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03章 毒牙

前方高能
     ?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銀狼爪子抓攏,那深嵌在羅五肩頭兩側的利爪幾乎將他肩膀穿透,硬生生將他上半身拎了起來。

    頸動脈還在瘋狂跳動,羅五急促喘息,嚇得魂飛魄散,連聲音都不敢喊得太大聲,怕音量刺激到了那狼,它獸性一發,低頭咬自己一口。

    “青小……”

    羅五當時看到這狼便覺得危險,但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竟然非這狼一回合之敵,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這會兒他全歇了反抗的念頭,只寄望于向宋青小求饒:“救我……”

    他被銀狼踩在腳下,那體型碩大的狼王幾乎將他身體整個都覆蓋住,狼低垂著頭,嘴巴大張,卻沒有合攏,以輾壓性的勝利,將他完全壓制了。

    這是宋青小從之前帶著銀狼出了惡魔島試煉空間,看它咬死隱世家族的男人后,再一次看它出手。

    羅五是個試煉者,進入試煉至少已經三次,他敢在今日上門,必是有所依仗的,可這些手段在銀狼面前全不管用,足以見銀狼當時在島上被蛟龍重創之后留下的傷勢已經痊愈了。

    “救你?”她試探著往五號的方向邁出一步,一面開口:“我為什么要救你?”

    她剛剛一動,那原本低垂著頭的銀狼緩緩抬起了頭顱,側轉了一個角度,露出一只眼睛,面帶威脅之色,喉中發出低吼。

    它是在警告宋青小不要輕舉妄動!羅五是它的戰利品,宋青小此時上前的舉動,在它看來如同挑釁似的。

    宋青小手指暗結成印暗自防備,又試著往前走了一步,銀狼這一次終于轉過了頭來,露了露獠牙。

    “過來。”宋青小見它兇悍的模樣,頓時定住,張口喚了一句,那狼仍咧著嘴角。

    它移開了嘴后,地上的羅五松了口氣,趁此機會蓄積力氣撐起上半身便想開溜。

    但他的臉才剛抬起來一點兒,那與宋青小目光對視的銀狼毛絨絨的耳朵壓了壓,似是察覺到他的舉動,爪子稍稍往下一壓,便將羅五‘砰’的一聲重新壓回到地面上制住。

    羅五后腦勺重重磕地,撞得頭暈眼花,還沒來得及慘呼,便感覺到銀狼爪子抓得更深,痛得他青筋綻露。

    “嗚……”

    銀狼低嚎了一聲,宋青小看它寸步不讓的樣子,皺了下眉頭。

    樓上還有周野等人,今日并不是殺羅五的好時候,鬧出的動靜大了,她除非將所有人都殺了滅口,但這樣做實在太引人矚目。

    她思索了片刻,以指甲在自己掌心劃出一條細細的口,血珠沁了出來,正呲牙咧嘴的狼濕漉漉的鼻尖一動,聞到血腥味兒之后,眼神立即就變了。

    “過來!”

    她再次吩咐了一句,試著往銀狼走近時,那狼并不再像先前一樣露出威嚴受到冒犯的神色,反倒舔了舔嘴角。

    宋青小將手一抖,掌心里血珠凌空飛出,銀狼如離弦的箭矢,拋下羅五飛躍出去,準確的將那滴血珠吞進喉中,一個閃身之后躥進樓梯一角,尾巴劃出一道漂亮的銀線,身影再次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一切發生得極快,可憐羅五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銀狼拋下了。

    興許是樓下發生的響動太大,二樓的欄桿處,周野惶恐不安的探出半個身體,“宋小姐,發生什么事了嗎?”

    他出來的剎那,銀狼已經消失了,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危險的味道,宋青小在他出現之前,便閃身站到羅五身前,蹲了下去將他半擋住,聽他問話,仰頭看著他笑了一聲:

    “沒事,只是羅先生摔到了。”

    她說話時,手指還掐著羅五咽喉。

    “沒事。”羅致玉也不傻,這會兒自然是順著她話說,周野原本也只是聽到摔擊聲才出來看一眼,此時見兩人都說沒事,又想起羅五來前吩咐過,讓自己不要打擾他與宋青小的‘談話’,自然便不敢再多問了。

    “我說了跟我無關,你又不信,現在卻來叫救命,這是何苦?”

