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91章 離去

前方高能
     對于將泰坦這樣強大種族滅絕的母體,宋青小并不懷疑其戰斗力。

    更何況母體還有可能會召喚異變的巨蛛為其保駕護航,這一次試煉一場惡戰是在所難免的。

    她深呼了一口氣,從沙灘之上爬了起來,湖水中之前還飄著的尸體,這會兒在魚群的拖拽下緩緩沉了下去。

    湖面僅剩一圈圈往外擴開的漣漪,逐漸恢復之前的平靜。

    宋青小離開隊伍已經將近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再不回去,恐怕會有人按捺不住的。

    她提了一口靈氣,往沙堆之上狂奔。

    少了周琪這個累贅之后,她速度快得驚人,持弓者的隊伍離湖邊的距離又并不遠,不用三分鐘時間,她便已經看到等得不耐煩的眾人。

    那持弓的男人見到她回來時,眼睛先是一亮,隨即往她身后看了一眼,聲音一沉:

    “周琪呢?”

    一號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她身上,她衣服已經濕透了,頭發還在滴水。

    試煉者們都敏銳的聞到她身上傳來一股若隱似無的腥氣,再從她獨自歸來的情形看,與她同行的女人十有八九恐怕遭遇了不測。

    持弓的人可能也感覺到了不對勁兒,不約而同的露出同仇敵慨的神情,看宋青小的目光中帶著難掩的敵意。

    匍匐在地上的銀狼緩緩起身,踩著沙子往她走去,宋青小擰了把濕透的衣服,水花‘嘩啦啦’濺落到地上,竟引得幾個臉色青白的持弓者心驚的倒退。

    這些寄生的孢子成熟之后控制著宿主的言行,它們曾被海水淹沒,對于水有種本能的畏懼。

    如果是這樣程度的水花都能令這幾人感到害怕,極有可能是這幾人感染較其他人更深的原因。

    “她說有事,先走了。”宋青小隨意找了個理由搪塞,這話聽起來全無誠意,令問話的男人臉色一變,抓著弓的手握了又握,顯然不信。

    不止是他們不信,試煉者們也不相信。

    她不會平白無故的離開,又渾身濕透的獨自一人回來,中間的十幾分鐘時間,極有可能發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從昨晚進入試煉場景到現在,試煉任務一直沒有開啟,宋青小這一趟出去,莫非找到了開啟任務的契機?

    二號想到這里,眉梢一跳,有些難以平靜。

    持弓的男人聽了宋青小的話,胸膛劇烈起伏,臉頰肌肉微微抽搐,任誰都感覺得到他內心并不平靜。

    可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他沒有發飆質疑,反倒硬生生將這口氣忍了下來,點了點頭:

    “可能是大本營有急事,她收到了什么消息。”

    他這話明顯是為了顧全大局,并非真的相信宋青小的說詞。

    其他人咬住嘴唇,低垂下頭沒有出聲。

    氣氛正有些尷尬時,持弓的男人正欲出聲讓眾人繼續前行時,二號突然開口道:

    “不好意思,我也有點渴了。”他手抵著喉嚨,咳了兩聲,露出一個假笑:

    “能不能請你們找個人,也帶我去一趟水源呢?”

    宋青小低垂著頭,仿佛并沒有聽到二號的請求似的。

    一號、四號面面相覷,若有所思。

    持弓的人群強忍怒火,領頭的男人死死盯著二號看了半晌,眼中像是要噴出火來,拳頭握了又握,最終目光又落到宋青小身上,強壓下心中這口惡氣:

    “水源就在不遠處,你可以自己過去。”

    折損了一個同伴之后,他拒絕了二號的提議:“你不是女人,不需要有人陪同。”

    “我對這里不熟。”二號被他拒絕,卻并不死心,笑著說道:“再加上這里危機重重,水源周圍有可能有人面蛛出沒,

    多個人放哨總也小心一些。”

    他說到后來,語氣逐漸強硬:

    “安排個人帶我去吧。”

    情況到了現在已經逆轉,持弓的人群再傻也知道,這群新進入失落之城的人并非能任他們搓圓捏扁的軟桃子,那男人目光陰鷙與二號對視了半晌,最終在二號目光中敗下陣來,無可奈何的轉頭問:

    “那你們誰帶他去?”

