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82章 苗頭

前方高能
     這男人說完,不等宋青小回應,坐回了火堆旁。

    幾個聽他號令的人持著長弓,將箭上弦,若隱似無的對準了幾個試煉者。

    剛剛說話、共享食物時的輕松氣氛頓時消失,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戰意。

    銀狼瞇著眼睛上前,喉間發出威脅的低哮,巨大的腳掌落地時,指甲踩進沙子碰到石地,發出細微的響聲。

    它給這些人帶來了很大的壓迫感,令得幾個持弓的人有些驚慌的樣子,本能的退了一步,將弓拉得更開了些。

    “女士。”那為首的男人看到這一幕,強作鎮定的冷哼了一聲:

    “管好你的寵物,弓箭不長眼睛的。”

    “不要生氣。”一號眼珠一轉,再次出面打圓場:

    “我們只是初來乍到,又碰到了這些可怕的人面蛛,安小姐因為恐慌、不安才多了一些疑問。”他說到這里,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向為首的男人傳遞了一個‘你懂’的眼神。

    興許是一號之前給他的印象不錯,也有可能是他們之前在沙灘上時,看到過試煉者跟巨蛛對峙的一幕,心懷警惕,暫時不愿意跟幾人撕破臉的原因。

    再加上銀狼巨大的體形及散發出的危險氣息令這些人感到恐懼、不安,所以一號在開口之后,這人借機下臺,也跟著緩和了語氣:

    “這里與外面的世界不同,有另一套規則。”

    他擺了擺手,“我們明天還要趕路,早點休息吧。”

    “老兄,我們趕路要去哪里呢?”一號見他臉色緩了些后,也跟著提出疑問。

    他面色發冷,但仍勉強回答了一號的問話:

    “回我們的大本營。”

    說完這話之后,那男人垂下眼皮擋住了眼里的神色,顯然不打算再回答這群人任何的問題。

    火堆發出燃燒時的脆響,宋青小撫摸著銀狼的后頸,往石屋的門口走去。

    她一動,幾個持弓的人異常警惕,立即便像是要跟上來的樣子,直到見宋青小走到石屋門口不遠處順勢坐下之后,才定住了腳步,但目光卻若隱似無的盯著她的背影。

    屋外夜風‘呼呼’的吹,少了四壁的遮擋之后,溫度一下降得更低。

    不過因為宋青小特殊的靈力屬性,這些寒意對她來說造不成絲毫影響力。

    有氣息從她身后靠來,趴在她腳邊被撫摸得看似昏昏欲睡的銀狼掀了掀眼皮,眼中露出幽冷之色。

    “你認為這群人有沒有問題?”

    二號學著她的樣子與她并列蹲在臺階之上,聲音以神識傳進她識海之中。

    “還用問?”宋青小懶洋洋的回了二號一句,不屑于在這種事情上也賣關子。

    “嘿嘿。”二號被她揭穿,笑了一聲,也不覺得尷尬:

    “從我們在河岸上時,這群人救了我們之后,顯然不管當時我們有沒有搭話,表露出要跟上他們的意圖,這群人應該都沒有放我們離開的意思。”

    他摸了摸下巴,

    身后幾道目光一直落在二人身上,不加以掩飾。

    “你說,他想帶我們去什么地方?”

    二號目中閃過一絲精光,問了一聲。

    宋青小還沒說話,身后便傳來腳步聲,兩人不用轉頭,便感應到一號的氣息在二人身側不遠處站定。

    這個人是風系異能,他走路要想不露聲色應該很容易,此時故意弄出響動,應該是在提醒兩人他過來的意思。

    他先是看了二號一眼,接著又去看宋青小,越過了二號,直接壓低聲音道:

    “三號,你是不是也看出來了?”

    這些人有問題!

    從他們救了幾人,主動邀請眾人一起,再到慷慨的跟他們分享短缺的食物,領著眾人往來路不明的‘大本營’走,且對大本營不愿多提一句,都讓試煉者們本能的感覺到了不對勁兒。

    “你覺得他們說的話,哪些是真,哪些是假的?”

