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18章 之海

前方高能
     隨著她如今實力的增漲,對于這個世界了解的也就更深。

    六號當初追殺她,牽引出隱世家族的存在及千山的族群。

    時至今日,宋青小自然心中清楚,時家是屬于隱世家族中‘入世’的類型。

    帝國普通民眾對時家的了解只停留在時家曾是掌控帝國的皇室,但近代政府的成立已經使得皇室不再擁有實際統領帝國的能力,不過在民眾之中影響力依舊很深,威信十足。

    相比起普通人,劉肖對時家的了解又比普通人更多一些。

    他在預備隊多年,是遲早會進護衛隊的人,對護衛隊一些情況也頗為了解,星空之海這樣的秘辛他也知道,但他并沒有真正進入護衛隊,所以對時家、對隱世族群的了解,可能不如羅五這樣的人。

    劉肖不知道,時家真正實力超神的,并非護衛隊的人,而應該是時家核心族群。

    護衛隊的名聲在帝國之中再響亮,可也只是普通人。

    就像曾是時家護衛隊退役的安隊長,也算帝國之中的佼佼者,可在面對千山那樣的存在時,卻依舊束手無策,只有挨打等死的份。

    如果照劉肖所說,星空之海形成之后,里面出現了血脈蘇醒的高等兇獸,殺死了大批時家的護衛隊,這種情況絕對有可能。

    但護衛隊的存在只是時家明面上的勢力,時家真正的實力應該是隱在暗處。

    當日秋節巷中,安隊長數次在千山面前提到時家,是有想要逼迫千山退去的意思,足以證明宋青小此時的猜測。

    照理來說,護衛隊巢滅危險失敗之后,為了維護帝國安定,時家應該會派出核心精銳去處理這件事。

    可事情最終的結果,卻是人類止步于星空之海的外圍。

    也就是說,時家極有可能在與星空之海的兇獸群打交道的過程中,吃了某些虧,做出迫不得已的讓步!

    否則時家作為曾經的皇室,哪有可能吃虧之后如此善罷甘休?

    她思索到這里,倒想起了一件事。

    秋節巷出事當晚,她被千山襲擊之后,垂死之際,曾聽到千山與另一個男人的對話,他好像曾提及到這么一句:“這里殘留著的氣息不像是這些隱世家族,倒像是某種高級血脈異變之后……”

    只可惜當時她處于生死關頭,傷勢極重,后面的話聽不大清。

    但此時想起,六號派了人追殺她卻被反殺之后,隱世家族的人之死,顯然驚動了各方勢力。

    千山的話,算是印證了劉肖口中提到的星空之海內高等兇獸血脈蘇醒一事。

    同時這高級血脈異變之后可以讓千山提及,能讓時家吃虧讓步,星空之海內的兇獸實力絕對非同凡響。

    她本能的伸手摸了摸胸口,那里入手微涼,封印著的藍血全無動靜。

    某種情況之下,

    如今的她也算是擁有血脈的族群,只是這血脈還未蘇醒。

    當日她變身之后,身體無法負荷這股逆天的能量,為了保住性命才將其封印。

    可那會兒封印的倒是簡單,只是后面要想解除,卻暫時想不出什么法子。

    這血脈蘇醒之后強大的能量仿佛足以毀天滅地,宋青小是絕對不會放過這一座寶山的。

    看來等她實力再提高一些,提高到足以容納這股無匹的力量之后,也許她應該走一趟星空之海,了解一下兇獸血脈的蘇醒這個事。

    “青小……”劉肖看她眉頭緊急的樣子,不由喚了她一聲:“有什么不對勁嗎?”

    “沒事。”宋青小壓下心里的念頭,輕輕搖了下頭。

    劉肖并沒有探聽他人隱私的好奇心,雖然知道她這話可能言不由衷,但識趣的并沒有順著這話追問下去,反而話題一轉:

    “這只狼,星空之海帶出來的嗎?”

    他在被銀狼戲耍之后,似是對銀狼感到頗為好奇。

    宋青小頓了片刻,便面不改色的道:

    “是的。”

    她當然不可能說出自己最大的秘密,從某一方面來說,基因異變后數次進化的銀狼,與劉肖口中提到的星空之海內血脈蘇醒的獸類也有異曲同功之妙。

    再說劉肖自己都腦補出了銀狼來歷,也省了她許多解釋的麻煩。

    她這一承認,劉肖果然眼睛便如兩輪小太陽般,迸發出萬丈光芒:

    “果然是!”

    他喜滋滋的:

    “難怪如此厲害!”他這會兒確定銀狼是從‘星空之海’而來之后,對其態度就更為不同了,甚至覺得自己先前被它氣勢所懾也并非丟人現眼之事。

    畢竟當年最為精銳的時家私衛在進入星空之海后都未能全身而退,便足以證明星空之海內兇獸實力的變態等級。

    “真厲害啊,難怪前輩們當初吃了多大的虧。”他灼熱的目光直看得銀狼后頸毛都立了起來,呲了呲嘴。

    “我可以摸一摸它嗎?”

