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01章 來歷

前方高能
     宋青小的全副心神都在關注著任務的變化,此時識海之內門上的封印一除,她雙眼之中便迸出喜色。

    隨著任務條件的全部達成,封印上的陰影盡數褪去,海水已經淹沒到封印門的頂部,預示著任務即將成功。

    但任務提示之下,獎勵的積分卻顯示著: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7500。

    從最初她逼出周琪體內的寄生孢子,將任務開啟之后,最初始的獎勵是2500分,這應該是神的試煉對于此次任務每個參與者的最初獎勵。

    隨著四號、一號相繼一死,宋青小識海之中提示的任務獎勵增加到了7500,可還有一個本該屬于二號的積分在哪里?

    二號當時被她以風劍穿胸而過,照理來說不應該活下去。

    可此時任務獎勵并沒有提示疊加二號的積分,莫非二號有什么保命的秘術,胸口被洞穿之后還能活著?

    她心里閃過這個念頭,隨即耳中傳來‘咔咔咔’接連數聲碎響,接著‘轟’的一記強震音隨之而來。

    耳朵受到劇烈沖擊,竟傳來‘嗡嗡’的鳴聲,再也聽不到其他聲音!

    四周、頭頂晶石接連破開,隨泄下的海流將天與地相接,汪洋迅速將地下城包圍,水流中心形成巨大的漩渦,拉扯著周圍的一切往中心卷去!

    書信中提到過的黑暗紀元時代的世紀末日來臨,宋青小眼角余光見到一大塊晶石挾著雷霆之勢往救生艇砸落而下!

    若被砸中,恐怕要船毀人亡!

    宋青小瞳孔緊縮,心臟如遭人一下捏緊,喘不過來氣,她強忍在身體本能的顫栗,欲結印以‘臨’字術暫時阻其片刻攻勢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改而將結印的手伸入兜中,摸到了一樣東西。

    那是她從廢船的骷髏身上摸到那封開啟任務的關鍵信箋,她將信塞進嘴中咬住,還未來得及再次結印——

    識海之中封印上的水流一下便沒頂,她只得伸手以渾身之力將銀狼死死抱住,防止它在風暴之下被沖離!

    宛如從天滾落的銀河卷成聲勢浩大的浪頭,將浮在水面的救生艇高高沖起!

    ‘嗡——’耳內還是一片嗡鳴,但船體受到重擊時傳來劇烈的震蕩,在巨浪、晶石的雙重擊打之下四分五裂。

    宋青小與銀狼的身體在這股重力沖擊之下騰空而起,被巨浪掀起之時帶起的颶風卷了進去!

    失重感下,宋青小隨手亂抓住一塊堅硬之物,像是碎裂的救生艇。

    她以為必死無疑,風暴絞殺著她的身體,令她感到生命力疾速流失。

    但下一刻她艱難異常的張開嘴,被她咬在嘴中的信飛落出去。

    那封信被巨浪吞沒的剎那,便如放出了通行證。

    次元壁的時空之門終于被打開,將她與銀狼及晶石吸了進去,接著宋青小‘砰’的一聲落地!

    巨大的沖擊力下,她身體往外‘噌’的一聲摔出五、六米遠,

    直到撞擊上預備隊食堂外的墻壁才停。

    同時隨著她落下的,還有一大樣重物,她聽到風聲,來不及阻擋,便在地上滾落數下之后,‘咚’的一聲砸到她頭頂之上,她還在‘嗡嗡’直響的耳中竟然清晰無比的聽到頭骨發出的‘咔嚓’碎響,腦袋一熱,像是有血順著頭發往下滴!

    哪怕她肉身極為強橫,但被這一砸,卻痛極鉆心,只覺眼前金星亂冒,險些被砸得暈死過去!

    幸虧胸口抱著的晶石及銀狼撞到她斷裂的肋骨,劇痛之下令她后背直冒冷汗,又硬生生的痛得清醒。

    那重物從她頭上砸落之后壓在她后背之上,沉甸甸的令她喘不過氣。

    她使出吃奶的勁兒,才用力將壓在后背上的東西掀開,好不容易翻轉過身后,顫巍巍的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腦勺。

    后腦勺上這會兒高高腫起,血‘汩汩’往外流,她抬頭去看罪魁禍首,一看之下不由自主發出一聲詫異的低呼:

    “咦?”

