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05章 叫停

前方高能
     校練場內靜默了半晌,眾人都還沉浸在先前兩人相擊的那一拳聲勢之中,久久難以回神。

    場內灰塵彌漫,劉肖一站穩后,緩緩將手收回:

    “哈哈哈,不打了,不打了!”

    他的這一聲大笑將怔住的圍觀者驚醒,任隊長回過神來,忙不迭的將攥著杜行云的手掌松開。

    她手腕上被掐出幾個青紫的手指印,但她卻像是忘了疼痛般,一臉怔忡之色。

    宋青小與劉肖之間的過招雖說時間并不長,但卻令眾人大開眼界。

    劉肖的剛猛勇武自然不必多提,可宋青小在這樣迅猛的接連攻擊之下不落下風,最后還有余力反擊,與劉肖這樣以力量見長的預備隊員硬拼,且雙方看起來勢均力敵,才令眾人感到震驚。

    杜行云的失落溢于言表,她先前在宋青小面前有多耀武揚威,此時便感到有多羞愧。

    她被宋青小放倒在地時,除了恐懼之外,還感到有些不服氣,直到這會兒看宋青小與劉肖比試不落下風,才感到自己與宋青小之間的差距。

    若是她拿出與劉肖對敵時的實力,恐怕自己此時難以站立。

    任隊長看著失魂落魄的少女,安慰般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杜行云一向心高氣傲,這會兒恐怕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不知要多久才能調整好心態。

    “今日這一場比試,真的是很難得的寶貴經驗,大家一定要牢牢記在心里。”任隊長將手收回,嚴肅著臉沖校練場內的隊員們道:

    “劉肖的比試技巧、作戰方式,都很值得大家學習。”

    他說到這里,目光落到宋青小身上,暗含欣喜:

    “青小反應靈敏,躲避都是很有技巧的。”

    幾個隊員也被宋青小與劉肖的比試挑起興致,此時一一向任隊長請教,任隊長都耐心的回答。

    也有人壯著膽子向劉肖靠攏過去,問及練武的竅門。

    檀文等人一臉不敢置信之色往宋青小走了過來,

    江夏川神情復雜,盯著宋青小看,他身后躲藏著的余音也不時的探頭出來偷偷打量宋青小。

    今日跟劉肖打了一架后,大家心里都很清楚,這個昨晚才來的新來的隊員,恐怕在后備隊是呆不了多久的。

    “青小,你真厲害!”檀文一雙眼睛里閃耀著崇拜之色,雙手交叉握拳抱在胸前,強忍興奮:

    “真的、真的很厲害。”

    宋青小微微一笑,本能的看劉肖的方向看了一眼,恰巧劉肖在替人解惑之余也轉了頭來看她。

    兩人剛比試完,劉肖大汗淋漓,身上的作戰服都被汗浸濕,牢牢貼在他身上,顯出肌肉形狀。

    而她只是額角見汗,那外套仍牢牢包裹著她身體,呼吸并不紊亂,仿佛才剛剛熱身而已。

    她將粘黏在臉上的頭發撩撥到耳后,轉過頭跟檀文等人說話,周圍許多隊員偷偷在看她,但目光已經與先前看熱鬧不同,帶了些崇拜之色。

    借著這個機會,任隊長宣布了這一季度的考核將在五日后進行,具體考核項目會在稍后派人通知眾人。

    聽到考核,有人歡喜、有人憂心。

    任隊長通知完考核之后,打發了圍過來的后備隊員,將外套遞給劉肖,有些羨慕:

    “你的實力,比上次預備隊考核之時,又進步了些。”

    今日劉肖跟宋青小的比試,雖說時間不長,但這種量級的高手過招,卻看得任隊長熱血沸騰,勾起了他潛伏在心底的戰意。

    劉肖點了點頭,他與宋青小比試之中,沒有保留實力,讓任隊長看出了端倪。

    他接過衣服,往身上一披:

    “其實依你的實力,本身已經是預備隊的水準。”

    進入預備隊后,身邊都是同量級的隊員,時常切磋,相互指點,進步驚人。

    任隊長若是羨慕,也可以放棄后備隊隊長的職責,進入預備隊,尋求突破。

    “我跟你可不一樣。”任隊長擺了擺手,拒絕了劉肖提議,他也只是一時豪情。

    任隊長年紀不大,但也不算輕,將近四十,這個歲數,就是再進預備隊,也不算出眾的資質。

    再加上他管理后備隊多年,俗務纏身,不像劉肖專注于武道一途,心思不專注,很難有他這樣的進步。

    劉肖也只是隨口一說,任隊長拒絕了,他也不再在這個問題上多加糾纏。

    兩人往校練場外走,任隊長想起先前比賽的情景,還有些興奮,笑著說道:

    “沒想到這一次后備隊來了一個這樣好的苗子。”他看劉肖伸手穿著外套,不由問了一聲:

    “我看這個新人,恐怕在后備隊呆不了多長時間,恐怕不出兩年,也會跟你一樣,成為預備隊中的尖子。”

    任隊長喜不自勝,搓了搓手,話音剛落,劉肖穿衣的動作頓時便一頓,神色有些嚴肅:

    “不。”

    他搖了搖頭,“這個新人,實力并不在我之下的。”

    劉肖的話令任隊長一愣,開始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但見他神情嚴肅,實在不像說笑的樣子,不由瞪大了眼:

    “你說真的?”

    “當然,我不開玩笑的!”劉肖甩了甩胳膊,“比試的時候,你也看到了,我可沒留余力。”

    但他打出的攻擊卻幾乎全被她封死,他以腿部力量掃向她肩膀時,她竟能依靠自身實力硬扛。

    僅憑這一點,便足以證明她的強橫不在劉肖之下,甚至還隱隱勝他一分。

    兩人最后拳頭撞擊,對拼力量,她也能全數接下,僅只是后退步,看起來并沒有吃虧。

    相反之下,劉肖倒覺得胳膊當時酸麻不已,這會兒才感覺疼痛。

    他說到這里,為了驗證自己的話,將外套袖子一把拉了起來!

    那肌肉虬結的小臂之上,浮現出一條條細而密的紫色瘀痕。UU看書www.uukanshu

    那是力量反震之下,毛細血管破裂之后出血所致,因為密密實實,顯得頗為嚇人。

    任隊長看了一眼,便目瞪口呆,劉肖卻將衣袖拉了下來,掩住這些印記:

    “更何況,如果我沒料錯,她可能還受了傷的。”

    他這話令任隊長更是吃驚,劉肖卻接著道:

    “我聞到了她身上有血腥味。”

    雖說她表現得并不像是受了傷,十分虛弱的樣子,但劉肖對此卻十分肯定。

    任隊長的神情有些嚴厲,隊里來了個新人,據劉肖所說,她可能還受了傷。

    能讓劉肖聞到血腥味兒,這傷恐怕不輕,但她卻能在傷后與劉肖打個平手,他越想越覺得有些心驚,不由轉頭問:

    “你說這新人,到底什么來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