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90章 死路

前方高能
     這一突如其來的異變令宋青小吃了一驚,但意外之后她不免又感到欣喜,她原本對這封印還感到頗為頭疼,沒想到此時得來卻全不費功夫。

    她壓下驚喜,最后將目光落到后半張信紙之上。

    ‘我們進入了神廟,找到了泰坦一族滅絕的原因!’

    寫到這里,那字跡越發凌亂得幾乎難以辨認,顯然寫信之人哪怕當時已經逃離了險境,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也感到驚恐無比。

    ‘那里被供奉著一個恐怖的詛咒之源,泰坦一族太貪心,擁有強悍的體質及遠勝人類的壽命仍不滿足,以族人精血供奉……惡體!母獸分列自身的孢子,寄生于強悍的泰坦族人體內,改造其身體,使其成為更為恐怖的戰爭兵器。’

    這樣的結果早在宋青小的預料之內,看到這里,令她無聲的嘆了口氣。

    ‘經過孢子寄生之后的泰坦一族,暴發出遠勝于同族的可怕戰斗力,力量、速度飆升,但噩運也隨之而來,他們的貪心開始遭到反噬。’

    這種改造后的泰坦一族很快失去了控制,被泰坦族人以強大的精血灌溉的母體開始迅速長大,遭到孢子寄生之后的泰坦族人成為了這母體的傀儡。

    等到泰坦一族意識到不對勁兒時,情況已經失去控制。

    大部份泰坦族人為了增強自身能力,都曾主動讓這母體寄存,短暫的實力提升之后,這些強大的種族開始變異為恐怖的寄生獸,大肆虐殺,尋找為母體提供更多能源的精血。

    這個時期的泰坦一族臭名昭著,開始被神所詛咒并遺棄!

    昔日繁榮的城池隨著泰坦一族的消亡而開始落敗,反之恐怖的巨蛛則開始肆虐大地。

    此時神怒降臨,撕扯大地,海洋取代山川,淹沒城池,將這些異生物連同寄生母體一起埋葬進大海的深處。

    這一時期被稱為黑暗紀元,文明幾乎斷層,一切被推倒重洗,在傳承史上,幾乎是沒有記錄的!

    ‘……惡魔并沒有滅絕,只是暫時被神意鎮壓而已。我們的到來,將這座古老的城池喚醒,同時被喚醒的,還有沉睡的母體。’

    ‘我們的力量在它面前不堪一擊,為了活命,大部份的人在死亡的威脅之下,愿意成為它的奴仆,主動讓它寄生,供它驅使。’

    ‘被孢子寄生之后,寄生體會潛藏在宿主體內,依靠宿主的精血為生,慢慢吸取宿主生命,為它辦事。’

    它被‘封印’多年,渴望重新主宰世界,想要再次回到黑暗紀元的時代,奴役人類,以萬物蒼生為食。

    ‘被它寄生之后的人試圖向外界發送求救信息,吸引外界的新鮮血液進來,壯大它的力量,同時它也在尋找方法,想要打破時空壁。’

    而此時闖入失落之城的安教授一行則分為兩個群體,一部分愿意接受母體寄生,茍且偷生,殘害同類;一部份則拒絕成為母體的奴仆,想要逃離!

    昔日共同進退的戰友,此時成為死敵,開始相互殘殺、相互狩獵。

    ‘我們逐漸不敵,跟著安教授躲進船艙,將艙門鎖死。這種寄生體十分可怕,對人類來說危害性太強,足以使種族毀滅,絕對不能被放出這個牢籠中去。’

    ‘我們感覺得到,這些被寄生的同胞們已經在變異。’

    ‘船艙內的食物在減少……’

    ‘我們又攔截下來了一條他們想要發送出去的誘導信號……’

    ‘他們的力量在變大,我們感覺得到船在受到攻擊……’

    ‘可能堅持不了多久了,船在動,被他們,不,應該是它們撬動。’

    ‘也許我們活不了多久了,

    船在挪動,它們想將我們扔往絕境!’

