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76章 藏身

前方高能
     巨蛛的吼聲震動了它腮頰兩側長出的細黑絨毛,喝聲震得水底之下隱藏的四號渾身緊繃,本能的抬起了手。

    他的動作帶起水波更為劇烈的晃動,從他臉上逸出股股鮮血如粉霧般散于水中。

    不知是不是血腥氣及動靜引起了這巨蛛的關注,或是近距離的對視讓它已經發現水中隱藏的眾人了。

    它吼叫聲后,移動幾條鋼筋似的長足,緩緩往幾人所在的方向杵落。

    那肢節的足端尖銳非凡,蘊藏著足以將人頭顱貫穿的巨大能量,形成陰影逐漸將幾人全都覆蓋住!

    水流像是一個放大鏡,幾個仰頭的試煉者將這巨足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還能看到巨足尖端一側那排排帶著倒勾的細刺。

    ‘撲通!撲通!砰砰砰砰砰……’

    一號等人的心臟聲開始急促,宋青小看著那巨蛛往下探來的巨肢前端,瞳孔緊縮。

    莫非她猜錯了,這些巨蛛其實并不怕水,之前那頭巨蛛表現出來的畏水,不敢靠近,只是迷惑她的舉動?

    長肢下壓帶來的疾風吹開了湖面,四號被水下幽暗的環境、巨蛛迫近的壓力之下終于忍耐不住。

    他像是被逼到極致,正想撐起身時,干枯的手臂卻一下被宋青小握住!

    “……”他瞪大了眼,本能的張了下嘴,吐出幾串汽泡,發出‘汨汩’的聲響。

    宋青小手掌的力量奇大,竟拽著四號重新蹲坐回原處。

    地底的泥沙被攪動浮出,頭頂巨蛛的肢節也即將碰到四號的天靈蓋了。

    這一刻四號心中既急且怒,他被這一拉,幾乎已經錯過了還手的最好時機。

    隨著那陰影逼近,四號心中生出一股絕望,怨毒的盯著宋青小,等著劇痛的來臨。

    可那恐怖的肢足在落下離水面僅兩、三厘米時,卻突然改下落之勢為前滑,巨蛛口中發出一聲嘶鳴,將那下垂的數對肢節回收,拍打著翅膀重新騰飛起來!

    ‘嗞’,巨蛛鳴叫聲中,那幾頭巨蛛緩緩拉高身形,在水面來回飛了一陣,像是并沒有發現獵物,最后振翅飛起,繼續往前行了。

    四號死里逃生,在巨蛛飛起時,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身體本能仍在索索直抖。

    ‘撲刷刷’的響聲里,像是大朵烏云移了過來,將頭頂的月光擋住。

    湖面少了星光的照耀,陷入黑暗之中。

    大家蹲在水底之下,拼命縮著身體仰頭往上看,卻只看到一片黑暗,耳旁聽到‘沙沙’的聲響,膽大的魚群開始啄咬四號臉上及宋青小后背上被巨蛛剪咬出來的傷口。

    這樣的過程約持續了近兩、三分鐘,在一號等人身體即將達到極限時,那烏云終于移走,星輝重新灑落下來,幽藍的水底下,魚群在幾人之間穿梭。

    ‘沙沙’的響聲已經逐漸離遠了,四號終于忍無可忍,站了起來!

    ‘嘩啦’的水聲響里,他腦袋浮出水面,張嘴大口喘息,眼睛澀痛得根本無法睜開。

    他像是一只落水的沙皮狗,

    大量水珠從他干癟的臉頰滑落,他伸出去抹臉的手都在顫抖。

    試煉者身體經過強化及靈力改造之后,與一般人相較無疑強了許多。

    可是在水底一蹲這么久,顯然也達到了幾人的極限。

    大家爭先恐后的站起了身來,急促的咳嗽,近乎貪婪一般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相較之下,宋青小顯得自在了許多。

    隱藏在水底之下對她好像影響并不大,不知是她善于偽裝,還是因為異能的緣故。

    “三號,你什么意思?”四號咳得肺都痛了,終于緩過那陣瀕臨死亡的窒息感及在水底之下的恐怖后,想起宋青小在那巨蛛沖著自己揮腿而下時,她制止自己當時準備反擊的動作,剎時暴跳如雷,率先發難道:

    “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后,將任務開啟,所以故意不準我還手?”

    他一回想起之前險些被巨蛛的肢爪切開頭骨的那一幕,仍瑟瑟發抖,這會兒撕破了臉后也不再偽裝,大聲的開口。

    一號沉默不語,站在他身側。

    隨著四號怒吼,他身上冒出紅光,映得他那張臉更紅。

    他頭頂之上冒起股股白煙,頭發無風自動,就連淹及眾人胸部以上的水流都仿佛上漲了幾分溫度,不再像之前冰冷入骨!

    四號像是一言不合就要動手,而他敵意一出,站在水中僅露出一個昂著的狼頭的銀狼則也跟著呲了呲嘴,露出鋒利的牙齒,喉間發出威脅的低吼。

    氣氛一下凝肅,殺機四溢間,宋青小并沒有因為四號先聲奪人的發難便膽怯讓步。

    她盯著四號,看他靈力外泄的舉動,冷笑了一聲:

    “什么意思你不懂?”

    她毫不客氣將四號的責問頂了回去,“那巨蛛只是在試探,想尋找我們藏身之處,你要是曝露死了不打緊,但不要把我們連累了!”

