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26章 懷疑

前方高能
     宋青小回到安隊長車上時,安隊長看她獨自一人,左右看了一眼,納悶的問:

    “你的狼呢?”

    “跑了。”

    她這話令安隊長吃了一驚,本能的要去開車門,提高了音量吼:

    “跑了?”

    他聲音在安靜的地下停車庫里傳揚開來,他意識到失態之后,聲音一下又降低了許多:

    “往哪個方向跑的?找到之后你有把握將它制服么?”

    宋青小看他一臉焦急的樣子,似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安隊長可能誤以為銀狼不受她管束,在陌生的環境下野性發作,自己跑丟了。

    “不用擔憂,是我讓它先走一步……”她正想解釋,但才一張嘴,安隊長就一臉嚴肅的將她打斷了:

    “畢竟是狼,脫離管束,若是傷到了人怎么辦?”

    那只狼的危險性不低,看他時的目光讓他這樣曾經在軍中服役過的人都感覺犯怵,若是普通人遇上,恐怕是要出大事的。

    可那頭銀狼身材高大而健壯,這會兒早跑得沒影了,帝都之大,一時之間又不知道從何去尋找。

    他正想要聯絡帝都警衛廳其他人密切關注,一旦發現,兩人便盡快趕去,剛拿出手機還未撥通電話,宋青小便道:

    “我讓它先到你先前的辦公室等我。”她看了一眼動作一頓的安隊長,接著說道:

    “聯絡其他人沒有用的,只會徒增傷亡。”

    銀狼爪牙有毒,連羅五那樣身體經過試煉空間強化的異能者,在不小心被銀狼所傷之后至今都沒有痊愈,普通人若是遇上,就更麻煩了。

    “先回你的辦公室,如果銀狼沒到,我會去找的。”她這話一說出口,安隊長雖說還有些擔憂,但想想她說的話確實有道理。

    那頭狼并不好惹,一般警衛遇上,恐怕真的會出問題。

    他咬了咬牙,一踩油門:

    “希望你說的是真的,不然出了問題,我不會偏袒你的!”

    因急于趕回辦公室,安隊長一路飚車,來時用了四十分鐘的車程,回去時二十分鐘左右就趕到了。

    兩人緊急趕回來時,辦公室的門鎖著,門口空蕩蕩的,并沒有銀狼影蹤。

    正喘著氣的安隊長一見這情景,頓時便急了,下意識的拿出手機,宋青小按住他正欲撥電話的手:

    “開門。”

    安隊長急得上火,用力想將她手甩掉,她的手指纖長,手掌看上去并不是闊而有力的類型,但不知為何,卻無論他怎么用力也無法將她撼動。

    無可奈何之下,他拿出自己的證件牌在門上一掃,門上電子鎖傳來‘滴’的一聲輕響,宋青小握住門把手向下一擰,門應聲而開。

    辦公室內,一頭巨大的銀狼趴在地上梳理著后背的毛發,安隊長與宋青小進來時,銀狼連頭都沒抬過。

    “這……”安隊長看到這一幕時,眼珠子都險些瞪出眼眶了。

    他開始聽宋青小說吩咐了銀狼先走一步時,還覺得她在跟自己開玩笑。

    在他看來,兇獸始終是兇獸,再如何通人性,不可能聰明到這樣一個地步。

    但他沒想到銀狼竟真的會聽從宋青小吩咐,率先一步到達他辦公室中。

    安隊長一顆心落回原處,隨即又生出好奇心:

    “它是怎么辦到的?”

    其實他也想問宋青小是怎么辦到的,能將這樣一頭看著就并不好惹的兇狼馴服到這樣的地步。

    宋青小心中此時也感到異常的滿意,銀狼的表現,比她預期的還要好得多。

    她因心情極好,難得露出笑容,低頭抓了抓狼頭,沒有說話。

    安隊長打開了燈,

    就見她微笑撫摸銀狼的情景,她眉眼間的冷清之色因她這一絲笑意而融化,那頭孤傲的狼王在她掌心揉搓之下,瞇著眼睛仰起碩大的頭顱,這一幕看上去竟有種異樣和諧的感覺。

    燈光一亮之后,辦公室內被抓裂的窗戶很快落入安隊長眼中。

    他的辦公室后面是一大片落地玻璃窗,因今日急于帶宋青小去看林護士的尸體,想得知一些線索,又怕夜長夢多的緣故,他急于離開,打開的窗戶并沒有像平時一樣上鎖。

    此時那窗戶上留下數道抓痕,半敞開的窗戶被撞出一個巨大的豁口,足以容納銀狼身體通過。

    門沒被破壞,窗戶壞了,銀狼從哪里進來,自然不用多說。

    可是他的辦公室是位于三樓,樓下是警衛廳的服務大堂,他的辦公室離后面的街道足有十五米高,這頭銀狼如果能跳這么高躍進來,也實在太恐怖了!

