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16章 認輸

前方高能
     喜的是后備隊中來了這么一個出彩的新人,憂的則是怕她在劉肖這樣狂猛的攻擊下,遲早堅持不下來。

    劉肖此時如被激怒的老虎般,不要命的攻擊,拳拳相擊的‘砰砰’聲不絕于耳,攻勢不歇。

    他的作戰服被汗水粘黏在身體上,露出塊壘分明的肌肉曲線,拳腳打出間帶起疾風與殘影,看得人目不暇接。

    賽場之外每個人都被這一場比試牢牢攥住了心神,那每一次劉肖揮出的拳頭與踢出的腿被宋青小擋住時,發出的悶響聲都令人心驚膽顫,害怕下一刻在劉肖這樣剛猛的打法之下,這新人的腿腳恐怕都要被折斷!

    但戰圈之內,劉肖則越打越不安。

    面前與自己對戰的仿佛不是一個人,而是他無法翻越的障礙般。

    開始的時候他能感覺得到宋青小在招式上的生澀,出手并無章法,仿佛隨意摸索一般。

    可偏偏她招式雖說欠缺,但有幾次她出手時,劉肖卻覺得她都奔著自己致命點而來,那一瞬間她透露出來的殺意,哪怕并非有意,但依舊令劉肖感到毛骨悚然。

    而最讓劉肖感到震驚的,是她的體內,仿佛含有無窮無盡的力量,那身體似是經過千錘百煉。

    無論他的力量有多重,攻勢有多猛,對她都造不成傷害,被她穩穩封住。

    她就像是一個矛盾的綜合體,格斗技能幾乎可以說沒有,但出手卻是殺招,要人性命。

    還有她的身體、力量、速度,簡直非人類能達到地步!

    且隨著兩人過了數十招后,令劉肖感到震驚的,是她似是在自己這樣的攻勢之中,飛快的在學習進步,令劉肖更加壓力重重。

    她精力似是無窮,在自己急如狂風驟雨的攻擊下,并未顯出疲態,反倒是劉肖在快速急攻之下,力量隨著汗水涌出,開始感到后繼不足。

    他以手作刀,砍向宋青小頸側,但手還未到,便被宋青小拍中,那股蓄積起來的力量被她強勢瓦解,身體本能的往左一側。

    劉肖下盤穩固,當下順勢而為之,以掌心撐地,雙腿往她的方向橫掃而過,并回身抓拿宋青小的胳膊。

    他搏斗技巧異常豐富,在逆境之下也能拼出屬于他的機遇。

    這樣的雙擊攻勢之下,宋青小進退的路都被封住。

    眼見即將拽中,他手臂肌肉高高拱起,似是要將她摁往地面。

    ‘嘶’,人群之中傳來眾人小幅度的抽氣聲。

    下一刻只見宋青小身體輕盈,彈跳而起,人在半空,卻曲腿往劉肖肩頭踹去。

    她這一腳,聲勢并不如劉肖動靜大,那力量卻排山倒海而來,迫使他身體后滑。

    劉肖不得已的情況下放棄了原本抓她的打算,他手掌撐地,收回橫掃的雙腿,用力往地上一蹬,正要彈身跳起時,宋青小卻欺身上前,伸手抓住他脖子,

    用力將他往下一按!

    ‘砰’的后腦勺撞擊聲響起,劉肖好不容易蓄積起來的力量在她這一按之下散開。

    原本搭成拱橋式的身體被她強行按著重重撞向地面,一股寒意從被她掐住的脖子上散發開來,她指尖如最冰涼的玉般,令他打了個寒顫。

    他不死心還想梗著脖子起來,卻被她壓制著根本無法動彈。

    汗水大股大股淌下來,流進他眼中,令他視線有些模糊,只看到面前逼近的陰影,看不清宋青小的臉。

    “還打嗎?”

    宋青小問了一聲,劉肖垂在身體兩側的手臂握成拳,隨著她這一問話,又松懈開來。

    “不打了。”他苦笑了一聲,擺了擺手,那掐住他咽喉的手掌緩緩挪開。

    劉肖坐了起身,本能的摸了摸脖子,那里因她一掐,冒出大量雞皮疙瘩來。

    說來也奇怪,她出手極有分寸,可先前那一刻,他卻覺得如在鬼門關走了一遭般。

    他伸手摸了摸先前被宋青小踹中的肩頭,又酸又軟,提不上力氣來,一股寒意順著她踹過的地方浸入他血脈,使他手臂上汗毛立了起來。

    但古怪的是,他并沒有在這一踹之下受嚴重的傷,那無與倫比的力量仿佛只意在逼退他,而非傷害他一般。

    宋青小竟能將力量的控制達到如此收發自如的地步,她是怎么辦到的?

    “我輸了。”當著后備隊與預備隊的面,劉肖痛快的認輸。

    此時他非但沒有丟了面子的窘迫感,反倒覺得說不出的興奮與痛快。

    今日這一場比試打得他酣暢淋漓,是很久都沒有過的爽快。

    且宋青小的存在,就像是為他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般。

    在預備隊中,他已經是頂尖的存在,隊員之中很難有超越他的人,曹隊長實力略勝于他,可曹隊長跟他一樣,走的是剛猛路子,對力量的把控不能達到像宋青小這般。

    今日與宋青小的這一架打完后,令劉肖發現武術一境,可能還有更高的層次等著他去突破,這條路可能會走得比他想像的更遠!

    他目光之中帶著炙熱,仿佛預見了未來武道一途的無限可能。

    周圍人被劉肖的認輸震驚,不止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樣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比起其他人的不敢置信,宋青小的反應倒是頗為平靜,像是劉肖輸給她只是天經地義的事。

    她微笑著向劉肖伸出手來,這個人的性格爽朗,輸了之后也并不扭捏。

    劉肖搭著她手,她似是并不怎么使力,便將他的身體從地上拽起。

    他滿頭的大汗,此時拉起衣擺擦臉。

    曹隊長等人這會兒才反應過來,情不自禁發出驚喜交加的大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這個新人,我要了!”

    任隊長心中也是震驚不已,在他心中,原本以為宋青小能撐過二、三十招,便已經夠打曹隊長的臉,卻沒想到她不止是與劉肖過了百來招,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還硬生生打得劉肖主動認輸。

    這一幕情景,若非親眼瞧見,恐怕任誰來說,他都是不信的。

    他雙腳輕飄飄的,感覺整個人如墜夢中似的,思緒還未完全清醒,就聽到曹隊長粗礦的笑聲,頓時將他拉回現實。

    “不行!”任隊長本能的反駁,回過神來之后也是既驚且喜。

    后備隊里來了這樣一個新人,怎么也要留她一段時間,一來是讓隊中的人討教討教,大家難得有這樣一個可以向這樣等級的高手討教的機會;二來也是因為曹隊長以往在他面前沒少耀武揚威,此時正好借此殺殺他的銳氣。

    最后嘛,則是任隊長心中之前生起的擔憂又重新浮現了出來。

    這樣一個厲害的新人,為什么沒有被時家所網羅,反倒被地方政府送往這個新人營地?這其中到底有沒有什么貓膩?

    他內心隱隱感覺不安,但隨即這種憂慮被曹隊長的大嗓門沖散:

    “不行?為什么不行?”他笑聲因為任隊長的話戛然而止,“老任,你是不是皮癢了,我來替你冷靜冷靜!”

    他獰笑著折手指,任隊長當下將心里的念頭拋開,專心對付面前的人:

    )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