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94章 合2

前方高能
     被架在中間的老人,正是亡靈祭壇之上央求他們返回救人的逃亡者,此時幾人睜著一雙忐忑不安的眼睛,驚恐交加的望著洞中的情景。

    這一波逃亡者的到來,使得關閉的洞口再一次打開,將大家絕望的境地扭轉。

    一號的臉色由白轉青,再由青轉黑。

    他擦了擦嘴,將手背在身后,拳頭握了又握,額頭青筋暴跳,隨即長長吐了口氣,往逃亡者的方向走去。

    另一個一號似是與他心意相通,無需再多說,也與他一般將剩余的四個逃亡者如護珍稀動物般護在其中。

    兩個隊伍一聚合,兩頭銀狼王齊齊盯住了三頭犬,發出低哮,開始齊齊向它逼攏。

    狼是群體作戰的生物,先前一頭銀狼的時候,已經逼得三頭犬狂暴,此時面對兩頭銀狼,三頭犬也難免感到焦躁不安了。

    它三只頭顱之中發出厲吼,試圖以聲音震懾銀狼。

    但這一招對狼王并沒有作用,反倒它吼聲一落,兩頭銀狼不約而同呲嘴露出尖銳的犬牙,化為迅疾的風往三頭犬的方向沖。

    三頭犬口中的怒吼很快化為哀嚎,血肉翻飛里,兩只頂級掠奪者大口撕咬著三頭犬身上的血肉。

    銀狼一動,兩個‘宋青小’也未袖手旁觀。

    雖說與另一個‘自己’并肩戰斗是一種十分奇怪的感覺,但宋青小卻似是能與‘她’心意相通。

    兩人同時捏起手印,在三頭犬欲轉頭沖著銀狼噴火之時,齊聲念道:

    “畫地為牢,固!”

    ‘臨’字術在兩人齊聲合力加持之下,威力倍增,形成領域牢牢套在三頭犬頭上,使之短時間內無法掙脫!

    同時兩個變身后的‘五號’也跟著動了!他繞到三頭犬身后,忍住火焰灼燒的痛感,將三頭犬的長尾捉在手中,兩人嘴里發出大喝,齊齊往后拖!

    他雖不能真將三頭犬拽住,卻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三頭犬長尾的抽打!

    一時之間山洞之內地動山搖,犬只的怒吼與銀狼的嚎叫交織,

    地面各處‘轟轟’燃燒著火焰,瘋狂的三頭犬四處撞擊,似是想擺脫鉗制。

    洞穴被撞出無數裂痕,大塊大塊的碎石紛紛滾落,發出轟鳴,震得地底晃動。

    兩個隊伍合力之下牽制住了三頭犬一尾、一頭,削減了它一定的戰斗力,而兩頭銀狼則左右分別進攻,仗著爪牙之利及敏銳的速度,默契的配合,一狼得手后退,另一狼則進攻。

    這樣的攻勢之下,地獄看守左支右絀,顧此失彼,很快便傷痕累累,連身上的火焰都暗淡了許多。

    反之兩頭銀狼都逐漸呈實體化,爪牙遠比之前更為鋒利了。

    兩頭狼王再一次在三頭犬身上各自叼走一塊勝利品撤退之后,已經狂暴的三頭犬劇痛之下再一次怒了!

    它擺動碩大的頭顱,硬生生將雙重‘臨’字術的領域掙脫,轉頭沖著拽它尾巴的兩個‘五號’吐火!

    那火焰威力雖遠不如最開始的時候生猛,但三頭齊聚,仍來勢洶洶,令兩個‘五號’齊齊變了臉色,不由自主的松手。

    三頭犬尾巴得空,那長尾甩了起來,如長鞭般向后背之上橫掃而去,將正欲后退的兩頭銀狼掃落,‘鐺’的一聲撞到洞頂之上,最后轟然落地!

    ‘汪……汪汪……嗚……’

    三頭犬一擊得手,發出一聲怒吼!

    兩頭狼王相繼落地,濺起大片灰塵,接著在地獄看守的吼叫聲中,又搖搖晃晃爬了起來。

    這一次兩頭狼王起身后并沒有再急著進攻,而是相互一望之后,出乎意料之外的,竟縱身互撲!

    銀狼的反應看得五號發懵,兩頭狼速度奇快,且力量又猛,這一互撲,很大可能相互撞上,各自都是要吃虧了。

    三頭犬眼見已經是強弩之末,此時銀狼不趁機動手,轉而開始內訌了?

    這狼是宋青小放出的寵物,他驚異之下轉頭看她:

    “三……”

    卻見兩個‘宋青小’都皺著眉頭,一時之間竟分不清該喚哪個出言制止銀狼瘋狂的舉動。

    宋青小見到銀狼舉動剎那,心中一動,本能的抬起胳膊,低頭去看手腕處。

    另一側的‘宋青小’也是相同舉動,手腕處銀狼的印記此時發生微妙的波動。

    而此時半空之中,兩頭銀狼飛身撞擊,但在狼頭相碰的剎那,五號心中原本所想的兩頭狼王撞得頭破血流的事情并沒有發生,反倒兩只狼影在撞擊之時,開始重合!

