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82章 狹路

前方高能
     急促的風聲從眾人耳側滑過,在感受到追擊者就在不遠之后,大家憋足了一股勁兒往前狂奔。

    才進入試煉時,大家跑得稀里糊涂,不久便遇襲了。

    憑著第六感,宋青小隱約感覺已經快跑到血色隧道的出口。

    遠處隱約傳來微弱的光線,恐怖的雙頭巨人提著巨大的板斧,應該守候在隧道的出口處。

    直到此時,宋青小體內靈力已經剩得不多,與才進入試煉場景時相較,她雖實力提升數階,可靈力并不充足。

    在缺少了其他試煉者的情況下,能不能用此時僅剩的靈力干掉巨人與追擊而來的雙頭犬,宋青小其實并沒有絕對的把握。

    ‘呼呼’的風響聲中,前方的光芒越來越亮了,出口近在咫尺,后方追擊感更近,她捏起手印,一股作氣往隧道口的方向疾沖而去!

    體內僅存的靈力隨著她捏起的手印而轉動,她還未來得及將‘者’字令念出口,但記憶中那沖進隧道收割人命的飛斧并沒有出現。

    隧道外的壁臺之上,此時空蕩蕩的,并沒有巨人的存在,也不見那巨人的尸首,仿佛她的記憶出了錯!

    “這……”

    吃驚異常的并非宋青小一人,還有一號、五號都面露詫異之色。

    后面追兵尚在,但攔路的巨人卻不見蹤影。

    平臺之上,一條漆黑的吊橋與對岸相連接。

    雖說沒有巨人與大家記憶并不一致,但吊橋的位置并沒有改變。

    ‘汪嗚’的兇猛咆哮聲里,隧道內后面一隊人馬也在往出口的方向狂奔著。

    宋青小僅愣了瞬間,便重重一揮手:

    “走!”

    無論如何,此地不宜久留,先沖到吊橋另外一側再說。

    她話音一落,五號率先往吊橋的方向沖了上去,宋青小與一號緊隨其后,逃亡者也跟著疾奔上吊橋。

    重返恐怖營后,

    那曾被四號破壞的吊橋被試煉系統自動修復,大家抓著兩側繩索扶手,奔至中段時,被眾人甩至身后的平臺之上,突然傳來力量的暴動。

    后方刮起了巨大的暴風,飛沙走石被吹上天空。

    這狂風怒嚎下,那本來因為一行人疾速奔跑的吊橋都被風吹得拼命抖動。

    這一意外變故令正在狂奔之中的宋青小本能的緩了緩身形,下意識的轉過了頭。

    詭異之極的一幕映入她眼中,那原本空無一人的平臺之上,出現一個巨大的風暴漩渦。

    ‘嗚嗚’的風響聲里,一雙奇大無比的綠色雙腳開始出現在平臺之上。

    隨著風暴減弱,那綠色往上蔓延,形成一雙粗大的小腿。

    那雙腳曾被宋青小提斧砍斷過,她絕不會認錯!

    平臺之上消失的巨人,此時再一次重新出現了。

    她突然停下的腳步令一號愣了愣,接著似是從身后突然刮起的兇猛風暴,及宋青小突然瞪大的雙眼之中似是感應到了什么。

    一號還來不及回頭,便露出一副似是見了鬼般的神色。

    “三……三號……”

    他的聲音開始發抖,臉頰肌肉也跟著抽搐。

    宋青小還未從巨人出現的震驚里緩和過來,聽到一號聲音的剎那,又猛的轉過頭。

    不遠處的對岸,兩道人影從漆黑的濃霧里走出。

    其中一人拖著蛇尾,面容逐漸清楚,雙方遙遙相望,在看到對方的剎那,都下意識的愣住了!

    宋青小腦子里‘嗡’的一聲炸開,亡靈祭壇之上,與他們選擇了不同道路,繼而分道揚鑣的六號、七號,竟會在此時狹路相逢!

    這一幕場景既在她預料之中,其實又出乎她意料之外。

    若六號、七號返折之后,此時與他們相遇,那么尾隨于他們之后,逃出恐怖營的人又是誰呢?

    此時重重疑問堆積在她腦海之中,令她呼吸都窒住。

    不過這會兒顯然不是她細想之時,她在看到六號、七號的剎那,吊橋對面傷痕累累的六號、七號也發現橋上的人了。

    糟了!

    宋青小心里涌出這樣一個念頭,繼而拼命往前沖。

    原本因后方力量的沖擊而晃得十分嚴重的吊橋在她這一撥足狂奔之后,甩蕩得更為兇猛!

    六號與七號在看到重返而來的宋青小等人之時,先是一呆,繼而相互一望,臉上難掩狂喜之色!

    他們兩人在亡靈祭壇處與宋青小等人分道揚鑣之后,為了防止宋青小偷襲,所以六號當時匆忙帶著七號走入濃霧之中。

    當時時間急迫,沒有功夫讓他細細分析方向及出口,兩人一頭扎出亡靈祭壇,便在濃霧之中走了許久。

    二人一路提心吊膽,既怕宋青小出爾反爾,追殺兩個不與之同行的人,又怕黑暗之中有兇猛的亡靈生物沖出。

    不知走了多久,終于看到一絲曙光出來,卻發現這出口的路越來越熟,不知不覺,兩人竟又回到才過吊橋的時候。

    六號心里正懊悔于自己選錯了方向走錯了路時,竟聽到了對面傳來的響動,往前一邁,便看到橋上以試煉者為首的一群人了。

    她領了一大群人,正往橋的另一端奔波。

    橋上約摸有十幾個逃亡者,黑壓壓的排成一條長龍。

    而之前那批隨眾人逃出血色隧道的逃亡者在經歷亡靈祭壇的洗禮之后,早就死得只剩零星幾個了。

    此時這些多出來的人數從何而來?宋青小等人明明走在自己與七號之后,為何此時卻又與自己面對面相逢?