    “你怎么知道只是試探?”四號聽她這樣一說,依舊不服,但聲音已經不像之前那么大了,只是他這話一說出口,宋青小便輕描淡寫說了一句:

    “猜的。”

    “好一句猜的!”她敷衍的態度又將四號惹火了,他半干的紅發豎了起來,像是控制不住想動手,卻很快被旁邊的一號止住。

    先前的情景確實如她所說,那巨蛛離得雖近,但像是并沒有發現眾人,聲張虛勢一番后,很快便引著蛛群離開了。

    如果四號那會兒還手,極有可能在眾人曝露之后,引來蛛群圍攻。

    可是在這種人與巨蛛離得極近的情況下,宋青小又是怎么有把握藏在水中的幾人并沒有被發現的?

    畢竟當時要是一個不小心,大家蹲在水中,情勢已經很不利了,一旦被巨蛛發現,恐怕會全身覆沒。

    這種事關幾人性命,宋青小應該不會僅憑運氣來決斷,更不可能隨便一猜,而應該是她發現了什么。

    一號目光閃了閃,想到她先幾人一步進入了峽谷之內的船艙中,莫非在船艙內部時,她發現了什么,卻并沒有跟眾人說?

    “好了四號,有話好好說。”他先出面裝作和事佬的模樣,安撫了四號之后,接著才轉頭看著宋青小:

    “三號,大家現在都是隊友,如今任務還沒開啟,我們也是一頭霧水,四號才會這樣激動。”

    他短短解釋了兩句,接著又道:

    “不過有些話,大家說清楚了,才能避免誤會。”

    一號說到這里,看似憤怒的四號冷哼了一聲,將那煙桿握在手中,沒有反駁,默認了他的話,這使得一號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剛才水下的情況危急,不瞞你說,不止四號嚇得不輕,我們都是。”他轉過頭,看著二號:

    “二號,你說呢?”

    二號卻‘呵呵’的笑,擺明了要站在宋青小那一頭:“三號剛剛也是擔憂四號的舉動引來了巨蛛,情急之下才出手,只是誤會罷了。”

    他還在記恨峽谷中四號向他出手的那一幕,這會兒故意與四號作對,說話的語氣、表情又引得四號眼中殺機一閃,拳頭握了又握。

    “三號,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一號懶得理睬二號挑釁的舉動,徑直轉頭問宋青小:

    “不然為什么之前你會提議下水,并且制止四號舉動?”

    一號問出這個關鍵的問題,不止是生氣的四號,就連二號也將臉上的笑容一收,目光落到了宋青小身上。

    幾人站在水中,也不急于離去,都等著她回答了再說。

    一號等人老奸巨滑,宋青小自然不準備將巨蛛怕水這個秘密說出口,但其他幾人明顯不會善罷某休。

    她心念一轉,神情鎮定自若的道:

    “在上廢船之前,我們并沒有引來蛛群。”當時幾人并沒有刻意收斂自己的舉動,銀狼跳上廢船時,發出了不小的動靜,直到破開船艙入口,進入船內部時,也沒有蛛群的蹤影。

    一號聽到這里,點了點頭,等她接著往下說:

    “我算了算時間,這些蛛群的出現,是在四號點火不久之后。”

    她這樣一說,其他人也不傻,很快反應過來了。

    在廢船上時,幾人發現了筆記本,為了看清上面的字跡,一號當時讓四號點了火。

    “我猜火光或是熱度引來了巨蛛。”她解釋到這里,二號便反應過來了:

    “所以冰冷的湖水之下,就是最好的藏身之處。”

    這樣一來也說得通,可不知為何,一號總覺得還有疑惑:

    “那你怎么能肯定這一點呢?”

    “要什么肯定?”宋青小聽他這樣一說,不由又笑了,那笑意在她蒼白的臉上顯出幾分清冷不近人情的感覺:

    “我都說了只是猜測。”

    一號被她噎住,四號心里壓著的火氣被她冷冰冰的語氣一激,又有往上躥的架勢,當下怪眼一翻,連表面功夫都不做了:

    “猜測?你僅靠猜測,便讓我們躲進湖中,那不是拿我們的命開玩笑么?”他踩著湖水往前走了一步,氣勢洶洶,正要再說話,僅余腦袋浮出水面的銀狼突然沖他發出一聲嗷喝:

    ‘嗷!’

    它那雙眼珠在夜色下閃著陰冷的光澤,UU看書www..com 嘴角露出的獠牙寒光閃爍,仿佛在警告四號,若是再敢上前一步,便要咬斷他的喉嚨!

    這頭狼的實力可不是開玩笑的,它爪牙之利,從之前被它撕開的蜘蛛便能可見一斑。

    此時銀狼兇相畢露,怒上心頭的四號被它殺機一激,嗷嘯聲一吼,頓時后背發麻,又冷靜了許多。

    ‘嗷!’它踩著水往前,腦袋后方的銀毛漂浮在水中,僅露出水面的碩大腦袋顯得頗為滑稽,但卻無損它的震懾,硬生生將四號逼得往后退了兩步!

    四號迫于銀狼之威,雖說退后,但心中的怒火卻無法消除,一雙眼睛陰森森的越過狼頭,落到宋青小身上,牙齒咬緊了。

    它橫梗在宋青小與四號之間,成為阻礙四號攻擊宋青小的一座堅固的堡壘。

    宋青小無懼四號的殺意,反正這次試煉之中四號不動手,她也要將這個人除去,不留他活口,當下便毫不客氣直言:

    “附近除了湖水,如果你還找得到其他藏身之處,用得著聽我的?”

    她說到這里,懶得再跟這幾人廢話,正欲往湖的另一面游去時,身后不遠處像是再次‘撲刷刷’拍打翅膀的聲音傳來,幾個站在湖中爭執的人臉色頓時都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