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08章 揭破

前方高能
     何寧陪著宋青小回到了她的住所,看她將門打開進去之后,銀狼也跟了進去時,也準備跟她進門,但腳步剛一提起來,便聽到銀狼呲嘴恐嚇的聲音,嚇得他一個激靈,本能后退。

    它警告似的盯著何寧,仿佛他敢往前一步,便要咬斷他的腿!

    雖說它進化到這樣的地步,已經十分聰明,甚至極通人性,但骨子里卻改不了圈占領地的天性及與生俱來的森嚴的等級制。

    何寧在它眼中弱小無比,壓根兒沒資格踏入它的領地。

    宋青小皺了皺眉,轉過了身,將銀狼嘴巴一捏,看了何寧一眼:

    “進來。”

    狼的低吼從齒縫間鉆出,目光森森。

    哪怕是它被宋青小以極為滑稽的姿勢捏住,卻無損它的凜冽殺氣。

    何寧被銀狼盯得后背發麻,聽了宋青小這話,踮腳往屋里一看,猶豫一番之后道:

    “不如我就在這里等。”

    他不愿激怒這頭巨狼,也擔憂宋青小那只看起來并不強壯的手臂能不能抓得穩。

    何寧擔憂宋青小若是手一松,銀狼一旦掙脫,自己恐怕要倒大霉。

    在自己的小命與任隊長的命令之間掙扎了一番之后,何寧果斷的選擇了保全自己。

    后備隊的宿舍并不大,宋青小所住的房間站在門口便能將全貌看清。

    里面沒什么家具,她住的時間也不長,這里像是沒擺上她個人的任何私人物品,仿佛與后備隊其他空置的宿舍一樣,給何寧一種好像宋青小并非是要搬走,而是才搬進來的錯覺。

    她的東西也不多,僅有當初背來的一個背包,里面除了裝她當日帶來的兩套換洗的衣物之外,便僅有一張當日褪皮之后換下來的蛟皮。

    趁著何寧被銀狼擋住,宋青小進了一趟練功房,再次確認了一番地面埋藏玄晶處被她處理之后看不出來異樣了,才轉身出來,對何寧道:

    “走吧。

    ”

    她的行李簡單得令何寧有些詫異,見她進練功房看了一眼,還以為她有些不舍,當下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我陪你去預備隊辦理手續。”興許是心虛,何寧顯得有些熱情,他甚至想要幫宋青小提包,最終被拒之后才放棄:

    “因為時常要打交道,我對那邊很熟,讓你不用再麻煩別人。”

    兩人邊走邊聊,約兩刻鐘后,便進了預備隊的地盤。

    何寧領著宋青小往曹隊長的辦公室走,半路遇到了預備隊中的熟人,可能是最近宋青小在預備隊中聲名鵲起,令這人對宋青小十分好奇,自告奮勇的跟著兩人,要領二人過去!

    何寧與這名叫趙滿的年輕人聊了幾句之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回頭跟宋青小說道:“曹隊長脾氣不太好,你進來之后可要小心一些。”

    他剛說完這話,又像是覺得有些不對勁:

    “咦!不對。曹隊長只是對武力值差的隊員脾氣不好,青小你是屬于優等生,有特例。”

    他話音一落,趙滿頓時一臉郁悶的瞪著何寧,他卻像是并沒有感覺到這年輕人的怨念,幾人走到曹增辦公室外時,便聽到了曹增的怒吼聲:

    “我是訓練隊員作戰能力,培養的是時家未來私衛,又不是干的文秘工作,還需要簽字畫押!”

    吼叫聲的同時,還伴隨著文件砸桌子時‘砰砰砰’的重響,及一個男人弱弱的辯解聲:

    “隊長,你消消氣,這是上面發下來的規定……”

    “什么狗屁規定,我不知道!拿去處理了,就說送文件的人失職,沒有送到我這里,不服讓他來跟我對峙!”曹增的嗓門大,聲音洪亮,直吼得助理節節后退。

    糟了!

    趙滿與何寧相互對視一眼,臉上都露出憂色。

    幾人來的不是時候,可能正巧趕上曹增發脾氣,等會兒被他逮到,恐怕幾人都要倒霉。

    二人正欲不動聲色的后退,那被曹增噴得滿臉唾沫星子的助理抱著一大疊文書退到門口,看到曹增拿了一疊文件正要往自己砸來之時,還沒來得及開溜,眼角余光便發現了何寧等人,當下大喜,忙不迭的喚了一聲:

    “何助理!”

