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07章 關己

前方高能
     宋青小回來之后先看了看銀狼,它仍匍匐在地,昏睡未醒。

    但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感覺銀狼的氣息似是比她出門之前要強了些,仿佛傷勢逐漸的在痊愈。

    她神色凝重,蹲下了身,伸手去撥弄銀狼的皮毛。

    那狼毫被血浸染,血液干涸之后呈黑褐色,使那皮毛粘成一縷一縷,她一抓之下,大塊干掉的血塊帶著被她抓落下來的銀毫紛紛往下掉。

    皮毛之下,露出傷口。

    銀狼身上被三頭犬抓咬出來的傷處不少,大量皮毛被三頭犬身上的烈焰灼燒得七零八落。

    幾條幾乎將它開膛破腹的傷勢在它腹部交錯,她早上出門之前還檢查過,那傷處還在往外滲血,可此時不過短短一兩個小時的功夫,那極為嚴重的創口,血竟然已經止住了,結了一層厚厚的血痂,根本看不出來是新傷的樣子。

    她伸手摸了摸那血痂,哪怕是在昏睡中,但銀狼的身體對外界的碰觸仍有反應。

    那傷痕頗有些灼手,這應該是跟它傷于三頭犬之手,傷口處有烈焰之毒有一定關系。

    只是銀狼的修復能力與上次受傷相比,似是又提高了些。

    是因為吞食了三頭犬內臟的緣故,還是因為自己臨出門時給它喂的自己的血的原因?

    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緣由,確認了銀狼沒事之后,她便起身往練功房的方向走去。

    她早晨離開時地板上結的霜此時已經化了,但房內溫度卻頗低。

    宋青小回到這里,才將身上外套脫了下來。

    后背的傷口在先前的運動中裂開,血液滲了出來,將傷口與貼身的衣物粘黏。

    她將里面的衣服一脫,那傷口被撕扯,血順著后背往下淌,宋青小皺了皺眉,“麻煩。”

