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79章 巢穴

前方高能
     “啊啊……我死了……”一號不住凄厲的慘叫,聲音在巢傳開,箭針‘撲撲’扎進他身上、臉上,很快扎得他整張臉如一個巨大的仙人球一般,連眼睛都不敢睜開。

    他忍無可忍,從地上抓了一具逃亡者的尸體起來背在身上,才緩和了這一波攻勢。

    “吼!”五號忍痛發出一聲怒吼,矮瘦的身形暴漲,頭頂‘哐鐺’頂著洞壁,將上方的石壁頂破,碎石‘嘩啦啦’掉落下來。

    五號身形暴漲之后,一下將逃亡者護得嚴嚴實實,大部份的箭針都被他擋了下來。

    “快走!”他厲喝了一聲,隊伍在三人護持之下,狼狽不堪的往左側頂著箭雨逃走。

    但防護再嚴,百密終有一疏,五號如金剛般的身形雖說將大部份箭針擋住,但轉彎之側的一個孔洞中,突然‘嗖嗖’冒出一陣箭雨,幾個逃亡者被射中,應聲而倒。

    隊伍又死了數人,宋青小心中一怒。

    她聽到孔洞之后傳來‘悉索’的響動,背后放了冷箭的‘人’似是在得逞之后要逃走。

    仗著自己有‘者’字令護體,宋青小快如閃電將手伸進孔洞之中,掌心一握,頓時便捉住了一個軟體動物!

    那東西毛茸茸的,一被捉住,發出‘吱啊’的叫聲,劇烈掙扎,爪甲在宋青小手上刨抓,擦刮著鱗甲,發出粗礪難聽的聲響。

    ‘者’字令施展開來之后,就連箭針都無法將宋青小的防護突破,這點兒力道對她來說不痛不癢,她任由這東西抓挖,握緊手掌用力往外一拖。

    ‘吱吱’的慘叫聲中,一團碩大的陰影被她從孔洞之中拽出來了。

    那地精一被拽出,頓時將背地里其他的地精震住。

    之前那急如狂風驟雨襲來的箭針,隨著地精的掙扎慘叫,一下便停了。

    這地精身長約摸五、六十厘米長,渾身布滿灰黑的絨毛,如灰老鼠般,四肢極長,一對大耳朵份外醒目。

    此時那地精脖子被宋青小攥住,雙腳懸空,如掛在她手中的猴子般,四肢亂抓,想要逃脫。

    “這就是地精?”

    箭針一停,

    一號明顯松了大口氣,他身上還背著逃亡者的尸體不敢撒手,怕地精又開始偷襲了。

    他臉上還插著許多針頭,雖說毒素并不致命,但他一張臉已經紅腫變形,疼得他直哆嗦。

    一號看著這掙扎不停的地精,疼痛之下怒火直往上涌。

    他一面撥著臉上的針頭,一面呲牙咧嘴的:

    “狗東西,挺會偷襲的!”

    一號撥下一根針握在手中,看著地精便來火,索性將就這根針一下往地精背上扎了過去:

    “敢扎你大爺?你大爺也給你來點嘗嘗!”

    ‘吱……’那針扎入地精后背,地精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其他聲音都消失了,這慘叫聲在洞傳揚開來,顯得異常凄厲。

    一號扎了地精一針,心中火氣終于找到了發泄口,他一面摸著自己的臉,一面將針撥下來往地精身上扎,直扎得這可憐的地精慘叫不迭胡亂掙扎。

    那叫聲頗為瘮人,宋青小手掌一收,‘咔嚓’一聲便將地精脖子擰斷。

    先前還在掙扎不已的地精頓時咽了氣,一號還有些意猶未盡:

    “怎么就給弄死了?我仇還沒報完呢?”

    宋青小將地精尸體往地上一丟,她神識放開,一只地精被捉,箭針一停之后,孔洞之后的氣息與聲響都消失了。

    這種情況不止沒讓她感到心安,反倒令她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別玩了。”她眼皮輕輕的跳,“先找到出口再說,不要久留。”

    他們通過蛇窟之時,后面也跟著人,此時大家在地精的巢穴被耽擱,很容易被后頭的追兵拉近距離。

    如果追來的是六號、七號還好,要是猜測失誤,趕來的是追兵,對大家都沒好處。

    一號雖說痛得淚流滿面,但也分得清事情輕重,她這樣一說之后,便哼了一聲:

    “便宜他了!”

