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92章 救援

前方高能
     此時宋青小置身于火海之中,興許是靈力屬性相克的緣故,高溫對她的傷害成倍的增加。

    再加上頭頂不時會有往下亂踩的狗蹄,翻滾間更是加重她的傷勢。

    她身上的鱗紋剛閃現出來,隨即又被火苗吞噬,將她灼傷。

    萬分驚險的幾個躲閃消耗了她大量的體力,吸入的熱氣侵蝕她五臟六腑,心跳急如鼓點,五號撞擊三頭犬前肢的聲響及銀狼的嘶吼都似是從極遠的地方傳來的。

    糟糕!

    體力大量消耗及烈焰帶來的傷害,使她意識有渙散的架勢。

    這個時候,一旦失去意識,意味著就是失去生命。

    越是危險時刻,宋青小越是沉著鎮定。

    一只犬頭低了下來,裂開嘴露出滿口猙獰不齊的鋸齒。

    滾燙的腥風從它嘴中噴出,一股火焰自它喉內生起。

    宋青小在它一張嘴時,手腕一抖,一條挽在她腕間的藤蔓被她甩了出去,‘嗖嗖’勾掛上了三頭犬的牙齒。

    她手掌反手把藤蔓抓住,使出渾身力氣用力一拽,同時曲起雙腿一蹬!

    這一拉一拽間,身體如離弦的箭矢,一下沖出了燃燒的白骨堆。

    犬口中噴出的火焰擦身而過,燎掉了她一綽頭發,轉瞬之間將她手中結實無比的藤蔓燒為灰燼!

    宋青小去勢不減,撞飛滿地碎石,直到滑出數米遠,才緩了下來。

    她一獲得自由,便翻身站起,本能往三頭犬的方向看去,這一看之下頓時令她吃了一驚。

    原本只是幻影的銀狼,此時身體竟呈現半實體化的狀態,撕咬得三頭犬后背鮮血淋漓。

    在宋青小、五號牽扯住兩只犬頭注意力的時間內,它顯然借機在三頭犬身上討了不少便宜。

    它極其狡猾,深諳揚長避短的秘訣,并不與三頭犬正面交鋒。

    在三頭犬火焰未吐來之時,

    它左右閃躲,三頭犬一時沒有注意,便又讓它得手,被它撕下一大塊肉!

    它半實體化后,爪牙似是比幻影時期還要鋒利。

    地獄看守的皮肉極厚,宋青小之前仗匕首之鋒利才能傷它。

    可此時銀狼卻撕咬它卻似是并不費力,一旦撕下一塊肉,便并不戀戰,叼著戰勝品暫時撤離。

    三頭犬痛得‘嗷嗷’直叫,但龐大的體形雖說令它擁有壓倒性的優勢,同時卻又不如銀狼敏捷。

    再加上銀狼借它血肉滋養自己虛化的身體逐漸成型,便如一個打秋風的窮親戚,頻頻受傷令它更為暴躁,發出震耳欲聾的叫吼聲。

    宋青小看到這里,本能在識海內呼喚銀狼。

    進入試煉空間時,它被試煉空間封印在她體內成為圖騰,神魂寄居在她身體中,與她神識相連,能感應到它的氣息存在。

    可此時她神識呼喚,卻并未得到銀狼回應,且識海之中,銀狼的氣息已經散了大半,相反之下,眼前的銀狼氣息并不僅止幻影。

    她下意識的抬腕去看,她手腕處被火焰灼傷,但依稀看得清楚,上面銀狼的印記極淡,仿佛隨時要消失。

    相反之下,與三頭犬纏斗的銀狼氣勢十足,銀狼本身屬于惡魔島上基因變異的進化者,三頭犬的肉對它應該有大補作用。

    她心念一轉,便明白過來銀狼應該是在借地獄看守的能量而化出實體!

    一想到這里,宋青小不免既驚且喜。

    她一直在想怎么使銀狼恢復本體,畢竟銀狼被封印之后,雖說現實中能減少一定的麻煩,但此前她對銀狼并非完全信任。

    宋青小防備心極重,再加上自己身體內有混合的蛟龍進化血液封印,她也擔憂銀狼寄居在自己身體中,將來會成隱患。

    此時能利用三頭犬使銀狼現身,將封印解除,也算一舉兩得。

    銀狼吞完血肉,再次盯住了三頭犬。

    這會兒三頭犬一再受傷,已經暴怒異常,一陣咆哮之后,它突然停止了噴火的舉動。

    “不好。”宋青小眉頭一皺,眼中露出焦慮:“它可能要暴走了。”

    被三頭犬前肢力量撞開的五號撞上石壁之后滾落了下來,還未爬坐起身,便聽到了宋青小這話,心直往下沉。

    三人都齊齊想起了血色隧道之外的情景,當時雙頭犬傷在宋青小手上之后,疼痛引發狂暴,實力大增。

    若非后面銀狼出現,將其輾壓,可能當時宋青小還會吃些虧。

    地獄看守與雙頭犬本質上都屬于亡靈一族變異的犬只,受傷之后也有可能出現狂暴的現象。

    但三頭犬無論是實力、體形,都遠非雙頭犬能比。

    這會兒要是它一旦狂化,可能后果也比當時更險峻!

