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02章 玄晶

前方高能
     不過她運氣不錯,一個普通人被殺之后,意外打破規則,得到了這樣一把匕首,改變人生不說,并順利將它陰差陽錯煉為本命的法寶,更添威力。

    哪怕這樣一柄神器并不完整,而被強行一分為二,但對于天外天許多的修士來說,能擁有兵藏世家的武器已經是極為稀罕,更別提這樣罕有的上品,哪怕僅只是一個‘復制品’,也是潑天的大運!

    “如果它是完整的,配合你的修為,在破禁制之時,哪怕不易將這禁制打破,也不會輕易這樣碎裂。”可能是對于匕首的損毀極為遺憾的緣故,蘇五竟罕見的多說了幾句:

    “兵藏一族雖說擅長鑄造法器,但要想煉成這樣的上品法寶,也非易事。”

    宋青小聽到這里,摸著破裂的匕首,越發心痛無比。

    “有沒有辦法修補呢?”

    蘇五聽她這話,沉默了片刻,才道:“有!”

    她精神一振,還沒接著問話,蘇五便道:

    “這把匕首的材料是極為罕有的黑耀金,若是能找到同類的材料,倒是可以將這把法寶修補到全盛時期的五六分。”

    他這樣一說,宋青小滿心的喜悅當場如同被人兜頭潑了一盆涼水,心頓時直往下沉。

    先不說蘇五口中提到的‘黑耀金’是什么她聞所未聞,更何況就算是找到這樣的材料,也僅能將匕首修補至五六分而已,匕首的威力始終是大打折扣,對她將來不利。

    “不過你手中的東西——”蘇五的話再次令宋青小抬起了頭,手本能的摸到了她此次從失落之城中帶出來的東西:

    “你是指這個禁制的碎片?”她低垂下頭,仔細打量那晶石: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倒是好東西!”蘇五說到這里,那冷漠的聲音終于像是有了起伏:

    “不過對你來說就未必。”

    “怎么說?”宋青小心中一動,蘇五接著道:

    “黑耀金雖說稀罕,但論煉制法寶的材料,卻又不算頂級。”

    宋青小屏息凝神,深恐錯過了蘇五所說的每一個字:

    “紫梧桐、寒玉石……”他一連提了數樣材料名,“都是屬于頂級的煉制法寶的材料,只可惜如今已經極為稀缺。”

    他可能意識到自己已經將話題扯遠,說了兩句之后又繞了回來:

    “你手上的東西,名叫玄晶,是極品寒玉礦中,受到豐沛靈力蘊養之下由極品寒玉異變而成的東西。”

    天外之中,目前幾大主要礦源,都掌握在九大世族的手里,寒玉礦雖然有,但產出的都是些低下的寒玉石。

    真正的極品寒玉極為稀有,千百年前就幾乎已經絕跡,就算如今九大世族及研究院的那些老怪物們手中可能有一些,但數量應該也是不多的。

    極品寒玉石都已經如此稀有,更別提再受靈力蘊養之后異變的玄晶。

    宋青小這一次撞了大運,

    進入的失落之城中,那些泰坦族的罪人竟然儲存了如此之多,且將其煉成禁制,擋住海水,豢養寄生毒蠱,最后自尋死路,倒是便宜了她這樣一個小修士。

    “當年這里也曾出現過一個小型的寒玉礦,卻有妖獸把持,那會兒地界之中,幾大家族為了占據礦源,曾吃了不小的虧,最終達成協議敗退。”

    蘇五說到這里,宋青小腦海里頓時便浮現出劉肖曾提到過的‘星空之海’的戰爭。

    時家當年曾入侵星空之海,最終在血脈覺醒的妖獸面前退敗,那一場戰役時家的私衛死傷無數。

    預備隊劉肖僅知當年這一場戰事,卻不清楚戰爭起始的原因,如今聽蘇五一說,十有八九可能是為了礦源之爭。

    “只是這東西雖說罕有,但異變之后卻喪失寒玉原有的冰系屬性加成的能力,反倒變得無比堅硬,并不易煉化。”蘇五頓了頓,“就是兵藏世家,也不能將玄晶完全煉化,研究了多年,最多將玄晶煉化四成,煉制成的法寶雖說對于修士的靈力屬性并沒有限制,卻也不如寒玉那樣特殊的靈石對于冰系靈力修士有更強的輔助加成,唯一的特點便是極為堅硬,若是同品階法寶與其硬拼,大多都會吃虧。”

    不過修煉到高階的修士,都不是泛泛之輩,以深厚靈力滋養的法寶,多的都是上品,決定勝負的除了法寶之外,最重要在于靈力及修為。

    所以像玄晶這樣的東西,就成為了一種雞肋。

    既是極為罕有,卻偏偏又因難以煉化,而缺少用武之地,棄之可惜。

    “但每樣東西,都總有作用,至今武道研究院的禁制大門,就是由玄晶煉制而成,存在了上千年,一直沒有被人損毀過呢!”

