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06章 能力

前方高能
     宋青小還沒回答劉肖的話,也越眾而出,往銀狼的方向走了過去。

    眾人正屏息凝神間,見到她的舉動,都吃了一驚。

    曹、任兩位隊長停止斗嘴,相互對視一眼,都皺了皺眉。

    那鐵筆被杵在地上,汗流頰背的年輕男人雙掌交疊撐在鐵筆的頂端穩住身體,正大口喘息。

    宋青小一走過來,便伸手去撈那鐵筆,那男人本能后退了一步,他這一松手,那被他杵在地上的鐵筆便晃悠悠的往他方向砸落下去!

    ‘嘶!’

    眾人一看鐵筆一倒,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那人自己都面色一變,忙不迭伸出雙掌來擋。

    正如劉肖先前所說,這筆重逾兩百斤,打到人的身上,哪怕就是銅皮鐵骨,恐怕也要吃些苦頭才是。

    那年輕人手還沒將倒落的鐵筆抓住,便見一只細長的手只隨手一撈,便將落下來的鐵筆抓住,握在了手中。

    宋青小將筆握住之后,試了試,便將其往上一拋,那在眾人心中沉重異常的筆此時在她手中仿佛與普通竹桿似是并無區別,她抓拿之間顯得輕松無比。

    這一幕不止是將圍觀的兩隊隊員震住,連任隊長與曹隊長兩人也瞪大了眼睛,隨即任隊長下意識的又皺了皺眉。

    其實從宋青小兩次與劉肖比試展現出的實力來看,任隊長心中自認已經不敢再小覷這個才進隊不久的新人,但此時再看她這一表現,又覺得自己之前還是將她低估太多了些。

    后備隊中扛得動筆的人不少,更別提預備隊中的人,要說單手將這筆提起,劉肖也可以,但絕對做不到這樣輕松如意。

    那筆被拋高之后,趁它落下之勢,宋青小將其攔腰一握。

    只是這筆身略粗,以手掌抓拿書寫時不太方便,她單手將這筆一抱,走到了銀狼身伸,身體一彎,將銀狼一條前肢連帶著筆一并捉在手中,頓時將它上半身提起。

    ‘嗚——’

    銀狼兩條后腿搭地,

    一條前肢被宋青小抓住,腦袋往后一仰,搭在她肩側,姿勢極為可笑,喉間發出一聲低哮。

    它如今對宋青小雖說遠比之前更為親近,但這樣被她一提,那隱在前肢中的爪子探了出來,爪尖泛紅,溫度飆升,仿佛燒紅的烙鐵,在碰到宋青小前臂的剎那,只聽‘嗞’的一聲細響,衣物被灼穿,皮膚仿佛被巖漿一點,迅速冒起鱗甲虛影。

    宋青小忍住疼痛,將手臂往狼身上一壓,那衣物上燃起的火花頓時被她壓熄。

    銀狼在傷她之后,下意識的將探出的爪子縮回。

    她將銀狼半斜的身體往懷中一帶,拖著它后腿往前走了兩步,抓著它的前爪連帶著鐵筆,往石壁上一點。

    ‘砰’的撞擊聲響中,她抓著筆,筆尖在石壁上游走,發出粗嘎刺耳的聲響,石粉亂飛。

    任、曹兩位隊長目瞪口呆之中,她將手一松,銀狼被挾制的前爪一松,一得自由,便往前撲去。

    后腿用力一蹬,像是想要快速逃離。

    它體形原本便大,這一撲之下力量驚人,撞得那石壁蹭著地往后一挪。

    隨即銀狼兩條強而有力的前肢往石壁頂端一搭,后腿彎曲也跟著踩了上去,身體如一道銀光,往遠處用力彈了出去,一躍跳出十幾米!

    它彈跳之時的力量蹬動這重逾千斤的巨石,那屹立的石頭前后晃蕩,看得任隊長臉色一變,大吼了一聲:

    “要倒!”

