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46章 垂死

前方高能
     趁著那青年將頭轉開,她又握著匕首,將這皮膜從大腿處破分開來,方便自己行動。

    之前在進化的過程中,那雙腿化尾,穿的褲子已經被損毀,這會兒那皮膜一被劃開,便露出其下包裹的一雙長腿。

    身體蛻皮之后,宋青小身上以往受傷留下的舊傷暗痕全部都被抹平。

    那新生的肌膚光潔如玉,如新剝荔枝肉。

    她撕扯了一塊被毯下來將腰側一裹,緩緩站起了身來,目光往內室中間溜了一圈。

    屋中靈力極濃,大量白霧仍飄在空中,她已經停止修煉,但不知為何,這靈力并沒有散去的架勢,反倒有越來越多的靈力往此地聚集。

    這種不正常的靈力波動讓她心中警鈴大作,再這樣下去,外面的人應該很快就能察覺不對勁了。

    此地不宜再久留,她借助藍血的力量升入了假丹境,體內靈力充沛,只要不吸引時家大批人手關注,要想突圍比之前更有勝算。

    她心中生出殺意,目光落到那青年身上。

    這會兒只要他一死,憑借他的身份,時家必定大亂,她借此機會出逃也有幾分把握。

    但逃出去后,依舊有后患,銀狼已經曝露,見過它的人很多,除非她能神不知鬼不覺將所有人都一一滅口,這樣一來皇室如果想要將她找出,也要費一番功夫。

    可是這樣做后牽連太大,安隊長曾經對她有幫助,后備隊中的人也是無辜的,她遲疑了片刻。

    這一片刻功夫,銀狼便似是感知到她的念頭,緩緩轉過頭顱,盯著那撐坐在地上的青年,鼻尖動了動。

    那青年不知有沒有感知到即將死到臨頭,他的臉色有些不對勁,隨著靈力的波動,他像是剎時之間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令宋青小感到驚訝的,是這些被她修煉時引來的靈力,此時竟緩緩鉆入他身體之中。

    這怎么可能?

    她進來之時便已經以神識掃視過,這人氣息微弱,身上并沒有修煉后的靈力波動。

    此時他也并不像是在打座修煉,可這些靈力卻像是受到了感召般,接二連三被吸納入他身體中。

    “你傷好些了吧?”隨著靈力進入那青年身體之中,他不像是受到益處,反倒這些靈力對他來說卻如同劇毒,令他身體開始細微的哆嗦。

    他的氣息不穩,目光在宋青小肚腹處巡邏,那里之前破開的洞此時已經恢復,并沒有血再滲出。

    青年見到這一幕,動了動嘴角,似是想要露出一個笑容,但最終臉頰輕輕抽搐,化為急急的喘息。

    “好些了,就趕緊離開吧。”他握著拳撐地,有些艱難的開口:

    “我的舊病將要發作,很多人會過來的,很抱歉,”他咬著牙,聲音既輕且顫:“這里不能再成為你的庇護。”

    宋青小瞇著眼睛看他,猜測他說出這話,是不是感應到自己殺意之后,故意胡扯一通想要來忽悠自己,保住性命的。

    “等下,趁亂之后,你可以走。”他細細的喘息著,抬了抬頭,

    往宋青小來時的方向看去,“從后面走,那里通過園林,是離帝國,醫院最近的路。”

    他說完這幾句話,更多靈力開始往他體內蜂涌,他的臉色迅速灰敗了下去,額頭沁出豆大的汗珠,撐在身側的手掌攥成拳頭,像是在極力抵抗痛楚。

    銀狼感應到靈力的暴動,喉間不由自主發出低吼。

    “我殺了你,時家依舊會亂。”宋青小皺了皺眉頭,那極力咬牙忍耐的青年聽了她這話,目光先是一亮,緊接著又暗淡了下去,扯了扯嘴角:

    “你殺我,沒,沒有用的。”

    他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層青灰色的霧,瞳孔在急劇的收縮:

    “我,我本來也活不了多久……”他盡量維持自己的神情,像是怕太過失態,將宋青小驚著:

    “這一次,能不能活著,都是未,未知之數……”

    宋青小愣了一下,本能的往他邁近一步,想以神識探視他體內情況,但神識剛一接解他身周,便被一股恐怖之極的能量卷入!

    青年的身體此時如同一個巨大的黑洞,將四周靈力席卷一空!

    這種情況令她想起了當日在亡靈祭壇之上,她施展滅神術時,瞬間失控將當時星辰大陣中所有能量全部吸入體內的情景。

    他體內的靈力暴動,竟比自己先前解封了一小股藍血帶來的能量沖突還要恐怖!

    可他分明不像修行者,這么多能量竟能全被容納在他體內,而沒有立即暴體而亡。

    宋青小心里生出一絲疑惑,忍不住將手搭在他手臂之上。

    指尖與他手臂相碰,兩人都不由身體一抖。

    這一點細微的動靜對他來說,便如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令他手臂再也無法撐住,‘咚’的一聲摔落到地板之上。

    而宋青小則感覺這一接觸,她體內的靈力竟然有種控制不住的感覺。

    他的身體對她靈力來說像是一塊磁鐵,吸引著她筋脈內的靈力開始躁動,順著兩人碰觸的地點開始往他體內涌。

    丹田內才剛形成的丹影也像是被這股吸力撼動,微微晃了晃,造成她體內靈力劇烈動蕩,涌得更快了。

    宋青小吃了一驚,當即施展滅神術,滅神術一旦施展,便壓制過那股吸力,牢牢將靈力困鎖在筋脈中,靈力一斷開來,她壓力頓時一松,本能將手掌一下便抬起來了。

    這種情況實在太詭異了,她猶豫了一下,不由以滅神術牢牢把控住筋脈,同時分出一小股靈力與神識,再次將手搭了上去。

    這一次靈力與神識俱都被他身體吸入,轉瞬之間便被淹沒在他體內龐大的靈力之中。

    但就是這眨眼功夫,UU看書 .uukanshu.com 宋青小也感應到一些情況了。

    他的身體之中似是一個無底洞,截留了極為恐怖的力量,他的筋脈之中像是被人改造過,形成一股禁制,將這些涌入他體內的靈力困在其中,使其不能溢出,維持他的生機!

    這些禁制想必應該是時家想了許多辦法,不知動用了什么樣的高手,才替他布下的。

    可就算如此,靈力的波動依舊會腐蝕禁制,造成他體內能力失衡,威脅他的性命。

    他看上去還很年輕,但身體常年遭到靈力的侵蝕,卻如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在逐漸失去生機。

    這些對修煉之人來說極為珍貴的靈力,對他來說卻如同劇毒!

    確實如他所說,他已經活不了多久了,這一次靈力的波動引發他體內禁制失去平衡,憑他目前的身體,他壓根兒不可能支撐得住。

    恰巧今夜因為她被那三人圍巢,引出了神魂中隱藏的另一股神識,將時家坐鎮的高手吸引走。

    這會兒時家之中沒有實力達到能為他平衡體內靈力的人物存在,可能自己剛走不久,他便會死掉的。

    自己確實沒有必要動手,他死于舊疾,不會留下自己動手的痕跡。

    他死之后,時家會陷入混亂,自己可以趁機溜走,比殺了他惹怒時家要安全得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