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08章 未曾

前方高能
     ? 【文學巴士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明艷的少女伸出去正欲撥他頭發的手落空,注意到他細微的動作,順著他渙散的視線望過去,恰好便看到那已經關閉的病房門,上面僅得一個簡單的房門號,看不出任何異樣之處。

    那少女抬頭盯著門板的剎那,宋青小后背一麻,仿佛被什么危險盯上了,本能的皺了下眉頭。

    “哼!”房門一關,那先前還嬌小可愛的護士頓時臉便陰沉下來了,“安籍,你命才剛保住,傷好了,就到處亂躥了?”

    她身材嬌小玲瓏,看樣子極為年輕,穿著帝國醫院標準的白色護士裙,露出一雙雪白筆直的腿,頭發攏在護士帽中,露出一張俏麗白凈的臉,此時板著臉說話的樣子,有些老氣橫秋。

    宋青小記憶中不茍言笑,且性情嚴肅剛直的安隊長,此時如見了貓的老鼠,束手束腳,“見客,見客,林小姐,我不是早做登記了嗎?”

    “我允許你見客,沒有允許你出門見客!”那護士比安隊長矮了一大截,但安隊長似是在她面前半點兒底氣也無,陪著笑臉就道:

    “不敢了,下次絕對不敢了?”

    “沒有下次了!”那女士走到床側,擺弄著一個儀器,上面顯示出安隊長的一些個人情況:

    “二十分鐘以前,你還跑過步!”她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你的命是好不容易被救回來的,救活你的功勞,是每一個醫生與護士的。”

    “對對對!”安隊長忙不迭的點頭,仿佛這樣的事情時有發生,他早就已經習慣了。

    “你所用的每一分藥,背后都有無數人為此付出努力,他們的努力是為了人類的進步,而不是為了讓你這樣肆意的揮霍生命!”護士嚴肅的道。

    安隊長點頭如搗蒜:“對對對……”

    “你今天虛渡的時光,是多少人渴望卻沒有的時間?”

    “對對對……”

    “你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對得起醫生、護士、醫藥學家及當日救活你的……”

    “對對對……”

    安隊長一面點頭,

    一面向宋青小施了個求助的眼色:“但是林護士……”

    “不要但是了!”那妹子越說越火,沉聲道:“你今日這樣跑步,實在是太亂來了,作為一個負責任的護理長,我認為你有必要再留在醫院多住一個星期,加強鞏固!”

    “對……”

    安隊長一聽這話,臉色大變,“不對!”

    “不要啊。”他猛向宋青小擠眼睛,“青小你來說說。”

    那正沉著臉的女士聽到他提起其他人的名字,才像是終于意識到了病房內還有其他人,轉身面對宋青小時有些害羞,一會兒功夫臉上已經換上甜美可愛的笑容:

    “對不起,實在是讓您見笑了。”

    “沒有關系的。”此時的女護士與先前訓斥安隊長時判若兩人,她一轉身,安隊長松了大口氣,拼命的向宋青小擠眼色,示意她將話題帶走。

    宋青小看他滿頭大汗,似是難以招架,沒料到他竟會畏懼到這樣地步,不由感到好笑,又問了一聲:

    “剛剛……”

    她才剛起了個頭,那護士似是就猜到她要問什么事了,這一次輪到這可愛的女士想躲了。

    不等宋青完,那女護士便做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啊,我忘了,安隊長應該吃藥了!”

    她趕緊溜走,那病房門關上了,安隊長才如蒙大赦,抹了把頭:

    “你又救了我一回。”

    他語氣里帶著慶幸之色,引得宋青小不由又想笑。

    沉默了半晌,可能也是意識到了自己的舉動實在是與以往大相徑庭,他有些尷尬的解釋:

    “這里的護士太兇悍了……”

    “我聽到了哦。”門被推開,先前被宋青小驚走的女護士推著放藥的小車,站在門口處,面無表情的開口。

    安隊長語塞,那車上放著針劑等物,看得安隊長眼皮抽搐。

    這一次無論他再怎么使眼色,宋青小都沒有辦法救他了,看他被扎了針,那護士拿了一大把藥強令他服下之后,才又推著車走了。

    他吞了一大把藥,此時如鯁在喉,拍著胸口吐糟:

    “這里不是打針就是吃藥,護士又……”可能是先前說人壞話被聽到了,他壓低了聲音:“……太兇,每呆一天,都跟坐牢似的。”

    他不等宋青小回話,又掰著指頭數:“原本再住五天就說了能出院,現在要再住一個星期……”他話沒說完,便一臉生無可戀之色。

    宋青小笑了笑,又想起先前入院的那隊人,外頭守護的高手,開路的時家私衛,明艷的少女,及坐在輪椅上,目光與她相碰的垂死的青年。

    哪怕僅只是一個照面,但宋青小卻很確定,自己跟這個人并沒有見過,可他那時目光里露出詫異,似是認出了她,仿佛兩人曾經見過,又再次重逢。

    她笑容逐漸收了起來,想起先前病房門關閉之后那股透門而過的惡意,“剛剛進醫院的,是誰?”

    安隊長垂著胸口咽藥的姿勢一頓,“帝國的醫院,最開始是服務于時家的。”

    醫院的負責人,也一向是由時家擔任的。

    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權勢的變革,醫院也逐漸對外開放,接待達官貴人,但也以主要服務皇室為主。

    “十有八九……”他猶豫了一下,接著小聲的道:“可能是……”

    他咳了兩聲,又努力拉長了脖子,再用力一縮,吞了兩口唾沫,像是嗓子處卡了藥,他試圖以這個動作將藥咽下去:

    “我服役于時家時,曾聽說過,時家的正統繼承人身體有問題,當時有傳言,說他活不過……”安隊長舉起手,比了個‘三’的字數。

    隨著現代醫學的飛速發展,人類的平均壽命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宋青小曾聽羅五說過,這個世界的隱世家族,時家是其中翹楚。

    依現代醫學及時家的實力,若時家的繼承人有活不過三十之數這個傳言傳出,足以證明時家這位繼承人確實身體應該是有嚴重的問題了。

    她想到先前那個青年,身份是誰便不言而喻,這樣的人,她以前是不可能打過交道的。

    宋青小心下稍稍一松,雖說仍覺得那道惡意十分古怪,但她此時并沒有再追問下去了。

    可能是被宋青小看到了自己畏懼護士的一面,UU看書 .uukanshu.com 安隊長頗為尷尬,反正事情已經談妥,她雖說救過安隊長一命,但兩人之間其實并不是很熟,再呆下去也沒有必要,她起身告了辭。

    從醫院出來時,外頭那些以神識窺視的人仍在,宋青小離開了帝國醫院。三日之后的傍晚,她接到了安隊長的電話:

    “事情辦妥了。”

    他的聲音緊繃,壓抑著怒火,似是有些殺氣騰騰的感覺。

    宋青小聽出他話里的沉重,不由問了一句:“不大順利嗎?”

    當日他主動提出要幫忙時,曾約的是三日時間,中途他一直沒打電話過來,直到這會兒打了電話來通知宋青小,但語氣卻變了。

    “不是。”電話里,他的腮幫子像是緊咬著,兩個字像是從牙縫間擠出,說完這話之后停了好久,直到宋青小以為他不會再開口時,他深呼了一口氣:

    “只是林護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