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397章 異變

前方高能
     試煉空間的兌換界面打了開來,隨著積分的增長,兌換的項目比之前增長了許多。

    一些低級的武器直接被歸類為基礎兌換,增加了全新的各式武器,售價不菲。

    可能是因為她自己使用匕首的緣故,她首先注意到了試煉空間的一把似是閃著紅光的匕首,神識剛一碰到匕首,便閃出匕首信息:火鱗,低階中品武器,售價3000積分。

    宋青小注意到,如今試煉空間兌換的武器竟然已經出現了品級。

    神識與匕首的紅光相碰,一股熱浪便迎面襲來,想必應該是匕首自身所帶的屬性。

    看樣子試煉者實力提升之后,兌換的物品殺傷力也隨之大增,也意味著未來的試煉甚至遇到的人,可能更難應對。

    宋青小皺緊了雙眉,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想去摸自己的匕首。

    這個動作牽動了她后背處被三頭犬抓裂的傷口,那原本已經止血的傷處又有血液往外滲。

    她似是感覺不到疼痛一般,將匕首拿了出來,握在掌心。

    與試煉空間的火鱗相較,神秘的匕首通體漆黑,并沒有光澤。

    當日正是因為這把匕首險些要了她的命,同時也因為這把匕首,令她開啟了試煉空間,開啟了后來一系列的奇遇,并在之后的試煉中,這把匕首數次救自己于危難之間,陪伴自己到如今。

    這把匕首異常的沉,材質似是異常奇特,宋青小持有它多時,自然清楚它外表雖不起眼,但卻極其鋒利,似是無堅不摧。

    它與普通的匕首肯定是不同的,只是不知道屬于什么品階的武器,與火鱗這種已經帶了屬性的匕首相較,哪種更為鋒利。

    可惜她積分不多,不敢隨意浪費,否則兌換一把匕首,試上一試便清楚了。

    宋青小心中有些遺憾,搖了搖頭,但隨即又生出一個念頭。

    她忍住傷勢帶來的疼痛,調動三分靈力,曲指往匕首上一彈,‘鏘’的一聲脆響傳回。

    她已經升入凝神境,恐怖營試煉的最后關頭,兩個‘宋青小’合體之后,已經使得她境界穩固,

    這含有靈力一擊之力威力非同小可。

    那帶著靈力的手指彈打到匕首之上,那匕首發出聲響,靈力如石沉大海,匕首依舊完好無損!

    同時隨著她調動靈力,筋脈之內卻似是如遭火燎,一股劇痛襲來,令她眼前一黑,‘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血。

    宋青小這一驚之下非同小可,她顧不得再思索匕首等級,而是立即調整靈力,檢查自己的身體。

    從基因異變之后,她靈力便含冰系屬性,流淌過筋脈之時,帶來一陣冰涼感覺。

    可此時她筋脈之中,卻似是附著了一層烈焰。

    靈力不動時,倒感覺不出來大礙。但靈力動起來時,那火焰便如附骨之蛆,跟著靈力而動,破壞筋脈內的冰系異能,使得靈力受制之下,讓宋青小先前一時不察,吃了個暗虧。

    幸虧此時并非在試煉空間中,就算是受了些傷,調息幾天便成。

    但麻煩的是那筋脈中的火焰,她試著以靈力想將其驅除出去,卻并不能行。

    冰與火相克的屬性,使得她在運轉靈力的時候,體內靈力遭到了那火毒一定的克制。

    每當驅除一些,但一運起靈力,火焰轉動之時,便又得到助勢,又復燃起,驅逐起來異常吃力。

    這下麻煩了!

    宋青小擦了下嘴,臉色有些難看,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后背。

    她在試煉之中,劃開了三頭犬心臟處時,遭到地獄看守臨死反擊。

    它的爪甲在她后背處留下了一條幾乎貫穿了她背部的傷,焰毒應該是從那時侵入筋脈的!