    從之前宋青小數次略嫌沖動的提問里,眾人也摸到一些大概的東西。

    “進入這里的原因恐怕是真的,這里受到詛咒也有可能是真的,還有……”

    宋青小說到這里,舌頭抵了抵上顎,沒有將話說出口,但一號二號都明白她未出口的話,指的應該是那男人激動之下說出口的那句:這是主神造出的牢籠!

    這也解釋了此地為什么能進不能出的原因,既然是牢籠,必定是要將一些危險的東西困住,使其不能出去。

    危險的東西是指哪些呢?一開始一號等人也以為是巨蛛,但隨即又覺得不對勁兒。

    就如宋青小所說,如果巨蛛真的是屬于一種為了適應海洋環境而進化的新型物種,那么對外界來說就不能算是絕對危險的東西。

    畢竟從之前所經歷的一切看來,巨蛛的數量雖多,但如果威脅到了人類的生存,要想將其消滅,并不是什么嚴重的問題。

    除非是因為某些原因,并不能將這些可怖的巨蛛真正的做到斬草除根!

    “你的意思是,他們提到的,那些巨蛛的存在,是迷失之城原住民,為了適應海洋環境而進行變異的猜測,也是假的?”

    二號的反應不慢,他直指問題的核心。

    “確實是假的。”

    宋青小點了點頭。一號眼中閃過晦暗莫名的光澤,這一點他其實早就已經猜到了,但只是靠本能猜到,卻不像宋青小這樣篤定,仿佛她有證據支持她的理論。

    “為什么這么說?”他轉頭看了屋內一眼,半張臉被屋外的陰影所籠罩,半張臉卻沐浴在火堆照耀出來的光里,整個人顯出一種撲塑迷離之感:“那些巨蛛的臉與人類無異,很像是一種另類的進化體。”

    “確實是這樣。”宋青小點了點頭,從兜里掏出一個東西,拿到眼前看了半晌。

    二號轉頭過來看,那是一根像手指似的東西,但他很快反應過來,這并不是手指,這應該是巨蛛可怕的肢節尖端的一截。

    興許是在戰斗中,被宋青小斬了下來,作為戰利品被她收進了囊中,時不時的拿出來欣賞一番。

    一想到此處,二號不由古怪的看了宋青小好幾眼,尷尬的笑了一聲:

    “沒想到,你還有這個愛好。”

    宋青小懶得跟他扯,將這肢節拿在手中把玩了半晌之后,往二號的方向丟了過去:

    “你看看。”

    一號見到她這個舉動,微微皺了下眉,本能的與仍坐在火堆旁的四號交換了個心照不宣的眼神。

    二號并不在意這兩人眉眼間的交流,將宋青小拋來的這一截斷肢接到手中之后細細的觀察打量。

    這東西堅硬程度不下鋼鐵,仔細一打量,確實有些像半卷的手指。

    ‘指腹’的位置長滿了細微且堅硬的倒刺,可能是在天長日久的進化過程中產生的變異。

    令二號感到有些詫異的,并不是這指節的存在,而是他摸了摸異常平整的切口處。

    那里光滑無比,顯然是被比這指甲更為鋒利之物削下來的。

    這東西本身堅硬程度便非凡,可抓裂石塊,能被輕易的削斷,宋青小身上可能有比這爪甲更為鋒利的武器!

    他指腹偷偷的再次摸了摸切口處,面不改色的將其往靠站在門邊的一號拋了過去。

    一號接過之后,摸了半晌,也臉色微微一變,最終將這半截斷肢握在掌心:

    “是很像手指變異之后的形狀,可能證明巨蛛確實跟人類相關,甚至……”有可能是人類為了適應環境之后,異變而生,繁衍生息之后的后代,“可是……”

    “不是后代。”宋青小搖了搖頭,“也不是為了適應環境而生的。”

    “什么意思?”一號瞇了瞇眼睛,問了一句。

    “共生獸。”宋青小沒有回他的話,反倒喃喃的將持弓男人最初脫口而出的‘共生獸’三字咬在舌尖:

    “共生……”

    一號、二號見她細聲自語,相互對視了一眼,二號出聲道:

    “三號……”

    他話音剛落,宋青小便抬起了頭來:

    “我懷疑,這些巨蛛,可能曾經也是人類。”她說的話,也跟一號、二號之前的猜測相似,并沒有什么出人意料的。

    但她隨即補充:

    “而且有可能是在失落之城出現之后,跟持弓男人、安教授等人一樣,被失落之城中傳遞出去的信號吸引而來的人!”

