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92章 境界

前方高能
     第三百九十二章 境界

    周圍靈力的微弱動靜都能引起宋青小的注意,所以那只銀狼在門口駐足時,她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并生出警惕之心。

    雖說她與這銀狼共處多時,但在此之前她沒有受過這么嚴重的傷,也有還擊逃跑之力。

    而這現在自己受傷嚴重,靈力滋養之下,傷勢才剛穩住,銀狼若要偷襲,她勢必會傷上加這傷。

    這狼之前沒有表現出攻擊她的意圖,但它畢竟是兇獸,難保不會趁她之危。

    她記憶回到了惡魔島試煉場景之中的溪側,當日遇到狼襲之后,周先生的團隊打傷了好幾頭狼。

    銀狼當時沒有出現,應該是躲在暗處記住了當時一群人的模樣。

    眾人倉皇逃離之后,在山側安營扎寨時,遭到了銀狼第一次偷襲,它出現時,已經是一匹孤狼,身邊沒有其他狼的存在了。

    就算幾頭狼重傷于子彈之下,但宋青小清楚的記得,當時有頭拖走了二號的灰狼毫發無傷。

    銀狼如此記仇,可能是源于天性,族群被滅,卻僅有它形單影只出現,不見其他狼的蹤影,宋青小這會兒想來,恐怕都死于這狼王爪下。

    它孤傲,基因進化之后智商也高,在它眼中,弱者恐怕未必配得上稱為它的同伴,所以它仇是要報,門戶卻自己先清理了。

    出了試煉空間后,一人一狼暫時和平共處的原則是建立在她有自保的實力上,現下她可能成為了它眼中的‘弱者’,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兒更有可能誘發出狼的兇性,便令宋青小感到有些不安。

    她思緒起伏,那引導的靈力剎時便亂了,沖擊著筋脈,一口血涌上喉間,被她牢牢含住。

    她忍著痛楚,將眼睛睜開了一條縫隙,黑暗中銀狼一雙眼睛閃著碧盈盈的光,張著嘴,似是聞到了血腥氣,喉間發出‘嚯嚯’的聲響。

    它原地轉了兩圈,似是有些躊躇,半晌之后提步進入,宋青小手指結印,另一只手悄悄去摸匕首,那銀狼試探著進了兩步,站了一會兒,見她沒動,又進了兩步,如此這般反復兩三次后,靠近宋青小身側。

    宋青小寒毛直豎,心中殺機一濃,若銀狼敢有動作,她拼著傷上加傷,也要想辦法將它斬殺時。

    那銀狼拉長了脖子,在她身上嗅了嗅,呼出的氣息里帶著若隱似無的腥氣,在宋青小正欲動手時,那狼不知是不是感覺到她身上的殺氣,腦袋緩緩往回縮,四肢一曲,倒在她腳邊伏下去了。

    它身上還帶著外出回來時的溫度,那皮毛緊貼著她腿,冰冷而又光滑。

    狼將頭搭到了前肢上,似是并沒有要偷襲她的意圖,被她吸引而來的靈力大部份進入她的身體之外,竟有一部份未被吸納的進入銀狼體內了。

    這種情況令宋青小感到有些錯愕,但那銀狼似是暫時并沒有傷她之心,之前一切似是她想得太多。

    宋青小一心二用,一面引導靈力,一面防著銀狼,但兩刻鐘后,那狼確實沒有多余的舉動,才使她慢慢放下了戒備之心,將心思放在了修煉上。

    隨著宋青小全神貫注,引入體內的靈力便更多,身體的筋脈被靈力貫通。

    靈力每一次流淌而過,筋脈的傷勢便逐漸穩固。

    這一修煉宋青小便注意不到時間流淌的速度,隨著傷勢穩固,體內那絲細細流淌的靈力也越來越粗,神識也仿佛得到洗煉,引導靈力也越發得心應手。

    那些被筋脈截存下來的靈力在神識之下,如‘長龍’,而神識便如領頭的龍首,引導著靈力順著‘滅神術’的修行方式而走。

    靈力即將首尾相接,

    一旦相碰,便如穿針引線般,使體內整體筋脈形成一個圓滿的周天了。

    她以前修為不足,還從未走到過這一步,也并不知道靈力貫通之后會發生什么。

    但宋青小隱隱感覺,自己會得到莫大的好處。她想到這里,精神一振,引導著靈力小心翼翼往筋脈最末端的靈力靠去。

    體內靈力還沒碰觸到的剎那,屋子氣溫陡降,天花板上突然傳來‘咚咚咚’的響聲,一股陰氣將靈力沖散,涌進宋青小體內的靈力頓時一滯!

    宋青小在陰氣一激之下,神識一顫,那股被引導著的靈力頓時便有些紊亂,往筋脈中散了開去!