    站在石壁周圍的張義等人在任隊長喊話之時,便忙不迭的往周圍躥開,宋青小也握著筆疾退。

    四周圍站著的隊員也跟著往后退去,檀文握拳閉眼的尖叫聲中,銀狼落地回頭,石壁‘哐鐺’落地震了兩下,余音不絕,濺起大量灰塵。

    這塊巨石倒地之時陣仗雖然不小,但卻遠遠無法與失落之城垮塌時的驚天陣勢相比。

    宋青小面色平靜,握住鐵筆,用力往地上一放,筆尖歪斜著被插入地面數寸,哪怕她手松開之后,依舊如標桿一般插得極穩,并沒有倒地。

    兩個隊長很快回過神來,見并沒有人受傷之后,先是松了口氣,隨即任隊長看著隊中引起的騷動,不由臉色一沉,大喝了一聲:

    “先將石頭抬起來!”

    其他人這才反應過來,那石壁倒在離宋青小不足半米遠的地方,令人替她捏了把冷汗,暗道她實在幸運。

    張義招呼了隊中十幾個人過來,將被銀狼推倒在地的石壁又重新推起。

    眾人一團亂麻之中,任隊長雙眉夾得極緊之時,一旁的曹隊長突然‘哈哈’大笑出聲:

    “我贏了,我贏了!”

    “你贏個屁。”任隊長沒好氣的說了一句,曹增卻指著石壁之上‘后備隊’三個字,得意洋洋的:

    “上面有字了!”

    隨著他手指的方向,眾人都將目光挪了過去。

    那原本僅有無數淺淺劃痕的石壁之上,此時確實清楚的寫了‘后備隊’三個大字。

    字體深入石頭數分,任隊長摸上去有明顯的凹痕,這在后備隊成立數十年來,自從有了鐵筆寫字這一項考核之后,是從沒有發生過的事。

    任隊長臉色驚疑不定,往宋青小的方向看去,卻見她已經退回了人群,站到了先前的位置。

    她到底是什么人?

    擁有這樣的實力,早就已經超過時家一般私衛的水準。

    憑她實力,要想進入時家中心,受到重用,并非難事,為什么會來到后備隊,從頭升起?

    她年紀輕輕,卻能做到這一切,令任隊長想起了帝國之中某一個隱秘的群體——

    隱世家族!

    據說隱世家族培養人才有自己特殊的方式,與時家培養核心私衛如出一轍,一旦進入核心,便會打開武道新的大門,練出氣感,脫離一般武者的行列。

    從宋青小的表現看來,任隊長懷疑她恐怕就是找到了這樣的修練的方式,她強橫的力量可能來源于她自身修練出的‘氣’。

    任隊長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眉頭便越皺越緊,正在揣測宋青小為什么會來到后備隊時,曹增卻神不知鬼不覺站到了他身后,用力一拍他后背:

    “哈哈,我贏了!”

    他這一掌沒個輕重,將毫無防備的任隊長拍得一個踉蹌,若非隊長助理及時將他抓住,恐怕任隊長要被他拍得栽倒在地。

    任隊長腦海里的念頭被曹增拍散不說,還險些在隊員面前丟臉,耳中又聽到曹增得意忘形的大笑,頓時恨得牙癢癢的,什么懷疑都煙消云散,決定先將曹增氣焰打發了再說。

    “你贏了?我怎么不知道?狼的爪印在哪里呢?你們看到了嗎?”

    他故意在石壁面前找來找去,曹增指著石壁之上幾個大字:

    “你老眼昏花,該退休了,這么幾個字都看不清。”

    “這是青小寫的,跟狼有關嗎?”任隊長據理力爭:“我們賭的是,青小的狼能不能在這石壁上留下印子。”