    “隊長,隊長,”他不顧何寧、趙滿兩人擠眉弄眼,大聲的報告:

    “趙滿領著何助理送新人過來報到了!”

    曹隊長正欲砸文件過來的動作一頓,聽到宋青小過來的霎那,他整個人的表情像是由晴轉陰,當下將文件一丟,仿佛一下變了個人:

    “哈哈,青小來了?”

    這一下何寧等人再躲已經來不及,他一臉鄙夷的看了滿頭大汗的同僚一眼,硬著頭皮進辦公室時,換上了滿臉阿諛奉承的笑意:

    “曹隊,我奉任隊長的命令,給您送青小過來了。”

    燈光下,曹隊長穿著一件湛藍背心,露出肌肉糾結的胳膊,顯得愈發強壯無比。

    他身高近兩米,整個人如鐵塔似的,哪怕是笑起來時,也令何寧、趙滿二人瑟瑟發抖的樣子。

    “算他識相!”曹隊長冷哼一聲,大步過來,目光落在宋青小及銀狼身上,雙眼便如兩輪泛光的小太陽一般:“青小來得正好,打一架,怎么樣?”

    站在門口抱著文件的助理一臉無助,小聲的提醒:

    “隊長,你還要簽字,這些都是急件,需要在五天內全部處理完的……”

    曹增將手往趙滿的方向隨手一指:“讓他去處理。”

    “咦?”被點到名的趙滿一臉恐慌,下意識將求救的眼神往助理的方向看去。

    “這不行的吧……”助理小聲的道,趙滿也跟著點頭。

    “不行?”曹增皺了下眉,趙滿頭就點得更急。

    他思考了一番,將手指折得‘咔咔’作響:“拒絕也可以,就看你抗不抗揍而已。”

    先前還想抗爭的弱小隊員剎時便沒了聲音,助理也閉緊了嘴,不敢再出聲。

    何寧一臉同情的看著如霜打茄子般的趙滿,暗自慶幸自己跟在的是任隊長身邊當助理,雖說任隊長有時脾氣也不大好,但跟曹增一比,卻像是個天使。

    宋青小無語的看著曹增將公文的問題解決之后,又將注意力落到她身上:

    “打一架?”

    他說話時目光落在銀狼的身上,顯然也有想跟銀狼過招的心。

    “它出手沒有分寸,我可以。”宋青小提醒了一句,這話令曹增眼中閃過一道異色,隨即點了點頭,喜滋滋的吩咐助理:“把這里全扔給他來處理,你的工作扔給何寧,現在你去通知隊里的人到3號練功室。”

    他使喚起任隊長的人沒有絲毫心理負擔的樣子,吩咐工作時也是天經地義的神情。

    原本正想趁著這個機會開溜的何寧一聽這話,頓時如晴天霹靂。

    在趙滿幸災樂禍的眼神中,他想要拒絕的話在看到曹增強壯而可怕的身形之后,想到自己身板可能經不起這位大隊長捶打,默默的認了命。

    “好的。”助理一旦能將鍋甩出去,頓時欣喜無比。

    他將手里的東西往何寧手中一堆,一溜煙的便跑了出去。

    曹增親自領著宋青小往3號練功房的方向走,一面走一面道:“劉肖已經跟你說過了吧?”

    他沒有拐彎抹腳,反倒直接切入正題。

    宋青小舌尖舐了下嘴角,露出一個若隱似無的笑意:“時家有意再進星空之海的事?”

    “是啊。”曹增點了點頭,雙眉緊皺:“雖然不知道開戰的原因,可是我卻知道星空之海的妖獸有多兇狠。”

    這位預備隊的隊長身材魁梧,如一尊鐵塔般,走路時步伐生風,身周圍繞著一股靈氣。

    看樣子他已經修出了初階的靈氣,遍布他的全身,將力量發揮到極致之后,這位預備隊隊長的身手,至少已經達到了初窺悟道境的水準。

    “我的祖父、父親,都是當年在星空之海喪生的榮譽成員之一。”他說到這里,嘴角緊抿,神情漸漸顯得有些嚴厲:“我不知道長老議會準備向星空之海開戰的真正原因,但我卻不忍心讓我的這些隊員去送死!”

