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03章 惡意

前方高能
     宋青小心中其實也感到有些郁悶,若是能像上次一樣,將銀狼封印成圖騰隱藏起來,關鍵時刻便能將其作為底牌再放出,說不定還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過今日進入試煉空間時機急促,當時大庭廣眾之下,她也只是隱隱有種預感,根本來不及做多余的動作,便一把拽著銀狼進入空間之中。

    好在她一抓之下,竟真的將銀狼拽了進來,這應該跟銀狼本身便出身試煉空間的緣故。

    銀狼曝露之后,雖說她少了一樣底牌,但進入假丹境后,宋青小對此卻并不怵。

    她并不回答這人的提問,自顧自的走到一個角落坐了下來。

    銀狼似是感覺到氣氛不對頭,一雙眼睛盯著空間內的兩個男人,也緩緩退到她身側。

    試煉空間之內這兩個男人年紀約摸都在三十至四十之間,身材壯碩。

    之前開口說話沒有得到她回應的男人恢復了鎮定,又慢慢坐回原處。

    另一個體型略高的男人則是緊跟著開口:

    “三號,你這狼,是試煉空間兌換的寵物?”

    宋青小抬起眼皮,打量著這說話的人。

    他身材頗高,穿了一條橄欖綠的束腳褲,上半身緊身棉衣外罩了一件灰色皮夾克,那緊身衣勾勒出滿身結實的肌肉。

    這個人身上像是繞著一股汽流,他一說話,頭發、衣角微微擺動。

    宋青小自己的靈力偏冰系,當下便感覺到男人身邊圍繞的能量像是屬于自然元素的一種,可能是他的異能了。

    不過能量能夠外泄,不知是他實力強大,還是有其他緣故。

    她伸手摸了摸銀狼后背,那警惕的狼王任由她碰觸,哪怕她沒有回答那男人的話,但這一幕越發令兩個先來的試煉者更加篤定了。

    能活到現在的試煉者對于試煉空間的規則都十分清楚,若不是試煉空間的物品,亦或是第一次沒有帶進試煉空間的東西,第一次僥幸活下來再進入時,是不可能跟進試煉空間里面的。

    她這頭狼給了兩人極大壓迫感,卻對她頗為順從,應該是試煉空間內兌換的寵物。

    試煉空間之內兌換物都是隨機而換,但不知這兩人是運氣不佳,還是因為其他緣故,至今并沒有發現試煉空間之中有寵物的兌換。

    除了新來的三號運氣好之外,也有可能是她殺死了另一個幸運兒之后奪來的。

    那問話的男人心中暗忖,這樣一頭狼,兌換的積分應該不少,雖說能成為其一大助力,但積分一旦用于寵物之上,她本身的實力應該就會偏弱。

    想到這里,他本能的轉頭看了另一個男人一眼,兩人目光閃了閃,都不再開口了。

    試煉空間內重新安靜了下去,約十來分鐘之后,空間內霧氣晃動,另一個試煉者也跟著出現了。

    先來的兩人將目光落到了新來者的身上,宋青小也掀起眼皮看了一眼,這來的人是個身材矮小、貌不驚人的老頭兒,倒背著雙手,如一個普通飯后閑逛的老頭兒,嘴里還叼著一只旱煙斗。

    但老頭普通的打扮下,

    卻有一頭極為引人矚目的紅發,像是特地染過,十分張揚的垂在他腦后,與他外表并不相符,形成詭異的反差。

    不知為何,這老頭出現的剎那,宋青小心中本能的生出幾分不喜。

    這種感覺實在太沒來由,更何況如今隨著她實力的精進,這種本能影響情緒的反應實在也太反常了些,甚至可能會影響到接下來的試煉。

    她微不可察的皺了下眉,這細微的動作頓時被試煉空間內其余三人看在眼里。

    那灰色夾克的男人看著他嘴中含著的煙斗火光一閃一閃的,‘嘿嘿’笑了一聲:

    “四號,公共場所,可不能抽煙哦。”

    他指了指宋青小,“這里還有一位女士在呢。”

    “嘿嘿。”那后進來叼著煙的老頭兒聽了這話,瞇了瞇眼睛,像是一個極為和氣又好說話的老人,他動了動手指,伸手去將煙斗內的火星按熄:

    “是我的錯,是我的錯。”

    他好脾氣的認錯,深深看了宋青小一眼:

    “養了幾十年的習慣,戒不掉,一時上了癮,抱歉,抱歉。”

    四號說話的時候,手在那煙斗上停了片刻,他指尖下冒出幾縷幾煙,像是感受不到煙斗的燙熱。

    在那灰色夾克的男人開口的時候,宋青小便忍住心中的思緒,順著他的話題,作勢以手掩住自己的鼻子。

    但細長的指尖下,她卻輕輕嗅了兩下,并沒有聞到嗆人的煙味兒。

    四號將煙斗一熄之后,隨手將其揣進腰間掛著的口袋里,他就如一走街躥戶的鄰居,踱了幾步,往之前勸他熄煙的灰甲克走了過去,如拉家常般的笑道:

    “幾位運氣好啊,UU看書 .uukanshu.com 先進來一步交上了朋友。大家相聚即是有緣,古語有云,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

    他坐下的動作看似無意,但實則巧妙,靠近穿灰色夾克的男人,恰巧與宋青小遙遙相對。

    不知為何,宋青小總有一種感覺,這紅發老頭兒恐怕對自己心生提防了。

    兩人相看相厭,并不是巧合。

    老頭坐下之后,伸手撓了撓頭:

    “難得有緣相見,這一次共同試煉,不知道幾位都是怎么稱呼的呢?”

    雖說知道他說這話恐怕十分假意,半絲真心也無,但伸手不打笑臉人,誰都沒有一開始便要將自己立于眾人敵對面的意思。

    更何況他問的問題也不過是無傷大雅的事,因此穿著灰甲克的男人爽朗笑了一聲:

    “不瞞你們說,我是最先來的,其次之后就是這位兄弟,”他指了指另一個男人,接著將目光落到了宋青小身上:

    “我們來了不久,就是這位帶著銀狼的女士到了。”

    “那你是一號,那位小兄弟是二號,這就是三號了。”紅發老頭笑瞇瞇的說完,一號便點了點頭。

    從表面上看來,兩人像是一見如故,且都是極為健談的性格,從老頭兒抽煙的喜好天南地北的扯,約扯了十幾分鐘之后,試煉空間里都沒有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