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86章 地獄

前方高能
     宋青小猜測,當雙方相遇之時,哪怕遇到的是另一隊的‘自己’,但六號、七號既然在亡靈祭壇時,選擇的是不返回恐怖營,而成為阻擋眾人離開恐怖營的障礙,那么就算是‘自己’,在目的不同的情況下,為了活命,雙方應該也是不會手下留情,是要拼個你死我活的。

    當然,六號、七號已經死了,這些想法只是猜測,并沒有多大意義。

    不過從這一點,她想到了時空折疊之后,可能存在的另一隊‘自己’。

    如果真有另一隊‘自己’的存在,亡靈祭壇之上,當時她的選擇是要返回救人。

    她正要細想,沮喪的一號突然發聲:

    “我們接下來的路,還有多遠才逃得出去?”

    宋青小按捺下心中的念頭,答道:

    “恐怕不遠了。”

    一號在得知還有另一隊目的不明的‘自己’之后,明顯慌了神,害怕任務到最后落得和六號、七號兩人一樣的下場,死在試煉空間里。

    現在他只想速度完成任務,逃出恐怖營,回到現實世界去。

    這條出路隱藏在黑暗中,仿佛永遠沒有盡頭一般,周圍聽不見響動,也看不清四周環境,令他頗為忐忑。

    此時宋青小的話出乎了他的意料,令他感到萬分驚喜,激動之下甚至急聲問道:

    “真的?”

    宋青小‘嗯’了一聲,祭壇之上的逃亡者曾說過,逃出恐怖營后,便是蛇窟,連接地下河,接著進入地精的巢穴。

    通過地精巢穴后,然后是血色隧道,及亡靈祭壇。

    如果宋青小的推測是真的,試煉的關卡以逃亡者口中提到的路為準,那么在亡靈祭壇一破之后,便只要通過地獄的看守,便能走到亡靈之地的出口。

    “我們目前已經從恐怖營出發,過了蛇窟、地下河、地精巢穴及血色隧道。”五號開口算著,亡靈祭壇是一開始大家就已經渡過的關卡:

    “也就是說,我們目前只要再打敗地獄的看守,便算任務完成?”

    宋青小點了點頭,

    “我隱約覺得,出口可能就在附近。”

    她的話令一號、五號心中一緊。

    大家過了吊橋一路行來,已經走了將近半個小時。

    眾人依稀記得,第一次過吊橋之時,分明沒有走這么長時間,便發現了亡靈祭壇的存在。

    可這一次重來之后,大家并沒有再踏入亡靈祭壇,反倒一直都在摸黑前行。

    有逃亡者在,他們便相當于領路人的角色,大家不會走錯路的,這種反常的情況極有可能證明亡靈法師死后,亡靈祭壇的關卡已經消失,大家此時已經前往出口的位置。

    “你們有沒有感覺,這里溫度在升高?”

    宋青小問完這話,一號才驚覺自己已經汗流頰背。

    他一摸額頭,臉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將他手掌浸濕。

    從地精的巢穴出來,他一直就精神緊繃,兩次死里逃生,令他汗水流了又流,竟然沒有注意這一點。

    現在宋青小一提醒了,一號細細感覺,才發現此地確實溫度要比之前一段路高些。

    試煉場景中,一丁點兒細微的變化都并非偶然。

    溫度的高低,極有可能是因場景而異,這才是宋青小說的出口可能就是在這附近的主因。

    想通這一點后,一號心中警惕。

    出口可能近在咫尺,但要想離開,還有面臨地獄的看守這一關卡才行。

    可是,地獄的看守到底是什么?事到如今,眾人心中都沒底。

    一號心里剛閃過這個念頭,便聽到宋青小出聲發問:

    “地獄的看守,到底是什么?”

    她的這個問題,顯然不是向一號、五號提出的,而應該問的是任務場景中的原住民。

    可是這些人會回答嗎?從恐怖營將他們救出來后,這群人便如失魂落魄的木偶人般,一路埋頭逃生,一言不發,根本無法溝通。

    果不其然,宋青小話音一落,黑暗中一陣沉默,

    一號無聲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他眼中閃著失望之色,正要開口:“他們……”

    才剛說了兩個字,他便聽到有一道顫巍巍的聲音響了起來:

    “亡靈一族……的……圖騰……”

    那聲音輕飄飄的,像是一支風中搖曳的燭火,隨時都要熄滅的樣子,細若蚊吶,好半晌一號才反應過來,這應該是逃亡者的聲音!

