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02章 新來

前方高能
     “行云,任隊長和預備隊的人過來了。”杜行云身側,一個少女也抬頭看到了正往這邊走的兩人,附在她耳側輕聲的說:

    “這是難得的機會,”她聲音都有些發抖,透過眾人的議論聲,清晰的傳進宋青小耳中:

    “今天十號,任隊長過來應該是宣布考核內容,考核過后,有三個加入預備隊的名額。”

    后備隊的比試能有預備隊員恰巧過來看到,是個對杜行云來說十分有利的巧合。

    今日她輾壓了新人,表現出眾,說不定能被破格錄入預備隊中。

    杜行云想到這里,激動得臉頰通紅,越發決心要給宋青小一個教訓了。

    因為事關前程,她十分慎重,到了之后甚至還活動了一下筋骨。

    相反之下宋青小似是并不做準備工作,顯得十分輕松。

    圍觀的人群自動退開一些,空出場地供兩人比試,大聲的叫好、嬉笑聲里,檀文顯得有些焦灼,一直不停的咬手指頭。

    后備隊中的規定,只要沒鬧出重傷、人命,上面的人對下頭的打鬧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如果是平時,杜行云教訓宋青小一頓,應該不會下多重的手,但此次任隊長及預備隊的人一來,杜行云明顯是要抓住這次機會,踩著宋青小上位,下手不會留余地。

    校練場中的哄笑引起了遠處的任隊長兩人的關注,二人轉頭相互對視了一眼,任隊長笑道:

    “看來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正好你也看看,這一次考核,有幾個苗子我是十分看好的,若有你看得中的,正好幫我指點指點。”

    那男人約二十五六,身材壯碩,比任隊長高了一個頭,聽了他這話,點了點頭,兩人不約而同加快了腳步。

    任隊長到來之后,并沒有驚動其他圍觀的隊員,而是站在圈子外往中間看了一眼,頓時認出杜行云來了,手往她的方向一指,小聲的說:

    “那個小姑娘,我是很看好的,是半年前隴陽舉薦而來的,剛好二十三,很有天份。進隊半年,進步非常大,野心勃勃,也是這一次我想要你看看的苗子之一了。”

    他話里對杜行云贊不絕口,令那男人也跟著打量了一番杜行云,

    慎重的點了點頭。

    任隊長夸完杜行云,目光又落到宋青小身上,‘咦’了一聲:

    “那個女孩,應該是新來的了。”

    他單手環胸,另一只手撓了撓下巴:

    “昨晚倒是有個新來的,她父親曾經是所屬時家‘鷹’隊成員之一,十一年前在出任務的過程中死去。”

    后備隊的每個成員資料任隊長都了然于胸,一看宋青小面生,頓時便猜出了她的‘身份’:

    “帶了只狗來的。”

    一聽到宋青小是借父輩蔭庇進來的人,那大漢頓時對這一場比試失去了興趣。

    若非在比試之后任隊長還要宣布這一季考核內容,他也想要稍后留下來試試杜行云的潛力,恐怕此時他已經不屑于在這一場比試中浪費時間的。

    賽場之內,杜行云活動了手腳之后,瞇著眼睛沖著宋青小冷笑:

    “到了這個時候,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她極有自信,陽光照在她臉上,那雙眼里都帶著飛揚的神彩以及驕傲之色。

    宋青小微微一笑,她倒是跟杜行云相反,得要盡量控制一下自己,手下留情。

    杜行云話音一落,不等宋青小發話,便率先發動攻擊!

    她有心想要在預備隊的人面前留下一個好印象,一出手便務求一擊即中。

    眾人喝彩聲中,她手握成拳,往宋青小臉頰處打來。

    她手臂帶著漂亮的肌肉線條,拳帶風聲,已經略有火候,眨眼功夫便攻至宋青小面門。

    但在宋青小眼中,普通人與試煉者經過強化的強橫卻有天差地別的差距。

    杜行云這一拳動作緩慢,全身都是漏洞,哪怕是她不用靈力、神識將少女鎖定,她腦海里都閃過數種將其秒殺的法子。

    只是這是比賽,點到即止,并非試煉一擊斃命。

    她站著未動,但在眾人眼中,卻似她被杜行云迅速的動作驚呆,來不及反應一般。

    躲在江夏川身后的余音怯生生的探出頭來,在看到她即將要被拳頭打住臉時,本能的雙手捂眼,發出受到驚嚇的驚呼之聲!

