兒若家里人仔細一些,七個月,都能活了。

    胎兒若是能活,也應該有魂,就像二號所說,可能嬰兒的魂,在死去的一剎那,便已經找了寄魂之物藏身,保魂體不散了!

    這樣一來,許多事情便都說得通了。

    從17-4抓到的蒼蠅,生命力頑強,且進入這棟小區之后,在陰氣的滋養下,迅速的成長,便如一個受到母親哺乳的孩子似的。

    三號被蒼蠅蟄傷,母子連心,才引起楚可埋伏。

    甚至極有可能,楚可追殺自己與三號,也并非一開始她所想像的,楚可智慧過人,決定先殺弱者,再母子伏擊二號,消滅三個試煉者,反倒可能是,封凍住蒼蠅的冰塊在碎裂開來的一剎那,氣息泄露,三號受傷最重,而自己帶著蒼蠅,也難免染上氣息,引起了楚可關注!

    也就是說,此時三號出事,確定了‘兒子’的魂不在她身上后,下一個可能就會輪到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