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497章 斬殺

前方高能
     二號身體像是被無形的禁制所束縛,逃躥的身形還未完全隱匿,便被神秘的力量‘釘’在了原地!

    宋青小拖著火鞭上半身往他傾來,眼中帶著凌厲殺意,嚇得二號魂飛魄散,當即驚聲大喊:

    “四號,拖住她!”

    “哼!”四號一聲冷哼,這老頭兒此時撕下溫和的表皮,終于不再掩飾自己的壞脾氣:“不用你來指揮!”

    他一拽火鞭,那捆在宋青小身上的火焰剎時收得更緊。

    火光灼燒著她身上的鱗甲,發出‘滋滋’之聲,硬生生將宋青小前傾的上半身又拽了回去。

    另一側被銀狼幻影撕下一條膀子的一號臉色慘白,他因輕敵之故,吃了這么大一個悶虧,心中怒火翻騰,恨不能將宋青小碎尸萬段!

    當即強忍劇痛,以靈力封鎖傷口,在四號出手的剎那,他也跟著閃身一退,揚起左臂,靈力化為肉眼可見的旋風,‘呼嘯’著將宋青小雙腿卷住,并一下收緊。

    宋青小以‘臨’字術將二號困住,但因一號、四號出手相救的緣故,錯失殺他的大好時機。

    四號的火鞭越收越緊,拽著火焰將她往后回拖,借此時機,二號靈力極力掙扎,像是想要急速脫困。

    電光石火之間,宋青小眼中冷光一閃,放棄斬殺二號,任憑四號將她拉起,順著這四號拉拽之力,以雷霆之勢帶著一號的束縛沖至四號面前。

    在四號還沒反應過來之時,她拳頭一捏,轟向四號面門。

    四號根本沒想到一號的異能纏她不住,也沒想到她會放棄近在咫尺的二號來殺自己。

    之前二號呼救之時,四號多有不屑,此時輪到自己與宋青小近距離交鋒,才知道二號當時面臨著多大危機!

    她釋出的靈壓將他四周退路封死,在自己烈焰燃出的高溫助力之下,她的靈力竟能將拳鋒覆蓋出一層冰霜,令他感到寒意!

    四號慌亂之下收手回擋已經來不及,只好仰頭后躲,同時張嘴以靈力催發吐出一口熱煙圈。

    那靈力化成的煙圈在高溫催發之下化為火環,擋在四號面前,但下一刻便‘嗖’的一聲被宋青小擊散!

    ‘砰’的悶響聲中,拳鋒擊中四號鼻梁,雖下一刻四號頭便往后仰躲了開,可哪怕只是沾了一點兒,強橫無匹的靈力依舊在他臉部縱橫,將他面部骨頭絞碎!

    四號還來不及發出痛呼聲,便感覺靈力覆蓋他整個頭部,奪走他呼吸,他耳中聽到臉上‘咔咔’的凝結冰塊的聲響,身體如斷線的風箏往后飛落而出時,才后知后覺感到蝕骨的寒意。

    “啊啊!”四號喉中發出痛嚎,冰晶被他自身帶著的高溫融化,剝落之后露出他被打得凹陷下去的臉部,極為嚇人。

    他半個腦袋幾乎被拍扁,臉部表皮之下縱橫交錯著數條紫黑的瘀痕,仿佛將他受損嚴重的五官都切割成數份。

    “我要殺死你!”四號怒火如熾,倒飛出去的身形在半空之中翻了個身,還未站穩,便咬牙切齒的咆哮出聲。

    宋青小正欲趁勝追擊,但此時‘臨’字術形成的領域被二號破開,恢復了行動自由的二號當即雙手撐地!

    隨著他雙手下壓,那先前追擊一號的銀狼幻影霎時之間化為烏有,與此同時,宋青小卻感覺身體一沉,身體像是陷入泥潭之中,被千斤重力拉扯!

    那重力蔓延她全身,令她連轉頭都有些吃力。

    宋青小半轉過頭,便見數米開外二號咬緊牙關,與她對視。

    她身體的異變與二號有關,宋青小眼珠一轉,目光落地,果然便見到地面之上自己被拖長的影子。

    影子的頂端被二號壓制,此人異能邪門,控制陰影變相的制住自己。

    二號眼中帶著殺意,三個試煉者圍剿宋青小,并將其實力強大的靈寵引開,但不止沒能成功殺死宋青小不說,反倒還有兩人吃了大虧。

    得罪了這樣一個實力強大的人物,二號深知不殺死她,趁她緩過手了便是自己死期。

    他靈力迅速外泄,將宋青小控住,見她動作僵硬,還來不及露出喜色,下一刻便見宋青小慢慢抬起手來,像是要掙脫束縛一般。

    隨著她這一動,二號發現自己的異能竟逐漸失控,靈力瘋狂外涌想將她影子封住,但宋青小的實力之強遠超他想像,他這樣能越級控人的異能,在她面前竟有逐漸失控的架勢!