    宋青小無語,她總感覺蘇五說到這里時,那語氣像是帶了些諷刺。

    “玄晶石雖說作用不大,但畢竟稀有,依舊會有人垂涎。”蘇五冷冷道:“你有得到這些東西的運氣,未必有守住的實力!”

    宋青小聽他說完,心當下涼了半截。

    搞了半天,她辛苦從試煉場景中搬出來的這兩塊東西,就是用來造大門的!

    “武道研究院是什么?”她問了一句。

    “武道研究院……”不知為何,提到武道研究院時,蘇五冰冷的聲線像是有了變化,那語氣更冷,像是帶了殺機:

    “是由九大世族創立把持,目的是為了對抗神獄,終有一天——”

    他的心情像是一下變得極為惡劣,話說了一半,卻沒了動靜。

    宋青小等了半晌,卻沒再聽到他接著說下去。

    從他口中,已經是第二次聽到‘神獄’的存在,當下感到頗為好奇,不由問道:

    “神獄到底是什么?”當日她在逃出皇城,蘇五第一次出現之時,提到時越的存在時,蘇五便曾不屑的說到時越的存在是為了對抗‘神獄’,而人為制造出來的一個失敗研究品。

    時家‘創造’出時越這樣一個實驗品,目的是為了對抗神獄。

    而天外天這樣一個強者如云的地方,世族組成研究院,其最初目的竟然也是為了對抗神獄。

    這神獄到底是個什么樣的東西,值得兩撥人如此慎重與其對抗?

    只是與上一次一樣,她問到神獄時,蘇五再次沒了聲音。

    宋青小等了許久,他卻像是失去了交談的興致,應該是不準備再回答她這個問題。

    她皺了皺眉,只好按捺下心中的好奇。

    今晚與蘇五一番交談,雖說得知了不少消息,但同樣的又生出了無數的疑問。

    但從他的話中,可以得知外面更為寬廣的世界及更多實力強大的修行者,令宋青小既是向往,又感警惕。

    她收回心思,摸了摸手上殘破的匕首,沉吟了片刻。

    目前可以得知這把神秘的匕首來自于天外天,是由九大世族之中的兵藏一族所煉制。

    可如此一來就有更多的疑惑從宋青小的心中生起,在進入神的試煉之前,她不過是個平凡至極的人,與帝國之中的隱世家族都并無聯系,又怎么會引起天外天的人注意,并以這樣的上品法寶來殺當時只是普通人的自己?

    她手指無意識在裂開的匕首表面輕撫,又去看那匕首把柄的后部,那里曾有一個紅葉的標記,只是當初在逃離恐怖營試煉中,兩個‘她’合二為一之后隨即消失。

    那個標記應該有其特殊意義,極有可能是屬于世家象征,不知是不是代表著兵藏世家的符號。

    可惜蘇五此時已經銷聲匿跡,否則倒是可以問一問。

    若匕首上的紅葉標記并非屬于兵藏世家的圖騰,便極有可能屬于其他勢力。

    而在這些勢力之中,宋青小總感覺當初暗殺自己是天外天的人的可能性并不大。

    這里是屬于帝國的地盤,時家的存在雖說并不足以完全震懾天外天的人,但這些人在時家的地盤上也不可能全無顧忌的隨意殺人。

    就如當日千山想殺她與安隊長時,也遭到了同行另一人斥責。

    如果不是天外天的人殺她,那么帝國之中的隱世家族動手的可能性就非常之大了。

    雖說這把匕首是屬于天外天的兵藏世族所鑄造的上品法寶,但未必就不可能落到隱世家族的手中。

    若不是蘇五提到了神獄,可能宋青小還未必敢想,可今晚聽他提到武道研究院的存在是為了對抗神獄之后,她便已經猜到了天外天與帝國隱世家族之中的聯系。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極有可能為了這相同的目的,而達成某種合作協議。

    若是這兩股勢力合作,作為某種交換,隱世家族要拿到兵藏世族贈送的武器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只是帝國之中的隱世家族眾多,她所知道的不過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究竟又是誰想要殺她呢?

