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287章 為命

前方高能
     第二百八十七章 為命

    “有時間嗎?聊聊吧。”電話里,羅五開門見山,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語氣,令宋青小玩味了一下。

    今晚當然是沒有時間的,財政窘迫之后,工作便不能放下,羅五便約了她明日上午見面,宋青小便應了。

    與上次見面時的態度相較,羅五像是變了個般,仿佛篤定宋青小不會拒絕他。

    看來在買了長鞭之后的這段時間,他再次進入過試煉場景,并提升了實力,不再屑于像當初一樣裝傻充愣了。

    但兩人之間的糾葛,除了當初在精神病院內曾有過合作之外,便是前段時間買賣紅鞭的事了。

    當時錢貨兩訖,交易一做完,便應該沒有什么瓜葛了,羅五這個時候打電話來約自己見面,且這樣的語氣,怕是有什么事發生了。

    可兩人之間,除了試煉空間的交集之外,還能有什么事?

    她想了半晌,突然想起羅五曾給過自己一張名片,而那名片卻在自己被追殺當晚遺失,不知掉落在了哪。

    因事發時她恰巧進入試煉空間,出來時又正是體內基因紊亂之時,殺了那兩個隱世家族的人后,慌不擇路的回家,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事后注意到時,無論怎么找,那名片卻都找不到了。

    這會兒羅致玉打電話來可不是巧合,恐怕那張宋青小遍尋不著的名片,羅五已經先替她找到了。

    若只是遺失一張名片,自然不算什么大事,但因為這事兒涉及隱世家族連死了兩人,便容易給宋青小帶來麻煩了。

    事發至今,她的生活依舊平靜,顯然各方面的勢力都沒將這兩人之死懷疑到她身上。

    上一次羅致玉試圖賣自己人情,提起這事兒時,曾透露口風,猜測殺人的可能是更高等階的存在。

    若有了名片,憑借羅五的聰明,要推敲出真相并不難,恐怕他已經將這件事,當成了駕馭宋青小的籌碼。

    宋青小一想到這里,眼神逐漸冷凝了。

    她打開水龍頭將手沖凈,抽了張紙巾仔細的擦了擦指頭。

    如果羅五識趣,真的只是找她‘敘舊’便罷,若不識趣,她麻煩纏身,也不介意多一樁麻煩事了。

    “唉。”她幽幽嘆了口氣,試煉空間殺人,只是為了活下去,她實在不想在現實殺人,只希望羅五不要逼她。

    她身上殺意涌現的一刻,正舔舐著毛發的銀狼似是感覺到了她心里的那股殺意,抬頭張了張嘴巴。

    宋青小出門的時候已經晚了,到達秋節路時,天色已經全黑。

    事隔多日,這里的血腥味兒早就散得一干二凈,但不知為何,犯發現場仍維持著跟當日一樣的樣子。

    現場依舊沒有路燈,今晚云層極厚,擋住了月光與星辰,使得天色極黑。

    這里之前連著出過兩樁命案,哪怕西郊住的大多都是亡命之徒,但入夜之后依舊很少有人過來這里。

    四周靜極了,宋青小身影穿棱在小巷間時,總覺得今晚迎面吹來的風都帶著幾絲蕭殺之意,似是在給她提醒,即將有什么事要發生。

    空氣中帶著一種莫名的氣壓,壓得人胸口沉甸甸的喘不過氣。

    她過來之時,神識已經捕捉到了一縷極輕的呼吸,那呼吸聲經過刻意的壓制,不易被人察覺。

    但宋青小得到‘滅神術’后,不知是不是因為引靈力入體的緣故,神識感官遠比之前更為敏銳。

    哪怕那個人經驗老道,極力壓制自己的存在感,她的神識仍準確的捕捉到了那躲在墻角一側的人的位置。

    今晚巡夜,普通人是不敢過來的。

    這個人的存在雖然隱瞞不了自己,

    但會隱藏自己的存在感與呼吸,這需要經過一定的特訓。

    此時出現在這里,經驗豐富,除了安隊長,不會有別人。

    她在得知安隊長的存在之后,便故意踩重了腳步,弄出些許‘西索’的響聲。

    “站住。”安隊長的聲音果然響起,一個小小的紅外線點停落在宋青小臉上的位置,警告她道:“不要過來。”

    “隊長,是我。”宋青小主動出聲,她在說話的時候,對面似是愣了一愣,那紅色的小點頓了半晌,隨即消失。

    安隊長松了一大口氣,有些詫異:

    “是你?”他收了槍,語氣還感到十分古怪的樣子:“這么晚了,你還過來?”

    今晚時間不早了,宋青小沒有出現,安隊長還以為她不會再來,哪知這個時候她卻突然出現在這里。

    “今晚有點事兒,耽擱了一會兒。”宋青小解釋了兩句,她沒有提及什么事,安隊長也沒問。

    她往安隊長的方向走了過去,安隊長還為她此時獨自出現感到有些驚奇不已。

    今晚的不對勁兒,看來安隊長已經感覺到了,他態度有些緊張。

    從他呼吸、目光及走動間的氣勢來看,他并非擁有特殊異能的人,但身體得到過一定的強化訓練,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反應力、武力值也遠超普通人。

    他可能經歷過某些事,雖然不像宋青小修煉之后擁有神識,但卻憑借本能,預感到了今晚的不對勁兒,所以宋青小出現的時候,他才如臨大敵。

    宋青小過來時,他收了槍,卻并沒有別回腰側,而是仍捏在手掌心里,整個人緊繃異常。

    “發現什么了嗎?”黑暗之中,他雙眉緊擰,宋青小找了個話題,安隊長便搖了搖頭,神情凝重:

    “沒有。”

    他長長嘆了口氣,“接連死了四個人,后面兩個,”他頓了頓,接著又道:“因為死狀極慘,市政廳極為重視,據說還驚動了皇室。”

    案子遲遲未破,又找不到線索,上面重重壓力堆積,一段時間下來,安隊長臉上都顯出幾分疲憊。

    “沒有線索,又不能這樣耗著,可能會轉明為暗……”

    今晚氣氛不對,多了一個人之后,宋青小沒有驚惶失措的大吼大叫,反倒態度鎮定的模樣令安隊長緊繃的神經放松了些。

    也有可能是這段時間共同巡邏的緣故,兩人熟悉了不少,在這樣的情況下,安隊長也愿意打破沉默,跟宋青小多說兩句。

    “到時皇室可能會借調一批人手出來,我們……”

    他正在說話,宋青小一心二用,分出一縷神識注意周圍,他說到此處,宋青小神識微微一動,夜風吹來時,傳來一股危險而又陌生的氣息,她神情一肅,本能的準備制止安隊長繼續說下去:

    “停……”

    她嘴才張開,才剛發出一個字的聲音,便聽到有人張嘴:“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