    靈氣逆流之下令她氣血激蕩,宋青小忙不迭重新以神識引導靈力,但那聚攏來的天地靈氣一旦散開,要想再聚集到剛剛的程度并非易事。

    宋青小心中如萬馬奔騰,今晚因禍得福,封印松動之后流淌了一絲藍血,吞噬了千山的靈力才有這樣的機會。

    她不知道當體內靈力形成一個完整的大周天后她實力會有怎樣的提升,但如果錯過,體內聚集的靈力一散,要想再修煉到這樣的地步,恐怕要多花費許多時間才行。

    試煉空間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會進,養好傷勢提升了實力都是她保命的根本。

    她強行令自己鎮定下來,極力忽視外界的影響,欲重聚靈力時,一道蒼老陰冷的女聲在她腦海之中再次響起:

    “滾出去!”

    “滾出去!”

    這聲音尖銳無比,直接以意識交流的方式,傳進她神識之中。

    隨著那聲音尖叫咆哮,四周空氣越發陰冷,頭頂‘咚咚咚’的腳步聲更急,像是有人拄著拐杖,用力擊打著地板似的。

    宋青小在關鍵時刻神魂被這精神力一刺激,頓時聚攏的靈力有四散的趨勢。

    她心中有些后悔自己之前因為沒有找到屋子中的陰魂藏身之處,徹底解決了這個麻煩,以至于留下這么一個禍患!

    她額頭沁出細細的汗珠,極力保持體內靈力不亂,正咬牙強撐時,那趴在她腳邊的銀狼在靈力出現異動的剎那,動了動耳朵,睜開了眼睛。

    “滾出去!”

    這道意識在宋青小腦海里響起時,銀狼撐起前肢,身影靈巧的躥出了房間,往樓上疾奔而去!

    二樓之上傳來‘哐鐺’巨響,及拍擊玻璃的聲響,還有銀狼的低嚎,屋內的報警器傳來異響。

    小區物業處,幾個保衛看到提示,面面相覷。

    這報警器的來源方向是小區內最著名的那套房子,一天之內已經連響了數次。

    “要,要過去看看嗎?”

    值班的一個年輕保衛吞了口唾沫,問了一句。

    以往小區內巡邏的保衛傍晚時分最不敢去的,就是那個方向,那邊房子有鬼的傳聞甚囂塵上。

    外面夜色沉沉,云層擋住了月亮,哪怕小區內開著路燈,但這樣的情況下,因出事的是宋青小所在的方向,顯得那些路徑都有些陰森森的。

    “應該不用。”另一個年紀稍大的壯著膽子回了一句,“已經打過兩通電話了,都是宋小姐接的。她說了沒事,只是家里養了寵物,十分鬧騰。”

    他說到這里,又補了一句:

    “這個時間她可能已經休息,打擾到她,可能會接到投訴的。如果警報器再傳來響動,再見機行事。”

    “……”

    這會兒宋青小并不知道這些小插曲,在銀狼沖上樓,鬧出極大動靜之后,令她感到萬分欣喜的,是那股陰沉的精神力再次離奇消失。

    仿佛屋子里的陰魂在銀狼威脅之下,又一次躲了起來,不見蹤影。

    她耳朵里隱約聽到狼的嚎叫,似是在威脅著屋子里的鬼魂。

    沒有了這陰魂的干擾,那些渙散的靈力再次重新慢慢聚攏,神識之下,涌入體內的靈力又一次相接,在大周天形成的那一瞬,那速度極慢的靈力瞬間提升了數倍不止。

    隨著這‘滅神術’大周天的形成,宋青小的身體仿佛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般,將周圍才剛聚集過來的靈力吸了進去。

    同時四面八方才將散開不久的靈力盡數被吸了回來,鉆進她的身體。

    這些靈力清洗著她筋脈各處,體內淤積的傷勢、殘余的雜質盡數被排出,身體像是卸下了背載多年的重負,剎時之間輕靈得不可思議!

    神識之內,‘滅神術’的悟道篇如擦去了塵污的珠寶般,亮了起來。

    宋青小這一刻終于體會到神話傳說中如易筋洗髓般的感覺,整個人與意識都進入一個全新的境界。

    周圍靈力蜂涌而來,她筋脈因為之前的傷勢,陰差陽錯之下被拓寬、加固,完全容納了這些靈力為自己所用。

    她這一晚進入悟道境,踏進了修行的門坎,才明白當時千山說她未入門,實力低微的意義。

    此時她整個身體仿佛找到了與天地靈力溝通的鑰匙,進入了悟道境后,身體才能正式吸引外界靈力為自己所用,進行真正的修行,實力踏上全新的臺階,與以前不可同日而語。

    以前她體內筋脈細窄,靈力稀薄,一旦消耗完,便得重新打坐養神再慢慢養足。

    而現在她進入悟道境后,筋脈被拓寬,且找到了修行的方式,靈力大量消耗之后,可以通過修行以借天地的靈力補足,與以前不可同日而語!