    他的目光落到玻璃上留下的幾道爪痕上,安隊長辦公室的玻璃都是特制,有防槍擊的硬度,且粘合性極強,可此時在銀狼一抓之下,竟被抓成這副模樣,還破了如此大一個洞。

    這樣強大的破壞性,令安隊長腦海里飛快的閃過一絲東西,多年警衛廳的工作經驗,讓他本能的覺得有些不大對頭。

    宋青小隨著他的目光,也注意到了玻璃上留下的幾道明顯的抓痕,她目光閃了閃,有些無奈的看了銀狼一眼,往玻璃的方向走了過去,手握成拳,運起靈力往玻璃的方向砸擊而去。

    ‘砰’的輕響聲中,玻璃應聲而碎,接著一股寒霜將碎裂的玻璃渣凍住,下一秒‘哐鐺’往下掉落。

    玻璃碎成了渣,上面銀狼留下的爪印痕跡自然也就消失了。

    安隊長腦海里飛快閃過的那絲念頭還沒被他抓住,他便被宋青小的舉動打擾了。

    “你干什么?”

    他驚訝之極問了一聲,也忙不迭的走了過去,落地窗邊被她一砸,又被砸出一個巨大的缺口,夜風‘呼呼’往里灌,今夜的溫度好像比平時降了許多,令他打了個哆嗦。

    玻璃在她一砸之下碎成米粒似大小的晶渣,上頭的爪痕消失,根本難以拼湊。

    一些碎渣落到地面,一些碎渣往樓下掉落,傳來‘沙沙’的聲響,如雨點飄落。

    安隊長既震驚于宋青小力量之大,仿佛從這一人一狼出現之后,自己辦公室安全防守等級便直線直滑。

    如果不是他伸手折了一下另一邊殘存的玻璃一角,恐怕他都要以為自己這辦公室的玻璃只是最普通易脆的那種了。

    “不能留下痕跡。”她冷靜的說完,將手收了回去,理直氣壯破壞證據的樣子將安隊長都氣笑了。

    他正要說話,桌子上的電話卻突然響了。

    “東城警衛,哪位?”

    “隊長,聽到值夜的警衛說您的辦公室有異動,需要我們上來看看嗎?”

    電話里,有個年輕人的聲音響起,聽到安隊長接了電話時,很明顯的松了一大口氣。

    “不用,剛剛將東西打碎了。”安隊長將人打發完,掛了電話之后,目光又落在玻璃窗上,皺了皺眉頭。

    事實上他想起西郊秋節路的那樁案子了,西郊當時有兩名身份特殊的人士在秋節路遭遇兇獸襲擊,一人被咬掉了半個脖子,一人則成肉餅,陷入地中。

    這樣惡劣的兇獸傷人的案子非常少,當時安隊長接手之后頭緒全無,就算今晚見到宋青小帶著一只銀狼出現,也壓根兒沒有懷疑到過她的身上。

    可此時見到銀狼抓裂這樣連光能都難以切割的特殊玻璃時,出于警衛的本能,他一下將兩樁事件聯系上了。

    只是隨即宋青小的舉動又讓他感到有些疑惑,她當著自己的面便將證據毀了,且看起來毀得十分輕松。

    照理來說,秋節路的事情如果真是她與她的這頭狼干的,那么當日她殺人之后要將證據毀去,應該也不是難事一樁,不會故意留下兇獸傷人這樣明顯的證據了。

    再加上那兩人雖說其中之一是被兇獸咬死,但另一人卻似是被巨物拍中,這狼雖看起來遠較普通的狼體型壯碩,但要想傷人,也應該以爪牙撲擊、撕咬為主,而非靠體型及肉身的沖撞力將人輾成肉餅。