    一大塊厚厚的晶石斜躺在她身側,上面還沾著砸破她腦袋的血。

    這個神廟之內的禁制碎片,看樣子比她自己撿到的那塊還要大上兩倍,可是怎么會跟著她一起出現在這里?

    她很快想到了自己被卷進風暴之前的那一幕,頭頂之上禁制破開,大大小小的晶石落下將船砸破,她在風暴之中隨手像是抓了一件東西,以為是船的碎塊,將其當成救命之物,現在想來,恐怕她抓到的是這個晶石。

    在任務完成,時空之門打開的剎那,試煉空間將她送出試煉場景時,也將這東西一并帶了出來。

    想通這一點后,宋青小便不覺得稀奇。

    這一次試煉傷得不比逃離恐怖營時輕,甚至差點兒將小命也交待在了那里。

    大自然發威時的可怖程度遠勝與三頭犬相斗之時,宋青小回想起禁制破開,洪水滔天時的景況,依舊感到后怕不已。

    她進入試煉之前已經是傍晚時分,食堂的一角頗為偏僻,并沒有其他人。

    一道她自己拖出的長長混跡著淡淡血跡的拖痕盡頭,銀狼進入試煉空間之前吐出的骨頭還落在那里。

    食堂之中,預備隊的人說話時的吵鬧聲傳進她識海內,這種嘈雜的聲響才令她真正生出一種脫離了危險之后的踏實感覺。

    銀狼被她揪在懷中,大腦袋掙扎著像是想要站起身,與滿身傷勢的宋青小相比,它也好不到哪兒去,甚至看起來比宋青小還要狼狽。

    她抱住銀狼碩大的腦袋,不顧它掙扎用力揉了兩下,躺了一會兒恢復了些體力之后,才緩緩坐起了身。

    這里雖說偏僻,但難保會有人出來發現,她前一刻還在食堂之內用餐,此時又渾身濕透滿身是傷的躺在這里,被人撞見之后不好解釋。

    銀狼也勉強爬了起來,宋青小撿起兩塊晶石抱起,一人一狼前后一瘸一拐的避開其他人,回到房中。

    勉強將門打開之后,宋青小將東西一扔,關上門后整個人往門上一靠,慢慢滑坐到地上,連手指頭都不愿再動。

    銀狼也受傷不輕,跟著趴在她身側,舔著自己身上的傷痕。

    此次試煉關鍵時刻,多虧了銀狼襲擊母體,為她爭取了一線生機。

    也正因為當時銀狼的舉動,使得母體一怒之下打翻神像,撞破了連神秘匕首都沒有撞開的禁制。

    一想到神秘匕首,宋青小心中便郁悶萬分,這把匕首陪伴她多時,但在這一次試煉中卻幾乎被毀。

    她心痛無比的將匕首從丹田之內召了出來,那原本平整的匕首表面,此時已經多了七八條大大小小的裂痕。

    其中最嚴重的一條裂痕從匕首的尖端斜直往上,中間有數條裂縫圍繞著這一條裂痕而生,幾乎令匕首從中折斷。

    匕首表面靈光盡失,與她之間僅還有一絲微弱的聯系,宋青小忍疼將體內殘余的靈力重新注入匕首之中。

    靈力注入的剎那,匕首表面靈光微微一閃,隨即又散了開去,竟像是承載不住靈力的樣子。

    宋青小眉頭緊皺,不由又將放在一側的其中一塊稍小些的晶石提了起來放在腿上。

    她總覺得這是好東西,因此在禁制破開時,冒險撿了一塊回來,卻沒想到無意中離開試煉空間前又撈了一塊更大的。

    那晶石約摸磨盤大小,入手極沉,她就是傷勢沒這么嚴重時,抱著都極感吃力。

    這東西像是某種未知的礦體,但不知以什么樣的手法制成,竟連她手持匕首,以十成靈力擊打也無法損毀!