    身體似是一個無止境的容器,將被吸引而來的靈力吸入其中,鞏固她剛升境之后的根基,周圍一切都被她忽略了過去。

    進入悟道境后,她的氣息與以前又不相同,身體表現浮出的寒意形成一塊塊鱗紋狀的寒冰,將她包裹在其中,抵抗外界的襲擊。

    宋青小這一鞏固境界,便花了數天時間,等她境界穩固,睜開雙眼時,她整個人如一只蠶繭,被裹在一層厚實的堅冰之內。

    銀狼趴在冰外,她清醒之時,那狼便察覺到她的動靜,也跟著睜開了眼睛。

    一人一狼隔著冰相對望,銀狼張大了嘴,打了個大大的呵欠,不知為何,宋青小此時似是能感覺得出它的眼神。

    隨著境界的提升,天地萬物仿佛都鮮活了過來,使她能感覺到更多以前感覺不到的東西。

    殺意、敵視、好奇等情緒,她的感覺比以前更敏銳,更深刻。

    宋青小動了一動,體內靈力自然而然的隨她的動作而動,那冰塊‘咔嚓’裂開落了下來,那狼忙不迭的后退,宋青小緩緩起身時,那狼壓低了前肢,發出受到威脅的聲音,那雙目之中帶著警惕與防備。

    情形與她受傷當晚反轉了過來,她站了半晌,動了動手指。

    她這個細微的動作,令狼前肢壓得更低,張了張嘴發出‘嚯嚯’的聲響,她看著這狼的眼睛,想起自己受傷之時的疑心,再想到當晚陰魂出沒,使自己第一次沖擊境界時險些功虧一簣,銀狼及時鎮壓的舉止。

    那狼尾巴下壓,似是要后退,宋青小探身過去,指尖在碰到狼頭的剎那,那狼偏頭呲了呲嘴,發出‘嗷’的嚎聲。

    “別吵!”她指尖碰到銀狼的腦袋,它毛發豎立,像被激怒的刺猬,那銀毫如根根細針,并不柔軟,卻異常順滑。

    她輕喝了一句,伸手抓了抓狼的腦袋,揉了兩下它頭上的毫毛,又撓了撓它耳朵。

    銀狼壓低著頭,開始還叫得頗為兇悍的樣子,咧著嘴似是警告連連,但它叫了數聲,見宋青小并未痛下殺手,僅只是揉它皮毛之后,它眼中的殺意稍褪,仍做出超級兇悍的表情,但卻伸舌頭舔了舔嘴,半晌之后又‘嗚嗚’哼了兩聲,但那豎立的狼毫卻慢慢平順了下去。

    它只是雷聲大雨點小的警告,倒并沒有張嘴咬人。

    宋青小又一連揉了它兩下,才將手收回。

    銀狼甩了甩腦袋又抖了抖身體,UU看書www.uukanshu 猶豫片刻,才重新又趴回到了地上去。

    這一清醒過來之后,她正準備試試升境之后的實力,身上卻突然傳來‘嗡嗡’的響聲。

    趴在地面懶洋洋的銀狼動了動耳朵,宋青小愣了愣,從身上摸出了手機。

    手機屏幕已經碎了,上面閃爍著周野的來電信息,宋青小一看手機,才發現距當日遇襲,已經過去了三日。

    她顧不得接電話,一拉手機頁面,發現這幾日時間,有許多通未接來電。

    大部份都是羅致玉打來的,她曾跟羅五約定兩日前見一面的,但因為遇襲之事,打亂了她的計劃!

    她這才想起,幾日前的晚上被千山偷襲之后,她匆忙回家療傷打坐,直到這會兒還沒顧及上外界的消息。

    想到當晚的情況,安隊長不知有沒有被警衛廳的人救回去,也不知這會兒是死是活。

    若他死了,時家的人不知有沒有查出當晚的情景,找出千山等人身份。

    若他活著,自己的情況可能也會暴露,時家的人不知有沒有盯上自己。

    她才剛進入修行的門,卻已經惹上一堆麻煩,實力越進步,她就發現自己身上的麻煩遠比她以前想像的更加棘手。

    現在她回想之下,千山當時隨意那一指,哪怕她進入了悟道境,卻依舊看不清他的境界有多深,看來要報這個仇,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日。

    宋青小嘆了口氣,接通了電話,周野在聽到她電話接通的一剎那,不由自主的松了很大一口氣。

    好像他最近接連兩次打宋青小電話時,都是這樣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