    怎么可能?

    二號眼中閃過驚駭、絕望之色,他已經達到悟道境巔峰期,至少能將凝神境后期以下的人完全控住五秒左右。

    可此時他才將宋青小控住不超兩秒左右,她便已經有要掙脫的趨勢了!

    當下二號心里便涌出一個念頭:糟了!

    宋青小絕非他最開始預想的僅只有悟道境的實力,拋除開那頭恐怕已經要被燒成飛灰的靈寵看來,她也并非等閑之輩,能在失去大半助力的情況下以一敵三還不落下風,此時自己的秘術又困她不住,她至少已經是凝神境后期的修為,說不定已經是凝神境巔峰。

    二號一念及此,當下悔得腸子發青。

    他自認自己之前表現不錯,在峽谷隧道之中與四號發生爭執,接著在河灘之時與宋青小并肩作戰,說好聯盟。

    事后自己處處表現站在她這一邊,可他在臨時反咬的時候,宋青小竟像是早就已經猜到了,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漏了馬腳,還是這個女人心思狡詐如狐。

    如果當時銀狼幻影殺她一個措手不及,突襲咬中的是她而非一號,事情便好辦多了!

    “一號……”只是事到臨頭,也沒有反悔的余地,二號滿頭冷汗,從牙縫間擠出聲音。

    一號不敢怠慢,靈力在他面前聚攏化為強風,逐漸在他面前形成一把約兩尺長的劍影!

    這劍影一現,像是頓時將一號體內靈力掏空,他整個人氣色顯得有些萎靡,卻仍一揮手:

    “去!”

    那劍影當即往宋青小方向飛射而來,而她身后的四號剛一將飛落而出的身形止住,緊跟著也配合著一號動作,甩動手中火鞭在空中打了一圈之后,那火影化為一條咆哮的火龍,沖往宋青小后背心之中!

    “受死吧……”四號面色猙獰,咧開變形的嘴角。

    他一心一意想致宋青小于死地,卻忘了留意身后。

    四號的身后火光還在燃燒著,烈焰燒得‘轟隆’作響,一如四號此時得意忘形的笑容。

    火焰將周圍的景物扭曲,四號被熱浪托著站在半空,須發飛舞。

    宋青小被二號纏住,腹背受敵之際,火海之中,一條渾身燃燒著烈焰的影子飛撲而出,直抓四號后背心處!

    ‘嗷嗚’的狼嚎聲里,銀狼雙目被燒得通紅,張開巨口,尖銳的獠牙一口咬中四號頸骨,‘咔嚓’一聲咬斷,用力一撕便將四號頭顱撕下!

    斷頸處的傷口迅速被高溫封住,血液被鎖在其中流不出。

    銀狼的突襲既快且迅速,四號頭斷之后,身體仍站在半空,還維持著先前放招的姿勢,笑聲卻戛然而止。

    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將一號、二號都震住了,幾人做夢都沒有想到,那被火燒了如此之久的銀狼不止沒有死在四號法器加持的火焰之下,竟藏了一段時間之后反撲。

    四號自己更是到死都沒明白,他會死于狼口!

    銀狼將碩大的狼頭一甩,被它叼在口中的人頭便‘咚’的一聲滾落下地,迅速被火焰吞沒。

    失去了主體的頭顱靈氣散開之后,沒有了抗火能力,不多時那頭顱便被燒得蜷縮,眨眼功夫便萎縮至拳頭大小,‘砰’的一聲化為飛灰,飄揚在火焰之中,成為塵霧。

    四號的主體在抽搐數下之后,也跟著無力的揮著胳膊往后倒了下去。

    煙桿法器失去主人靈力的加持,也跟著恢復原形,那咆哮的火龍在即將沾到宋青小后背心時,‘嗚’的一聲靈力迸泄,霎時之間化為烏有。

    此時宋青小的識海之中,任務發生變化,半扇亮著的封印門下,提示著:將失落之城重新送回大海深處!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3750。

    來不及去觀察積分的變化,身后危機一除,宋青小雙手結印,以‘臨’字術形成結界,將疾馳而來的風劍困入其中,她掌心含著靈力一拍那結界,原本受控于一號的風劍卻頓時被她拍動,轉飛往二號的方向斬落!

