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82章 離山

前方高能
     第二百八十二章 離山

    不知這樣的念頭,二號有沒有懷疑過,興許他想到了,這也是他制服‘楚可’之后,沒有立即痛下殺手的緣故。

    可此時顯然不能再留時間給宋青小猶豫了,‘砰砰砰’的心跳聲中,她體內的血液‘汩汩’的急速涌動,冷汗大量透體而出,緊張之下使得整個身體都在發抖。

    大腦中神經緊繃,在這些來自身體本能的干擾聲中,她似是‘聽’到了身后有什么東西在飛速爬動追趕著,她咬緊牙關,壓制下想要回頭看個究竟的念頭。

    而此時的另一端,二號興奮得渾身發抖。

    他拖拽著‘楚可’的尸體,疾步下了樓后,在一樓大廳門口,看到了原本三號鎮守之處已經空蕩蕩的。

    但此時二號顧不得去細究那么多,他這會兒急于將‘楚可’帶走,將她帶離秦恒更遠一些,再將‘楚可’解決了。

    這會兒他既興奮于任務完成,又有些遺憾自己臨走之時沒能將宋青小順手殺了。

    可惜他在電梯中時受了傷,太早將自己最大的底牌曝露,到了后面已經失去殺死宋青小的能力了。

    若是能再殺死一個試煉者,這一次任務完成,自己便能獨得9000積分,離開任務場景,實力又有很大的進步。

    抱著這樣的念頭,二號拖著‘楚可’已經快到小區大門了。

    小區內的濃霧現在已經散了許多,大門也是隱約可見,門口的燈光還在閃爍,他與宋青小來時坐的車正停在小區門口。

    二號精神一振,不由加快了腳步,他拖著‘楚可’出了小區大門,走到車子旁,一下將車子拉開,把三號塞進了附駕駛中,自己也迅速繞到另一側坐定了。

    他發動車輛,車子似一條離弦的箭,飛速駛離了這棟小區門口。

    身后的小區被越甩越遠,二號興奮的勁兒一過,冷靜下來之后,便逐漸感覺有些不對勁兒了。

    隨著車子開動,位置上的‘楚可’順著車身擺晃,那貼在她額頭的符紙也跟著擺動。

    而楚可就如一具死尸般,一動不動。

    他清楚的記得,在電梯內,自己在實力全盛時期,同時驅使四道靈符制住楚可時,她兇悍異常,驅使嬰尸撕下符紙、以舌尖舔舐符紙的一幕。

    而現在她未免也安靜得太過。

    二號雖說自恃甚高,但始終非蠢貨,他急忙將車子停在路側,神情陰沉,臉頰緊繃,隱隱可見咬痕。

    半晌之后二號抬起手,念了一句咒語,打出一個術訣進‘楚可’身體,那法訣一打進去,如石沉大海,不見半絲反應。

    腦海里任務的提示仍舊未變:亡秦非楚。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4500,失敗抹殺!

    二號眼里的希望之色化為惶恐,頓時失了冷靜。

    他盯著‘楚可’那張青綠交錯的臉,深呼了一大口氣,顫抖著伸出手,捏住了貼在她頭上的符紙,隨即下了決心,用力一扯。

    那符紙被他扯落下來,駕駛位上的尸體在失去符紙的壓制之后,仍沒有動靜。

    二號眼中顯露出來幾分慌張,他陸續撕下剩余的符紙,‘楚可’如一具真正的死尸,一動不動癱在位置上。

    此時被他忽略的一些線索才浮上心頭,試煉者中三號已死,一樓卻不見她的尸體。

    她肥碩的身形與一尸兩命的楚可相似,二號一想到此處,臉上終于失去了倨傲與鎮定,他伸手去抓‘楚可’的臉,用力一捏!

    那張青綠交錯,被宋青小一刀劃為兩半的臉皮一下被他抓了下來,露出了底下被覆蓋住的三號那張死不冥目的臉龐,二號情不自禁發出一口倒吸涼氣的聲音,

    心底最后的那絲希望化為巨大的絕望,將他淹沒!

    他上當了。

    楚可剝下自己的臉皮,蓋在三號臉上,蒙蔽了自己。

    他太過自信,太過驕傲,上了那只活僵的當!中了調虎離山之計!

    此時楚可仍留在小區內,而自己一走,那棟大樓之中,便僅剩了宋青小一人而已。

    二號心急如焚,此時宋青小死不足惜,但如果她一死,楚可將人引走,剩下的就是秦恒。

    若秦恒出事,任務失敗,他也要死在這任務場景里!