    一瞬間,六號便反應過來,宋青小等三人這架勢分明是已經重返回恐怖營,且再一次從恐怖營內領了一群人逃出。

    她竟真的回去救人,而不是隨便說說。

    雖然不知道她是怎么能在這短短時間內便返回恐怖營,且在亡靈一族手中救出了這么一批人,但六號在看到宋青小之時,心里閃過恐懼、怨毒及嫉妒。

    她的能力太逆天了,實力遠超出其他試煉者許多。

    這樣的修羅場內,本來生存就已經十分艱難了,不應該再有這樣的競爭者。

    五號疾奔在前頭,離吊橋的方向還有十數米的距離了,宋青小撥足狂奔的舉動令六號當即反應過來一個事實。

    此次試煉,除了已經死掉的二號、四號之外,目前活著的,僅剩了五個試煉者。

    除了自己與七號之外,一號、宋青小及五號都在橋上,而這吊橋便是他們的生路!

    若是切斷吊橋,三人在橋上是必死無疑的。

    三個競爭者一死,這一次試煉一共14000積分便由自己與活著的七號分享,試煉完成之后,他們兩人的實力便會因為這些積分暴漲一大截!

    若是其他時刻,在見識過宋青小超強的實力后,打死六號也不敢生出這樣的念頭。

    可現下他們都在橋上,生死都掌控在自己之手,天賜的機遇就在面前,為什么不賭?

    六號心里生出這樣的念頭,眼中露出狂喜之色,也反應過來往吊橋的方向疾沖。

    “六號,你這狗東西,龜孫子,你敢!”

    一號在橋上看到六號的舉動,當下明白他的打算,目眥欲裂大聲怒吼。

    兩次過橋,相似的情景再一次發生了。

    第一次過橋之時,四號落井下石,眾人卻在關鍵時刻逃脫。

    而這一次過橋,六號、七號堵路,大家還有沒有當時的幸運呢?

    六號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雙方都往吊橋一側沖。

    不過相較之下,六號、七號距離吊橋的位置比橋上的三人更近,他在吊橋側站定時,跑在最前面的五號離橋頭還有將近五、六米的距離。

    ‘嗚嗚’的風暴刮得更響了,漩渦中心的巨人已經露出了肩頭,血色隧道之內,雙頭犬的咆哮隔著吊橋,橋上及橋另一端的六號、七號都聽得清清楚楚。

    那股狂暴的氣息在山腹之內發散開來,六號摸出匕首,興奮得心臟不住收縮。

    他仿佛已經看到了吊橋被斬斷后,宋青小三人死亡,任務完成時他與七號分享14000積分的時刻。

    ‘咚咚咚’的急促心跳聲里,伴隨著巨人隱約的低喝,因為過于激動,六號拿著匕首的手都在顫抖。

    五號離他還有四米、三米的距離,一號在吊橋之上,因過于驚恐,聲音都變了色調。

    他與四號那種蠢貨是不同的,割什么吊橋的扶手?割掉地面的藤索,橋上的人不就任他宰割?

    “嘿嘿嘿……”

    六號興奮得臉頰直哆嗦,一號見他蹲下身的動作,驚聲大喝:

    “六號,你這癟孫!你忘了在血色隧道之外,是誰救你了?”

    “忘恩負義的狗東西!不得好死……”

    “呼……”一號的怒罵聲里,風暴在減弱,巨人的粗重喘息傳進眾人耳朵。

    六號手里的匕首落到地面的繩子之上,用力往下一割!

    ‘砰’的聲響之中,那緊繃的藤索在他力道之下應聲斷了一側。

    吊橋一側斷掉,頓時歪斜,離六號最近的橋上鋪陳的一些木板頓時‘嘩啦啦’的往下掉落。

    早在看到六號舉動的剎那,宋青小便已經有所準備了。

    她體內的靈力抽調而出,UU看書 .uukanshu.com 化為大量的冰魄,將殘余未抖落的木板凍住。

    六號割斷了一側橋面,又轉而往另一側行去,若是兩面都被割斷,眾人便要陷入死局之中。

    五號離地面還有數米之遙,關鍵時刻,他突然一蹬橋面,身體騰空而起,往橋的另一端彈射。

    他飛身而起之時,六號已經蹲到了另外一側,伸出匕首,將藤索割斷。

    ‘卟’的聲響里,那另一側吊橋也應聲而斷,橋上的人駭然之間,雙手緊緊將兩側扶手的藤索夾住,以維持身形不往下落。

    那橋底一斷,彈射在半空中的五號身形急速增大,轉瞬之間便化身為身材魁梧的金剛,他變長的腳尖恰好將斷裂的橋底勾住,隨著他蜷縮四肢的動作,被他拽在手中!

    “哈哈哈哈……”六號還未起身,便已經得意忘形的大笑,但笑音未落,便見五號如巨大的隕石,拉拽著斷裂的吊橋,‘砰’的一聲滾落到地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