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02章 痕跡

前方高能
     宋青小將神識退出了試煉空間,開始視察自己的身體。

    這一次試煉中,與巨蛛作戰時身上掛了些彩,但稍嚴重些的內傷卻是在破開禁制時被母體所傷,及打開空間壁時,被卷入風暴中遭大自然的力量擠壓造成。

    看起來雖說嚴重,卻筋脈并沒有嚴重受損,只要稍加調養一段時間,便能恢復。

    她運起滅神術,四周靈力受到吸引,接連進入她身體中,順著筋脈小心翼翼的游走,安撫她受創后的五臟,帶來一陣舒適的涼意。

    靈力蘊養她的傷處,進化之后的強大血脈修復著她受傷的身體。

    宋青小沉浸在修行之中,一連五日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

    這五日之中,得益于她被藍血改造之后強大的體質,配合著滅神術修煉,效果驚人,傷勢已經好了五六分。

    宋青小在練功房內睜開眼睛時,筋脈之中靈力充沛,一掃才從試煉場景中回來時的狼狽。

    她將神識一放,神魂之中‘前’字令一閃之下,靈力注入其中,令她身體當下原地消失,在空間之中跳躍,出現在外間,速度比起前幾日才得到‘前’字令時還要快上幾分。

    屋子之中,趴在地上的銀狼在她出來的那一刻便已經蘇醒,目光隨著她如鬼魅般閃現的身形,不時轉動頭顱去看。

    但宋青小卻發現,哪怕它嗅覺靈敏,感應力也強,但它眼珠轉動的速度卻要比自己晚了那么一瞬。

    這足以證明‘前’字令施展開來后,哪怕就是銀狼也未必能準確捕捉到自己的位置。

    她心中喜滋滋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那里被玄晶砸破的傷已經痊愈,腫起的大包也平復了下去,但按壓之下仍隱隱作疼。

    從試煉空間出來之后,宋青小當時急于療傷,并沒有來得及打理自己,這會兒頭上、身上的血痂已經干硬并結冰。

    宋青小鉆進洗手間中,先將自己打理了一番之后重新換了衣服出來,又割開掌心放了些血喂給銀狼,趁著銀狼舔食之際,她將掌心一握,心中一動之下,識海之內與她面目一致的元神結出印,面無表情道:

    “堅如磐石,固!”

    她甚至還未來得及將手指結印,剎時之間手臂之上便浮現出片片鱗甲,包裹住她身體。

    這些鱗甲泛著淡淡的光澤,與以往不同,看上去更為真切,并不像以前施展‘者’字令一般,僅只是虛影而已。

    宋青小伸出另一只手去撫摸手臂上的鱗甲,冰涼的指腹能摸到片片鱗甲的痕跡,宛如實物,與以前相較,應該能抵擋住更大力量的打擊!

    看來‘前’字令被她得到之后,其他兩個字令威力也相應跟著提升。

    甚至在施展其他字令時,不再需要她結印,元神一動,靈力便已經將字令催動。

    這樣一來,在她與人作戰時,節約了不少時間不說,且威力倍增。

    她將‘者’字令靈力一撤,那皮膚上爬起的鱗甲又緩緩平整繼而消失,

    宋青小目光落到正舔食著鮮血的銀狼身上,目光一閃,銀狼似是感到不妙,進食的動作剛一頓,還來不及躲閃,宋青小嘴中輕聲道:

    “……困!”