    宋青小就更不用說了,安隊長看她瘦高的身材,實在很難將她與另一個人的死聯系到一處。

    ‘也許是我想太多了!’他腦海里閃過這樣一個念頭,最近林護士的案子令他寢不安席,日思夜想,所以才生出這樣的懷疑。

    但就算是這樣,宋青小也不算完全清白的。

    首先她實力難測,且對林護士這樁案子有種古怪的執著,知道隱世家族,在車上時,特意提起過秋節路那兩人之死,指明殺林護士的人,可能跟隱世家族有關。

    再者她身邊這頭狼也有嫌疑,安隊長總覺得這頭狼的目光有種令他感到不寒而栗之感,那種感覺是他多年服役經驗帶來的直覺,認為這頭銀狼是危險生物。

    光憑這兩點,就不能完全洗清這嫌疑。

    他目光從銀狼身上一掃而過,那頭正舔著爪爪的銀狼似是感應到他的目光般抬起頭。

    燈光下,這雙狼眼碧幽幽的,像兩盞散發著熒光的小燈籠,讓安隊長毛骨悚然,胸口像被大石壓住,令他呼吸一滯,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

    等他意識到自己畏懼的表現之后,再往銀狼看過去時,卻見這狼眼中流光轉動,仿佛帶著對他的不屑一顧,又低下了頭。

    “匕首的圖形在哪里?”

    宋青小的話將安隊長的沉思一下就打斷了,“啊?”他回悟過神,才意識到自己先前被銀狼那一眼懾住,透體而出的冷汗將衣裳都浸濕了。

    “你收集的匕首的圖形。”

    宋青小將自己的話重復了一遍,安隊長才將她話聽進耳中,喘了口氣,冷靜下來之后從抽屜里拿出一把鑰匙:

    “等下。”

    說到林護士的案子,他又恢復了先前的嚴肅神色,他以鑰匙打開一旁的案子資料柜,搗鼓一番之后從中取出一本厚厚的資料夾,往桌上一扔:

    “你看看。”

    資料落到桌上,發出‘啪’的一聲悶響,宋青小將封口打開,里面是安隊長收集的各類匕首的圖形及詳細資料。

    “這應該是帝國近三十年來,各大冷兵器設計師所設計過的所有匕首資料了。”

    照理來說,這樣機密的資料再加上涉及到林護士的案子,宋青小非辦案人員,不應該給她過目。

    但特事特辦,真正意義上來看,安隊長自己本身都是非法在查的。

    再加上林護士的案子牽連很廣,到了這樣的地步,他也不得不承認,靠自己個人的力量可能很難將這案子查到水落石出,因此給宋青小看,也算情急之下無可奈何的舉動。

    不過他看宋青小打開資料夾時,依舊臉頰抽搐,叮囑了她一句:

    “這些資料,希望你看完之后,不要外泄。”

    這種話不用他說,宋青小也沒興趣將這些東西往外傳播。

    事實上若非她想要查出自己那把黑色匕首的來歷,及當初暗殺自己的兇手,想要將隱藏在背后的危險源逮出,UU看書.uukanshu 她壓根兒不會自討麻煩,卷進這樣一樁事情中。

    資料夾里的匕首種類、名稱及各項尺寸、來歷、生產年號都羅列在上,每把匕首的不同角度造型被拍得清清楚楚。

    她翻閱得很快,辦公室里響起‘沙沙’的聲音,但安隊長卻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宋青小越往下翻,心中便越失望。

    直到翻到最后兩張,她將上面張圖片拿開,露出下面一把匕首時,眼皮下垂,掩住心中的郁悶感覺。

    安隊長確實下了苦功夫,他收集的匕首種類非常的齊全,尺寸也與林護士刀口尺寸相吻合,可是這些匕首里,沒有一把是與她那把神秘的黑色匕首一模一樣的。

    不止外形一樣,甚至連這些匕首上的標志,她都沒看到有‘紅葉’標志的。

    線索到這里又斷了,她將手里最后一張圖片放下,安隊長按了一下辦公室上一個按扭,一陣光線扭曲,一個四維立體的林護士的影像出現在兩人面前。

    安隊長手指往她脖子上一劃拉,她的脖子一下就被放大了許多,更為清晰了。

    “我讓人把這些匕首都輸入光腦之中,一一比對過,你來看看。”

    他說話間,手指飛快的滑動,每滑一下,便有一把匕首插入進林護士的脖子中,模擬兇手作案手法一擰,血液從中溢出,隨即匕首消失,留下血肉模糊的傷口。

    那影像極為逼真,仿佛林護士又一次被屠殺般,刀子插入肉時的聲音及血‘汩汩’往外流的響動,都給人一種情景再現的感覺。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