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84章 規則

前方高能
     這也實在太荒唐了,他前一刻明明還在吊橋的另一側,與宋青小對峙著,怎么此時卻會出現在血色隧道中?

    這條老路,他已經走過,身后追擊的雙頭犬已經被逼退,甚至巨人早就已經被殺死了。

    人死不能復生,除非時光倒流。

    但這又怎么可能呢?

    六號覺得實在荒謬,但隨即飛斧擦著他耳朵而過,耳朵處先是一涼,緊接著是火辣辣的感覺。

    這種情況似曾相識,六號還來不及捂住耳朵,便感覺到隧道之內的大批逃亡者如被收割的韭菜一般,一批批倒在飛斧之下。

    他拖著疲憊的身軀,一股作氣沖出隧道,隧道之外,巨人高大的身體如不容撼動的大山,鎮守在平臺之上。

    血色隧道的正對面處,一條漆黑的吊橋通往遠處,這是逃出恐怖營唯一的生路!

    六號眼中露出狂喜,當下不顧一切,趁著巨人尚未將飛斧收回之時,要往橋的方向沖去。

    但他如旋風般沖到橋的一角時,令六號感到肝膽俱裂的一幕出現了!

    那吊橋的另一端了已經遭人割斷,吊橋‘吱呀’著往下甩落。

    橋上鋪墊的陳腐的木板接連落進深淵之中,兩側扶手高高甩向半空,發出響亮的破空聲響!

    “……哈……啊——”

    六號前一刻還在笑,后一刻喉中發出抑制不住的驚恐尖叫。

    透過半山腰處繚繞的薄霧,他眼尖的發現對面懸壁之側,宋青小等人正站在那,隔著懸崖,與自己遙遙相望!

    有霧氣縈繞,又實在相隔太遠,他看不清楚宋青小等人臉上的神情,但他感覺得到宋青小的譏諷。

    橋斷了!也就意味著他們逃出恐怖營的生路斷了!

    橋怎么會斷的?

    是四號所為?他想起一行人過橋之時,四號猙獰的面孔。

    六號幾乎要將牙根咬斷,

    用力攥緊了手掌。

    這一握掌,便被掌心里的匕首硌住。

    電光石火間,六號原本被一系列變故沖擊得七零八落的理智終于又回來了。

    他想起來了,他想起來了!這橋,是被他親手用手中匕首割斷的,原因是為了阻止宋青小等人過橋。

    可誰都沒想到,宋青小等人未被阻住,他卻親手將自己的生路斷了。

    “啊啊啊啊啊……”六號嘴中發出接連不斷的慘叫,吊橋一斷,是再無續接的可能。

    就算他有天大本事,要想重接,也不是短時間內能辦到的。

    而他現在即將處于雙頭犬與巨人包夾之中,根本不可能騰出手。

    也就是說,他生路被自己親手砍斷,要逃出恐怖營,是不可能了!

    任務失敗,就意味著死亡即將到來,六號渾身直抖,幾乎能聽到身后雙頭犬沖擊出來的聲音了,那股兇獸的咆哮震得他心肝俱顫。

    身后巨人似是發現了他的存在,‘咚咚咚’邁著沉重的腳步向他追來。

    “不……不不……不要斷……”他駭得魂飛天外,可天作孽尤可為,自作孽不可活。

    斷掉的吊橋發出響聲,直往下掉。

    “救我……”六號如先前的一號般,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呼來。

    雙頭犬沖擊出血色隧道,將一個逃亡者的身體攔腰嚼斷,也跟著往六號所在的方向沖來。

    七號見此忙不迭的想阻止,她也與六號一樣,莫名其妙從吊橋的一側出現在另外一端。

    也一樣聽到了識海內試煉空間的提示,他們阻止逃離恐怖營任務失敗。

    在阻止任務失敗的剎那,兩人重新回歸到逃亡者的陣營。

    六號額頭沁出豆大的汗珠,停擺的思緒此時在急切的壓迫感下,終于又蘇醒了過來。

    同一時間,大量陌生的記憶正塞入他腦海,與他合二為一,擠得他腦袋生疼。

    這一段記憶,與他之前的記憶又有不同,也是從他進入試煉場景之后開啟的。

    但這一段記憶之中,他最初進入試煉的并非是血色隧道,而是直接回到了恐怖營中。

    他與其他試煉者也并非全部關在一起,而是分開關押,可獨獨他與七號卻關押在一處。

    身處恐怖營中,試煉任務又是要求逃出去,于是他與七號兩人合力,他以笛聲控制獸人,打破牢籠帶著一群人逃了出去。

    因為鬧出的動靜太大,引起了恐怖營中亡靈一族的追擊。

    一路跟著逃亡者走,依靠七號特殊的親近蛇的能力,眾人渡過蛇窟及地下河。

    又因當時前面有宋青小等人開路,所以算是平安過了地精巢穴,此后便是進入血色隧道了。

    而此時另一個‘六號’則是在經歷過亡靈祭壇的變故活下來后,選擇與宋青小等人分道揚鑣,迷失去濃霧之中,尋找逃出恐怖營的路。

    到了這會兒,結合多種情況,憑借六號聰明,他又哪里猜不出來任務的詳情?