    ‘臨’字術下,銀狼抬頭的動作定格,那滴沾在它嘴角邊的血珠也掛在上面。

    靈力壓制之下,時間仿佛一下被定格,它艱難的動了一下眼珠子,好像這樣動作也耗費了它不少力氣。

    宋青小清晰的感覺得到銀狼的力量在沖擊著領域,但隨著她靈力源源不絕被‘臨’字術吸入,神魂之內‘臨’字術光芒大盛,牢牢將銀狼困在其中,無法掙脫。

    她抿了抿嘴角,將‘臨’字術撤回。

    它身上靜止的狼毫擺動,嘴角的血珠‘嘀’的一聲落回盤中。

    銀狼一獲得自由,喉中發出一聲不滿的低吼,低著叼著盤離她遠些。

    宋青小此時小試牛刀,心情極好,也不在意銀狼躲避的舉動,隨即又摸了摸自己懷里,掏出了一個東西。

    這是失落之城中,她從四號手中搶來的煙桿。

    里面的融漿已經被四號倒空,在失去了主人之后,這煙桿外表看起來平平無奇。

    她稍猶豫了片刻,隨即指尖一彈,一縷靈力被她彈入煙桿之中。

    煙桿被靈力擊中的剎那,并沒有出現損傷,反倒那煙桿頭部紅光閃了閃,隨即冒起熱浪,像是一下便被靈力喚醒。

    那凹槽之中,流動著少余殘余的融液,散發著可怕的高溫。

    宋青小看到這融化之時,不由自主的便想到了那玄晶。

    蘇五說要煉化玄晶需要以特殊的方法才行,她試過以自己的靈力打入到玄晶之上,玄晶卻并沒有半絲反應。

    可想而知,要不是自己的修為不足以煉化玄晶之外,便有可能是自己的方法沒對。

    這煙桿是火系法器,且威力驚人,不知這煙桿中的融漿滴落到玄晶之上,不知有沒有作用。

    她一生出這個念頭,便急忙回到練功房內找到玄晶,將煙桿內為數不多的那融漿滴了上去。

    ‘嗤、嗤’的兩聲灼響中,那火紅的兩滴融漿滴了上去,她打入靈力,那融漿便化為火焰,‘騰’的一下燃起。

    但興許是因為她靈力屬性與火焰本身相克的緣故,也有可能是因為這法器并非她本命,那火焰雖燃了起來,但并不像在四號手中時那般威力驚人。

    她接連打入數記靈力,那玄晶被火焰包裹燃了半天,直到靈力耗盡之后,最終火勢弱了下去。

    宋青小以靈力覆蓋其上,一層冰霜將殘余的火焰包圍,很快令燒得通紅的玄晶冷卻。

    她將表面的冰晶拍碎,令她感到有些失望的是,玄晶在高溫之下似是并沒有絲毫變化,四號留下的法器中殘余的融漿也并不足以將這東西融化。

    畢竟試煉空間中,四號肯定是已經知道自己無法打破禁制,無奈之下才選擇被母體寄生。

    好在宋青小早就已經料到這樣的結果,倒是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將那靈力散去之后光芒又重新暗淡下去的煙桿放進懷中。

    她將手往地面一放,靈力迅速將地面一大塊磚石凍結,緊接著她將手一抓,凍成冰塊的石磚被她整塊抓了起來,地面出現一個深約半米,約摸一平方左右的坑。

    宋青小將兩塊玄晶踹了進去,隨即放下這一塊石磚,用力往下一壓,土壤被強大的力量壓緊收縮,將兩塊玄晶埋在了里面。

    她以腳踩了踩地,表面鋪平之后看不出來異樣的痕跡。

    這兩塊玄晶沒有找到煉化的方法之前,唯有先將它藏在此地。

    做完這一切,宋青小拉開了房門,她已經好幾天沒有出現,預備隊中不知道有沒有什么新的消息。

    此時正值午時,后備隊顯得有些冷清,大部份的人都應該聚集在食堂內。

    宋青小領著銀狼往食堂的方向走去,在進入食堂大門之前,她卻猶豫了片刻,轉而往另一側走去!

    她轉到當日進出試煉的地方,那里在食堂背后的角落,平時去那里的人并不多,角落里十分干凈,沒留下半點兒痕跡。

    宋青小眼睛一瞇,五天前,她完成任務從失落之城出來時,身上帶了傷,摔落下來時應該留了一些血跡在這里,但此時卻絲毫看不出來有血液的殘留。

    那一天她從試煉空間出來,雖說渾身濕透,但只要身上有傷,水跡里難免有血,哪怕干透之后,也會留下一些東西。

    可此時地上干干凈凈,像是被人特意處理過似的。

    這個地方頗為偏僻,后備隊中的人大多都將心思放在練習身手提升實力之上,一心想進預備隊,沒有誰會閑得躲到這角落,并洗刷此地她留下的痕跡。

    當日她與銀狼都受了傷,又抱著兩塊玄晶,擔憂被人發現之后無法解釋自己當時的情景才急速離開。

    后面因為得到了‘前’字令及療傷,便耽擱了幾日,沒來得及早做處理,沒想到這會兒卻有人搶先一步,將此地洗了個干凈。

    她心里猜測干這事兒的不知是不是后備隊的工作人員,思索了一陣之后,才帶著銀狼往餐廳大門的方向走去。

    還沒進餐廳,便聽到有一道男聲響起:

    “……已經發幾天沒見到她的人了,UU看書www.uukanshu.com不會出什么事吧?”

    “原定的考核時間已經過了兩天,但因為她沒出現,硬生生讓任隊長將時間推遲!”說話的人語氣有些不滿,宋青小腳步一頓,接著便聽到檀文似是有些擔憂的道:

    “五天前的晚上,我敲過青小的門,當時得到了她的回應。”但從那以后,隊里的人就再也沒有看到過宋青小的出現。

    “會不會在那以后,她就離開了后備隊?”有人問了一聲。

    “隊內本來規矩也不嚴,平時有事外出,只需要請個假就行。”這人話音剛落,另一道女聲接著便道:

    “可是我問了隊長,并沒有得到她請假的消息。”

    這人話音一落之后,便有人奇聲道:

    “沒有請假,難道是私自外出不成?”

    眾人議論紛紛之間,有人埋怨道:

    “照理來說,她不參加這一次考核,大不了評記不合格就行。可偏偏因為曹隊長指名要她,所以導致這一個月的考核因她不出現而推移。”

    宋青小聽到這里,倒是確實想起了考核這一回事。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