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09章 神秘

前方高能
     曹增并非蠢人,宋青小進入后備隊以來,在新人之中雖說表現出色,但她表現出的武力值并沒有到足以威脅到預備隊及帝國安全的地步。

    僅憑當初安隊長偽造的文件,最多記她一個不痛不癢的處分,對曹隊長來說并沒有什么意義。

    她的履歷之上,并沒有犯罪記錄,出身雖然低微,但身份并沒有問題,曹隊長就算查了出來,也沒有辦法借題發揮。

    今日曹隊長將其他人支走,單獨留下她,擺明是想要與她私下解決這個問題。

    他開門見山直接點明宋青小身份,無非是為了壓制她的氣勢,想要與她談個好的條件而已。

    更何況就算曹隊長心懷叵測,宋青小要想殺他也很容易,大不了與當初的想法一般,解決曹隊長之后,帶著銀狼暫時隱離便成。

    曹隊長聽到她的話時,不由笑了一聲,雙手環胸,站在了原地:

    “你的狼是怎么來的?資料上并沒有特意提到你習武的過程。”

    他的目光如鷹隼,緊盯著宋青小,氣氛一下緊繃,有淡淡的戰意圍繞在兩人身側。

    “你的這頭狼,應該是從星空之海出來的吧?”他說話時看似盯著宋青小,實則將更多精神關注在狼的身上。

    受到這氣氛的刺激,銀狼原本慵懶的目光逐漸變得銳利,這頭皮毛看起來東禿一塊西禿一塊的巨狼,此時有種逼人的氣勢,令曹隊長不敢放松警惕。

    “擁有這樣的壓迫感,至少已經達到了中等血脈妖獸覺醒之后至少三階以上的水準。”

    從當年時家爭奪礦源失利,在妖獸手上吃過大虧之后,其實私下也在培育妖獸,因此曹隊長這樣級別的人物,對于妖獸的實力了解頗深。

    銀狼當時在展現出殺氣之后,曹隊長當時就意識到這頭狼并非一般圈養的寵物,這種彪悍的氣勢,更像是星空之海那樣的地方能孕育出來的。

    曹隊長問完話后,等了半晌也沒等到她的回應,不由皺了下眉:

    “跟你的父親有關系?”他說完這話,

    便注意到一直被他氣勢籠罩的宋青小睫毛顫了顫,像是終于有了反應。

    曹隊長當即精神一振,“我查過你的身份。”

    談話進展到這樣的地步,他自然沒有再遮遮掩掩的:

    “你的父親……”他這里所指的父親,當然并非安隊長當初為了讓她進隊偽造的時家私衛成員,而應該是指她真正的生父。

    宋青小聽到這里,倒是覺得來了幾分興致。

    她實力倒是增長極快,今非昔比。

    可現實之中,她還缺少根基。

    關于她的父親,記憶中僅有他早年犯罪留下案底、欠下大筆債務下落不明的印象,除此之外,宋青小仔細想來,對于這個人并沒有半點兒回憶,更多時候是從母親唐云口中提及,說要等他回來而已。

    此時聽曹增提起,她倒是有意想聽聽他到底查出了什么東西。

    “非常奇怪。”曹增嘆息了一聲,“我查不出他半點兒東西,沒有名字、沒有成長軌跡。”

    宋青小的檔案之中,卻偏偏記載著父輩曾犯罪被記錄在案的消息。

    曹隊長當時便覺得稀奇,便查了這項記錄在案的犯罪檔案,上面清晰的顯示記錄時間是在二十三年前。

    他查閱了那一年所有的犯罪事項,卻沒有一項能與宋青小的父親聯系在一起,仿佛這樣一個犯罪檔案,只是被人憑空捏造出來的而已。

    于是曹隊長又順著當時犯罪檔案的記錄而翻查當年做此項犯罪登記的相關人員,雖說時間久遠,可這樣的電子信息時代,許多資料能完整的保存上百年而不毀,并且可以清晰的追溯至登記的人員、地址甚至某一臺光腦儀的具體編號。

    只要他愿意,權限夠大,甚至可以翻到任意一人祖宗數代的大小事跡!

    可令曹隊長感到震驚無比的是,他在查找宋青小父親的過程中,竟然并沒有查出輸入他犯罪記錄的人員消息,也查不出當日是帝國哪個市政中心登記。

    仿佛這樣一項犯罪記錄只是憑空出現,純粹為了讓人相信真的有這樣一個人曾經存在過而已!

    哪怕就是曹隊長爬到如今的地步,他的資料對大部份的人并不公開,但時家本部仍然有許多人擁有查詢他祖宗十八代的權限,可他竟然查不出一個出身低微的人的身份。

    那一刻曹隊長其實都在懷疑,這個人是不是真實存在的?

    如果他不是真實存在,替他做出這份偽裝資料的到底是哪些人?

    而如果他是真實存在的,那么他到底是誰?他的真實身份有什么秘密?是否涉及到了一些帝國的核心隱私,所以憑他如今的地位還無法查詢?