    宋青小話音一落,那三頭犬頓了頓。

    ‘轟轟’的火焰燃燒響聲中,它身上傳來清晰響亮的‘咔咔’骨節聲響,緊接著它身體表面火光閃爍,仿佛涌動的巖漿。

    接著三頭犬的犬頭之中不約而同的發出痛哼聲,脊背高高拱起,皮膚底下鉆出一個個約成年男人拳頭大小的包,且這鼓包越長越大,里面似是孕育著什么東西,即將破體而出!

    半化形的銀狼在見到三頭犬的異變之后,身體壓得更低,鼻中發出威脅的低嗚。

    它似是已經感覺到能量的暴動,不等三頭犬化形完畢,便化為一道銀色的閃電,往三頭犬的方向疾沖了過去!

    三頭犬身上‘咔嚓’聲不斷,脊背上的鼓包開裂,一根根尖銳的骨刺如雨后春筍般破體而出!

    同時它四肢之上指甲鉆出更長,如一柄柄彎刀,抓入地面之中。

    粗壯異常的四蹄關節處,長出一排森白的骨刃。

    狂暴之后,三頭犬氣息遠比之前更危險了,感覺到銀狼撲來之時,它三只頭顱之中發出震天怒喝,一只前爪抬了起來,用力往銀狼的方向掃落!

    疾風夾雜著它爪尖上抓起的火星、泥土飛了出來,狠狠掃中銀狼殘影,竟一把將銀狼拍落!

    ‘砰’!

    銀狼身體被砸落地面,一股塵煙濺了起來,地面被砸出巨大的坑洞,宋青小聽到響動的剎那,心中一緊,本能的摸了摸手腕處,也不管有用沒用,將一股靈力送入!

    身體半實體化后,雖說使用了自己真正的實體戰斗的銀狼遠比幻影更為兇猛,但劣勢也顯現了出來。

    實體化后,它一旦受傷是真正的受傷,不過也因為還沒有完全實體化的緣故,它受了這一擊后,并沒有斷絕生機。

    但不知為何,它已經吞噬了三頭犬一些血肉,身體大半已經脫離封印,但宋青小總感覺它還有一部份實力被封印著,未能全部使出。

    只是她試圖在自己識海內尋找銀狼氣息,卻無論如何都感應不到銀狼的存在。

    這剩余的半個封印到底要怎么解除,她心里完全沒譜!

    她將靈力一送入封印,塵煙之中傳來響動,一只銀色的狼影掙扎著緩緩站了起來,踉蹌了數步之后抖了抖身上的皮毛,終于站穩了。

    宋青小見到站立的狼影,心中一松。

    銀狼一旦站穩,又往三頭犬的方向沖了過去,已經完全狂暴的犬頭不服輸的轉過頭顱!

    一時之間犬吠、狼嚎交織,爪牙撕裂血肉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響。

    血與火光飛濺,銀色的狼毫隨塵灰飛了出來,很快又被火光燒成灰燼。

    銀狼撲往三頭犬前腹,咬住一大塊肉不放松,還未來得及撕下來,三頭犬強忍痛楚,三足撐地,側轉過身,一只前爪從它身上揮落。

    如彎勾般的尖爪‘哧啦’一聲,在銀狼腹部留下一條深可見骨的致命傷口!

    殷紅的血液‘淅淅瀝瀝’涌了出來,將銀色的狼毛沾濕。

    幸虧它此時并非真正的實體,這一下致命的傷并沒有令它氣絕。

    受了這樣的重傷,銀狼仍不松口,大力甩擺頭顱,硬生生將那塊咬到嘴中的肉撕下來后,才被三頭犬抖落!

    它飛落出去撞擊到巖壁,吞了三頭犬的肉后,悍不畏死又往上沖。

    這一犬一狼之間的戰斗兇悍、恐怖,整個山洞在力量的沖擊之下都似是即將坍塌一般。

    飛沙走石間,火星亂撞,山洞顫抖不停,在這股絕對輾壓級的力量拼搏之下,五號壓根兒插不上手!

    他還未靠近,便被暴亂的氣流沖出。

    一號緊緊將還未斷氣的逃亡者抱在懷中,深怕這挾著火星的飛沙走石再將他一打,這唯一的幸存者就咽氣了。

    不過他只能將逃亡者上半身要害護住了,自己卻被打得‘哇哇’亂叫。

    那些被燒得通紅的碎石如一個個暗器,打落進他后背之上,鉆進血肉之中,一會兒功夫便將他后背扎得如一個馬蜂窩!