    ……

    ‘神靈在上!如果后來的人看到我留下的這封信,請務必阻止它們!為了人類的繁衍生息!如果你沒有選擇被寄生,如果你還能想辦法逃離,請務必將這一不幸的消息帶出去,阻止那些還想要尋找失落之城的人們。’

    信的主人后面留下了他的家庭信息,可是事隔多年,他的信一直留在船艙之內,直到試煉者們的到來,才有緣重見天日。

    這是一封警告外界探險者的信,這些最初進入失落之城、堅守住了底線的人,最終被困死在船艙內,臨死也沒能將失落之城的關鍵信息傳出去。

    只要這消息一日沒有傳到外界,前往失落之城的冒險者古往今來都會源源不絕,最終淪為母體寄生獸的食物來源供給及奴仆。

    宋青小坐在沙地之上,將這封信翻來覆去的看了數遍,識海內那道封印之門亮了半扇的原因,絕對跟她手中的這封信脫不了干系。

    這是一封警告外界不要輕易受到失落之城信號引誘的信,與他們最開始接收到的引誘信號立場相對立。

    她仔細思索這一次任務的要求,及自己目前所知的線索等一切細節。

    從這些人進入失落之城開始,無論是持弓者,還是信中留下的線索,都證明這些進入失落之城的人進入的方式都是一樣的。

    最先確認失落之城沉海的位置——接著接到失落之城發送的神秘信號受到引誘——再到遇上狂風巨浪,被卷進時空裂縫,進入這個異次元的空間壁!

    如果想要出去,條件也應與進來時相等。

    這封信要傳達的內容與引誘的信號目的截然相反,便相當于是阻止的信號——接著再出現狂風巨浪,繼而沖破空間壁,回到現實!

    也就是說,這封信相當于是要離開這個世界的重要且必不可少的敲門磚之一,這才是任務提示中,那扇被封印的門亮起來的主要原因!

    當下,也許狂風巨浪一出現,另一扇門應該便會亮起。

    宋青小想通這一點,當下狂喜不已。

    信只有一封,已經落到了她的手上,相當于一號、二號及三號想要接收逃離任務的路已經被全部堵死。

    不過這一次任務中,最初闖入失落之城的人都分為兩派,極有可能一號等人也會轉而加入阻止自己逃離的陣營。

    可另一派屈服于現實的人選擇被母體寄生,甘愿成為母體的寄生體之一,才能短暫的活命。

    要想倒入狩殺陣營,并阻止自己逃離的話,宋青小揣測恐怕也需要達到一定條件才行。

    而這個倒向相反陣營的條件,極有可能代價是巨大的。

    她的目光落到了水面上漂浮著的周琪尸體,這個壯碩的女人內臟幾乎已經被掏空,僅剩了一個軀殼而已。

    寄生體的氣息殘留在她身上,吸引了眾多的魚群。

    魚群頂弄著她身體,將她的尸體緩緩往湖底拽去,她上半身已經沒入水中,僅剩一雙腿還在水面撲騰。

    遠遠看去,她仿佛像是仍活著,還在掙扎不已。

    神的試煉規則殘忍,若無意外,這個倒向狩殺陣營的規則,極有可能就是像她與那群持弓者一般,接受母體的寄生,才能名正言順的追殺想要逃亡并阻止想將消息送出迷失之城的人。

    就算宋青小一開始因為猜到了逃出失落之城的條件幾近苛刻,難以完成,曾打算想過狩殺其他人,阻止逃離,可此時也完全打消了這個主意。

    她再看了一眼信,信的末尾,寫信的人以極重的筆力強調著:‘阻止它們!為了人類的繁衍生息。’

    寄生體的危害太大,能為人類帶來滅頂之災,這種東西,絕對不能離開這里!

    就算不為了試煉場景中的人,哪怕這只是一個虛無的世界,可她也絕不允許自己的身體內遭這樣的東西入侵、寄生。

    她識海之中目前隱藏了一個蘇五的神識,已經給她帶來了無盡的困擾及麻煩,絕不能再多一個東西危害自己,哪怕逃生的路艱難無比!