    宋青小冷冷盯著他看,羅五面色青白,死里逃生之后,他臉上浮出一層黑氣,不知是痛的還是嚇的,亦或是聽了她的話之后氣的,手腳都在發抖。

    他肩膀兩側各有幾個被銀狼抓破的傷口,頸側也有幾道劃傷,都不是致命之處,但羅五臉色卻依舊十分難看,嘴唇隱隱泛紫。

    “確實跟你無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羅致玉最大的優點就是識時務。

    到了這樣的地步,哪怕他心中已經十分篤定那兩個隱世家族的人就是宋青小所殺,其中一人絕對死于狼口,可當著宋青小的面,再給他十個膽子,他依舊不敢這樣說。

    “是我誤解了。”他這會兒小命捏在宋青小手上,周野等人雖在樓上,但他們只是普通人,宋青小要想殺自己,這幾人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羅致玉此時才開始后悔自己一開始太過托大,認為自己再一次進過試煉空間,得到好處之后要殺宋青小輕而易舉,因此竟沒帶幾個有用的幫手。

    便從目前的情況看,她的那只‘寵物’不知從哪里來的,恐怕就是他帶了幫手過來,恐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他不敢再生花花腸子,此時只一心一意求保住了性命再說,因此哪樣好聽,便揀著哪樣來說:

    “青小,你放心,秋節路的事,我已經善過后了,那個揀到名片的人,也不能再開口,不會把你供出去的。”

    他忍著疼痛,吞了口唾沫:“我只是想跟你交個朋友,但用錯了方法,你何不大人有大量,把我當個屁,放了?”

    這羅致玉也確實是個人物,能屈能伸的,得意時趾高氣昂,一旦失勢,便臉都不要了,想盡辦法哀求,什么話都往外說。

    讓宋青小不由自主想起精神病院場景中時,他看到持槍的大漢那會兒,也是這樣低聲下氣的。

    她忍不住失笑,羅五看她一笑,也跟著‘嘿嘿’的笑:

    “你放心,今日發生的事,我一點兒都不會往外說,我們好歹也曾共患難過,也是一個隊的,你教訓我一頓,也就算了,是不是?”

    情形立時與之前反轉過來了,宋青小好整以暇的看他,手還沒有從他脖子上移開過:

    “你不說?我為什么要相信你呢?”

    羅五不怕她說話,就怕她不說話,聽她一開口,頓時精神一振,連忙道:

    “你想想,我就是有點兒錢,可在隱世家族那幫龜孫眼中,又算什么呢?還不是他們想打就打,想殺就殺的小人物。”

    他這個人精明,從宋青小殺了隱世家族的人,便篤定她與隱世家族恐怕是結下了什么仇,在說話時想方設法的痛罵隱世家族來意圖討宋青小歡心,并暗暗指出,自己與她是一隊的,兩人在隱世家族眼中,都是不入流的小人物,以此試圖引起宋青小的共鳴,放他一條生路。

    此人實力一般,但心思實在靈活,心機深沉,不可小覷。

    “事情若是曝光,那名片是我的,我也逃脫不了干系,何必給我自己惹出一身麻煩呢?”

    先前談話時,宋青小就曾說過這話,但現在卻被五羅信手捻來想將宋青服: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閉緊嘴巴還來不及呢。”

    他說話的同時,以眼神去打量宋青小的神情,但令他有些失望的,宋青小的表情上看不出喜怒,那雙眼睛如兩汪深淵,深不可測。

    羅五有些失望,卻又繼續道:

    “我發誓,我真的只是想要你一個承諾,希望有機會,能讓你幫我一個忙罷了,我真的沒想過要亂說話。你相信我,青小。你要是饒我一條狗命,我會報答你的,將來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能幫忙的,絕對不會推脫!”

    他看宋青小對自己的話不為所動,忙不迭的又道:“對了,你不是缺錢嗎?我有!你母親療養院的錢,換房子,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提出要求!”