    在后備隊里平時雖說無人管束,但隊員之間相互切磋比武卻是常態,再加上幾日后就有考核。

    據隊里的人提起,這考核并不輕松,她后背的傷勢若是不盡早養好,會令她行動不大方便。

    更何況考核之后,她還想要外出一趟,有傷在身始終會對她有一定影響。

    而且這一趟試煉雖說才完,但下一次開啟時間她不太確定,提前將傷養好總是有備無患。

    想到這里,宋青小以神識瀏覽神的試煉兌換空間。

    她記得昨晚在兌換空間里看到過,有專門的藥物兌換。

    只是當時她并沒有特地去關注,而是先是武器、功法等瀏覽了一遍。

    此時她神識一沉入其中,便落到‘藥物兌換’之上。

    那試煉空間的藥物一下便在她意識之內顯現了出來,試煉空間可以兌換的藥物之中,除了丹藥之外,還有制煉藥品的藥方、藥材及工具等。

    但她神識大概轉了一圈,這些東西所需積分高昂,學會基本的制藥技能至少需要一萬積分,根本不是她負擔得起的。

    她將這些忽略,接著將注意力落到藥品之上。

    藥品的種類倒是五花八門,除了解毒、療傷等丹藥種類之外,竟還有駐顏、強身及增強靈力修為等各式丹藥存在。

    宋青小神識最先是落到了增強靈力修為的丹藥之上,那丹藥之上便顯示:紅靈丹。

    那丹藥呈紅色,顯示售價需要每顆100積分。

    宋青小心里一動,不由自主便點了兌換。

    她才剛兌換完,識海內積分便被立即扣除100,僅剩了333積分,同時她掌心里出現了一顆紅色的丹藥。

    她毫不猶豫將丹藥塞進嘴中,那藥一入口,便化為一股暖流涌進她喉中,化為一小股精純的靈力,散于她筋脈之中。

    那小股靈力進入筋脈,便如細流涌入江河一般,壓根兒激不起一點兒水花來。

    宋青小嘔得心口發痛,她花了一百積分兌換的靈力,還不如她自己打坐修煉幾天。

    不過這種丹藥若是兌換之后,用于試煉中某些特殊時刻應急倒有作用,可惜此時對她來說如同雞肋。

    她積分已經不多,剛剛又浪費了一百積分,此時就算后悔也無濟于事。

    紅靈丹之上,還有另一種呈褐色的丹藥,名為‘真靈丹’,也是屬于提升靈力修為的丹藥,只是效果應該要比紅靈丹更好些,但每顆價格需要300積分。

    經過剛剛那一遭之后,宋青小自然不敢再隨意亂點,神識很快從那真靈丹上挪開,落到了解毒類的藥物上面。

    她受了三頭犬一擊之后,體內留了焰毒,侵入筋脈,對她造成了一定影響。

    雖說被她以靈力控制住,但自己實力也受到了牽制,短時間內還無法將它完全驅除。

    她飛快瀏覽這些解毒類的丹藥,上面品種齊全,有基礎解毒丹,也有中級解毒丹,還有專門針對蛇蟲鼠蟻一類的解毒丹藥,但都價格不菲,目前不是她能買得起的。

    基本的解毒丹倒是便宜,每顆僅要50積分。

    這種丹藥解一般普通的毒應該沒有問題,恐怕解不了她身上的焰毒。

    她想起了羅致玉,他被銀狼爪牙所傷,中毒之后所服食的丹藥應該就是試煉空間兌換的,極有可能就是一般的解毒丹,效果并不明顯。

    宋青小放棄了兌換解毒丹的打算,又將注意力放在療傷藥上面。

    普通的外傷丹藥分為上、中、下三品,每種價格不一,下品傷藥每份至少需要100積分。

    她咬牙忍痛將神識落到中品療傷藥上,上面顯示:初級療傷藥,中品,每份所需價格300積分。

    宋青小忍痛兌換了一份中品療傷藥,積分扣除之后,只剩了33分,她手上出現了一個造型古樸的白色小瓶。

    瓶口塞了木塞,她將塞子撥開,一股清苦的藥香撲鼻而來。

    她先將傷口清理了一番,又倒了藥粉小心翼翼的以指尖敷到傷口之上。

    做完這一切后,她回到練功房打坐,靈力運轉間,將這些才敷在傷口上的藥材吸收,幫助傷口愈合得更快一些。

    一下午時間很快過去,宋青小運轉靈力兩個大周天后,再次睜開眼睛時,感覺后背上原本灼痛異常的傷口比之前好了許多。

    她反手一摸,那上午還有些滲血的傷,此時已經結了痂,這半日恢復的程度,比昨晚修煉一晚上的效果更好許多。

    宋青小心中滿意,剛將衣服穿好,耳中便傳來細微的腳步聲,似是有人往這邊過來。

    她起身往門口走去,將門一拉開,便見檀文站在她門前,舉著手作勢要敲的樣子。

    “真巧。”她仰著頭,沖著宋青小笑道:

    “正準備敲你門,沒想到你就出來了。”

    宋青小也不解釋自己聽到了她腳步聲特意來開的門,只是點了點頭,問她道:

    “有事嗎?”

    她偏了偏頭,試圖透過宋青小的身體往屋內看去,但她只將門拉開了一條縫隙,身體站在門口,將屋內堵得嚴嚴實實。

    房間里靜悄悄的,聽不到有動物跑動的響聲。

    “啊……”她還在看,便聽到宋青小這話,愣了一下之后回神:

    “哦,有的。”

    她抿了抿嘴唇,“隊里考核的項目已經出來了,我想你還不知道,過來跟你說一聲。”她十分熱情的道:“正好晚飯時間,我們邊走邊說吧?”

    宋青小點了點頭,閃身出來之后順手帶上了門。

    檀文看了她一眼,忍耐不住好奇的問:

    “你的狗呢?不帶嗎?”

    宋青小聽得出來她想要接觸‘寵物’的渴望,但銀狼此時受傷昏睡未醒,可不能給她看到。

    她昨晚才來,來時銀狼還好端端的,這會兒如果被人發現它受了傷,宋青小沒法解釋。

    “不帶。”她淡淡的開口:“它才來新地方,可能會認生,先讓它適應兩天再說。”

    “哦。”檀文便有些失望,但聽得出來她不想再提,便知趣的沒有再問下去。

    兩人往餐廳的方向走,檀文提起這一次的考核:

    “五日之后,隊長會給你們發一套工具,要大家前往林中各自采五十斤礦石帶回。”

    說到考核,她并不是十分緊張的樣子。

    她身體素質一般,從呼吸、腳步及微弱的精神力,宋青小便看得出來她并沒有武功底子,這考核對她來說應該不是易事。

    可能是注意到了宋青小看自己的那一眼,檀文笑著解釋:

    “我是不參加的。”

    隊里這樣的考核,實力不夠的人可以自行選擇放棄。

    不過放棄之后會寫上履歷,一般能進后備隊的人,都是各地政府精挑細選送進來,是奔著被選入時家護衛隊而去,一般人自然不可能會放棄這樣一個機會。

    不過檀文不同,她雖然與宋青小一樣,都是托長輩關系才進來的。

    但她并不是習武的好苗子,也志不在此,因此每個月的考核對她來說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每次都是選擇放棄。

    這樣一來,自然隊內杜行云等人看不慣她這樣占著名額,卻‘混吃騙喝’的人,所以兩者之間常有矛盾發生。

    “不過不參加考核,也有其他工作要做,我跟余音都會跟著大家,監督看有沒有人有偷奸耍滑的行為。”

    考核過程中,一部份人雖說會循規蹈矩,但也有一部份會打歪主意,她說到這里,問宋青小:

    “這次考核,你應該會參加吧?”