    任隊長搖了搖頭,轉頭跟大漢低聲道:

    “看來這一場比試,沒什么可看性……”

    他話音未落,站在原地似是嚇呆的宋青小一下‘動’了。

    她下半身仍站在原地,只是微微側了一下脖子,仿佛如一棵樹苗,風一吹來晃動了下樹冠,帶起一陣殘影,風恰好便從樹葉縫隙間穿過一般。

    杜行云原本沖著她臉頰而去的拳頭恰好擦著她肩頭而過,掀起她幾縷垂落在臉頰兩側的發絲。

    “咦?”

    那原本興味索然的預備隊的大漢看到這里,突然神色一變,發出低低一聲驚呼。

    “咦?”

    任隊長眼角余光也注意到了這一幕,感到頗為意外,“這新來的運氣倒挺好的……”

    “不是運氣!”大漢神色一凝,打斷了任隊長的話:“你看她并沒有驚慌之色,十分鎮定,躲閃的位置恰到好處,仿佛早料到那小姑娘出手痕跡。”

    任隊長聽他這樣一說,愣了一愣,下一刻杜行云一擊落空,眾人都不約而同發出驚訝的呼聲,將這兩人閑聊的低語壓了下去。

    杜行云一擊不中,自己也有些不敢置信,但隨即便歸咎于宋青小運氣好,躲過了而已。

    她拳頭穿過宋青小脖子,當下手臂一勾,將其困住,想要使勁兒將她拽向自己。

    同時曲起一只膝蓋,用力往她肚腹處撞去。

    但不知為何,她手臂一再使力,宋青小卻如松柏,根本不容她撼動。

    杜行云抬起的膝蓋還未撞到她肚子,便見她抬起一只胳膊,往她大腿之上拍了下去。

    宋青小收斂了自己靈力,僅使出三分力氣,這一掌拍下去,只聽‘啪’的一聲輕響,那杜行云嘴角還帶著冷笑,認為她不自量力。

    可隨著那一掌落下,便如有千鈞重力擊打在她大腿之上,令她大腿先是一麻,緊接著一股酸軟之感從被擊中處散及全身,將她蓄積起來的力量拍了個一干二凈,使她不由自主發出驚呼之聲:

    “啊……”

    力量一被拍散,杜行云在宋青小一拍余力之下往后倒去。

    花容失色之間,為免摔倒丟人,她當機立斷往后‘噔噔噔’退了數步,那被拍中的地方還酸麻無力,顫抖不停。

    她這一退開,便感覺周圍傳來異樣的眼神,少女自尊心極強,尤其當著后備隊成員、任隊長及預備隊大漢的面,被宋青小一招逼退,對她來說尤為難忍!

    宋青小只是依靠關系進來的,又與檀文等人廝混,此時自己一招不能將她撂倒,反被她一掌拍開,這口氣怎么可能咽得下去?

    她勉強站穩之后,因未吃大虧,眼中露出狠色,嘴里發出嬌喝之聲,當即往前彈跳幾步,腿往宋青小胸口掃去!

    “這……”任隊長看得分明,杜行云一招未能將宋青小拿下,小姑娘面子薄,脾氣急躁,這一下已經動了真怒,下手沒個分寸。

    若是被她踹實,宋青小恐怕肋骨都要折斷幾根,非重傷臥床不可。

    只是一場隊內的比試,這樣下手又太狠了些。

    他沉了臉正準備上前制止,但剛一動,那旁邊的大漢卻一下將他拉住:

    “等等!”

    大漢語氣有些熱切,雙眼之中迸出躍躍欲試,似是被這一下引出了興致:

    “看一看再說!”

    他話音一落,便見宋青小抬起胳膊,手掌作勢外推擋在胸前,杜行云橫掃而來的那條長腿恰好被她捉在掌心里,如自投羅網似的。

    ‘啪’的聲響中,她將杜行云腳踝抓住,那手掌如鐵鉗,將其牢牢制住。

    同時杜行云另一條腿也朝她當胸踹來,試圖掙脫,宋青小另一只手‘啪’的一聲也將她小腿抓住,雙掌交錯,便將杜行云兩條腿如絞麻花一般,提了起來,往地上摜去!

