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91章 即發

前方高能
     此時的另一側銀狼舔了舔嘴角的血跡,再一次發動進攻。

    可能是先前撕下的那塊三頭犬的肉令它嘗到了甜頭,它縱身一躍,再次往三頭犬的方向跳了過去。

    兩只前爪指甲探了出來,一下躍到三頭犬的左側腹部,伸出的指甲如彎勾,勾入肉中,下半身則懸在半空。

    它體形縮小之后比之前更為靈活,但同時氣力縮減了許多,指甲也縮短了。

    先前它一抓之下,在三頭犬的身上留下數道抓痕。

    而這會兒用力一撲,僅只是抓破皮肉,對三頭犬來說不痛不癢的。

    但銀狼卻并不放松,它兩只前爪抓住三頭犬后,憑借強而有力的前肢穩住身形,同時兩只后腿亂蹬,試圖先爬上它身體再說。

    同一時刻,它再次張開嘴去撕咬三頭犬的皮肉。

    只是它的牙齒還未碰到三頭犬,三頭犬便大力甩動身體,身上皮肉顫抖,銀狼抓得并不牢固,被這一甩之下,頓時凌空飛了出去。

    它的身體在半空中翻了個漂亮的跟斗,又輕巧落地。

    而三頭犬將它抖落,三個頭顱則不約而同的轉動,尋找它的下落,想將這個曾傷到自己的狼族吞入口中。

    三只頭顱轉動間撞擊著山洞各處,發出‘哐哐’的撞擊聲響。

    早就被它吼聲震得開裂的石壁、頭頂的大塊巖石如下冰雹般紛紛砸落,一號正欲往逃難者奔去的腳步頓時被阻,左躲右閃中發出迭聲詛咒。

    三頭犬的數只頭顱都張開了嘴往銀狼咬去,但因它體積龐大,銀狼體形縮小,不能在力量上壓制,便仗著體型靈活閃躲。

    三頭犬打出了真火,動作更為猛烈,洞穴之內‘咔嚓、咔嚓’的牙齒開合聲聽得人毛骨悚然,犬只的怒嚎不絕于耳。

    目前看來,銀狼暫時雖未吃虧,但也沒有占到什么便宜。

    它這會兒是以能量體的形象出現,時間一長對它不利。

    反倒三頭犬暴怒之后,身上火焰燃燒得更兇,三只頭顱開始亂噴火!

    地面的枯骨被一點即燃,

    四處都燒起火光,三頭犬身旁如燃起了火海般,銀狼無論往哪個方向閃躲,都是踩在火中。

    它的特殊形態雖說能讓它不至于在這火中受到真正的傷害,但它仍是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宋青小與五號相互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往三頭犬的方向沖。

    洞溫度開始飆升,頭頂被燒得通紅的細小碎石不住掉落,兩人分頭沖到三頭犬身體左右兩側,五號嘴中發出厲喝,效仿血色隧道外一般,往三頭犬背部跳去,想攻其弱點,從它眼睛下手。

    但地獄看守一共三只頭顱,視線幾乎并無死角,五號剛一動,它便已經察覺,當即轉過一只頭顱,沖著五號所在方向張開了血盆大口。

    它可能認為地面全是火,銀狼的彪悍氣息隨著火焰的灼燒而在減弱,令它有些放松,當下中間頭顱也轉了過來沖著宋青小的方向,正張嘴欲噴火時,卻見宋青小雙手捏印,嘴中飛快的念道:

    “畫地為牢,困!”

    隨著九字秘令一出,靈力化為領域,將犬頭罩住。

    三頭犬驚駭的發現,她一念完,自己的頭顱似是不聽使喚了,那嘴無論它怎么用力,都無法張開。

    這一變故令犬只一驚,另一只本來欲往銀狼方向咬去的頭顱當下放棄原本打算,轉而想先將另一只頭顱救出再說。

    宋青小咬緊牙關,困住三頭犬的這一、兩秒功夫,對她來說簡直渡日如年,體內靈力如開閘的洪水大量被‘臨’字術抽走。

    但就算是眨眼功夫,對銀狼來說已經夠了。

    三只頭顱一旦移走,它壓力頓時驟減,當即抖抖身體,縱身一躍往上一沖。

    因它身體一再縮小,兩者之間體型有懸殊,這一縱之下它兩只前爪僅扣進三頭犬腹部,但它后腿一蹬,兩只后腿也將三頭犬抓緊,再借著一蹬之力,用力往上一躍,頓時兩個起落便跳上犬背,低頭一口往犬背上咬了下去。

    ‘嗷嗚’聲中,它這一口又撕下一塊肉。

    一擊得手,銀狼來不及咀嚼,便圄圇將肉吞入腹,又低頭再撕下一塊肉。

    三頭犬的血肉對銀狼來說,便如大好的能量補充,這兩塊肉一入腹,它的幻影比先前稍微穩固了些,再下口時,便將三頭犬后背處撕出極大一塊血肉。

    這一下令三頭犬吃痛,劇痛之下,它掙脫了枷鎖,原本被宋青小困住的頭顱強行打破‘臨’字術的困鎖,仰頭怒吼:

    ‘嗷嗷嗷……’

    山洞此時便如一個天然的擴音器,將這吼聲放大,似是要將人五臟六腑都震得移了位般。

    ‘咔咔’的響聲中,那些洞內的裂紋頓時又變得更大,不止是一號、五號被震得耳朵‘嗡嗡’,頭暈目眩,就連宋青小都感覺氣血翻涌,喉間一股腥氣直往上竄。

    正在這時,一號凄慘的嚎叫聲突然在犬只的怒喝聲里搏出一條血路:

    “啊!”