    不知為何,宋青小想到了當日派人殺她的六號,在邀約她時,提到過想看一看她的匕首。

    精神病院的試煉中,她曾在殺死四號紅鞭女時將匕首露出,可能被六號發現了端倪。

    興許可以將六號作為突破口,說不定能查出一些消息。

    宋青小打定主意,將來等到實力更進一步之后,找出六號,問出匕首消息。

    她與六號之間仇怨極深,當日出了試煉后險些死在六號之手不說,后面又被三顧等人追殺,九死一生之下差點兒被隱藏在自己神魂之中的蘇五奪舍。

    如今六號又極有可能與匕首相關,說不定與當初殺她的人有關系,這一行更是非走不可的。

    宋青小吃力的將匕首重新收回丹田之內,望著那兩塊玄晶,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這一嘆氣牽動了她體內傷勢,令她喉間涌出一股腥氣,內臟隱隱作疼。

    她將這口血吞了回去,還沒起身,突然外放的神識便感應到有人靠近。

    來人氣息微弱,且頗為熟悉。

    不多時,門外便有人敲門,檀文的聲音隨之響起:

    “青小,你在嗎?”她說話時,聲音有些緊繃,像是不確定她在不在房里。

    宋青小苦笑了一聲,她與檀文倒是有緣,兩次從試煉出來,都聽到檀文敲門。

    “有事嗎?”她捂住胸口,隔了門忍著疼痛問了一句。

    興許是聽到她說話,檀文松了口氣:

    “吃飯時你突然離開,想問問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沒有。”宋青小道,“只是接到了一個朋友的電話而已。”

    “哦。”她猶豫了片刻,接著又問:

    “你飯沒吃完,那需要我幫你帶一些吃的嗎?”

    “不用了。”宋青小拒絕了她的好意,并順口將其打發,聽她在外面站了片刻,氣息逐漸遠去之后,宋青小才舒了一口氣,撐著門緩緩站起身。

    銀狼此時蜷縮成一團,像是已經沉睡。

    這一次試煉中它被母體所傷,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宋青小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她辛苦從失落之城中帶出來的兩大塊玄晶,當初得到這東西時的喜悅此時隨著蘇五的話又變成了頭疼。

    她抱起這兩塊玄晶進了練功房,盤膝坐下之后并不死心,再次打了兩記靈力進去!

    靈力彈入玄晶之內,并沒有絲毫的反應,看來蘇五所說,這東西難以融化并非只是開玩笑而已。

    在找不到融化玄晶的方法之前,這東西便需要好好隱藏,免得引來禍事。

    這一趟試煉為了完成任務,自己受了重傷不說,銀狼也沒有撈到好處,還損毀了自己的匕首,只換來了7500積分,還抱回了兩塊可能會引來麻煩的玄晶,實在是得不償失!

    不過一想到積分,宋青小不由去察視自己的識海,顯示著她積分剩余:7533分。

    隨著她試煉次數的積累及實力的增強,試煉空間的兌換界面顯示著可兌換的物品種類遠比當初又豐富了些。

    除了丹藥法器琳瑯滿目之外,竟出現了煉制丹藥的丹方及一些材料、輔煉的器物等。

    不過這些東西大多價格昂貴,宋青小想到蘇五所提到的‘黑耀金’,倒是瀏覽了一番這些材料。

    不知是不是因為如蘇五所說,黑耀金極為稀有的緣故,還是因為她目前‘等級’低微,她翻了半天,并沒有找到黑耀金這樣的材料,倒是找到了一些低品級的煉制法器的普通器材,最終失去了興趣。

    從丹藥、器材這一大類中將神識退了出來,宋青小再將神識沉入到秘術法訣時,第一時間便發現了排在首位的一個‘前’字!

    那‘陣’字帶著金光,在她發現的剎那,神魂之中的九字秘令便傳來一陣熟悉的悸動,令她欣喜無比。

    她以神識碰觸這‘前’字,當下腦海中便出現:九字秘令‘前’字訣。

    上面顯示著兌換價格:6000積分!

    宋青小當下大喜,毫不猶豫選擇兌換。

    積分一被扣除的剎那,神魂之中傳來一陣歡愉,九字秘令之中,‘前’字令浮現在她神魂之內。

    那原本便擁有的‘臨’、‘者’二字訣原本帶著的淡淡金光,在‘前’字令被兌換成功之時,那光芒跟著一閃,仿佛字令之上蒙著的灰塵一下又被擦去一些,三字光芒相互輝映,隱隱顯出一分逼人的鋒芒。

    宋青小心中一動,‘前’字令在她意念之下自動運行,以她神識覆蓋的范圍之內為主,她想到外間房門之處。

    體內所剩無幾的靈力頓時被抽空,她原本盤坐在地的身形原地消失,眨眼之間便出現在入門之處。

    她突然瞬移出現,靈力的波動中,霎時將原本陷入沉睡中養傷的銀狼驚醒。

    銀狼耳朵一立,眼睛一睜,喉中發出低哮,前肢剛一撐起,吹著血沫的鼻尖一動,作勢欲撲之時,似是聞到了熟悉的氣息,那豎立的毫毛頓時又緩緩平了下去,看到宋青小的身影時,它放松了警惕,重新又慢慢趴了下去!