    一想到此處,二號眼前一陣昏眩,身體搖晃了一下,手中的那張臉皮被他捏緊,他慌張之下發動車輛調頭,暗自祈禱宋青小能想到這一點,發現不對勁兒,多加防備,撐得久一些!

    ……

    大樓之上,宋青小使出渾身力氣,拼命的往樓上跑。

    三號死了,二號離開,就算發現不對勁兒,趕回來恐怕已經晚了。

    此時任務唯一的勝算,就是她殺死秦恒,完成任務,離開這里,一旦選擇錯誤,或是被楚可追上,失敗之后,大家都得死在這里。

    身后追趕聲越來越急,悉悉索索的聲音越來越近,耳畔若隱似無的,仿佛聽到了有嬰童發出‘哇哇’的哭聲。

    大樓地面似是在震動,楚可也似是爬了過來,路經十四樓時,撞擠上被二號破壞的墻壁,墻上的碎石渣‘咔咔咔’的往下掉落,她也要追上來了!

    “……跑不了的……要死……”

    她含糊不清的聲音不知道是從哪里傳來的,又似是自己的錯覺。

    ‘呼——呼——’宋青小的呼吸聲及腦海里跳動的血管、心跳形成巨大的干擾,頭上似戴了一圈金箍咒,一緊一松,勒得腦門兒生疼,渾身因為緊張與恐懼,感到既熱且冷,整個人如置身冰火兩重天,備受煎熬。

    她上了十七樓,往17-4的方向奔了過去。

    ‘哇……哇……’嬰兒啼哭的聲音越來越近,像是已經要迫在咫尺。

    17-4越來越近,還有數步就能到達轉角,一到轉角,便能看到17-4的門。

    ‘哇……’

    嬰尸的啼哭更近了,像離她還有不足兩三米遠的距離。

    三步……

    兩步……

    越是靠近轉角,宋青小便越覺得那身體像是有些不聽自己使喚似的,那雙腿如灌了鉛,沉重無比。

    她極為吃力的提起腳步,用力跨了出去,轉過角了,她已經看到了17-4的方向,眼中露出喜色。

    但此時的17-4與她記憶中的模樣并不一樣,那大門的方向被濃稠如墨的黑霧所覆蓋,仿佛整棟小區里飄浮著的黑霧此時都已經聚集到了這里,將門口擋得嚴嚴實實。

    宋青小一把撲過去,伸手用力探了進去一抓,那霧氣的后面如另一個虛無的世界,一抓探不到底。

    楚可不知使了什么樣的方法,將自己的家門連同著里面的秦恒一起藏匿了起來!

    二號不在這里,這些陰氣她無法破去。

    找不到秦恒,不能自己親手殺他,任務怎么完成?

    莫非這一次任務,就要失敗了?

    宋青小手在抓出去的一剎那,沒有摸到任何實質的東西之后,腦海里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哇哇……’啼哭聲中,有什么東西已經爬到了她的腳后跟,一雙細小陰冷的手,抓住了她的鞋子,試圖往上攀爬。

    17-4門口對出去約五六米遠的地方,恰好是一扇被封死的玻璃窗,此時玻璃窗外,傳來‘咔咔’的攀爬聲,有什么東西像是要順著玻璃,爬進這里。

    危急時刻,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氣,以極強的自制力強行壓下心里生出的怵意,尋求破解之法。

    她用力蹬腿,想把這嬰尸挑飛出去。

    但那嬰尸如附骨之蛆,將她抓得極緊。

    不到最后一刻,她不會甘心這樣去死,她要活著,絕不能死在這里!

    她心里生出一股殺意,玻璃窗外,此時悄無聲息探出一截斷臂,楚可陰測測的聲音傳來:

    “……該死……”

    顯然這母子兩‘人’兵分兩路,嬰尸追擊她,而楚可從十四樓的窗口爬出,直接爬上十七樓包抄夾擊!

