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06章 去處

前方高能
     ?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安隊長穿了一件寬松的衣服,可能是傷后精血虧損太嚴重,他瘦得脫了形,衣服套在他身上,顯得空蕩蕩的。

    腰側似是藏了個什么東西,正微微拱動。

    他沉默不語,應該是有些內疚的,但宋青小對于這些過往,早就已經不在乎了。

    她笑了笑,看了安隊長一眼:“命保住了。”

    在她神識掃蕩之下,安隊長的情況一眼就被她看出,他腰側藏了道微弱的氣息,應該是個活物。

    身上裝帶了感應裝置,興許是關系到了天外的人,時家將他的命保住了,但他內臟受損嚴重,就算活著,但對他將來也是大有影響的,他筋脈紊亂,身體受損十分嚴重,很難再修復到以往的程度。

    “是的。”安隊長欲言又止,可能是想感謝她,但這里是時家的地盤,他嘴唇動了動,最終并沒有將感謝的話說出口。

    其實他心里還有很多疑問,例如宋青小究竟是什么樣的來路,當晚秋節路出現的那個男人是誰,宋青小最后是怎么從千山手里逃脫,并救了他一命,等等……

    但最終這些話,卻在見面之后化為沉默,藏在了他心里頭。

    他被救醒之后,得知秋節路當晚只有自己在現場被發現時,就知道宋青小不想曝光了。

    安隊長并不傻,他事后也曾回想當時的情景,面對千山的時候,宋青小比他鎮定太多,且他當時攻向千山時,宋青小抓他那一下,極為關鍵,皇室的醫生曾說過,那出現在秋節路的神秘人一指之力,幸虧沒有點實,否則他是神仙也難救。

    “只是將來不能再像之前一樣了。”科技大學與帝國醫院之間有一條林蔭大道,直通森林公園。

    兩人沿著這大道往公園的方向走,安隊長傷重未愈,走走停停的,宋青小也不催促,陪著他走兩步,便停下歇息片刻。

    “因為這件事,可能我還因禍得福,調往東城警衛廳任廳議長一職。”他扯了扯嘴角,露出個笑容:“算是升官了。”

    他說著升官的話,

    臉上卻并不見有多歡喜,反倒有些失落。

    但這種惆悵的情緒并沒有在他臉上停留太久,過了一會兒,他便收拾了心情,問宋青小:

    “你呢?”

    “被開除了。”宋青得平靜,安隊長卻啞然了。

    與他升官的待遇相比,她也著實太慘了些。她被開除的原因,安隊長也清楚,應該是與秋節路當晚巡邏她疏忽職守有關。

    可安隊長此時也算了解一些她的底細,并不認為警衛廳這份工作,她就一定非要不可。

    想起警衛廳里其他不明就里的人對她的排擠、欺壓,安隊長眼皮跳了又跳。事實上確定了宋青小能在當晚那神秘人物的手上活下來,此時看起來毫發無損的模樣,安隊長便知道她危險程度遠超自己預估。

    難怪當時秋節路的半夜巡邏,別人都犯怵,唯獨她面不改色。

    “那你之后,有什么打算呢?”

    安隊長隨口問了一句,原本也沒指望宋青小回答的。

    像她這樣的人,走的路與自己截然不同,將來能不能再見都不一定的,今日的見面,說不準便是兩人最后一次聯絡。

    “可能會離開帝都吧。”

    宋青小倒沒瞞他,安隊長既然能在時家面前替她隱瞞,她就是透露了自己的行蹤,他也未必會說。

    就算他要說,自己現在都沒有具體的打算,他也難說出個所以然的。

    “離開?”

    安隊長愣了愣,見宋青小點了下頭后,他皺了下眉頭,似是明白宋青小的意圖。

    “也好。”他轉了轉腦袋,往四周看了一眼,林蔭道上人不多,但可能是兩人已經走到森林公園的邊沿了,四周空氣極好,能嗅到花草樹木的芬芳,還能聽到鳥兒的鳴叫,有種遠離塵世喧囂的感覺。

    他拖著兩條腿,往大道的中間走,宋青小看他這樣的舉動,目光閃了閃,也跟了過去,他走到道路中間,才翻開衣擺,從里掏出一個小巧的水晶籠,里面裝著一只嬰兒拳頭大小的白底棕斑的小鼠。

    那小鼠眼睛似黑豆,脖子上掛了一個小小的電子儀器,使它不停的擺頭。

    安隊長將水晶籠打開,那斑點鼠跳了出來,他以指尖點了點這鼠頭,吃力的彎腰將掌心里的斑點鼠往地上一放。

    那小鼠走了兩步,一溜煙兒便跑出兩三米遠了。

    等它一跑,安隊長才壓低了聲音:

    “市政中心在查當晚打電話的女人。”

    安隊長說的是市政中心在查,而非時家在查。

    時至今日,皇權與政權已經分割,皇家的權勢轉為暗地發展,明面上已經不再摻與這些事件了,但關鍵時刻,政權依舊在為皇家服務,供時家所驅使的。

    也就是說,當晚她打電話,暫時沒引起時家的察覺。

    一來是有安隊長的供詞,這很重要。

    二來應該是與當晚陰魂作祟,狼銀鬧出動靜,使得小區保衛為她當晚在家作了一份看似可信的證明。

    這兩點幾乎暫時是打消了時家對她的懷疑,當然這一切與她本身出身、血統都太過卑微普通是有很大關系的。

    可時家暫時不追查,市政中心若是追查下去,便有可能查到她身上了。

    再加上羅五那個不穩定因素,因此她這暫時的避讓,倒恰是時候。

    安隊長說完這話,UU看書.uukanshu 又急忙道:

    “如果你信得過我,我倒是可以給你安排個去處。”他目光往跑了十幾米遠的斑點鼠看了一眼,那小鼠溜達了一圈兒,前肢直立,抓了抓鼠頭,似是折轉身要回來了。

    “我早年曾在時家服役,退役之后進了警衛廳工作。”看斑點鼠往回跑了,安隊長長話短說:

    “當年服役時,我倒是交了幾個過命交情的朋友,你如果有心要躲,往外走不是個辦法,倒不如躲進時家眼皮底下,暫時應該是安全的。”

    他對宋青小曾與隱世家族結仇一事并不知曉,也不知道秋節路出事的那兩人是死于宋青小之手。

    他只從宋青小當晚避走的情況推斷,她暫時不愿意曝光,且可能還要躲避秋節路出現的那個差點兒重傷他的高手!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 無廣告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