    隊伍又開始往前行,可能是有先前地精被捉之后‘虐待’的前車之鑒,大家一路通行無阻,再也沒有遇到偷襲。

    但這種暫時的安全并沒有讓幾個試煉者放松,反倒這種平靜之中像是蘊藏著一股暗流。

    大家捏了一把汗,在漆黑狹窄的隧洞中行走了約三、四十分鐘后,終于前方的出口處似是有微弱的光線傳來,像是到達了新的出口。

    眾人在逼仄的地下洞佝僂著背如老鼠般艱難前進了許久,此時好不容易見到曙光,精神俱都一振,下意識的加快了腳步。

    五號走在最前頭,他爬出洞穴之后,發出一聲驚呼。

    余下的人也接二連三爬了出去,宋青小走在最后,她一出洞口,站起身時還來不及拍打身上的塵土,便被眼前的情景震住。

    一股熱浪襲來,此時一群人出現在一個巨大的山腹之內,中間全部被挖空,頭頂有長長短短的不知名藤蔓垂落下來,晃蕩在眾人頭頂的上方。

    頂部距離大家所站立的地方約有十來丈高,四周全部被挖出一層一層如梯田般的階梯,階梯上似是密密麻麻疊滿灰黑色的石頭,將中間的平臺團團圍住。

    每層階梯相隔數十米遠處,便點著一盞火光,將整個洞府照亮。

    地底有熱浪源源不絕傳來,原本應該陰冷潮濕的洞穴被烘得溫暖而干燥,將眾人在渡過地下河時帶來的滿身寒氣都驅散了。

    最引人矚目的是有十來條漆黑的長形凹槽由上而下從不同的方向將平臺勾掛連接,使眾人站立之處如一個巨形的吊床般,被這些凹槽連接著掛在半空,每個索道的盡頭都有一個巨大的黑洞。

    宋青小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這一個細微的動作,她隱約感覺到地底都似是在顫抖。

    她皺了下眉頭,提腿運起靈力,用力跺了一下腳。

    地面傳來嗡鳴,連接著平臺的數個索道微微晃動,發出金戈交接之聲,地面也跟著在晃,大家站在平臺之上,仿佛蕩秋千似的,看著周圍的梯田都似是在動。

    這并非錯覺,大家腳下的平臺確實是在動。

    這樣的認知令一號等人頓時臉色有些難看,本能的伏低了腰,緊盯著四周。

    宋青小忍著地面的晃蕩,緩緩往平臺的邊沿走,她剛一動,地面也跟著發出小幅度的晃動,一號下意識的提醒:

    “小心。”

    這里頗為古怪,雖說十分安靜,但一號總感覺在暗處有千萬雙眼睛在盯著闖入此地的眾人。

    宋青小舔了下嘴角,走到平臺連接著凹槽的一側,伸手摸了摸。

    那凹槽觸手冰涼,似是由某種金屬打造而成,打磨得異常光滑,從下往上看,這種造型倒有些與現實中幼兒園內的滑滑梯相似。

    令她感到有些意外的,是這凹槽的工藝并不粗糙,凹槽的外部甚至布滿暗紋。

    從平臺往下看,果然如她所料,平臺下方被完全挖空,僅靠十來條凹槽吊掛在山腹內部。

    下面是一圈一圈的階梯,盡頭處閃著火光,似是一個巨大的熔爐,零星的火花往四周迸濺,熱浪一波一波往上涌。

    “出口應該是這其中一條通道。”

    宋青小大概摸清了地形后,指了下手邊的凹槽,輕聲開口。

    下方一看就不是出路,逃出地精巢穴的正確方向,應該是凹槽連接的某個黑洞才是出口。

    雖說暫時不知道哪一條道才是生路,但有逃亡者在,這些都不是問題。

    不過這些凹槽由上斜直往下,光滑異常,若是從上往下而來,倒是方便,但要從下往上行,便有些困難了。

    更何況此地名為地精的巢穴,可至今為止,除了開始一波箭雨之外,地精尚未對宋青小一行外來者發動攻擊,這明顯有些反常。

    此地易攻難守,危機重重。

    一號兩人與她想法差不多,三人交換了個眼神,眼中都露出警惕之色。

    “先走。”五號搖身一變,化身為身材壯碩的金剛,他往前一邁,那被懸掛在半空的平臺便晃蕩著。

    連接凹槽處的鐵鏈掛勾在碰撞間,發出‘鏗鏘’的響聲。

    這一個聲響便如一個信號,緊接著眾人耳側都聽到頭頂上方,四周的山壁內傳來‘咔、咔、咔’的響動。

    這種聲音,像是齒輪在運轉時發出的聲音,隨著這聲響傳來,似是有什么重物開始緩緩滾動!

    ‘嗡嗡’的晃動聲在洞傳揚開來,五號在地面‘動’起來的剎那已經停止了走動,但地面的顫抖卻并沒有停止,UU看書 www..com 反倒更急切了。

    ‘嘩嘩嘩’。

    凹槽與地面抓接的鐵鏈間發出震響,宋青小臉色一變時,原本靜立的逃亡者們,在地面動起來的時候,也開始走動。

    “不好。”一號見此情景,眼皮狂跳。

    頭頂四面八方的黑洞之內,發出如悶雷般的聲響,這會兒傻子都聽得出來情況不對,可是這些逃亡者卻如木頭一般,似是要開始行走了。

    “站住,別走!”

    一號神情有些抓狂,喝斥了一聲,但這些逃亡者卻壓根兒不聽他指揮,轉而往出洞口時正對的方向排成一條齊整的長龍,緩緩走了過去。

    此時山頂之上,震響聲更明顯了,除了齒輪轉動時的‘咔咔’聲外,還伴隨著重物‘哐哐’的滾動。

    這樣的情景再結合凹槽,不用看,宋青小便猜得出來恐怕有什么東西即將要從頂上滾砸而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