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83章 相逢

前方高能
     因這劇烈的沖擊,橋上的人們也跟著上下瘋狂顫晃。

    此時的情況,遠比在地精巢穴之時更要危急千百倍不止了。

    一號驚得面色慘白,藤索斷裂之時,他心如墜入冰窖,駭得手腳發涼,隨即便見千鈞一發之際,五號將藤索拽住,還安全著陸。

    “好樣的……”歡喜之下,一號情不自禁的長松了口氣。

    相反的,是割斷了繩索的六號剛站起身,看到這一幕時,變了臉色。

    但下一刻,五號龐大的身形在吊橋重量的牽扯之下,開始飛速的往懸崖邊滑去。

    緊繃的吊橋隨著五號身體的滑移而又往下落,一號才飛揚起來的心剎時之間又滑至谷底,連話都說不出。

    反而是宋青小,在初時的驚駭之時,一見五號拽緊了藤索,便一股作氣踩著繩索往前飛奔。

    “哈哈哈哈哈……”六號見到摔落在地被帶著往懸崖邊滑過去的五號,不由露出笑容。

    “真沒想到啊,五號,試煉之中,竟然出了你這么一個講義氣的好漢。”六號話里露出嘲諷,五號的臉因為過度用力,脹得眼珠通紅,壯碩的身體顫顫直抖。

    粗礪的藤索從他手中滑過,將他掌心磨破,被染得通紅。

    只是無論如何賣力,眨眼功夫,五號已經滑至離懸崖邊沿只差半米距離了,地上留下重重的拖累,隨著他即將摔落下去,他緊拽著藤索的手也在慢慢放松。

    這個時候,恐怕不用六號再動手,在他自己被這股力量帶得摔落下懸崖之前,他為求自保,恐怕也會松手。

    再是義字當頭,但試煉者的骨子里依舊是自私自利的,沒有什么比自己性命更重要的東西了。

    “真是異類啊,異類啊。”六號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向身后閉著眼睛的七號招了招手。

    這兩人似是心意相通,六號手指剛動,七號便拖著巨大的蛇尾前行。

    ‘悉索’的聲響里,七號如索命的死神。

    前方是即將被眾人拖下去的萬丈深淵,

    后頭是不懷好意的六號、七號,兩面夾擊之下,五號眼中露出掙扎之色。

    “別放,別放啊五號。”

    一號此時也在撥足狂奔,但離落地還有十來米的距離。

    “哈哈哈哈哈……”

    六號嘴中發出狂笑,他曾被一號這個卑鄙小人暗算過,早恨他入骨,此時見大仇將報,眼中露出得意之色。

    他站在斷橋另一側,握了匕首,手揚了起來,鋒利的匕首‘嗖’的一聲將一側扶手割斷。

    橋上緊抓著吊繩的數個逃亡者頓時身體失去平衡,摔入峽谷之中,身影很快被懸崖中部漂浮著的濃霧所吞沒。

    七號已經即將走到五號身后,她嘴巴一張,一條猩紅的信子從她嘴中吐出。

    隨著她喉間發出的‘咝咝’聲,她的長發無風自動,一根根辮子化為一條條小蛇,她手掌一抬,一條蛇鞭出現在她掌心之中,被她甩了出去!

    “對不起了。”

    五號聽到身后的響動,眼中露出掙扎之色,宋青小離岸邊還有三、四米的距離,可是此時的五號已經馬上要被斷橋帶下深淵之中。

    他喃喃自語,血肉模糊的手掌一松,斷裂的吊橋失去力量的支撐,頓時‘蹭蹭’掉落。

    吊橋往下墜落的剎那,宋青小身體彈跳起來,手中一條藤蔓往后甩落,嘴里高呼:

    “接住!”

    因橋身下落,僅只靠一側扶手支撐的一號正駭得魂飛天外之時,便見一條救命的藤索從天而降,與在地精巢穴之時如出一轍。

    他絕望的心中頓時涌出希望,出于對宋青小的信任,一號竟選擇放棄挾住那僅能穩住他身形的扶手,雙手去抓那藤索。

    正欲再割斷最后一側扶手的六號將眼前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見到一號舉動之時,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下意識的停住了手中動作。

    試煉者都是冷血自私,各自為營的,經歷過生死之后,沒有什么比自己命更重要的了。

    一號也非什么好人,當時暗算自己,手段下流。

    可這樣的人,此時竟會愿意放棄暫時生存的機會,將自己的性命托付于另一試煉者之手。

    六號先是一愣,緊接著眼中露出譏諷之色。

    他臉頰肌肉抽搐,又揚起了匕首,準備將最后一側扶手割斷,身后五號已經跳了起來,躲避七號的蛇鞭了。

    吊橋對面的懸崖壁上,漩渦風暴中的巨人也已經完全顯露出了身形。

    他高舉著斧頭,嘴中發出驚天動地的怒吼!