    宋青小沒料到會從曹隊長口中聽到這樣一個消息,她的雙眉逐漸顰起,曹隊長便接著道:

    “我在想,你的父親,會不會是某個隱世族群的人。”

    唯有像時家一樣的隱世族群,才有可能將這樣的偽裝資料做到天衣無縫,在這樣的電子信息時代,神不知鬼不覺的將一個人完全隱匿。

    “我查過,當天你在巡邏的名單之內,但因為‘某些’原因,你并沒有出勤。”曹隊長深深看了神情嚴肅的宋青小一眼,“我猜測,當日安籍遇到麻煩時,你應該也在,你們可能遇到了一些不能對外界公布的麻煩。”

    所以安隊長才替她偽造身份,將她安排進后備隊。

    這個麻煩因為事后被時家收尾、扎口,所以也不知是否與宋青小有關,或是與她神秘非凡的父親相關。

    但曹隊長揣測,她最初進隊的目的,應該是為了暫時躲避某些人與事物而已。

    他將宋青小當初進隊的原因猜了個大概,末了才道:

    “我不管你進隊的原因是為了什么,只要你沒危及預備隊及帝國的安危,隱世家族的這些破事我懶得管,也管不了。”他伸了個懶腰,看了目光不善的銀狼一眼,有些手賤的想要去摸,但想到宋青小之前警告過他銀狼出手沒有‘分寸’,又強行制止了自己心中生出的念頭,以手叉腰:

    “預備隊中,你想呆就呆,我可以替你掩護,但我隊內也不養閑人,你至少得替我指點劉肖等人,并陪同他們進入帝京,直到他們這一次考試結束為止。”他眼中帶著狡黠,“事畢之后,你要去要留,我都不管你,怎么樣?”

    他的提議倒是令宋青小心中一動,她暫且將父親的消息按捺下,安隊長當初已經從私衛退役,雖說替她偽造了身份,但其實只要一旦懷疑上了安隊長,有心人一查,便漏洞百出,引人懷疑。

    相反,如今曹隊長愿意幫忙,讓她能在預備隊中呆一段時間,哪怕一年半載,只要給她時間,讓她進入丹境之后,到時無論她身上有多少麻煩,至少也多幾分自保之力。

    不過她并沒有一口答應,而是謹慎的問道:

    “劉肖不是說今年的考試,因為戰事的原因,十有八九都會錄入嗎?”

    “是的。”曹隊長點了下頭,又往前走了兩步:“戰事的爆發雖然提高了私衛的錄取率,但同時這樣胡亂撈人,也容易造成成員的良莠不齊,在戰事之中死亡率也會直線上升。”

    尤其這些人面對的極有可能是兇悍非凡的妖獸,更是危險備增。

    雖說這一次私衛的錄入考試幾乎參與人員都能進入,但這些私衛也因實力的高低而有等級之分。

    真正表現天姿出眾,表現不錯的苗子,都有可能是未來皇室的核心戰力,皇室也不愿意將其用來送死,相較普通的成員,生機更多一些。

    這樣的道理曹增明白,其他預備隊的人同樣明白,這一次的比試,可能并不在明面上,而是在暗地里!

    “我聽說……”曹增說到這里,腳步再次一頓,腳尖在地上點了數下,顯示出他有些焦慮的心情:

    “這一次考試,可能并不太平,有很多人物相繼進了帝都,可能是隱世家族的人,不知是為了什么目的。”

    所以曹增提出這樣的要求,除了想讓宋青小指點劉肖等人之外,更重要的是希望在這樣時局未明的情況下,她能陪同劉肖等人一起,以防萬一。

    宋青小沉默了片刻,距離她上一次闖入皇城的時間還不長,這一次時家與星空之海的亂子極有可能因她而起,這一趟帝都之行未必會輕松。

    她的脖子又開始隱隱作疼,UU看書.uukanshu.com 當日雨夜被人刺殺時的驚悚感仍留在她心里。

    刺殺她的人極有可能是屬于隱世家族,如曹增所說,要是這一次考試隱世家族的人要是都出現的話,說不定能找出一些當日暗殺她的人的蛛絲螞跡。

    在曹增期盼的目光中,宋青小并沒有直接答應,而是說自己需要考慮幾日。

    曹增雖說對她的拒絕有些失望,不過她并沒有將話說死,倒也松了口氣。

    更何況這一次考試遠比他跟宋青小說的還要復雜,反正距離劉肖等人考試還有二十幾日時間,宋青小就是再考慮幾日也來得及。

    因此曹隊長很快便點了點頭,將這些事情拋了開去。

    “曹善可能已經將人員召齊,走,打一架再說!”他不再提起這些煩心事后,很快又恢復了平日的性情,兩人一狼來到練功房時,果然如曹隊長所說,如一個小型藍球場內館大小的3號練功室內,此時兩側已經圍滿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