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10章 進入

前方高能
     知道了要跟曹增對戰的是宋青小,不止是許多普通隊員都早早趕來搶了個好位置,就連本該閉關苦練的劉肖等人也出面,準備好好觀看這一次曹增與宋青小之間的比試。

    雖說宋青小曾因與劉肖兩次比試而在預備隊中聲名鵲起,但劉肖的實力與曹增又并非一個檔次。

    曹增是個純粹的戰士,其本身實力早就已經超出了一般預備隊隊長的水準,至少已經達到了私衛訓練營大隊長的水平。

    偏偏他對武道極其狂熱,認為實戰之中才能見成效,時常找隊員比試,且下手毫不留情。

    預備隊中,能看曹增與人動手對其他隊員來說是件好事,可對被他挑中,與他比試的人來說,就無異于晴天霹靂。

    眾人看到他與宋青小往場中一走,看著宋青小的目光時,都帶著幾分同情之意。

    與曹增相較,宋青小高挑纖細的身形看起來弱不禁風,仿佛經不起他擊打幾拳的樣子。

    銀狼趴在一側,在正式比賽之前,曹增甚至極為認真的活動了一下手腳。

    圍觀的隊員一看到這里,不由嘆了一聲:

    “完了,隊長不會手下留情。”

    在他眼中,武者不分男女,留情就是對對方的不尊重,因此每次比試,當他的對手都辛苦無比。

    雖說作為預備隊的隊長,動手經驗豐富,會點到即止。

    但對曹增來說,他的點到即止可能只是留條小命,被他當成沙包打的隊員則是傷痕累累。

    “我看到蕭老師都來了。”旁邊一個隊員接了一句嘴。

    他話音一落,幾人順著他目光轉頭看去,果然見到一個穿了一身潔白制服戴著眼鏡的老頭子,此時雙手環胸盯著場中看,一臉不贊同之色。

    旁邊兩個提著醫藥箱的年輕助理,帶著搶救工具。

    “因為怕隊長下手沒有分寸,萬一打出事了,蕭老師在這里,搶救也能及時!”

    劉肖聽到隊友議論,

    倒是露出一絲笑意。

    與其他人相比,他對宋青小底細知道得更多一些。

    曹增雖強,但他隱約覺得宋青小也未必會輸,因此其他人在討論的時候,他不發一語,反倒對接下來的比試有些興奮。

    隨著眾人的議論,曹增的氣勢開始攀升,他與劉肖當日放出氣勢的情況不同,劉肖是還沒有摸到門坎,只是在戰斗之中憑借本能營造出一種對他有利的氣勢,在以接下來的比武中占據主動。

    而曹增的氣勢則是他主動放出,更為鋒芒逼人!

    “不會吧……”四周議論的聲音漸小,“隊長看起來像是很認真。”

    大家感染到比試前緊張凝肅的氛圍,本能的將聲音壓低,直至3號練功房中再也聽不到小聲的談話聲。

    曹增的氣勢一再飆升,圍觀的人都很快被他氣勢所懾,心中都生出一股此人強大到無法撼動的震驚。

    外散的靈氣形成一股強大的氣流,沖擊在宋青小身側,拂動她發梢衣擺,使人更為她提心吊膽的。

    “我要出手了。”曹增淡淡開口,話音說出口的剎那,他身體化為殘影,往宋青小的方向飛掠而來。

    ‘嘶’!

    他動作快到似是肉眼都無法捕捉其動作,令圍觀的隊員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但他動的剎那,宋青小也跟著動了,他右腿一提,挾雷霆之勢往宋青小的小腿橫掃而來,帶著萬夫莫擋的氣勢,‘砰’的一聲撞上宋青小也抬起的小腿,發出一聲沉悶的撞擊聲!

    兩股力量碰撞之下,曹增同時并指如槍,直指宋青小心口而來,指尖靈力外泄,化為疾風,迅捷無比,眨眼功夫便至。

    宋青小左手掌心外翻,仿佛像是早就已經猜到曹增招式,那指尖一點過來時,恰好點中她的掌心!

    靈力從指尖處傾瀉而出,卻被她手掌一收,將靈力連同曹增手指握在掌心!

    曹增一手被制,另一手同時出拳,速度比先前又有提升,快得不可思議,挾裹著呼嘯風聲,往宋青小肩膀捶來,下一刻卻‘轟’的一聲撞擊上宋青小手臂!