    宋青小的眼神變得堅定,她將展開的信重新折疊起來,再次塞進防水袋中,放回了自己的口袋之內。

    湖泊中周琪的尸體已經被魚群拖下大半,僅剩一雙腿仍露出水面,一晃一晃的。

    逃離失落之城的規則與來時一樣的話,如今宋青小有這封信在,相當于已經擁有出去的‘許可證’。

    可是另半側封印亮起來的條件還需要她再去探尋,還有那狂風巨浪,又從何處而來呢?

    面前這湖泊雖然環繞半個地下城,可這點兒水,顯然不足以引起滔天巨浪的,那么這可以送人離開的巨浪,到底在哪里?

    她強迫自己冷靜,將目前所知的線索在腦海中慢慢的一一理順。

    無論是安教授一行,還是后來的那群持弓者,對于離開失落之城的規則應該都是十分清楚的,從昨晚宋青小跟那持弓男人的對話便能得知,他們心中恐怕也明白,想要離開這個時空壁,需要有一場與來時一般的巨浪沖破兩個空間的梏桎才行!

    不過失落之城自成一個小世界,如那男人所說,不刮風、不下雨,僅憑這湖泊,是掀不起大風浪的。

    這一次試煉任務既然提出了可以逃出這里,便證明這一局不可能是絕對無解的死局,那么總有足以掀起巨浪的契機,只是她暫時還沒發現而已。

    宋青小抬起頭,與對面山頂之上的神像遙遙相對。

    那里是泰坦族的神廟中心,安教授一行最開始進入這個世界時,也是出現在了那里,只是后來被變異的同族連船帶人扔進了峽谷之內!

    而前期主動選擇被寄生的人們則將大本營也安在了神廟之中,持弓者們昨晚發現了試煉者后,也試圖將試煉者引往那里。

    安教授等人也是在神廟之內,喚醒了神廟之中的母體,遭遇了不測。

    從昨晚進入試煉場景一直到現在,試煉者們曾被寄生之后的共生獸追擊,但并沒有發現信中所提到的母體。

    極有可能這母體從被探險者們喚醒之后,一直便藏在神廟之內,僅僅依靠它的寄生獸追擊亦或引誘人類主動前往神廟。

    也就是說,神廟之中可能有某種禁制,將其困住使它無法離開;也有可能是神廟之中對它來說有特殊的東西,讓它不愿離去。

    無論是哪一種,都足以證明神廟之中有詭異。

    她想起信里提到的,‘看到了神跡’!

    一開始宋青小想到的是那巨大的神像,可現在細細一琢磨,又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兒。

    她想起離開隊伍之前,那持弓男提到神廟時,稱其為偉大的建筑,非常的壯闊。

    一群曾遭母體孢子寄生,身體會逐漸異變成為可怕的怪物的人們,對于母體的恐懼應該是極深的。UU看書www.uukanshu.com

    就算是寄生之后身體會受到寄生體的影響,對母體有種本能的親近,但這些人在被寄生之初,尚有理智時,應該是恐懼大過親近的。

    可到底是什么樣的誘惑,使他們能克服自身的恐懼,將大本營建立在神廟之中,與母體比鄰而居呢?

    恐怕是與生倶來的求生欲!也有可能那里是他們的命門!

    神廟內部可能藏著一種說不定能讓他們逃生的秘密!母體之所以一直潛伏在神廟之中不肯離開,有可能是那里藏著足以克制它的弱點,也有可能那里藏著它渴望并想要的東西。

    信上所說,它吸引冒險者前來,很有可能是想要重回世界,再次制造出黑暗紀元,由它統治肆虐的時期。

    它所害怕的,應該是當初淹沒了迷失之城的海水。

    而它所渴望的,恐怕就是離開時空壁縫,重回現實世界,將寄生體繁衍至整個世界。

    泰坦一族制造出了這個恐怖的大殺器,應該也會相應的制造另一種足以制約它的方式。

    所謂的‘神罰’,在宋青小看來更像是一種泰坦族收拾善后的手段而已。

    也就是說,無論哪一種可能,都足以證明神廟之中,可能隱藏著足以能掀起沖破時空壁的風暴機關!

    但這機關,掌控在母體的控制范圍之內。

    這是一條死路,但有可能又隱藏著一線生機。

    目前這些只是她的猜測,但無論如何,只要有一絲希望,她也是要去經過確認的。

    宋青小想到這里,不由苦笑了一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