    宋青小這一動之下,牽動了體內傷勢,隨著她靈力被抽空之后,干涸的筋脈傳來劇痛,卻無損于她此時的好心情。

    看來‘前’字令施行之后,只要是在自己神識范圍之內,靈力充沛的情況下,便幾乎可以說是來去無形。

    遁速奇快,幾乎可以稱為神出鬼沒,彌補了自己以前在戰斗中速度上的弱勢!

    戰斗之中‘前’字令一旦施展開來,配合其他攻勢,不止是在與同級修為的人戰斗更占優勢,哪怕就是再遇上在帝都中遭比她實力更高的強者圍攻,有了‘前’字令配合戰斗,就算不敵,但逃命也應該綽綽有余了!

    宋青小大喜之下,將神識再次放開,意念一閃之下,身體重新出現在練功房中,踉蹌著往前跑了兩步才止住!

    有了‘前’字令后,無論是在試煉中還是現實世界,都大有益處,簡直是她此次試煉最大收獲!

    隨著她將來神識的提升,可以將神識放得更廣之后,只要靈力充足,她完全能在自己神識所覆蓋的地界之下任意穿梭!

    她如今現實之中惹了不少麻煩,但有了‘前’字令后,底氣便更足。

    這一次試煉,除了那兩塊令她感到頗為頭疼的玄晶之外,‘前’字令簡直是她最大的收獲!

    而且‘前’字令帶來的除了瞬移的能力之外,同時增強了九字秘令中‘臨’字術與‘者’字令的能力,使得這兩個字訣的光芒都較之前強了幾分。

    九字秘令字字相扣,每得到一個字令,其余數令的能力也跟著相應的提升。

    可惜此時她剛出試煉空間,體內筋脈干涸,否則倒是可以試一試,她實力全盛時期的‘臨’字術施展之后,結成的領域定會比之前更大,困住對手的時間也相應會更多!

    宋青小美滋滋的想到這里,不由又生出一絲疑惑。

    此次自己兌換的‘前’字令,應該是此次失落之城試煉中的二號死了之后才重新出現在自己的兌換頁面的。

    可在試煉中時,二號當時雖說被自己以風劍穿胸而過,可因為當時任務提示中并沒有出現屬于他的積分提示,當時以為二號極為狡猾,以什么秘術將命保住,此時看來,自己當時應該是殺死了他,不過不知為何,他卻并沒有積分增加。

    這會兒脫離了險境之后,她略一思索,便隱約想通了其中的關鍵之處。

    在地下城的時候,周琪一死,使得自己開啟了任務之后,才有積分出現。

    二號緊隨自己之后,也帶了一個持弓的探險者走,之后渾身濕透單獨回來。

    他當時估計從探險者口中逼問出了一些消息,卻極有可能因為猜到了任務走向,覺得打敗母體,引出風暴打破時空壁的限制,將失落之城重新送回大海的難度太大,又覺得被母體寄生之后的風險也不小,因此準備走一步看一步,極有可能并沒有解鎖任務。

    二號當時應該是背地里與一號、四號結盟,表面卻與自己同路,應該是打著哪邊得利,便往哪邊倒的主意,最終在任務還沒開啟時,便死在試煉之中。

    如此一來才說得通,他死之后既沒有積分的出現,卻偏偏屬于他的秘術掉落。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想通這一點后,宋青小便不再去糾結了。

    她重新將神識沉入空間之內,試煉空間兌換界面,她在兌換了‘前’字令后,剩余的積分僅有1533了。

    余下的技能中,有‘御風訣’、‘流炎火’兩項術訣排在前列,這應該是屬于一號、四號的技能,不過宋青小卻并不再像看到‘前’字令時那樣激動。

    試煉空間之內能兌換的好東西倒是不少,有一些防身、抵御的符紙、法器等倒也令宋青小感到頗為心動,但卻價格不菲。

    她如今剩余的積分并不多,第一次兌換到九字秘令時,因為才參與試煉的緣故,僅要了兩百積分。

    第二次拿到‘者’字令時,所需積分也不算多。

    但到了第三次再兌換‘前’字令時,便一下扣去了6000積分,可想而知,若是將來再有九字秘令出現時,所需要的積分恐怕是一個天文數字了!

    她當下感到積分實在不大夠用,若不省著一些花,積攢點家底,等下次九字秘令出現之時,積分要是不夠,便后悔也沒用了。

    這東西可遇不可求,一旦錯過,要想再得便難了!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