    在亡靈祭壇之時,試煉空間的任務便已經分離。

    他選擇拒絕逃亡者們的請求之后,恐怕任務便已經分為兩個陣營,一個帶領逃亡者從頭開始,一方則是阻止這群人逃離。

    只是當時他跟六號并沒有遇到重返歸途的宋青小等人,任務沒有開啟。

    同一時刻,另一段記憶中的‘自己’則被試煉空間投放于任務中,開啟從頭到尾的逃亡之路。

    若是他在吊橋的另一頭,將宋青小等人阻止成功,將他們都斬殺于橋頭之上,那么便意味著他阻止試煉者逃離成功,任務完成,血色隧道中另一個從恐怖營中逃離出來的‘六號’自然是不用存在的。

    六號也任務完成,回到現實。

    可偏偏他時運不濟,宋青小等人速度又快。

    他更沒料到的是,五號這個人關鍵時刻不計較積分的多寡,愿意拉住斷掉的吊橋,替宋青小等人爭取了時間。

    試煉者中出現了這樣的異類,導致六號等人功敗垂成,也使得宋青小與一號成功的上岸。

    他們活了下來,便證明六號、七號阻止逃亡的任務失敗,自然再次回歸逃亡者的陣營之中。

    這也就是后來六號在被宋青小刺殺之時,身影離奇消失的緣故。

    他與七號回到從恐怖營里逃亡的‘自己’身體之中,先前發生的一切便如經歷了一場奇妙的意識之旅。

    若是沒有先前的插曲,吊橋未斷,他還可以與七號想法逃過吊橋,與宋青小等人集合,聯手逃出去,就如之前從血色隧道一路至亡靈祭壇時那般。

    可惜他心胸狹窄,又被積分沖昏了頭腦,偏偏還算錯了五號的心,使得他功敗垂成,至此再也沒有反悔的余地。

    巨人已經追擊將至,當初才進入試煉時,除開二號之外,六個試煉者聯手,再加上宋青小這個戰斗主力,才重創雙頭犬,殺死巨人。

    如今僅剩他與七號兩人,兩人力量早在逃出恐怖營、過蛇窟時便幾近耗盡,這會兒又怎么擋得住雙頭犬與巨人?

    雙頭犬吞完逃亡者,也往六號方向追來,七號忙不迭救他。

    但七號剛一動,便被雙頭犬攔腰咬住。

    她看宋青小對峙雙頭犬時,輕松非凡,此時自己對上,才備感壓力。

    七號碩大的長尾往雙頭犬身上抽,同時張開雙眼,試圖將雙頭犬石化。

    那犬只眼珠被她一望,頓時呆滯,腳底之下出現石化的跡象。

    不過同一時刻,它另一只頭顱卻兇狠的轉了過來,咬住七號的長尾,用力一撕!

    懸崖的對面,宋青小緩緩收回抓著匕首刺出去的那只手臂,對面血色隧道之外,先是傳來六號的狂笑,接著那笑聲變為驚恐的哀嚎。

    驚魂未定的一號還抓著藤索不放,顫巍巍的起身,面對先前的危險情況,還心有余悸:

    “這,這是怎么回事?”

    他也看到了沖到吊橋邊沿,與眾人遙遙相望的六號。

    可先前的六號明明還在這一端,怎么又回到了過去?

    “估計阻止失敗,也得重頭逃亡。”

    宋青小甩了甩用力過度之后有些酸麻的胳膊,冷靜的答了一聲。

    吊橋落了下去,拍在對面的懸壁之上,發出‘鐺’的震響聲,余力不絕,與六號凄厲的慘叫混夾在一起,宣布著六號、七號的死局。

    從目前的情況看來,很明顯亡靈祭壇分別之后,任務被不同的選擇觸發了,出現了兩個六號、七號的存在。

    一隊作為阻止,一隊跟在他們后頭逃離。

    若是阻止隊伍成功,逃離的隊伍應該會消失。

    而要是阻止隊伍失敗,則相同的,阻止的隊伍也會消失。

    神的試煉規則詭秘難辨,生路、死局不到最后都未知。

    雖說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此時六號、七號已經失敗,卻毋庸置疑。

    她看到七號被雙頭犬分食,UU看書www.uukanshu.com 隨著大股鮮血灑開,眾人識海之中的提示頓時變為:逃離恐怖營。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3500。

    七號一死,任務積分也跟著變了。

    五號臉上露出喜色,宋青小看了還在場內逃躥的六號一眼,沉聲道:

    “走!”

    這會兒可再沒有人能像前一次般救六號于水火之中,與他十分親密、形影不離的七號一死,他在雙頭犬與巨人夾擊之下,不過垂死掙扎而已。

    一號聽了她的話,強忍摸不著頭腦之感,點了點頭,一群人隨即轉身繼續前行。

    六號的慘叫聲被越拋越遠,約兩三分鐘后,三人識海內提示再次改變:逃離恐怖營。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4666.6666……

    六號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