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81章 血色

前方高能
     經歷過神之試煉的參與者大多冷血無情,包括宋青小之前救六號及決定返回恐怖營救人的舉動,也純粹是為了任務的考量罷了,并非真正善良的。

    此時走到現在,逃離了恐怖營,過了蛇窟、地下河,進入地精巢穴之后,下一段路便是血色隧道,馬上要逃上老路。

    一號最大的作用在恐怖營時已經發揮過了,對其他兩人來說,他的能力并不是重要的。

    且沒了他后,若宋青小、五號活下來,還能瓜分他的積分。

    這樣危急的情況下,五號頂著巨球,宋青小會不會再消耗力量救他,一號根本沒有把握。

    下方熊熊燃燒的熔爐內冒出陣陣熱浪,即將要將他吞沒。

    他聲嘶力竭的在喊出這句話后,眼中露出絕望與悔恨,他身體如斷線的風箏直往下掉。

    但下一刻,他耳中聽到‘嗖’的破空聲中,一條藤蔓從上甩落,‘啪’的一聲打在他亂舞的胳膊上。

    “抓住!”

    宋青小冷冷的聲音仿佛從云端傳來,一號只覺得手臂一麻,一條如軟蛇般的物體迅速將其纏住。

    他下落的速度一滯,身體甩蕩了兩下之后,纏著他胳膊的藤蔓眨眼之間便滑落至他小臂處。

    冷汗‘刷’的一下從毛孔中鉆出,一號本能的反手將這藤蔓緊拽住,如抓了一個救命的稻草似的。

    待一號將藤蔓抓緊之后,便只感覺一股大力將他往上提。

    此時數條凹槽內的鐵球接連落下來,像是整個山腹內部都要崩塌一般,發出震徹天地的劇響。

    超強的破壞力下,沖擊而下的鐵球帶著極為恐怖的沖擊力,撞斷了數根凹槽連接口后,‘轟’的一聲沖出平臺,往下砸落!

    兩、三秒后,‘鐺、鐺’的落球聲響了起來,地下那火紅的熔爐在鐵球掉進去的瞬間,火花四處飛濺,向上沖出大股焰霧,將掉落的幾個逃亡者身體吞噬其中。

    山體內部經歷這一場震蕩,發出不堪重荷的聲響。

    凹槽之內劇烈搖晃,

    幾乎令人難以站穩了。

    槽內的球也跟著左右擺動,撞擊著凹槽兩側,發出‘哐哐’聲響。

    五號借此時機,咬緊牙關,一聲大喝,用盡渾身解數,使出吃奶的勁兒,趁凹槽左右晃擺不停,巨球在力量作用之下騰空而起之時,把這巨球推出槽中。

    宋青小將藤蔓在手腕上纏了數圈,用力把晃蕩不停的一號提上了凹槽之中。

    一號一爬上來便癱軟在凹槽之內,手緊緊捉著槽沿,人還在顫抖。

    他身體像是從水中撈出,腕間還纏著藤蔓,上來之后都不肯放手。

    與他同樣狀態的還有力量耗盡之后的五號,他整個人都似是虛脫了。

    失去力量加持后的身體緩緩恢復原本矮瘦的模樣,體表各處因為用力過度,毛細血管裂了開來,沁出的血珠將他身上的皮膚都浸濕了,混夾著汗珠往下涌。

    他眼睛通紅,手還在發抖,大口喘息,似是連發聲的力氣都沒有。

    巨球雖說被推出了凹槽,但余力作用之下,那金屬槽仍在‘吱嘎、吱嘎’的晃悠。

    “謝,謝謝了……”

    死里逃生的一號在經歷了先前一番變故之后,往外看了一眼,才驚魂未定的轉過頭。

    他神情復雜的看著宋青小將藤蔓收了起來,結結巴巴的開口。

    這個時候,若是她落井下石才應該是常態,一號做夢都沒想到,在他以為必死無疑之時,宋青小會向他伸出救援之手。

    其實一開始選擇返回恐怖營,一號內心深處不是沒有怨懟過。

    重返恐怖營的路并不好走,這一路行來危機重重,哪怕一號心中清楚重返之路是勢在必行的。

    若是沒有人響應逃亡者的號召重返恐怖營,試煉者便不可能會出現阻攔者。

    沒有領路人的帶領,大家永遠不可能逃得回恐怖營中,自然也不可能完得成這一次的任務。

    可哪怕明知宋青小的選擇避無可避,但數次遭遇危機時,一號其實也有些后悔當時的選擇。

    要是他一開始選擇跟隨了六號、七號離開,恐怕任務便要簡單得多。

    這樣的念頭數次在他腦海里浮現,可此時在宋青小救了他后,一號卻慶幸自己當時的選擇。

    如果他不是跟隨宋青小返回恐怖營,而是選擇跟六號、七號一起走,那么在危機關頭,六號極有可能落井下石。

    試煉場便如修羅場,不是你死便是我活,遇到像宋青小這樣愿意在危機關頭出手救同伙的人,一號覺得自己大概未來是不可能遇到了。

    “謝謝了。”