    但越是危難關頭,宋青小反倒越是鎮定。

    此時慌亂失措救不了她的性命,她極力強迫自己忽視嬰尸的存在,及楚可的迫近,強逼自己不要轉身。

    這會兒分秒必爭,每一個多余的動作,可能都會使她丟掉性命。

    她伸出去的那只手被黑霧困住,像是陷入粘稠的泥潭,一時間難以抽回。

    宋青小閉了閉眼睛,嬰尸已經快要爬到她大腿。

    那種被活尸攀爬的恐懼,她在地下停車場時曾感受過一次,如最為恐怖的夢魘,她應該是再也不想經歷的,但此時卻無可奈何,又得再經歷一次。

    死氣纏住了她大腿,被嬰尸爬過的地方,陰冷、麻木、僵硬。

    她空余的一只手抓著匕首,準備往下挑時,卻碰到了自己的荷包,被那里一團冰硌了一下。

    那是她從17-4抓來的蒼蠅,之前弄清這蒼蠅來路之后,原本是準備陷害二號,禍水東引的。

    但因為二號警惕,她的想法來不及付諸行動,便失敗了,后來來不及扔掉,一直裝在口袋里。

    此時碰到了這東西之后,宋青小眼前頓時一亮。

    嬰尸窮追不舍,除了來自母親的指令,還有可能是一種本能的行為而已。

    若照她之前揣測,這是嬰兒的某一部份魂,這嬰尸追她,也有可能是在追逐自己的魂。

    她心中一喜,改變主意,將這冰塊拿了出來。

    嬰尸仍在往上爬,窗口處,傳來楚可砸擊玻璃的響聲。

    ‘砰’、‘砰’!

    接連兩聲,玻璃‘哐鐺’應聲而碎,大量玻璃落在地面,發出尖銳異常的響聲。

    在這一刻,宋青小運起靈力,捏住這冰塊,用力將其捏破。

    ‘咔嚓’的聲響里,冰塊裂開一絲縫隙,里面被冰住的蒼蠅緩緩的蹬了蹬腿,將那冰塊的縫隙蹬開,扇了扇翅膀,將冰塊振裂,緩緩飛了起來。

    ‘咯咯咯……’那原本在向上攀爬的嬰兒,在感受到蒼蠅出現的一剎那,動作一頓,隨即發出興奮異常的笑聲。

    蒼蠅在飛了兩下之后,竟似受到了牽引,往黑霧的方向飛了過去。

    “不……”身后楚可發出震耳欲聾的慘叫,似是有些驚慌失措的樣子。

    那先前還擋住了宋青小的黑霧,卻并不能擋住這巨大的蒼蠅,那霧氣被蒼蠅翅膀一扇便緩緩散了開來,慢慢顯露出后面的門。

    宋青小手臂一脫困,指尖很快碰到了冰涼的大門,門后傳來微弱而又恐懼的求救聲:

    “救我……救命……”

    她想也不想,用力將門往里一推!

    ‘嘩’的聲響中,大量冰涼的水往外涌。

    那黑色的蒼蠅搖搖晃晃飛了進去,秦恒靠站在門口,大水已經沒過了他腳踝,此時水往外流,沖了宋青小一身。

    “不……回……來……”楚可爬了上來,UU看書www.uukanshu 龐大的身形被卡在碎玻璃處,尖銳的玻璃渣子割劃著她腐朽的身體,她卻像是感覺不到疼痛:

    “那是,你的,爸爸……不行……”

    那蒼蠅像是受到了血緣的指引,仿佛迷途的孩子,找到了失散多時的父母,往秦恒的方向飛了過去。

    爬在宋青小腿上的那個小小的嬰尸在蒼蠅出現之后,便興奮異常的放開手,也往蒼蠅的方向追逐而去。

    “不……不能傷害……”

    楚可揮著雙臂,拼命掙扎。

    屋內秦恒臉色青白,在看到門口出現的宋青小的一剎那,他眼睛迸發出無與倫比的希望之光,似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拉扯著嘴角,發出欣喜而又古怪的聲音。

    但下一刻,那蒼蠅撲騰著翅膀,已經飛到了他面前,往他肚腹的方向貼了過去。

    “救命……快救我……有鬼……那個死鬼女人回來了……救我啊……”

    他語無倫次的驚恐尖叫,看到蒼蠅的一剎那,又拼命的拍打著,鬼吼鬼叫的道:

    “這是什么東西?滾開……”

    那蒼蠅停在他小腹前,秦恒嘴里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聲,那蒼蠅一碰觸到他身體,便像迅速被抽去了生命力,那原本僵硬而極大的身軀突然之間一下干癟,被秦恒一拍,干枯的軀殼輕飄飄的落地,飄在了水面之上。

    但此時地上的嬰尸卻更顯興奮,它已經爬到秦恒腳邊,抱著腿開始往上爬。

    “不……”秦恒身體抖得如風中落葉,臉色猙獰扭曲,雙手亂舞,“滾開,不要靠近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