    一路逃來一聲不吭的逃亡者,此時在宋青小問話之下,竟然罕見出言發聲。

    他欣喜若狂,既想說話,但又怕將這些人驚住,打斷他說的話。

    這個時候,越是知道的多,大家越好多有準備,也好多一分活命機會。

    只是那聲音實在太細,若有似無,一號深怕自己錯過丁點兒關鍵詞,甚至屏住了呼吸,才聽這人接說道:

    “……是,是犬只……”

    他說完這話,便不再開口,四周又再沉默了下去。

    這個逃亡者話中的意思已經十分明顯,亡靈一族的圖騰以犬只為主。

    也就是說,這所謂的地獄看守,極有可能只是一只犬只。

    再加上他們曾與雙頭犬對敵,聯想到當時犬頭之中噴出的火焰,再一結合此地逐漸升高的溫度,仿佛又更印證了這一猜測。

    細細想來,恐怖營中確實獸人是御使雙頭犬查找闖入者。

    才進入試煉那會兒,追擊眾人的也是雙頭犬。

    這樣一想,地獄的看守若是一只犬,好像也并不稀奇。

    一號先前還提心吊膽,此時聽說地獄看守只是一條犬只,頓時大為安心。

    “原來看守只是一只雙頭犬啊。”

    他喜笑顏開,用力一拍大腿:“那可真是太好了!”

    血色隧道之外,宋青小當時對陣雙頭犬的情景給所有試煉者都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她身上出現的那頭巨大的銀狼幻影威風凜凜,生生將雙頭犬逼退,那股睥睨氣勢,至今回想起來仍令一號感到顫栗不已。

    如果地獄的看守只是一只雙頭犬,雖說皮粗肉厚,也頗難纏。

    宋青小就算實力消耗不少,不如血色隧道之外的全盛時期,但三人聯手,要想打趴一只狗,應該也不是什么難事。

    一號心里那塊大石頓時落回原地,宋青小倒沒有他這么樂觀。

    能被亡靈一族作為看守大門的犬只,未必會只有雙頭犬那樣的實力,但這會只是猜測,多說無益,只是讓人提心吊膽而已,因此她并沒出聲。

    眾人沉默了下去,出口近在咫尺,稍后可能還有一場惡戰,她體內靈力所剩不多,此時還需要打坐一會,恢復一些才行。

    她閉著眼睛,運起滅神術,四周的靈力緩緩進入她身體,順著筋脈而運行。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宋青小趁著打坐恢復靈力之時,一號、五號卻有些不安。

    那未出現的另一隊‘自己’始終是個隱患,便如定時的炸彈般,不知為何到了這會兒仍沒出現。

    但宋青小沒有出聲,兩人也沒有再問,雖極力強忍,但仍不時抓耳撓腮,發出‘悉索’的響聲。

    隨著時間的流逝,兩人越發感到不安,宋青小卻仍修練了約兩、三小時,才睜開了眼睛。

    此地靈力濃郁,但不知為何,卻隱隱有種抗拒著她的感覺。

    引入體內的靈力極為稀少,修煉了兩、三小時的時間,靈力卻僅恢復了三成不到,遠不如平時修煉效果佳。

    而且此地溫度在節節攀升,對她更有影響,再加上一號、五號回歸現實心切,恐怕忍耐不了多久便要出言催促,再修煉下去并沒有多大意義。

    不過打了一會兒坐,對她仍有好處,至少消耗的神識恢復了一些。

    且恢復的靈力雖說不多,但之前地精巢穴時,強行擋住滾落而下的巨球反噬帶來的傷也得到了一定的安撫。

    這樣一來,在即將面臨地獄的看守時,宋青小難免更感安心了一些。

    她手撐著地準備起身,幾乎是在她剛一動的瞬間,早就忐忑不安的一號、五號也跟著有了動作。

    “準備出發了?”五號問了一句,宋青小便道:“嗯。”

    一號松了口氣的聲音在黑暗中顯得尤為響亮,“恢復些了嗎?”

    他看得出來宋青小要在此地休息應該是跟她想要恢復體能有關,一號問這話倒不是存了打探她實力的意圖,純粹是為了接下來任務的考量而已。

    “差不多,但也沒必要再逗留下去。”

    宋青小淡淡開口,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眾人剛一動,便感覺四周溫度又再升高一截,沉寂了許久的逃亡者也邁著腳步往前走,‘嗒嗒’的腳步聲中,五號突然開口:

    “三號,你說,真有另一隊的‘我們’存在嗎?”

    大家在這里停留的時間不短,宋青小說過,時空折疊之后,兩隊人馬是會碰頭的,就如吊橋一端的兩隊六號一般。

    可令一號、五號感到不安的,是到了這會兒,另一隊的‘一、三、五’號隊伍,卻仍不見蹤影。

    這種情況不由讓兩人感到有些焦慮,就連頗為沉穩的五號也出聲發問。

    “應該有。”宋青小往四周轉了轉頭,哪怕周圍一片漆黑,眼睛不能視物,只能依靠聽力、神識感應周圍逃亡者的腳步,但她到了緊要關頭,仍不敢有絲毫松懈。

    她這話讓五號愣了愣,不等他與一號繼續開口,宋青小便道:

    “但是‘他們’出現的時間,可能以我們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