    這會兒的曹增沒了宋青小第一次見他時的張揚跋扈,也沒了與任隊長相處時的囂張至極,先前壓榨手下,令他們敢怒不敢言的人此時仿佛換了副面孔,眼中帶著幾分哀傷之色。

    “雖說時家對外所說是妖獸闖入挑釁,但我懷疑這只是一種借口而已。”他可能已經看出了時家借口之下隱藏的真實目的,此時在宋青小面前也并不掩飾:

    “他們都是我帶了幾年的孩子,不應該為了一些政氵臺決定而白白犧牲。”

    這位魁梧健壯的隊長語氣里帶著一些無能為力,“我想拜托你,在這一段時間之內指點一下劉肖等人,并陪同他們參與考試,指點一下他們,可以嗎?”

    他說到這里,轉頭盯著宋青小,目光如矩。

    這是他之所以在后備隊的考核之后,急著找任隊長要人的原因。

    曹增說完之后,宋青小半晌沒有出聲。

    他也像是并不著急,極有耐心的等著宋青小考慮。

    任隊長看得出來宋青小的古怪之物,曹增未必不明白,她展露出來的實力越多,越證明這個人并非普通人。

    闖進時家的兩頭妖獸,其中一頭就是一頭巨大的銀狼,與宋青小身邊這頭狼特征頗為穩合,并不像是單純的巧合而已,說不定兩者之間有什么關系。

    曹增外表看似大大咧咧,粗礦不注意細節,實則粗中有細。

    從任隊長懷疑她時,他也追查過宋青小來歷,她的履歷十分干凈,幾乎毫無破綻,是由東城警衛廳議長安籍介紹進來的。

    東城警衛廳的安議長也是預備隊員出身,清白的家世可以追述到前三輩,他一路經歷考驗進入時家私衛,服役之后進入國政部門工作,每筆履歷清清楚楚,絕對不會有誤。

    當初任隊長就是在查到安議長身上之后,便沒有再懷疑下去。

    畢竟能通過考核,進入私衛再退役為帝國服務的人,絕對是經過帝國特殊部門再三查驗過的。

    而曹增則是留了個心眼,從安隊長身上查了下去。

    他在預備隊多年,門路活躍,要想知道一些事,自有自己的法子。

    他查到安議長在幾個月前在出任務的過程中受到不明人物的攻擊,受了重傷被帶到帝國醫院救治,甚至驚動了時家某一些中心人物問話,最終卻不了了之。

    這種事情不查則已,一查就疑點重重。

    安籍曾是時家私衛出身,身手不凡,當時還在警衛廳任隊長一職,不論是從他身手、身份來說,這件事都有詭異。

    能傷他的人絕對非同一般,傷了他后驚動了時家,還能令時家不吭一聲,便很容易令曹增想到了一個族群——隱世家族。

    為時家服役多年,曹增對隱世家族的存在也有所了解,這些族群異常神秘,在社會進步的如今,家族的傳承還保留著古傳統的一些東西。

    這些家族的核心實力極強,養有自己的私人部屬,實力驚人。

    從另一個方向來說,時家也屬于隱世家族之一,只是因為皇室的緣故,站在了明面而已。

    當日安籍在受傷之后,事情最終沒有掀起浪花,十有八九他的傷跟卷入了隱世家族的爭斗可能有一些關系。

    而在他受傷的那場事故中,UU看書 www.uukanshu.com曹增查到了,他原本所在的警隊,在第一時間開除了一個并非‘正式’的女警衛,而那個女警衛的名字,恰巧與宋青小的名字一致!

    “你相不相信這樣的巧合?”曹隊長笑著問了一聲,“年紀、名字、甚至長相都一模一樣,只是換了個完全不同的出身。”

    被曹隊長揭破秘密的剎那,宋青小并沒有曹增預料中那樣露出吃驚的樣子。

    她甚至微笑著,像是在聽別人的故事。

    偽造文書、混入預備隊,樁樁件件的事情在一般人看來都非同小可,在她眼中卻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對她這樣的人來說,實力就代表了一切,所以她在曹增將她來歷捅穿之時,依舊鎮定得不可思議。

    “所以你想舉報我?”宋青小笑了笑,問了一聲。

    她早猜到會有這么一天,可是東窗事發之后,她卻并不感到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