    她以靈力彈入晶石之中,使得晶石表面結出霜晶,越發顯得那晶石璀璨而晶瑩,但霜晶才剛結出不久,又很快散去,并沒有在表面留下絲毫痕跡。

    晶石也沒有動靜,像是對靈力有極強抗體。

    這東西堅硬異常,且靈力都無法將其損毀,若是使用得當,說不定對她來說大有益助。

    可是在試煉空間中時,四號以法器放出的火焰無法將其融化,泰坦一族將它制成禁制阻擋海水,可以說水火不侵。

    就連她的神秘匕首都無法將其切割,反倒在與之相碰撞時損毀,靈力也不能對它造成傷害,相當于這兩大塊辛苦從失落之城搬出的寶貝當下沒有了用武之地。

    宋青小一想到此處,不由有些郁悶。

    她一面摸了摸晶石,一面將損毀的匕首放在其上,那匕首上的裂痕在晶石的映襯下越發分明,她沉吟了片刻,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在以匕首破禁制之時,匕首裂開的剎那,隱藏在她識海之內的蘇五像是說了一聲‘可惜’。

    只是當時情況危急,她來不及細想,此時回憶起來,覺得蘇五這一聲‘可惜’有些耐人尋味。

    他像是認出了匕首的來歷,替匕首損毀而感到可惜。

    這把匕首造型特殊,極為神秘,是當初殺她的人留下的唯一線索。

    安隊長曾查遍整個帝國的匕首造型來歷,但卻唯獨沒有她這樣匕首的信息。

    如果蘇五認得出來這把匕首,是不是意味著蘇五這里,可能也知道殺她的兇手是誰?

    宋青小想到此處,神情一振,以神識呼喚隱藏在她神魂之中的那道殘魂:

    “蘇五!”她發出的神識并沒有得到蘇五的回應,但宋青小清楚他應該感應得到自己此時的意念,透過自己的眼睛,應該也看到了外界的信息。

    她將晶石之上的匕首拿了起來,放到眼前:

    “這把匕首的來歷,你知道嗎?”

    蘇五寄居在她神魂之中已經有很長時間,但大多數時候都是蟄伏并不出聲,唯獨顯露蹤跡的三次,都是在她性命攸關的時刻,興許是怕她死了,連累著他也魂飛魄散。

    “哼!”宋青小腦海里剛閃過這樣的念頭,便聽到識海之中有人輕輕的冷哼了一聲。

    她翹了翹嘴角,露出一絲狡黠之色,又問了一次:

    “這匕首的來歷,你清楚嗎?”

    可能是知道自己如今的情形已經被宋青小摸清楚了,隱藏失去了意義;也有可能是從他肉身死亡,以魂靈的方式寄藏了許久,實在是太寂寞了些,此時蘇五在沉默了許久之后,終于出聲道:

    “兵藏世家打造的神器,也不知道怎么落到你這樣一個修為微弱的小修士手里。”

    “兵藏世家?”這是從得到了神秘匕首以來,宋青小第一次確切的從人口中聽到匕首的消息。

    她喃喃重復了一聲,拿起匕首放在掌心,以指腹細細在裂開的刃身上撫摸,聽蘇五冷冷開口:

    “兵藏世家都不知道,你怎么拿到這東西的?”

    “僥幸而已。”能被蘇五特意提到,足以證明兵藏世家并非普通人。

    她頓了頓,遂將自己當初無意中被人暗殺,進入神的試煉,繼而得到匕首的經過說了一遍,并沒有隱瞞。

    聽她說完之后,蘇五許久之后才回了一聲:

    “運氣不錯。”他的聲音極冷,有種不近人情的漠然感,哪怕喪失了肉身,已經落到極為狼狽的境地,UU看書www.uukanshu.com他說話之時仍帶傲然之意:

    “兵藏一族屬于九大世族之一,雖然實力不怎么樣,但制造的武器還行。”

    他眼界頗高,夸人之時也僅以‘還行’稱之。

    “當年我的法寶胚胎,也是出自兵藏一族之手。”

    宋青小聽到這里,心中一動:

    “九大世族?是指時家……”

    “目光短淺!”蘇五冷笑了一聲,宋青小便知道他所指的世族,恐怕并不包含時家這樣的隱世家族在內。

    她想到了千山,當初提及時家的時候,雖說并沒有像蘇五這樣不屑,卻也并不以為意。

    “莫非,是天外天?”

    “照你們的說法,確實稱為天外天。”蘇五承認了宋青小的猜測,當下令她更為費解。

    照蘇五所說,這匕首來源于天外天的兵藏世家,可她沒有進入神的試煉之前,只是一個普通人,連隱世家族這樣的存在都不清楚,又怎么會與天外天的人扯上了關系?

    “這把匕首出自兵藏世家不假,也屬于極品法寶,但你手中的,僅只是復制出來半成品,缺少魂性。”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