    宋青小之前還以為每個隊員必須參加,所以提前兌換了療傷藥治傷,這會兒才知道可以主動放棄。

    不過既然已經做了準備,參加也沒有什么,只當體能鍛煉而已,因此她應了一聲:

    “應該是的。”

    “我想也是,你能打倒杜行云,跟預備隊的劉肖比試,可能這一季度,你也是能被選入預備隊的三人之一呢。”檀文笑著說了一句。

    兩個女生邊走邊聊,大部份時候是檀文說,宋青小應幾句聲,很快便到了餐廳。

    餐廳內此時正值用餐時期,坐滿了后備隊的人,看到兩人進來時,大家不約而同的將目光落到了宋青小身上,顯然聽到了上午她跟劉肖比試的傳聞。

    這些目光中有警惕、有好奇、有小心翼翼,還有一些躍躍欲試的。

    宋青小對這些人的注視視若無睹,檀文則是挺直了腰,目光左右挪了一圈,便見到餐廳的角落中,余音站了起身,怯怯的揮了揮手:

    “這里。”

    “我們去那里坐。”檀文一看到熟人,小聲的跟宋青小說了句。

    餐廳內眾人竊竊私語,都討論著白天她跟劉肖比試一事。

    有一道極其復雜的目光落到宋青小身上,她順著這視線轉頭一看,正好見到白天時跟她挑戰的杜行云。

    少女這會兒神色有些萎靡,像是極受打擊,少了昨晚及上午看到的飛揚神采。

    宋青小轉頭與她四目相對,她如受驚的兔子般忙不迭的低垂下頭,顯然受到了打擊。

    但很快少女自尊心又令她抬起頭,不服氣的與宋青小對視,卻見宋青小只是沖她點了點頭便將臉別開,并沒有要過來耀武揚威的意思。

    跟檀文一起坐到了角落之后,周圍仍不時有人轉頭來看,嚇得余音一直緊拽著江夏川的手不敢放。

    打飯的時候,盛菜的大叔看了宋青小一眼,裝菜的動作一頓:

    “新來的?”

    宋青小點了下頭,他便興致勃勃的問:

    “就是上午跟預備隊里劉肖比試的那個?”

    這一次宋青小沒回話,站在她身邊的檀文便搶先道:

    “對!”

    “那可真了不起!”那盛菜的大叔一聽檀文承認,當下手一抖,又裝了一大勺菜進宋青小盤里:

    “后備隊今年可真是人才濟濟,年輕人,多吃點,不要客氣!”

    宋青小有些無語,她沒想到跟劉肖比試會為她引來這么多的關注。

    檀文羨慕又同情的看她,既羨慕她實力強大,得到眾人關注,又同情的看她碗中多出那一勺顏色不明的菜,令人一看便胃口大失,這實在算不得什么好的獎勵。

    幾人端了飯菜回桌子時,宋青小不由問:

    “劉肖實力很強?”

    這話一說出口,不止是檀文愣了一下,就連話并不多的余音也張大了嘴。

    江夏川有些古怪的看了她一眼,仿佛對她問出這樣的問題感到不可思議:

    “當然強!”他語氣鑒定的補充:“劉肖的實力就是在預備隊中都是數一數二的。”

    提到預備隊,少年的神情有些興奮:

    “后備隊跟預備隊之間雖說只是一字之差,但實力卻是一個明顯的分水嶺。”他握了握拳,解釋道:

    “一般人進了后備隊已經很了不起,如果能在兩年之內進入預備隊,那是正常水準;一年之內能進預備隊,那肯定是隊內值得關注的人,就跟……”

    他說到這里頓了頓,轉頭往杜行云的方向看過去,揚了揚下巴:

    “就跟姓杜的一樣。UU看書 .uukanshu”

    不過像宋青小這樣的情況,是一個極其稀罕的事。

    新人初來乍到,卻偏偏有跟預備隊高手過招的實力,這明顯已經達到預備隊員的水準了,這樣的人才,江夏川都不明白當初怎么會落到后備隊來浪費時間的。

    隊內大家的實力有一定差別,但這差別不會太大。

    劉肖今日出手江夏川也看在眼里,事后他回想起劉肖出手,如果換成自己,恐怕未必能在劉肖手下走三招。

    宋青小跟他過了十幾招不落下風,光是這一點就足以令她在隊內聲名大振。

    江夏川有些復雜的看了她一眼,如果這幾次考核她表現不錯,恐怕最多不過下個季度,她應該就能被提入預備隊,實在是令人嫉妒不已。

    了解了這一點后,宋青小便沒有再說話了。

    幾天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到了考核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