    那銀色的幻影化為實物,火光之下,一頭實體的巨大銀狼逐漸成型,較之前幻影時更大,宋青小手腕之上原本殘留的印記,開始漸漸剝落。

    封印解除!

    兩頭半實體化的銀狼幻影合二為一,緩緩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嗷嗷嗚……’

    落地之后,它仰頭再次發出一聲長嘯。

    這嗷嘯聲傳揚開來,將看到這一幕后目瞪口呆的人驚醒了。

    那嘯聲帶著蕭殺,重重威壓迎頭蓋來,令一號、五號不由自主縮了縮脖子。

    原本就危險無比的銀狼,在合體之后,好似比之前更危險了許多!

    它長嘯之后,再次往三頭犬攻去,這一次它的兇悍更盛之前,縱身一躍咬住地獄看守一只頭顱的喉嚨!

    地獄看守喉間發出慘嚎,抬起前肢想將它抓掉!

    但銀狼卻拖著它往后拽,三頭犬的身體如山,體重更是難以撼動。

    可脫離封印之后的銀狼悍勇無比,一拽之下,竟將三頭犬拖得一個踉蹌,接連退了兩步!

    它的后肢支撐不住龐大的身體,‘轟’的一聲坐倒在地,壓得地面不住顫抖。

    ‘汪……嗚……’

    它兩只犬頭之中發生出痛呼聲,前肢往前劃拉,將銀狼身上抓出數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銀狼還未松口,仍咬著它一只頭顱的脖子,拖拽著它往后。

    這個時候,宋青小如受到銀狼啟發,她抬起頭,與另一端的‘宋青小’相互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也如之前的銀狼般,兩人都往對方走去。

    她每往前走一步,心臟跳動的速度便更快。

    逃離恐怖營的試煉之難,遠超她一開始的預想,但試煉越難,獎勵也應該是越豐厚。

    此時銀狼合二為一之后實力大增的情景,也極有可能是試煉中無形的獎勵之一。

    她與另一個‘自己’越靠越近,直到面面相貼,再進一步便要撞上之時,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氣,對面的‘宋青小’也如她一般往前邁了一步!

    她想像之中‘砰’的撞擊聲并沒有響起,她如一汪泉流,無聲的與另一汪泉相融合。

    靈力、神識、境界都在此時共享并融合,磅礴如海的力量在她身體內游走,彌補了她一路奔波之后消耗的靈力、神識。

    亡靈祭壇之上,匆促升入凝神境后并不穩固的境界,在此時兩個‘宋青小’合二為一之下開始穩固。

    識海內的元神面目比之前更為清晰,散發出極為恐怖的氣息,當元神將眼睛睜開之時,宋青小的眼睛也跟著一下睜開!

    緊盯著她的五號恰好與她目光撞上,她眼瞳直豎,呈淡金色,興許是才睜開眼,還未來得及掩飾的緣故,她雙眼之中蘊含著無情、冷漠,似是掌生殺大權、使人不敢冒犯的威嚴、不可一世的睥睨,令人瑟縮!

    五號被她一盯,渾身汗毛直豎,仿佛被極度危險的兇獸盯上,無處遁形之感,本能的低垂下頭!

    就是在面對氣勢昂然的三頭犬時,他也沒有如此畏懼過,此時與宋青小相望,卻駭得頭皮發麻,雞皮疙瘩一陣一陣直往外躥。

    但這種感覺只是轉瞬即逝,隨著宋青小適應了合二為一的‘身體’及全新的力量之后,那目光里的金色漸漸褪去,那豎瞳也化為正常,五號身上那種禁若寒蟬之感也如潮水般褪去。

    他抬起頭,宋青小已經恢復如常,但她之前實力便深不可測,此時更令五號難以捉摸。

    五號想起她之前的舉動及銀狼化形時的一幕,也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兩個‘五號’對視一眼,也開始往對方走去。

    而另一端,銀狼已經咬住三頭犬一只咽喉,用力往后拖。

    三頭犬下半身坐地,上半身兩只前肢高高抬起,試圖將咬住自己喉嚨的銀狼抓落。

    它此時相當于半身懸空,上腹失守。

    趁此時機,宋青小本能的摸出匕首!

    那匕首觸之微涼,并沒有因為洞內高溫而被灼熱。

    入手頗沉,被她抓握在掌中之時,心里生出一種奇妙之極的悸動。

    這應該是兩個‘宋青小’合體之后帶來的額外福利了,只是此時并不是細究的時候。

    她抓住匕首,趁著三頭犬注意力全被銀狼吸引走之時,撲往三頭犬前腹心臟,手里的匕首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便輕松送入!