    他這一拳看起來聲勢驚人,遠比指槍更為恐怖一些,宋青小僅憑手臂將其擋下的一霎,哪怕是劉肖對她實力頗有自信,也不由心臟一縮,本能的張大了嘴!

    但令眾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那一條看起來細長的手臂仿佛千錘百煉而成,竟將曹增的拳頭擋住。

    曹增連擊不中,踢出的腿落地之后以此為重心,同時身體一旋,飛轉往宋青小面門回踢!

    招式之下,宋青小被迫將他手放開,雙手握拳交叉,那一腳含著靈力,踢在宋青小格擋的手臂之上,碰撞之間的重響聲中,她有意收斂自己靈力的本能反應,任由這股強大的力量推著她身體‘嗖’的一聲后退!

    曹增也在力量反彈之下后退數步才能站穩,反應過來之后不由大笑出聲。

    兩人電光石火之間已經過了一招,相互試出了一些對方的實力。

    雖說從當初劉肖的比試上,曹增便猜出宋青小身手不錯,但他沒想到會有這樣一個出人意料的驚喜。

    她的力量完全不在自己之下,甚至在他有意帶了兩分靈力出手的情況下,依舊能將他招式接穩。

    同時她身體強悍的程度驚人,像是曾經受過什么樣的秘法調養,自己在踹出第一腳的情況下,她竟然以腿硬拼,且力量與自己平分秋色!

    宋青小在與曹增試過一招之后,對他實力了解更深。

    兩人各自退開數米之遠,她將格住的雙手一松,雙手一甩,在曹增大笑聲中喊了一句:

    “再來!”

    “好!”曹增開始一試,倒是打出了興致,他試出宋青小‘真正’實力之后,比之前便更為放開一些。

    他招式剛猛,力量無匹,大開大合,一如他這個人。

    相較之下宋青小身體靈活,躲閃巧妙無比,以守為主,防得滴水不漏的樣子。

    曹隊長雖說已經達到悟道境的殺傷力,但在靈力的使用上,卻掌控并不如何嫻熟,大量靈力隨著他出招之間外泄,伴隨著他攻擊,勁氣形成龍卷風,更添其聲勢。

    他招式頻出,威力一下更勝一下,令神鬼避逸。

    圍觀的隊員心高高吊起,哪怕是看著這一場曹隊長單方面的‘斗毆’,也看得熱血沸騰。

    宋青小一味的閃避并沒有令人感到反感,她在曹增這樣威猛的攻擊之下能堅持到如今,已經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

    她身形靈巧,動作迅捷,以巧‘打’剛,竟能短時間內立于不敗之地。

    曹增長腿如刀,高高舉起重重落下,帶著千鈞之力,‘轟’的一聲砍空落地!

    練功房內特制的地磚在氣勁的沖刷之下‘咔嚓’開裂,令人膽顫心驚。

    劉肖看著這一場比試,雙眼發光,他曾從宋青小處得到一‘粒’力量的種子,感受過靈氣,知道曹增這樣的情況,分明已經是修出了靈力。

    但他沒想到力量達到極致之后,會達到這樣可怕的地步,仿佛可以開山裂石,威猛無比!

    他從曹增的身上,似是看到了今后的自己,熱血沸騰之間,甚至恨不能自己也親自上場一試。

    眾人更是瞪大了眼睛,大氣也不敢喘,深怕錯過了絲毫的細節。

    宋青小雖說一直防守躲避,但她的動作精巧無比,將自己的特長發揮到極致,她似是極為了解自己的身體,沒有一絲多余的花哨動作,浪費體力,這是她能在曹增猛攻之下,一直堅持到如今的原因。

    以往預備隊中的人很少有人能在曹增手下堅持多久,一面倒的毆打雖說對某些人來說有一定借鑒,但卻并不像此時。

    大家暫時不可能達得到曹增實力的程度,但宋青小的躲避身法卻有許多值得借鑒的東西,在實戰之中反倒更有意義。

    哪怕是出招之間卷起的氣流沖亂了她頭發,令她看起來十分狼狽,卻無損于許多人看她時崇拜的眼神。

    這好像是預備隊中的人第一次真正見識到曹增的實力,遠比眾人想像的還要可怕一些。

    曹增力量沖擊之間消耗過大,趁著宋青小躲閃之時,收拳后退。

    “不打了!”曹增大汗淋漓,身上冒著熱氣,這一場比試打得他酣暢淋漓。

    不用顧忌力量的出手,隨心所欲的出擊,全身每一塊肌肉、每一塊細胞都仿佛得到充分的運動,使他心情極度的亢奮。

    人群之中預備隊以蕭老師為首的隊醫在曹增開口喊停的剎那,臉頰緊繃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像是終于放松,還有些無法控制。