    “是啊,你也沒說不能有人幫忙啊。”曹隊長雙手一攤,也不服輸。

    兩個隊長又吵了起來,誰都不肯讓一步,吵得人頭疼。

    宋青小卻并沒有再將這些嘈雜聲聽進耳中,反倒伸手摸了摸自己先前握筆的手臂。

    小手臂內側被銀狼先前爪尖碰到地方衣服被燙開一個紅棗大小的洞,皮膚也被灼傷,此時疼痛無比。

    她能清晰的感覺到隨著銀狼先前那無心一碰,一股熱氣順著筋脈入侵她的體內。

    那股力量,與之前逃離恐怖營試煉中,被三頭犬抓傷時的熱毒頗為相似。

    銀狼當時吞噬了三頭犬的內臟,在沉睡療傷的過程中進一步進化,確實展現出了某一些從三頭犬身上所掠奪的能力。

    可是這種能力在初期并不顯,至少并不能在輕微的碰觸中對她造成這樣的傷害,顯然是這一段時間中,銀狼的這一項能力得到了極大的提升的緣故,才會在觸碰之間展現出如此威力。

    她不由自主想到了失落之城中,四號倒空了法器中的巖漿,形成火山,將銀狼困鎖在內的情景。

    當時正因為她想到了銀狼吞食三頭犬內臟之后進化的能力,猜出它對于火焰有一定的抵抗力,所以四號以火山將它困住,并想將它燒死以達到削減自己實力的打算時,她才并不擔心。

    事后確實也如她所料,銀狼在火焰之中不止沒死,還在關鍵時刻出現,取了四號性命。

    可此時看來,它何止在火焰包圍中沒事,極有可能四號的火焰,對它來說大有進益,催生出了它原本進化能力中的焰毒,使它實力進一步的得到了提升!

    她想到這里,眼中不由閃過一絲喜色。

    銀狼戰斗力大幅提升,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

    現實之中她麻煩纏身,今日曹、任二人反常的反應,再結合當日杜行云的提醒,讓她總隱隱覺得有事要發生。

    她與銀狼曾闖進過進家,雖說當日她是進化之后以半蛟形的模樣闖進皇城中心,但那會兒她一時心軟,留下了時越性命。

    這一段時間以來,既然皇室沒有震動事件,也沒有皇子死亡的消息,那時越必然是活下來了。

    他看到過自己長尾化形時的樣子,一旦他將此事說出去,后備隊中自己帶著一頭銀狼,便更容易被人猜出身份。

    到了這會兒,宋青小不免有些后悔當日一時心慈手軟,沒有取時越性命。

    如果事情真如她猜測一般,情勢嚴峻,后備隊中便不能再呆下去,她得想個方法先暫時離開這里。

    她雖然進入了假丹境,但時家這樣的世族傳承多年,高手濟濟,像之前在時家御劍傷她的人不知有多少,不宜硬拼!

    銀狼此時如果真的在火焰的力量催發之下,將火系能力進一步覺醒,一旦自己陷入危機時,她也有更多逃命機會。

    她心中還想著事,突然身側傳來劉肖的聲音將她打斷:

    “青小,你沒事吧?”

    她將心中的念頭按捺下,將頭抬了起來,笑了笑:

    “沒事。”

    無論如何,曹、任兩個隊長此時只是在試探的話,證明他們并沒有確切的證據,極有可能只是懷疑而已。

    時越雖然被時家救活,但未必真的將自己完全托出,否則她不至于此時還安穩的呆在這里。

    可能是曹、任兩人得到了一些內幕的消息,再因銀狼之前展露出的殺氣,令他們將這兩件事聯想到了一起。

    “我看你摸著手,”劉肖抬了抬手臂,指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還以為你先前寫字時受傷了。”

    “沒有。”宋青小搖了搖頭,順手將被灼燒出洞的衣袖拉了起來,手臂一垂,將被燙傷的胳膊擋住,避開了劉肖的視線。

    劉肖倒是不疑有他,他比任隊長更加清楚宋青小的實力,對她抓著銀狼以筆寫字也并不像其他人一般感到詫異,這會兒聽她一說,便點了點頭,又將視線落回到爭得兩個爭得面紅耳赤的隊長身上,有些頭疼的道:

    “今日考核,看來不大可能再看到什么出色的人。”

    宋青小的表現不止是令后備隊中的人震驚,就連預備隊中的人也感到瞠目結舌,有了她的強烈對比之下,后備隊的人很難再有什么驚喜。

    任、曹兩位隊長被人拉開之后,考核重新繼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就如劉肖所說,剩余的人大多表現一般,能扛著筆隨意畫上幾下,已經是極為了不起的事,可惜有了宋青小之前留下的字,這點兒成績自然就不被看在曹、任二人眼里。

    這樣一來,后備隊其他想要在這次考核中好好表現,以期能被曹隊長看中的隊員自然是垂頭喪氣。

    但好在任隊長像是懷有心事,在這些隊員表現不佳的情況下,反常的沒有出言喝斥,曹隊長雙手環胸,也沒有像之前一樣出聲譏諷,到了下午時分,考核便全部結束。

    除了宋青小之外,后備隊中此次參與考核的數十人僅有十來人留下印痕。

    張義領了助手去統計成績,其余人相互散去。

    劉肖倒沒急著離開,反倒跟宋青小說道:

    “我看這一次考核之后,隊長可能會拉你進來的,先跟你說一聲,讓你提前有個心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