    劉肖此時像是個追星的狂熱粉絲,十分虔誠的將手掌在身上蹭了蹭,像是個小學生一樣恭敬的提問。

    宋青小眉梢跳了跳,伸手往坐在她身側的銀狼腦袋上一按,猶豫了一下,才點了點頭:

    “可以。”有她在,能保得住劉肖性命。

    同時她也想借此機會,試探銀狼對她的接受力。

    ‘嗷……’她話音一落,銀狼喉嚨中發出不滿的嗚聲,顯然不大同意。

    不過它兇相雖露,可不知是不是因為它腦袋被宋青小按住,且沒有掙扎的緣故,使得它殺傷力成倍的減弱。

    劉肖在聽到它低哮后,初時一驚,隨即看它未把宋青小手甩開,又逐漸安心,壯著膽子探手往它伸去。

    不過他膽子沒她這么大,不敢伸手去摸銀狼的腦袋,它已經咧開了嘴,露出寒光閃閃的牙齒,嘴里發出的警告聲暗示著它絕不是在跟他開玩笑而已。

    可有宋青小在,她應該能保自己安全無虞。

    他伸出去的手如朝圣般,抖啊抖的往銀狼的前肢緩緩摸去,靠得越近,越能感覺到銀狼身上那股可怕的壓力。

    ‘嗷嗚……’它的警告聲不歇,目光如影隨行。

    劉肖在即將靠近它前肢約數厘米處時,頓了片刻,隨即壯著膽子將指尖觸碰了上去。

    ‘砰砰砰砰’急促如戰鼓的心跳聲中,他眼角余光已經看到銀狼的前足下,尖銳的爪子緩緩探了出來,十分嚇人。

    他還未碰觸到那銀白的皮毛,便已經感覺到銀狼外泄的殺意,皮毛下的肢干蘊含著恐怖的暴發力,似是只要他敢碰觸,便能讓他這只手有去無回。

    雖說劉肖明知有宋青小在,銀狼絕不可能傷到自己,可那股殺意恍若實質,化為無形的刀子,似是切割著他的身體,令他生不出碰觸銀狼的勇氣。

    它的眼睛近距離看之后,呈冰冷的灰藍色,帶著不可冒犯的凜冽之意。

    這眼神、殺意的刺激下,他還未碰到銀狼身體,便忙不迭的將手收回。

    ‘哧’,銀狼嗤了一口氣,那探出來的爪子又慢慢縮了回去,那股濃濃的殺意也如潮水般褪去。

    劉肖神情有些失落,與先前的興奮形成天壤之別,他手握成拳,喃喃的道:

    “這就是真正的力量的感覺嗎?”

    銀狼外露的猙獰,令他心靈受到震懾,甚至在這樣的壓迫感下,他壓根兒生不出冒犯的心。

    “當年的前輩們,面臨的,就是這樣的對手嗎?”

    他像是受到了打擊。

    一直以來,他都是預備隊中備受矚目的人,年底的選撥,他十有八九能被選入時家的私衛。

    在劉肖心中,其實也頗有幾分自傲,認為自己與護衛隊的成員之間差距是并不遠的。

    可此時在銀狼眼神壓迫之下,他才恍惚察覺,自己與當年那批死在星空之海的前輩的差距在哪里。

    銀狼有宋青小約束的情況下,露出的那分殺氣已經令他伸不出那只手,可當年的前輩們,卻能與星空之海血脈蘇醒的兇獸作戰,這就是差距!

    宋青小微笑著低頭,曲指撓了撓銀狼的頭頂。

    她是隱隱約約能猜到幾分劉肖的心思,也知道他此時必定備受打擊。

    可是當他走出來之后,UU看書 www.uukanshu 他會感到慶幸的。

    他在走出這個既定的圈子之后,會發現有更多的未知,有無數的強者!

    “我這會兒摸不成,希望以后可以摸一摸它。”劉肖也算是個人物,他只是失落了片刻,很快又清醒過來,似是有了目標般,神色變得堅毅。

    青年的臉上帶著認真之色,像發誓般說出這話。

    ‘嗤!’銀狼鼻孔中呼出一大口氣,緩緩別開大腦袋,仿佛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劉肖好不容易鼓攢起來的氣氛被它這一聲打斷,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隨即轉移了話題:

    “對了青小。”

    他像是想起了一件事,“我發現你招式并不規則,但是力量的控制卻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她看起來并不像是跟自己一樣走剛猛路線的外形,她身材高挑四肢纖細,“你根本不是魔鬼肌肉女,可是為什么你的力量會這么大呢?”

    這個問題從前一次比試之后便一直存在他心中,令他抓耳撓腮,一直試圖想要弄清。

    他這個人心直口快,再加上兩次比試之后,將宋青小視為知己,此時直言相問,竟忘了不應該探聽人家隱私及修練的秘密這個規矩。)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