    大驚失色間,杜行云身不由己,‘砰’的一聲被砸落到地,渾身骨頭都如散了架般,腦海一片空白,仿佛靈魂都脫體而出,根本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

    地面飛揚起塵霧,周圍人目瞪口呆,誰都沒有料到,才一個照面的功夫,杜行云不止沒將新人秒殺,反倒被新人打倒在地了。

    余音小心翼翼的將捂著眼睛的手張開一條縫,便見宋青小站在原地,杜行云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那倒下的氣勁吹拂著宋青小頭發。

    這一幕與她想像中的大不相同,宋青小并沒有被杜行云暴打,反倒將杜行云放倒了。

    “啊?”

    她發出一聲驚呼,將驚呆住的圍觀眾人驚醒,又忙不迭的將捂眼的手改而捂住嘴巴,怕自己引起大家關注。

    “怎么回事?”

    這一下不止是任隊長差點兒驚掉了眼珠子,后備隊其他人也都吃了一驚。

    宋青小對于自己出手的力氣有數,她在動手之前已經留了七分力氣,否則若是使出全力,光這一下便能送杜行云歸西了!

    但就算如此,對杜行云來說也算吃夠了苦頭。

    身體的各處骨骼仿佛被人拆開重組,渾身上下都在顫抖,半晌還蓄積不起力量爬起來。

    周圍人的驚呼,及身邊跟班的呼喊她名字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宋青小這會兒才往前邁了一步,彎腰向她伸出手,含著笑意問:

    “沒事吧?”

    杜行云驚魂未定,此時只見頭頂刺眼的烈陽被一片陰影擋住,宋青小俯身上前,那雙含笑的眼睛映入她眼簾中,一只手伸到她面前,似是想要扶她起身。

    她后知后覺反應過來,自己在眾人面前被她摔倒在地!

    后備隊的人看到了,自己身邊的跟班、追隨者看到了、檀文等人看到了,甚至連任隊長、預備隊過來的人也都看到了。

    少女眼中迅速浮出水光,恨意涌上心頭,當即忍著疼痛半坐起身,抬起麻軟無力的胳膊往她手掌拍過去:

    “誰要你假好……”

    她話音未落,前一刻還在微笑著問她‘有沒有事’的人,后一刻眼睛一瞇,那伸出來的手化為殘影,往她脖子處掐了過來,速度快如閃電,一下將她脖子掐住,用力往下一按!

    杜行云那點兒力量在她面前如螳臂當車,壓根兒沒有反抗的余地,便后腦勺‘砰’的一聲撞地。

    宋青小手指一收,將她頸骨掐得‘咔咔’作響:

    “看來這狗肉火鍋,你是吃不成了。”

    她輕聲呢喃,但那語氣卻不知為何,令杜行云激靈靈打了個哆嗦。

    一股寒顫自她脊椎升起,躥及四肢百骸,她脖子被掐住,連氣都喘不出,一張小臉憋得脹紅,拼命伸手去拍打宋青小雙掌,卻根本無力撼動她的挾制!

    淚眼迷蒙之中,宋青小瞳孔緊縮,如兩柄劍刃,散發著絲絲沁人的寒意,明明烈日當空,可是杜行云卻直哆嗦。

    宋青小將話說完,感覺到杜行云在顫抖,少女應該是被她那一瞬間散發出來的殺意驚到,此時眼中盡剩驚恐。

    她掌心下的頸骨十分脆弱,她只消輕輕一用力,便能將其折斷,這個如花般的少女,生殺大權此時掌握在她的手中!

    身后有人擠開人群上前,她忍下心底的殺意,微微一笑,將掐著杜行云脖子的手緩緩松開,站了起身來。

    那股壓在杜行云心頭的威壓感隨著她起身而離去,UU看書 .uukanshu 她呼吸一暢,頓時大聲咳嗽。

    這一幕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任隊長壓根兒還沒反應過來,杜行云便被打倒在地了。

    “沒事吧?”

    他皺了皺眉頭,伸手去拉躺在地上的少女。

    少女的手冰冷異常,還不住的抖,仿佛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后備隊的人常年比試,輸贏乃是兵家常事,就算宋青小出乎意料把杜行云打敗,但照理來說也不應該將人嚇成這副模樣。

    任隊長神色驚疑不定在兩人身上來回掃蕩,杜行云還沉浸在被宋青小支配的恐懼中,連話都說不大清楚,像是肺都要咳出來了。

    那預備隊的人跟著任隊長上前時,靠近宋青小時,鼻翼動了動,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興奮之色:

    “新來的,打一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