    他身體還在本能發抖,但又道了一次謝,神態里帶著認真與激動:“將來……”

    “別說廢話了。”

    一號話沒說完,宋青小便將他話頭打斷,抖了抖手中的藤蔓。

    那藤蔓的一頭還緊握在一號手中,此時在她大力抖動之下,帶著一號癱軟的身體如一堆爛泥般站了起來。

    他及時將凹槽護欄扶住,忙不迭的松手。

    宋青小一臉冷淡將藤蔓收起來,顯然并沒將救了一號的事放在心中。

    一號愣了一下,接著扯了扯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先走。”

    她將藤蔓一收,目光在四周掃了一眼之后,臉色發白皺著眉開口。

    山頂之上的巨球滾落之后,如搖籃般的平臺已經被砸得變形了。

    巨大的數個滾球劇烈撞擊之下,有幾條凹槽連接處已經斷裂開來,使得變形的平臺呈傾斜狀,不停的晃蕩。

    幸存者趴在同一條金屬槽內,如蕩秋千一般,飛蕩在高處又墜下,經過猛烈據擊的鐵鏈交接處發出不堪負荷的‘吱嘎’聲,像是隨時都會斷裂,每蕩一下,便使人膽顫心驚的。

    那股轟鳴聲余音未絕,整個山腹內部因先前數個巨球的滾落而顫響,頭頂碎石如下雨般‘沙沙’滾落。

    地底熔爐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溫度一下又比先前升高許多。

    但這狼藉的情景并非是讓宋青小皺眉的原因,她發現先前密集的箭雨不知何時已經停了。

    山腹之內四面八方擠著的成千上萬的地精,不知何時已經全部消失了。

    她放開神識,卻感應到此時有一小隊人也在往這邊飛快的靠近。

    同一時刻,她神識之中遙遙傳來雙頭犬的怒吼。

    顯然不止是逃兵來了,連追兵也將至,不能繼續在這個地方停留了。

    “我聽到雙頭犬的聲音了。”

    高溫烘灼之下,眾人癱坐的金屬槽很快開始燙人起來了,宋青小話音一落,一號便強忍晃蕩的昏眩感,勉強半蹲起身。

    ‘吱嘎’的聲響中,凹槽還在劇烈的晃悠,每晃一下,前后景物都在眾人眼中飛速劃動,狹窄的空間內,大家都有一種下一刻便要被甩飛出去的失重感覺。

    但她的話便如圣旨,五號強撐著疲憊的身體顫巍巍站了起來,而那十幾個幸存的逃亡者此時也爬起身,開始順著凹槽往上攀爬。

    槽內光滑異常,被先前巨球一滾動摩擦,更是燙滑無比,幾乎往上邁一步便要下滑一截,前進速度實在太慢了。

    不過從逃亡者的反應看來,確實如她猜測的一般,正確的逃生之路是由逃亡者的前進方向決定。

    可逃亡者的方向,也有可能受試煉者影響。

    例如最開始逃亡者選擇的道路并非此時走的這一條,但隨著宋青小強行出手干涉后,這一條路便成了真正的生路。

    確定了生門后,宋青小擠開前面的兩個逃亡者,一下走在前頭。

    她每落腳一步,地面便出現一個冰腳印,數個呼吸間,她便已經往上走出十幾米遠了。

    有了她在前面開路,隊伍行進速度一下快了許多。

    逃亡者們也似是感受到追兵即將趕到,都拼命往前走。

    宋青小體內的靈力在將近只剩下一成時,終于登上頂處,鉆進那黑色的隧道之中。

    在一行人相繼進入隧道之時,先前大家從巢穴出口的地方,也有人影攢動,顯然是新一批的逃亡者也跟著趕到了。

    ‘汪汪嗚……’

    進入隧道之后,一聲犬吠響徹整個山腹,傳進每一個人的耳中。

    ‘咚咚、咚咚’,此起彼伏的心跳聲伴隨著沉重的喘息聲響在每一個人耳側,使得氣氛一下緊張而急迫。

    隧道之中光線昏暗,頭頂垂吊下根根尖銳的褐紅色石鐘乳,仿佛飽醮了鮮血,極為可怖。

    這隧道,與大家進入試煉時的隧道一模一樣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進入血色隧道了!

    此時宋青小、一號及五號心里都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這樣一個念頭,任務在此時轉了一大圈后,終于續上了。

    ‘呼、呼’!

    沉沉的喘息聲中,大家拼命向前奔跑著。

    在知道后方即將有可能追上什么之后,這一次不需要有逃亡者再來提醒一號禁聲,也不需要大家說話,三人都使出渾身之力,拼命的往隧道口的方向沖。

    不知過了多久,后方終于傳來細微的響動,另一隊逃亡者也像是進入了隧道,加入了逃亡之旅了。

    ‘吭哧、吭哧、吭哧’的兇獸喘息聲里,夾雜著石鐘乳、碎石被撞擊開的聲響,隨著這兇獸的氣息一傳入隧道,一股濃得化不開的血腥味兒將所有人包裹。

    ‘鐺鐺鐺’的沉重腳步聲中,一號心往下沉,雙頭犬追擊而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