    若非她靈力是冰系,這火焰恐怕倒好驅除一些,但此時因為屬性相克,反倒有些棘手了。

    她試著以一部份靈力將這些焰毒逼至角落,遏制它們繼續復燃,同時再運靈力,便沒有大礙了。

    只是這樣一來,她一部份靈力受到牽制無法使用,實力自然又打了一番折扣。

    不過宋青小暫時也沒有找到其他更好的辦法,只有等以后傷勢恢復,實力再次提升時,看能不能想個方法將這些焰毒徹底驅逐出身體。

    解決了身體的隱患,她睜開眼睛,目光落到匕首之上。

    那匕首上染了她吐出的血,宋青小以指腹擦拭,但這一擦之下,倒發現了玄機。

    “咦?”

    她發出一聲驚呼,匕首把柄的尾部沾了一絲血跡,此時被她已經擦去,那里漆黑光滑,被她再三擦拭,干凈無比。

    可是這把匕首從她第一次進入神的試煉一直陪她到如今,她對這把匕首的每一處都異常熟悉。

    那匕首的尾部原本應該有個紅葉的印記,屬于匕首特殊的標識,可此時那標識卻似是像被人抹了去,不見蹤影!

    “怎么可能?”

    宋青小抿緊嘴唇,當下伸了手指去摸,那尾端觸之冰冷,但確實沒有標記。

    她神色一冷,深呼了一口氣再次運起靈力,用力曲指彈了上去!

    靈力全部施展開來時,寒冰之氣散了開來,使得周圍的地板、器物發出‘咔咔咔’被凍結的聲音,冰霜以極快的速度往外開始蔓延。

    ‘叮’!

    脆響聲中,她指尖彈到匕首之上,使得匕首刃身發出一聲清吟。

    這樣霸道的力量擊打在匕首之上,可那匕首卻似是并不受影響的樣子。

    這匕首到底什么來歷?

    到了現在,宋青小越發敢肯定這匕首并非一般之物。

    如今她體內雖有傷勢牽制,但全力一擊之下,并沒有對匕首造成傷害,那么當初鍛造這匕首的人,又該是有什么樣的大神通,達到什么樣的境界才能在匕首之上刻下那紅葉印記?

    可是持有這樣武器,實力非凡一般的人,當時為什么會來暗殺自己?

    這紅葉的標記意味著什么?隱世家族?天外天的族群?

    當日帝國醫院中,照顧安隊長的護士也是被人刺喉而死,中間又有沒有什么牽扯?

    重重疑問涌上宋青小心頭,她以為自己暫時避出京都,但此時看來,過段時間她還得找個機會跟安隊長聯系,回去看看那個小護士的尸體。

    至于匕首上印記的消失,她敢肯定自己是不會記錯的。

    這把匕首事關當時殺死自己的殺手線索,她時常撫摸,將那紅葉標記每一處都記在腦海之中,此時一旦想起,識海內便浮出一個‘紅葉’印記。

    她下意識的摸了摸那把柄的尾端,UU看書 www. 這匕首從得到之后,因其特殊性,她便時時帶在身邊,從不離身,絕不可能落入旁人之手。

    沒有其他人碰過,她自己又暫時沒有能撼動這匕首的能力,那么匕首的改變,應該是有其他原因。

    她想起了一件事。

    逃離恐怖營時,空間折疊之后,出現了兩個‘宋青小’的隊伍。

    銀狼也因此合體進階,脫離了試煉空間的封印,現出身形。

    她也因為與另一個‘自己’合二為一,得到莫大的好處。

    也是那個時候,匕首似是也有過異變,只是當時她處于殺死三頭犬的重要關頭,來不及端詳而已。

    此時想來,可能就正是因為在兩個‘宋青小’合體的剎那,使得兩把匕首相結合,發生異變,使得上面的紅葉標記被抹去。

    這樣一來,便說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