    二號大驚失色,要想躲避時,已經晚了。

    ‘呼嘯’的風聲里,風劍帶著殺氣已至他面前,哪怕一號極力想要找回控制權,但下一刻‘噗嗤’一聲輕響中,二號胸口被風劍穿透,帶起大蓬血珠,將他胸膛切開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

    二號重傷垂死,那束縛著宋青小的異能頓時一松。

    她以靈力將困鎖在自己腿上的暴風震開,足尖一點,往四號無頭尸體的方向飛掠過去,手臂一撈,將四號握在掌中的那個煙桿法器奪入掌中。

    事已至此,一號一見不好,當即本能后退,將重傷垂死的二號拋下不顧。

    識海內的積分提示在四號死后沒有變化,宋青小本能轉頭往二號的方向看去,卻見他跪坐在地,無力的抬手試圖堵住胸口的大洞。

    試煉者強大的體魄使得二號在受了如此嚴重的致命傷的情況下還沒有完全咽氣,外涌的血液吸引了不少人面蛛,卻又因火焰的緣故被逼退,暫時無法分食二號。

    “為……什么,我還以為……我裝的很好呢……”

    死到臨頭,二號極為不甘,宋青小將煙桿揣進懷中,往他走去準備先將這人解決了再說,聽了他這話,不由彎了彎嘴角。

    其實她從一開始就沒相信過二號所謂的聯盟,他與四號之間的爭執在她看來更像是引她上勾的圈套罷了。

    他與一號最先進入試煉空間,在她進來之前,足夠這兩人約好同盟了。

    再加上今早石屋搜身時,一號身上搜出那半個人面蛛的斷甲及廢船上的日記,而當時那日記本宋青小分明記得,二號是最后一個獲得的。

    當時一號、四號擺明排擠他,他最后一個拿到筆記本看上面記載的資料,照理來說這東西應該最后落入他手,卻反而出現在一號身上,足以證明這兩人之間早有聯盟,三人合伙,打著聯手將自己排除出局的春秋美夢!

    至于二號與一號、四號結盟的原因,也并不難猜測,自己身懷九字秘令,能感應得到二號身上九字秘令使用時的波動,自然在自己使用九字秘令時,二號也能感應得到。

    在湖泊沙灘旁,她被巨蛛圍殺時,二號就正好躲在旁側!

    更何況就算沒有這些緣故,宋青小也沒有想過要留他活口。

    二號身懷九字秘令,如‘嗷嗷’叫的肥羊擺在宋青小面前,豈有不殺的理由?

    她長腿交錯,正欲往前邁去時,頭頂神像之上,在此時突然傳來一聲悶吼:

    ‘嘔嘔唔——’

    伴隨著這吼叫聲,神像頂部的石頭開始‘咔嚓、咔嚓’的響動,巨大的石塊紛紛滾落,宋青小神色一冷,頓時腳步抬頭往上一看——

    那低垂的神像眼眶的黑洞處,UU看書 .uukanshu.com 突然探出了一條深褐色約有水桶粗的巨大觸手!

    那柔軟蠕動的觸手外形與被她拖入水中時,從周琪體內鉆出的寄生獸的觸手相似,卻大了不知多少倍!

    表面包滿了泛光的鱗甲,使得那觸手在蠕動間像是極為滑膩的樣子,令人既感惡心,又覺得有些怵。

    觸手一鉆出來,便迅速將神像巨大的腦袋纏住,同時那破開的眼眶處,第二條、第三條……接二連三數條肉觸相繼伸出,形成一只長約十幾米,奇大無比且又柔軟的褐色惡心肉掌,將神像的頭部牢牢捉住。

    ‘嘔——’

    母體的吼叫聲越發急促,似是下一刻便要鉆破神像的束縛,從那破口之中將主體擠出。

    恐怖的氣息彌漫整個神廟空間,聲波的音浪震得原本就搖晃不迭的神像越發垮塌得更加迅速!

    石塊‘轟轟’往下砸落,母體哪怕此時只出現了觸手,主體尚被困在神像之中,但宋青小依舊可以透過些粗如巨柱的觸手,想像得出母體本身的可怕之處!

    “嘔唔唔啦——”

    廣場之外,被宋青小凍住雙腿的持弓者們,在聽到母體的大吼聲時,嘴里齊聲發出古怪的聲音,像是在與母體一應一和。

    宋青小當機立斷,放棄斬殺二號的念頭,往神像后方飛掠而去。

    母體像是感應到她的動作,那巨大的觸手再次拉長十來米,將神像臉部的石塊硬生生扒下一砣,以觸手吸住,精準無比的往宋青小方向砸落而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