    六號的怔愣只是轉瞬之間的事情,但這轉瞬之間能發生的事情卻很多。

    一號將宋青小拋過來的藤索抓住,跟隨在他身后的幾個逃亡者也在關鍵時刻將他身體抱住。

    宋青小的身形輕盈似鳥,腳尖點在那扶手之上,如走鋼絲般往前跑了兩步之后,趁著六號揮下匕首的最后一刻,她眼神銳利,嘴里輕喝:

    “抓穩了!”

    她冷喝聲中,帶著一串緊抱成團的人縱身往懸崖之上跳去。

    同一時間,六號高舉起的匕首終于割到了彈晃不已的扶手之上,‘嘣’的響聲里,這座吊橋終于徹底斷裂開來。

    高彈而起的藤索飛向半空,橋上未能及時抓住前面的人的逃亡者一個個如下餃子般,跌入萬丈深淵之中。

    宋青小卻借先前一蹬之勢,身形如飛彈‘砰’的一聲摔落到平臺之上。

    落地的瞬間,她手臂之上運起令剩的靈力,鱗片浮現出來,隨著她胳膊一掄,藤索之上掛著的一串如粽子般的幸存者及一號都被她跟著甩落到平臺之上!

    “哈哈哈……”六號在割斷吊橋最后一條扶手之時,瘋狂大笑,笑聲還未落,便見宋青小已經平安落地,并將手中拽著的繩子一松。

    她身影原地消失,化為殘影往六號沖來,凜冽的殺機已經迎面撲來,六號臉上的笑容還來不及轉化,便見一把漆黑的匕首往自己脖子處抹了過來。

    “哈……”六號眼里露出驚恐,喉間卻還在本能的笑,他下一刻正要往后退步,躲避宋青小攻擊之時,卻覺得身體像是有些不聽使喚了。

    宋青小含怒出手,是存了不留活口的心的。

    她的手臂揮出去,哪怕六號身體是由銅墻鐵壁鑄成,她那把神秘的匕首也足以將他的喉嚨捅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雷霆攻勢之下,宋青小壓根兒沒想過自己會失手。

    遠處正攻纏著五號的七號似是感應到六號的危機,情急之下放了五號,蛇鞭往宋青小的方向抽落。

    疾風聲里,六號臉上還露出古怪的笑容,七號的蛇鞭尾部,那只蛇頭張著嘴露出獠牙,向宋青小后背心疾沖而來。

    她探出去的匕首尖馬上要碰到六號的脖子,即將飽飲鮮血——

    但刀尖再往前遞時,并不是刺進了血肉之中,而是刺中了一片虛無!

    宋青小眼前的六號身體在頃刻之間化為幻影,匕首往前遞,僅刺中他的影子罷了!

    隨著她力道帶起的勁風,那影子被風一吹,化為茫茫霧色,飄散于山腹之中。

    她往后伸出去準備拽住七號長鞭的手,也只抓了個空。

    先前還得意洋洋的六號,竟無端端的憑空消失了!

    這是怎么回事?宋青小驚疑未定,仍維持著將匕首送出去的姿勢。

    六號的得意狂笑仿佛還響在耳側,但身影、氣息則是徹底的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這個人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她正感極度詫異之時,對面山壁平臺之上的隧道之中,突然傳來一陣瘋狂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

    那聲音有些耳熟,與先前正在宋青小面前狂笑著的六號如出一轍。

    而此時另一端,六號見到宋青小充滿殺機的舉動時,眼中露出驚惶,他先前急于阻斷幾人生路,握著匕首割斷繩索,此時面對宋青小凜冽的攻勢,連拿出長笛抵御都來不及了。

    驚恐不安之間,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之時,但預料之中的劇痛并沒有到來。

    六號識海之中,神的試煉傳來無情的提示:阻止逃出恐怖營任務失敗。

    接著他識海之內,試煉任務再次重新更改為:逃出恐怖營。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2800。

    他眼前一黑,身體輕飄飄的不聽自己使喚,下一刻便被迅速的拉進黑暗之中。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砰砰、砰砰’,耳側傳來瘋狂的心跳及凌亂而急促的腳步。

    兇猛的雙頭犬在后方追擊著,他的身體像是經歷過長時間的逃跑,已經十分疲憊了。

    這一系列的變故令六號有些措手不及,他還有些云里霧里,下一刻便聽到‘嗖嗖’的聲響傳來。

    一柄巨大無比的板斧從洞口如旋風般飛入,收割走大批人命,帶起滿天血霧。

    “哈……”他還在本能的笑,那些腥風血雨高一股腦的灌入他嘴中,將他笑聲止住。

    這一幕似曾相識,好像才進入試煉之時,便遇到過。

    前方出現曙光,他已經看到隧道的出口,一個可怕的陰影等在那里,六號心里明白,那是什么!

    不不不!

    他心中瘋狂的否認,不停的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