    ‘吼……’

    三頭犬三只頭顱之中發出臨死之前的兇悍怒吼,極力掙扎之下,竟硬生生將被銀狼拖拽著往后的身體止住。

    不過它也僅止而已了!

    宋青小匕首一插入它腹中,便用力往下一拖!

    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切開皮肉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嘩啦’一下,大股滾燙異常的鮮血涌出,三頭犬痛嚎之下,抓撓了過來。

    她雖聽到響動,及時躲閃,但速度仍是慢了一步。

    那三頭犬爪子上帶著火焰的骨刺抓到了她后背處,雖說有鱗紋浮出,擋了一擋,使得那尖利的骨刺未將她整個身體刺穿劃為兩半,但仍抓進后背,留下一道幾乎貫穿后背深可見骨的傷口!

    ‘砰’的聲響中,宋青小摔落在地,她強忍劇痛爬起身來,疾速后退,避免三頭犬臨死反撲,再給她補上一下。

    三頭犬受了這一重創,血液直往外飆濺,很快便元氣大傷,連坐都坐不穩了。

    原本咬住它咽喉的銀狼在此時則是突然松口,它三只犬頭無力垂搭下來,抬起的前肢‘轟然’落地,在看到銀狼繞到它腹前之時,它嘴中發出威脅的吼聲。

    只是此時它的咆哮虛弱異常,半點兒震懾力也沒有。

    銀狼跳到它身體一側,往后一退繼而前沖,用力撞擊上它身體。

    那之前還威風凜凜的三頭犬在被它一撞之后,龐大的身體如骨牌一推便倒,‘咚’的重響聲中往后跌落,露出受傷的胸腹。

    銀狼將它撂倒,緩緩往它走近。

    三頭犬似是感應到危機,三只犬頭之中發出更為急促的吠叫,并向銀狼噴吐出火焰,呲著牙裂嘴警告,兩只前肢還盡量撐著想起身。

    但銀狼這會兒卻并不懼它,迎著那三股火焰往三頭犬腹下沖,爪牙將被宋青小割開的傷口撕得更大,狼頭探了過去,‘嘩’的一聲扯出一堆內臟。

    ‘汪……汪……’

    三頭犬口內發出凄厲之極的吼叫,口中火焰吐得更猛。

    但隨著那內臟被掏出,它的叫聲便越微弱,眼里的殷紅的光彩暗淡了下去,那數次想要撐起的前肢頹然一松,在地上抓出數道深深的印痕,最終幾個頭顱相繼吐出最后一口氣,‘轟’的聲響中接連砸落在地!

    三頭犬一死,整個洞那兇獸的吼叫聲頓時消失,只剩銀狼正大口撕咬著三頭犬內臟的吞咽聲。

    合體之后的五號睜開眼睛,目中精光閃爍,兩個手挽著手將逃亡者護在其中的一號接連歡呼:

    “哈哈哈!贏了,贏了!我們打狗小隊,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他激動得渾身發抖,一臉又痛又爽的神色:“你這死狗,也有今天!哈哈哈!”

    一號笑了半天,因為之前太過緊張,兩個‘一號’手抓得死緊,此時任務完成,竟一時之間渾身僵硬,難以松脫。

    費了好大力氣,才哆嗦著放開了手,被護在其中的幾個逃亡者在看到三頭犬已死時,都不由淚流滿面。

    “終于過關了!”

    三頭犬一倒下,洞口處的陽光再無阻擋的射入,清風吹拂進來,將令人作嘔的濃濃血腥氣吹散了許多。

    五號咧開嘴,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喜形于色的說:“活下來了。”

    這一次試煉,從頭到尾都艱險異常,若是稍有不慎,恐怕早就已經萬劫不復,此時能活著,是非常不容易的。

    宋青小看了他一眼,UU看書 ..com 他身上的傷處及之前被三頭犬灼傷的皮毛在兩個‘五號’合并之后已經消失了。

    顯然這一次試煉就是除開積分之外,五號應該得到了不少好處。

    他看到宋青小的目光,‘嘿嘿’一笑,抓了抓頭顱,那耳朵在他指間被抓得東倒西歪,沖淡了他獸化之后兇悍的外表帶給人的震懾。

    兩人都對彼此改變心照不宣,并沒有再說多余的話。

    “是啊,又活下來了。”宋青小嘆了口氣,語氣中卻并不見慶幸。

    “咦?”

    一號嘴里發出驚呼,直到此時,才后知后覺的道:“你們,怎么都只剩一個人了?”

    五號閉嘴不答,往洞口的方向躍去,在經過三頭犬的尸體時,本能的避開了正大口吞咽的銀狼,從犬只尾部繞過去。

    一號目光一閃,這一瞬間似是想通了什么,往另一個‘自己’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