    這一場比試看起來陣仗驚人,但幸運的是并沒有出現嚴重的人員受傷,令醫務室的幾人不由自主露出一絲笑意。

    眾人歡呼出聲,忙不迭的往曹增兩人移了過來,以前曾被他修理過的隊員此時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見識過曹增出手之后,才知道他以前所說‘點到即止’的話并非是說笑,而是真正收斂了幾分。

    “隊長,您剛剛……”

    “您出拳太帥了!”

    許多人圍著曹增,雙眼放著精光。

    對于這一群習武之人,曹增展現出來的力量的誘惑,對他們來說勝過一切千言萬語的鼓勵。

    “青小,隊長剛剛那一招……”幾個青年也跟在宋青小身側,強忍激動比了一個曹增之前出拳的動作:“你是怎么躲過去的?”

    “動作太快了,我沒看清!”

    “是啊,是啊……”

    “太刺激了……”

    這樣的氛圍刺激之下,甚至許多人都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想要挑戰曹增的豪情,卻在看到地面碎開的地磚時,又及時恢復冷靜。

    曹增剛剛打完一架,心情極好,滿意的看了宋青小一眼:

    “青小的策略是對的。”她清楚自己優勢,并不正面應敵,一味的躲避,像是在等待時機出擊。

    “每個人都應該根據自己的特點,揚長避短……”曹增趁機開始指點隊員,將自己先前攻擊時的招式及宋青小的躲避一一指出,其他人認真傾聽,紛紛點頭強記于心。

    熱血沸騰的人群哪怕是在比試之后,都遲遲不肯離去,許多受到戰意影響的隊員回憶起曹增的指點,紛紛相約下場比試。

    這一場戰斗,使得宋青小初到預備隊便在眾人心中留下深刻烙印,讓她在預備隊中受到了熱烈的歡迎,與當日才進后備隊時的冷清相較,簡直如一個天一個地。

    大半個月的時間中,她除了偶爾指點一下劉肖的靈力,縮短他走冤枉路的時間之外,有時也與曹增或幾個即將要進入帝都的隊員比試。

    其他的時間屬于她自己,她都用來打坐修習。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即將到考試時間,曹增再來問她愿不愿意陪同幾人前往帝都時,宋青小稍加猶豫,便點頭答應。

    這一趟帝都之行,曹增說過可能關系到與星空之海的交戰,隱世家族的人興許也會出現。

    她想到了六號,及當初暗殺自己的那個男人,這一次進了帝都,可能可以摸出一些底細。

    曹增提到了她的‘父親’下落不明,且經歷似是偽造,憑借他的身份都難以查出,疑似出自隱世家族這幾點,引起了她的不安,仿佛當時疑惑擁有一把兵藏世家秘制法寶的隱世家族為何當時會暗殺自己的事頓時有了一個懷疑的突破口,令她不得不去探個究竟。

    她答應曹增的請求之后,曹增便提及銀狼:“你這頭狼可不是一般的寵物,這一次進入帝都,我建議你要不將它留在隊里。”

    這一趟隨行的隊員都會由時家統一安排食宿,UU看書 www. 住進指定的地方,這個時機正巧是時家與星空之海關系微妙之時,帶一頭妖獸前往,實在太引人矚目了些。

    尤其這頭狼某些特征與當初闖進時家的狼相似,更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宋青小點了點頭,其實曹增不提,她也是這樣打算的。

    這一次進入帝都她有自己想辦的事,帶著銀狼前往雖說相當于帶了一個幫手,安全上更為穩妥,但同時也會引起旁人的注意。

    可惜銀狼不能像當時逃離恐怖營時一般被封印在自己身體之中,宋青小嘆息一聲,隨即不再去多想。

    這一趟曹增安排她出行的時間共計五日,這幾天時間銀狼留在這里,沒有她的束縛,銀狼的危險性備增。

    曹隊長倒是知道厲害,保證了會約束其他人不要招惹這頭狼,二十四日一早,車子載著宋青小等人駛離預備隊,往帝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