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06章 事不

前方高能
     任隊長皺著眉,“這新人年紀輕輕,跟你打成平局……”

    劉肖拉袖子的動作一頓,事實上這一次比試,并不算平局。

    他先前主動叫停,是因為聞到了宋青小身上的血腥氣,知道她有傷在身,所以點到即止。

    而停手之后,雖說只過了數招,但自己傾盡全力,大汗淋漓,她卻像是才剛熱身。

    僅憑這一點,劉肖便隱約感覺這一場比試,她恐怕還沒盡全力。

    若真是如此,那便證明這新人的實力不止不是跟自己在伯仲之間,更有可能勝過自己!

    劉肖想到這里,有些興奮。

    后備隊中,竟然出了這么一個人物!

    他并沒有點破任隊長的話,任隊長還皺著眉,一臉沉思:

    “這新人有傷,傷是怎么來的?這樣的實力,上頭的人為什么不特招進護衛隊?”

    “別管那么多了!”劉肖擦了把額頭的汗,“能進來的人,家世都是經過上頭審核過幾代的,哪兒輪得到你操心!”

    他說到這里,接著又道:

    “再說你自己不都提了,她的父親當年是‘鷹’字隊的成員之一,興許是家學淵源呢?”

    任隊長那眉頭仍未松開,搖了搖頭:

    “我看這其中有問題。”他見劉肖不以為意,又補了一句:

    “她是出現在我這里的,將來萬一出了什么事兒,可能我會負連帶責任。”

    劉肖試著捏了捏拳頭,那與宋青小對擊之后的胳膊不如以往那樣使得上力,他不停活動,試圖盡早恢復,聽了任隊長這話便頭也不抬的笑:

    “關你什么事?就算真出什么問題,也是審核的人背鍋,到時你一問三不知!”

    他說到這里,又補充了一句:

    “甩鍋這種事,你們領導不都駕輕就熟嗎?怎么這會兒唧唧歪歪,

    這么多事?”

    任隊長原本滿腦子疑問,一聽他這話,頓時翻臉罵人:

    “胡說八道!我是那樣的人嗎?”

    被他這樣一打茬,任隊長先前的那些擔憂頓時散了大半,看他活動胳膊,不由咧了咧嘴:

    “她跟你比試過,到時她要真出問題,你也有知情不報的罪。”

    “關我屁事。”劉肖滿不在乎的開口:“我是一個武士,又不是情報處的人,負責收集消息。”

    他不負責的道:“反正我只要有人能跟我比試就成,等這新人傷好了,我還要來找她討教的,你別管了。”

    任隊長被他這話噎得無語,等想要再開口時,眼角余光卻見校練場另一端有人正往這邊走來。

    “預備隊的。”任隊長認出了預備隊的人,小聲的開口:

    “應該是聽到了你跟人比試的消息,特地趕過來觀摩的。”

    畢竟劉肖出手,很值得人觀摩學習。

    但恐怕誰都沒料到,這一場比武會結束得這樣快,劉肖聳了聳肩:“他們恐怕要白走一趟了。”

    “不會白走的!”任隊長‘嘿嘿’的笑,這會兒早將關于宋青小的疑惑拋到了腦后,笑得一臉蕩漾:“來都來了,干脆指點一下后備隊的后輩們,以免白跑一趟。”

    他說到這里,往幾人的方向迎了過去。

    劉肖與任隊長兩人走了之后,校練場內一些觀看了宋青小與劉肖比試后有所感悟的人也離開去練習。

    但仍有幾人留了下來,跟在宋青小身側。

    檀文與有榮焉,興奮得臉頰通紅。

    他們都是依靠長輩的榮光進入后備隊,平時被人冷落瞧不起,還要時時躲避杜行云等對他們看不順眼的人,在后備隊縮手縮腳的,宋青小今日出手,簡直為他們這樣的小團隊大大的出了一口氣。

    “青小,劉肖可是預備隊的高手,我看他動作,我都捏了把冷汗,你卻能不吃虧,實在是太厲害了!”

    檀文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其他人也跟著點頭。

    宋青小微微笑了笑,對眾人熱情的目光及追捧的話感到有些不大適應。

    “剛剛聽隊長說,考核是在五日之后?一般考核內容是些什么?”

    她一問話,檀文還來不及開口中,便有一個少年搶先開口:

    “青小,你初來乍到可能有很多東西還不清楚,我們這里,每月都有考核,考核表現優異的人,會記入檔案里,每季度預備隊的人都會提撥三個后備隊的成員進去。”

    他話音一落,另一個少女便接著道:

    “考核的內容并不固定,但都不輕松,比如我們上個月的考核,就是拿隊長令人特制的鐵筆,在巨石上刻詩。”

    “那鐵筆起碼兩百斤,扛著都費勁兒,還得刻上一首詩。”大家七嘴八舌:

    “刻的字兒還不能丑,印子也要深……”

    有人幽幽的道,“遇到這種考核,還得看隊長心情。”

    如果心情好了,也許詩句簡短,“如果隊長心情要是不好了……”

    那人話說到這里,打了個寒顫,其他人都露出心有余悸之色:

    “恐怕這詩就又臭又長,跟老太太裹腳布似的。”

    這樣的情況下,考核自然是項又苦又累的差事,有時完不成,還有額外的處罰,自然是令人苦不堪言。

    “只希望這一個月的考核,不要是這種項目。”說這話的人嘆完,眾人沉默了半晌,才有人不大自信的道:

    “隊長說了,具體考核稍后派人通知,應該是另外的考核內容吧?”

    大家都安靜了會,UU看書 .uukanshu.com 看來確實是對這考核感到十分畏懼,就連檀文等人也露出頗為頭疼之色。

    “算了,反正晚些時候就知道了。”有人攤了攤手,“青小,你才來,對這里恐怕都不熟悉,要不我們帶你轉一轉,了解了解?”

    宋青小并不大習慣這么多人跟隨在自己身邊,更何況她將隊內的情況了解了個大概之后,準備回房打坐修煉,看看銀狼有沒有醒。

    她謝絕了眾人好意,大家雖感到失望,卻并不敢勉強,有人壯著膽子問:

    “青小,如果以后我修練上有不懂的地方,能不能來請教你?”

    她點了點頭,“要是我能幫得上忙,沒有問題。”

    大家聽了這話,都眼睛一亮,忙不迭的道謝。

    好不容易打發了圍觀的人后,宋青小又跟依依不舍的檀文等人道別,獨自一人之后,她微不可察松了口氣,大概將后備隊內的一些具體位置了解了后,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