    宋青小微微揚了揚嘴角,掐著他脖子的手緩緩移開,擦到他脖子上的傷口處時,略有些用力,令羅五無端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她指尖極軟,冰涼入骨,仿佛不帶一絲溫度。羅五哪怕不看,都猜想得出來她手指纖長的弧度。

    但此時他心里可半點兒沒有多余的念頭,反倒覺得那手指寒冷異常,像一支鋒芒畢露的匕首,下一刻就能割破他喉嚨。

    抓到他傷口時,他想起先前那頭狼牙齒抵著他喉嚨的感覺,令他心臟緊縮,后背寒毛直豎。

    那頭狼已經離開了,但帶給他的恐懼感卻仍支配著他,令他總覺得背后有一雙眼睛在盯著。

    “青小……”他惶恐不安的開口,宋青小的指尖停在他傷口處,稍稍用力一壓,那原本就未結痂的傷口又沁出一絲血液來了。

    羅五感覺到脖子上的刺痛,卻不敢掙扎,只小心翼翼又喚了一聲:“青小……”

    那血液的顏色有些不大對頭,宋青小沒理他,指尖沾了些血液,輕輕一搓。

    略明些粘手的血液被她搓開,邊沿呈青藍色,看起來像是中了毒。

    她將手松開,慢慢站起了身來,羅五松了一大口氣,一副逃出生天的神色,也撐著手肘想起來。

    “你不要開心得太快了。”宋青小搓了搓手指頭,看他喜上眉梢的樣子,淡淡的開口:

    “我要是你,確實顧不上亂說話,畢竟命比其他重要得多。”

    羅五愣了一下,正想要問她這話是什么意思時,宋青小顯然已經不準備再說這個問題了。羅致玉神情陰晴不定,似是想起了什么,吃力的抬起一只手,去摸自己的喉嚨。

    那里被宋青小碰觸過,他總覺得宋青小的話大有深意。

    脖子上的傷口并不大,像是被細刀割過,但出乎羅五意料之外的,是血一直在流。

    “對了。”

    羅五正驚疑不定間,宋青小突然開口,他壓著脖子抬起頭,便見宋青小轉頭:

    “你之前說的,給我的錢,不要忘了。”

    “不會的。”

    他扯了一下嘴角,正想要再說什么時,卻腳步一個踉蹌,整個人撞到沙發一角,若非他情急之下拽住了沙發,恐怕當場已經倒到地上了。

    羅致玉大吃了一驚,他受了點兒‘小傷’,就算受驚過度,也不至于如此不中用。

    他目光落到自己指縫間,他之前捂了脖子之后,手掌心上染了些血,流到了指縫處,那血顏色妖艷,與正常血跡全然不同。

    這會兒他才明白過來宋青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那狼牙可能有毒!

    羅五心里簡直要罵人了,他顧不得多說一句話,當即手往脖子上用力一抓,那指甲抓掉一塊被銀狼劃破的血肉,血直往外涌,隨即他將傷口按住,盤腿坐下。

    宋青小轉頭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沒說話了。

    她指尖上羅五的血液已經干了,湊到鼻端聞時,聞到一股腥臭,那種腥氣,并非單純的血液味道,而是夾雜了一些其他的什么。

    羅五本身應該是沒有中毒的,他從發現中毒之后,表現倉促,不像是假裝的,這毒在他喉嚨上,那里是被銀狼劃破的。

    這狼牙有毒,可這毒是從哪兒來的?

    她目光落到銀狼先前消失的方向,凝思了片刻,若這銀狼的基因異變,在進化的過程中,有了毒牙的功能,可為什么她在離開惡魔島的那一刻,也被銀狼咬過,卻并沒有中毒呢?

    若不是銀狼原本的牙齒有毒,UU看書 www.uukanshu 那么它又是什么時候擁有這毒牙的逆天能力呢?

    她想起了在惡魔之島試煉場景的最后一晚,銀狼偷襲蛟龍時,曾被那頭蛟咬中,最終毒牙斷在它身體之中,卻在它傷好之后,那毒牙消失得無影無蹤。

    她也被蛟龍咬中過,卻因她體內的進化藥劑及蛟龍之血的作用,不懼這毒液了。

    而銀狼在咬了她一口的時候,飲過她的血,并將那一顆蛟牙吸收,基因進化之下,將這蛟龍毒牙的功能,化為己用。

    若是這樣一來,便說得通羅五脖子上的毒了。

    銀狼屬于基因變異之中的王者,原本便已經十分厲害,再吸收了蛟龍毒牙,更如虎添翼,要是她能將銀狼收為己用,那么在她麻煩纏身的情況下,她就多一分強大的助力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無廣告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