    “我要死了!”一號痛不欲生,卻根本不敢閃躲也不敢撒手,鼻涕眼淚齊流,“我要死了!你這只死狗,哇,好痛!”

    “你不要死啊,堅持住,堅持住!”自己痛呼的空隙,他還不時低頭去翻逃亡者的眼皮,深怕人咽氣了,一面聲嘶力竭的吼:

    “三號,三號,你快點看看山洞關了沒有!”

    宋青小聽到他的嘶嚎,心中也焦急如焚,逃亡者下半身被打得血肉模糊,發出痛苦的吟哦,像是隨時要斷氣一般。

    情況危急,她也擔憂。

    她拿了匕首往三頭犬前肢上劃,但狂暴之后的地獄看守皮甲的厚度更勝之前,哪怕是匕首刃身全部刺入,造成的傷害也并不嚴重。

    再加上這犬只似是被銀狼咬出了真火,并不理睬宋青小的騷擾,反倒專心一意準備先將銀狼對付了再說。

    不多時功夫,銀狼身上便傷痕累累,血液將它一身銀毛染得通紅!

    但銀狼越是受傷,越是激起了它骨子里的兇猛,在與三頭犬數次往來之后,發現它頭顱靈活,它轉而攻其后腿處。

    它跳了起來試圖從三頭犬后尾處向上攀爬,但身上傷勢過重,跳了幾下,卻只掛在三頭犬后腿之上,試了幾次都未能成功。

    三頭犬抬起后腿甩擺,卻始終不能將它抖落,怒火中燒之下,它一直垂放在山洞口處的長尾終于動了!

    那條如鋼鞭般的長尾用力一甩,將地面燃燒的白骨橫掃開后,高高揚了起來,接著以雷霆萬鈞之勢往銀狼的方向掃落!

    宋青小透過火光看到這一幕,瞳孔一縮。

    數次近身搏殺之后,銀狼已落下風,若是再被長尾拍中,就算它并非完整的實體,恐怕也會再受重創的。

    得想個辦法,將銀狼挪開再說!

    千鈞一發之際,她體內星辰隨她意念而動,浮現在她身側!

    遠處五號看到這神奇的一幕,愣了一愣,緊接著便見其中兩顆星辰一閃便原地消失,下一刻銀狼身上星光閃爍。

    眨眼之間,那攀附在三頭犬后腿之上的銀狼、宋青小同時消失,再出現時,銀狼站立在宋青小的位置之上,而宋青小則出現在三頭犬后腿之上,正飛速往下滑落!

    這術法門路不止是看得五號目瞪口呆,連宋青小也是要吐血了,她壓根兒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便耳旁聽到疾風聲響,只見一條極為可怕的尾鞭正向她抽來!

    若是被這一鞭抽實,哪怕她體質再是經過強化,可在這股強悍力量之下也得粉身碎骨。

    宋青小人在半空,根本避無可避。

    危急關頭,她捏起手印,正欲施展‘者’字令,識海內神情嚴肅的元神也同時捏出手印,身上大片鱗甲浮出,準備硬扛這一波。

    只是能不能扛住,她心中半點兒把握也沒有。

    銀狼落地之后,甩了甩腦袋,突然仰頭高呼:

    ‘嗷嗷……嗷嗷嗚……嗚……’

    聲音高昂、肅穆,在洞傳揚開來。

    宋青小危在旦夕,此時聽到這銀狼發出的嗷嘯,心里不由生出一個十分可笑的念頭:狼王引頸高呼,應該是夜晚對月,呼叫同族。

    可此時這山洞之內既沒月亮,這試煉場景中也無狼族,UU看書 .uukanshu.com 銀狼這一呼喚,莫非是知道自己將死,在替自己哀嚎上路?

    這一刻她腦子里還在胡思亂想,下一刻令她震驚無比的事情發生了!

    銀狼嘯聲剛落,無盡的黑暗之中,傳來了另一道嗷嘯:‘嗷嗷……嗷嗷嗚……’

    黑暗之中,有一只狼,在響應著銀狼的召喚!

    仿佛是宋青小臨死之前的幻覺,這亡靈之地,哪來的狼族?

    她正感詫異之間,便聽到一號如遭人捏住脖子的火雞一般尖叫著:

    “別死……別死……”

    尾鞭即將要抽到她身上,那股勁風如刮骨的鋼刀,已經率先吹來,刺得她頭皮發麻。

    她張開了嘴,便聽到一道極為熟悉到近乎詭異的清冷女聲與她異口同聲道:

    “堅如磐石,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