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78章 先到

前方高能
     那密集的箭矢射過一輪之后一頓,十來頭正準備高飛的巨蛛仿佛逮到了機會一般,又重新飛撲下來。

    先前還一臉喜色的一號等人頓時臉色變了,紛紛擺出御敵姿勢時,后方廢棄建筑群內,又傳來‘嗖嗖’的箭支發射的聲響。

    箭雨飛上半空,射擊到巨蛛身上,撞擊之間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響。

    巨蛛撲勢被阻,再次被射落兩頭巨蛛之后,蛛群終于像是知道畏懼了一般,拍打著翅膀飛了起來,不甘的鳴叫了兩聲之后,越升越高,往大部隊的方向追趕過去了。

    這些巨蛛一飛走,那股籠罩在一號等人心頭的陰影頓時散去。

    大家如卸下了千斤重擔般,這才開始紛紛喘氣。

    地面落了一些箭矢,還灑滿了巨蛛的血液,火焰從一些巨蛛尸身上蔓延至鋪開的蛛網上,燒得‘轟轟’作響。

    巨蛛離開之后約摸一分鐘左右,身后廢棄的建筑群內才有人探出了頭。

    借著沙灘亮起的火光,一號看到那張白凈的臉時,幾乎是以喜極而泣的口吻道:

    “終于遇上人了!”

    一旦遇上人,便好溝通了,不止可以與他們交談,了解這一次的試煉場景,興許還能從他們口中探聽到一些巨蛛的情況。

    那確實是個人的臉,因為與巨蛛變形的臉龐相比,無疑干凈、白皙了許多,也并沒有腫脹。

    探出頭來的人目光與宋青小等人一碰上,便如觸電一般的縮了回去,過了一會兒,便有一人端著弓箭,緩緩走出了廢棄的建筑。

    他一出來之后,影子被融合在廢棄建筑的陰影之下,但宋青小等人都看得清楚,是個身材瘦高的男人,既沒有碩大的肚腹,也沒有那可怕的長足。

    二號松了口氣,臉上露出笑容。

    男人出來之后,廢棄建筑里接二連三有人走出,都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后頭。

    這行人約十來人,竟有男有女,一字排開,將試煉者包圍在其中。

    所有人都端著弓,箭已經上弦,對準了火圈內的試煉者。

    “別、別、別。”試煉者中的一號舉起了手,作投降的舉動,極力露出感激零涕的神情,表露出自己和善且并沒有與這些人作對的意圖。

    “我們沒有惡意的,只是被那些巨蛛追逐,好不容易逃到這里,幸虧被你們相救。”

    為首的男人警惕的望著一號,其他人的目光都放肆的落到了宋青小等人身上,像是在揣測著一號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他們在打量試煉者的同時,宋青小也在打量著他們。

    這些人穿著連體長袖衣褲,將身體包裹在厚實耐磨的牛仔面料中。

    那衣物極臟,像是被各種各樣的血液浸透過,干涸之后呈現出一種古怪又極其惡心的顏色。

    但宋青小注意到,這些人穿的衣物雖臟,卻都并不算破,像是頗為整潔,興許是因為他們有強大的武器在手。

    之前這些弓箭將巨蛛射跑的情景閃現在她腦海中,足以證明這撥人武力值不容小覷了。

    可能因為常年生活在這樣可怕的環境里,無論男女都帶著弓,顯然都要參與戰斗。

    他們的臉色呈一種古怪的青白之色,興許是生存環境惡劣,每個人眼中帶著冷冷的警惕之色,看得人犯怵。

    “你們是誰?”一號開口之后,那最先走在前頭的男人將每一個人都打量過了,又將目光落到銀狼身上,停了許久之后,才緩緩開口。

    不知是不是因為試煉特殊的環境,使得他們極少與人打交道。

    這個人說話時口舌像是不大靈活,說話時有種僵硬笨重的感覺。

    但他能開口已經讓一號十分開心了,當下便道:

    “我是張馳,這是李航,”他指完二號,目光又落到宋青小身上:“她姓安,”他替四號也隨口胡諂了個名字:

    “我們是才誤入這里的航行者,進來之后便遭到了那一群巨蛛的追殺。”

    他說到這里,臉上恰到好處的展現出幾分受到驚嚇后的不安之色。

    一號半真半假的話一說完,那問話的男人目光閃了閃,表情像是緩和了許多,卻并沒有完全打消疑惑的樣子:

    “航行者?”

    “是的。”他視線落到二號身上,二號點了點頭,接著往下說:

    “我們是接收到了一組信號之后,才來到這里的。”

    大家照著廢船上發現的筆記本中記錄的資料來說,“意外發現有新型……”二號打了個哆嗦,像是被嚇得口齒不清,含糊的說了幾個字后:

    “……沒想到,遇到了巨蛛……”

    四號也點了點頭,他此時頭上帶著傷,那傷口原本已經凝固,但浸泡過水后,傷口泛白,裂得更大,像是一個扯著嘴笑的巨口。

    因先前的激烈打斗,牽扯到傷口,此時仍有血絲往外沁出。

    “原來是這樣。”那人聽了一號等人的解說,松了一口氣:

    “沒事了。”

    他轉頭沖其他握著弓箭的人擺手,“看來是新來的。”

    這人在這批持弓者中像是個領頭人物,因為他這話一說完,其他人也就緩緩將手中拉開的長弓放下了。

    弓箭一放下后,UU看書 .uukanshu 緊繃的氣氛頓時消彌了大半,不止是一號心中大石落了地,就連宋青小也跟著將握緊的拳頭松開了。

    這些弓箭要殺她與銀狼自然是很難,但若不到萬不得已,她也不想動手,想留著這些活口,問出一些消息再說。

    “新來的?”她敏銳的抓到這人口中的說辭,問了一句:“那你們就是先到的?”

    那人可能以為幾人之中最先開口的一號才是領頭者,聽到她也貿然發問,先是像感到頗為意外一般,緊接著又恍然大悟,拍了拍自己蒼白的額頭,露出一絲溫和的笑容:

    “忘了你們剛來不久,還沒有分出族群領頭者。”

    他說完這話,便極有耐心的回道:“是的,我們也是意外來到這個地方的,已經來了很多年了。”

    回答完宋青小的話,他招了招手,其他人便動作迅速的開始奔往沙灘四處,拾揀落得滿地的弓箭。

    一部份箭支落空,掉在了湖泊之中,一小部分則散落到沙灘之上,還有一些則是扎在沒有完全咽氣的巨蛛身上。

    但這些人不管男女,對這些尚未完全咽氣的龐然大物似是并不感到有多畏懼。

    似是注意到了宋青小落在這些人身上的目光,那唯一開口過的男人笑著解釋:

    “這些東西制作不易,能回收便要盡量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