    她之所以如此篤定,是因為她想到了那些巨蛛畏水的特性,這一點上,與這些持弓的人表現一致。

    試煉的空間中,細微的相似也絕不可能是巧合,唯一的可能性,便證明巨蛛與這些人之間有必然的聯系。

    她的話如一顆炸雷,瞬間令一號、二號變了臉色。

    “什么?”

    二號甚至喊出了聲音,引起了屋內火堆旁幾個假寐的持弓人的注意,令他們睜開了眼睛,為首的持弓男人也被二號的聲音驚醒,歪著頭冷冷的盯著幾個正在小聲討論的試煉者。

    “是被引進這里的外界的人?”一號的臉色嚴肅了些,“如果是這樣,那么短短的時間內,他們到底發生了什么,變成這個模樣?”

    “發生了什么事,就不太清楚了,但……”宋青小手撐著下顎,轉頭往屋內看了一眼,目光與持弓男人陰沉沉的眼神對上,又自然的轉開:

    “既然稱為共生,可能是人類與它們達成了什么協議,造成了如今這種異變。”使得這種外形猙獰可怖的生物既維持著蜘蛛的外形,又保留了一些人類的特征。

    事實上宋青小認為這種‘共生’,應該是人類被迫答應,當時追殺他們的巨蛛,雖說有一定的智商,但卻像是完全失去了理智的生物,顯然已經只是徒留了一些人類的腦袋,已經不具備思維能力。

    用通俗的話來說,這些人應該已經‘死’了,但死了之后尸體以另一種狀態生存。

    這種狀態并非楚可那樣保持著生前記憶、智力的活尸,而是一種變異后的行尸走肉而已。

    也就是說,如果人類并非自愿異化成這副模樣,也可以將這種狀態稱為:

    “寄生。”

    兩人目光一冷,宋青小接著又道:

    “至于為什么人類會被迫答應這樣的寄生,應該是在生命安全當時遭到極度威脅的情況下。”

    而這個極端的威脅是什么呢?這個問題已經不用宋青小再說下去,二號已經說道:

    “被主神創造了牢籠關押的罪惡之源。”

    也就是那為首持弓男人提到的,這座失落之城受到的‘詛咒’了。

    話說到現在,哪怕是試煉任務還沒有出現,但目標大概的脈絡已經很明顯了。

    一號、二號的心直往下沉,其實宋青小所說的可能性,他們之前已經隱約有不好的預感了,只是誰都不敢去加以聯想而已。

    任務場景只進不出,UU看書 .uukanshu.com 再加上被‘寄生’的人類所化的恐怖蛛群,還有這里可能存在的一種被主神關押的‘詛咒’,可想而知,這一次的任務,要么是消滅詛咒之源,要么便是逃出這個失落之城!

    也有可能是兩者兼而有之,先消除詛咒之源,再逃出這個詛咒之城!如此一來,任務難度自然又更增加了一些。

    可是持弓男人如果在這一方面沒有撒謊的話,這座城位于世界的另一個次元,時空門沒有出現,兩個世界如兩條并不相連的平行線,又怎么出得去?

    當出去的路都不知道在哪里,這個任務就算是開啟了,又怎么進行得下去?

    石屋的門口,兩個試煉者被這沉重的打擊震得垂頭喪氣,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覺得嘴中盡是苦澀。

    “這要怎么出得去?”一號苦笑了一聲,原本沒有期待有人回應的,卻沒想到宋青小又拿出一個東西細細的端詳:

    “怎么來的,自然怎么出去!”

    安教授、持弓男人一行人進來的原因是受到神秘信號的吸引,及在狂風巨浪的推送下,進入這個地方。

    那么相同的,要想離開這個地方,可能也需要某個信引,及同樣的狂風巨浪推送。

    可是這里已經浮出海面,被真正的世界所放逐,無風無浪,又哪來的狂風巨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