    他聲音尖銳高昂,如一支穿云箭,竟能穿破犬只聲音的封鎖,傳進宋青小與五號耳中。

    宋青小心中重重一跳,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下意識的轉頭去看。

    卻見無數火星從頭頂掉落,一號排除萬難好不容易趕到逃亡者處。

    他站得較遠,所以未曾受到這股狂暴力量及流星火雨的沖擊,卻在聲波攻擊之下口吐血沫,身形直往下栽倒。

    一號如喪考妣,身體飛奔過去將他接住,又哭又嚎:

    “別死啊,別死啊!”

    這情景令宋青小心中一沉,可惜三頭犬將身體轉成橫向面對山洞,它如山般的體型將出口的方向擋住,令大家看不清此時出口的情景。

    但如果這僅剩的一個逃亡者一旦死去,出口必定是會被關閉的!難怪一號此時哭得如此傷心了。

    宋青小當下心急如焚,而此時五號則是同樣心都差點兒跳到嗓子眼了。

    他縱身往三頭犬跳來之時,犬只轉頭張大了嘴,想將他吞入口中。

    半空中他正要強行扭身轉開之時,卻見犬只大張的嘴竟往回縮。

    它后背被銀狼咬傷,疼痛之下放棄即將到嘴的獵物,三只頭顱本能往后轉。

    五號與那尖銳齒牙擦身而過,雖未被真吞,卻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身體撞上三頭犬的脖子,發出‘嗤’的輕響。

    他滿身尖如鋼針的皮毛并不能刺破三頭犬的防御,那犬只皮厚如銅墻鐵骨,撞擊上去對它不痛不癢的。

    且它身上覆蓋的火焰反倒把他皮毛灼傷,那尖硬的毛發被火一燎,頓時燒得焦糊。

    五號撞上之后又摔落進火堆里頭,翻身站起才用力拍打身上燃燒著的火焰。

    這一死里逃生,雖說身上各處被燒傷了一些,可幸虧沒有大礙。

    直到此時脫了險,他才有功夫轉頭去看了一眼一號,這一看又令他著急了。

    逃亡者此時被一號護在懷中,氣若游絲,顯然先前犬只的吼叫令他元氣大傷。

    “你可不能死啊……”一號雙手堵在他耳朵里,急得抓耳撓腮,不住念叨著。

    宋青小強忍心中焦急,趁著三頭犬注意力被銀狼吸引住,再次往三頭犬的方向沖去。

    犬只哪怕不回頭,也似是知道她的動作,抬起前肢,欲將她踩入地底,將她踩得粉身碎骨。

    她避開這高揚起來的犬足,身體如飛燕用力一蹬石壁。

    石壁燙得驚人,表面被燒得焦脆的巖石被她一蹬‘嘩嘩’掉落。

    她借著這一蹬之勢,身體飛跳起來,直撲三頭犬胸前,抓了匕首,用力捅入其中!

    三頭犬身體表面的火焰舔上她手背,將她皮膚燒得‘滋滋’作響。

    但火焰灼燒處,她皮膚表面涌出一塊塊細小的鱗紋,抵御了一部份火焰的殺傷力。

    宋青小強忍痛楚,匕首的刃尖碰到那如燒紅的巖板般的皮膚,‘噗嗤’一聲刺入。

    這匕首鋒利無比,宋青小僅握住柄部,將匕首刃身盡數送入。

    一旦得手,她雙手包握,氣沉丹田用力往下墜落。

    她這一拉之下,匕首如切豆腐,‘哧啦’往下滑出數十厘米長的一條傷口!

    ‘嗷嗷汪……’

    如巖漿般的滾燙血液一下涌了出來,淋了宋青小一頭一身都是,令她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她抓著匕首直往下掉,耳中聽到犬只的嚎叫,隨即‘砰’的一聲摔落骨灰之中,濺起灰塵與火星。

    三頭犬前后受創,更為暴怒,抬起前肢便往地面跺落。

    她還來不及扒開白骨翻身起來,便感覺到頭頂陰影急速砸落,當即在骨堆中翻滾躲閃。

    另一邊五號也清楚到了關鍵時刻,UU看書 .uukanshu.com 必須要盡早將三頭犬耗倒,趁著最后一個逃亡者未死,大家趕緊溜出洞中。

    他這會兒站穩之后,看宋青小傷了三頭犬摔落進白骨堆內,被三頭犬提足踩踏。

    當即他用盡渾身力量,去撞擊三頭犬唯一支撐著身形的另一只前肢。

    他拼起命來力量也不弱,將三頭犬前肢撞得‘梆梆’作響。

    五號的舉動雖不能真正傷到三頭犬,但卻如一只煩人的蒼蠅,對它有一定的干擾作用。

    兩人合力,分散了三頭犬一定的注意力,此時它后背之上的銀狼在吞下那大塊血肉之后,原本虛幻的身形,竟開始緩緩凝固。

    而宋青小一直在火堆中打滾,生死關頭,自然沒有發現,她手腕上原本燙痛異常的銀狼圖騰,此時灼痛感在減弱。

    同樣的,她也并不知道,那異常清晰的銀狼圖騰,隨著銀狼幻影逐漸凝實,竟開始慢慢變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