    持弓的人群靜默了好一陣,才有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越眾而出,咬了咬牙:

    “我去吧。”

    為首的男人點了下頭,冷著臉對二號道:

    “既然知道危險,你們快去快回,我們不會等太久的!”他說到這里,又看了那持弓的大漢一眼,目光暗了暗,叮囑道:

    “多加小心。”

    他這話一語雙關,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二號卻像是聽不懂他話中的意思一般,等男人交待完,便跟著持弓的大漢離去。

    兩人這一走,將近一刻鐘時間都沒回來,眾人等得逐漸心急,一號、四號也有些坐不住的樣子。

    宋青小卻感到并不意外,二號如人精一般,應該從她的舉動已經猜到了開啟任務的端倪。

    憑二號實力,要想將被感染的大漢弄下水,開啟任務不費吹灰之力,若是事情順利,二號此時應該已經回歸。

    除非中途生出什么波折,導致二號改變了主意。

    她心中正思索著這種可能,約五六分鐘之后,持弓的男人正焦躁不安時,原本一直閉著雙目的宋青小卻站直了身:

    “回來了。”

    她話音一落,數秒之后,果然焦躁不安的持弓男人便見到遠處二號的身影出現在街區的一角。

    與宋青小回來時的情景一樣,他也是渾身濕透,身上帶著比宋青小回來時更濃的血腥氣,跟他一起出去的大漢此時一樣不見了蹤影。

    一連折損了兩個人,持弓男人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他甚至擺不出裝模作樣的假笑,沉聲問:

    “我們的人呢?”

    “他說有事,先走了。”二號咧開嘴角,深深看了宋青小一眼,嘴角邊帶著笑意,找了個與她一模一樣的借口,氣得持弓男人暴跳如雷。

    他還來不及說話,等了許久的一號終于沉不住氣:

    “我也想喝水!”

    一號話音一落,四號接著也點頭:

    “大家都喝了,那我也喝一點吧。”

    他閃身站到一號身側,一號指了指先前給兩人搜身的人:

    “就他們帶我們去吧。”

    持弓的男人聽了一號的話,氣急反笑:

    “如果我不同意呢?”

    他一說完,其他持弓者此時退后一步,搭弓挽箭,對準了幾個試煉者。

    “別這樣。”一號面不改色,從兜里掏出那半截巨蛛斷肢,如拿著一個戰利品,在空中一拋一接:

    “我們是同路人。”他意有所指,“他們都去了,不讓我們去,你是不是對我們有什么意見呢?”

    他說這話時,臉上的笑意逐漸隱了下去,神情變得嚴肅,身上放出強大的氣勢,壓制著持弓的男人,看他臉色慢慢泛青,額角、鼻翼沁出密密實實的汗珠。

    ‘呼呼’的風聲之中,那吹在地下城的風漸漸凜冽,圍繞在男人周圍,迫使著他肩膀直往下沉。

    男人這會兒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勁兒,那風仿佛聽從一號指揮,像一層無形的束縛,擠壓著他身側的空氣,束縛著他身體,令他逐漸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一號倒背著雙手,微笑著看他一臉狼狽的模樣,叼著煙桿的四號站在他身側,吞云吐霧,看不出來是誰在搗鬼。

    到了這樣的地步,雙方幾乎如撕破了臉般,惡狠狠的互瞪。

    氣氛一下緊繃到極致,似是一觸即發之間,一號突然笑了一聲,那股纏繞在男人身側的風頓時化為無形:

    “別緊張,我們也只是想去喝點水,很快就回來,又何必傷了和氣呢?”

    他率先示好,那男人神色陰晴不定,好一會兒才揮了揮手,示意其他人將弓箭放了下來。

    一號露了一手將他震住,若是拼起來,不過雙方各有損傷而已。

    男人臉上顯出掙扎之色,思索了好一陣之后,像是終于被他說服一般,擠出一絲笑意:

    “你說得對,大家都是同類,以后還要相處,沒必要傷了和氣。”

    他像是想通了什么一般,UU看書www.uukanshu.com 不再像之前氣憤的樣子,吩咐了被一號指名的兩人領一號、四號前往水源,末了又神色平靜的道:

    “我們會在這里等一陣,但希望你們快一些。”

    “放心吧。”一號點了點頭,與四號跟著這兩人往水源的方向走去。

    他們一離開之后,隊伍頓時人數又少了一些。

    到了現在,持弓者的隊伍折損了三個人,又被一號帶走兩人,一下稀疏了許多。

    剩余的如臨大敵,如盯囚犯一般盯著宋青小與二號兩人。

    宋青小若無其事靠著石壁站了一陣,突然接到二號傳音:

    “你說,一號、四號還會回來嗎?”

    這個答案,其實兩人都心知肚明。

    一號、四號已經聯盟,同進同出,毫不掩飾。

    他們心中恐怕如明鏡一般,清楚最先上廢船的宋青小必定得到了什么關鍵性的東西,卻并沒有拿出來共享。

    雖說失去了信件這個傳遞重要線索的道具,但他們也可以選擇從試煉場景中的這些人口中逼問出真正的消息。

    在生命安全受到威脅時,這些在死亡面前曾經妥協過的怕死鬼,極有可能會將母體寄生一事也和盤托出。

    只要打聽清楚了失落之城形成的主要原因,憑一號、四號的聰明,要猜出任務并不是難事。

    不過在與母體作戰、將迷失之城重新送回大海,且逃離這里等艱難異常的任務條件加持之下,一號、四號遲有可能會選擇一條與宋青小相反的路來走。

    他們不會回來的!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