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12章 故人

前方高能
     宋青小疾速退出數百米開外之后,才放緩了腳步。

    她手臂、脖子上受到之前那股濃烈陰氣的刺激,此時已經本能浮出鱗片的光影,先前那背棺的中年人絕非一般人,從其氣息、殺氣看來,至少已經達到了丹境以上強者的水準。

    而他身上背的巨棺雖說像是隔著濃濃的死氣,但宋青小卻隱約感覺到了里面有極為危險可怖的東西。

    這個中年人的實力非常的強,時家的私衛營出現了這樣的人物,再加上那領路人之前的喝斥,說此地不能亂闖,種種情況令宋青小越發篤定,這極可能是屬于此次考試前往時家的隱世家族成員之一!

    想來剛剛她誤打誤撞,進入了禁地不說,還遇到了這樣可怕的修行者。

    宋青小體內靈力轉動之下,身上浮現出的鱗甲幻影又逐漸隱了下去,她隨即想到了先前匆匆一瞥之下,跟在背棺中年人身后的老者。

    此人恐怕一時半會兒沒想起她來,但她在看到這老頭兒的霎那,卻想起了此人身份!

    在楚可復仇的試煉之中,修為高深的二號老者!

    他在與楚可對戰之中,表現出超強的實力,對死靈、陰氣也像是極為熟悉的樣子,最終卻因急于完成任務,被楚可誤導之下,抱著三號的尸體逃離。

    宋青小當時與其分開之后,任務完成再也沒有交集,雖說后面從積分獎勵猜出此人后面應該沒死,但她卻沒想到會在這里與此人相遇。

    如果沒有記錯,在亡秦非楚任務中時,劇情中的人物曾介紹過此人姓名,好像是姓范,名叫范江渠。

    這老頭兒當時實力強悍,數次將楚可擊退,神通廣大,在宋青小心中印象極深,在相遇之初,便將其一眼認出。

    但從范江渠表現看來,他并沒有在第一眼將宋青小認出。

    雖說試煉中只是短暫的相處,但宋青小也摸出幾分此人性格,極為狂傲自信。

    興許是亡秦非楚試煉中,范江渠認為她當時展現出的實力并不值得他記掛在心,再加上亡秦非楚之后,現實時間雖說僅過去短短數月,但此人極有可能在這幾個月的時間中再次進入過試煉,

    所以一時半會兒興許并不能將宋青小想起。

    但只要他上心之后細細一回憶,想起自己是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一旦他想起了自己,身份曝露之后,她可能會陷入險境。

    宋青小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范江渠與背棺的中年男人一道,二人展現出來的氣機雖說截然相反,但極有可能是出自同一家族,一個不好,她興許會遭到兩人狙擊!

    這一趟答應曹增陪同劉肖等人前往時家的大本營,原本是為了查隱世家族中當初暗殺自己的人,卻沒想到誤打誤撞,竟會攤上這么一個事!

    此時她孤身一人,銀狼又因種種原因被留在了預備隊,情況對她十分不利。

    不過這是最壞的預測,也有可能只是虛驚一場而已。

    畢竟亡秦非楚之時,她在范江渠面前有意隱藏了實力,且從那一次試煉之后,她接連數次解開藍血封印,進化肉身強悍程度,與當時碎發覆面的形象截然相反,范江渠短時間內未必想得起。

    更何況自己剛剛一遭喝斥,便匆匆離去,應該沒留下什么疑點。

    只要比試時間一過,時家只進不出的禁制一除,她即刻便離開帝都,回到預備隊,料想范江渠短時間內未必尋得到自己!

    不過就算如此,這幾日也要多加小心。

    宋青小回到臨時安排的宿舍時,已經是傍晚時分,劉肖等人興致勃勃的盤坐在地上,討論著什么事情。

    看到宋青小回來的時候,劉肖眼睛一亮,頓時招呼了一聲:

    “青小,你之前去哪了?”

    宋青小笑了笑,應了一聲:“隨意轉了轉,看了看私衛營。”

    劉肖便一手握拳,用力打在另一只手掌心上,有些遺憾的道:

    “真是可惜,今天校練場上,你錯過了精彩的事!”

    宋青小便問了一句:“發生了什么事?”

    “今天校練場上,在眾人挑戰大隊長時,你猜誰出現了?”

    她看著劉肖一臉的興奮,便想起校練場外那與幾個彪形大漢起了沖突的干瘦老者,恐怕在她走了之后,那幾個彪形大漢跟老者動手吃了虧,引起了轟動。

    “研究院的人出現了?”她這話一問出口,劉肖頓時愣了愣:“你咋知道的?”

    宋青小倒沒說自己臨走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小沖突,便找了個借口隨機將他忽悠過去:“既然你提到了精彩的事,那必定是武道研究院的人出現在了私衛營。”

    劉肖的性格大大咧咧,壓根兒沒懷疑她的說辭,聽她這樣一說,頓時便笑道:

    “是的!當時武道研究院的武士出現了,教訓了幾個不長眼的小子。”

    宋青小剛走不久,幾人便跟老者動起了手,騷動剛一產生,便引起了場內私衛營中正調教新人的大隊長注意,立馬擠身出來一看,見到幾個膽大包天的人敢跟老人動手,當即大驚失色,點出了老者身份。

    武道研究院中的人對私衛營中的人來說都高高在上,不敢冒犯,對這些新人來說,更如傳說一般的人物。

    劉肖早就已經對武道研究院十分向往,如今見了前輩,至今仍感到興奮不已。

    那武道研究院的武士一出現,私衛營的大隊長便向他求教,當著眾人的面指點一番他的修為。

    “你不知道,楊隊長的實力已經不在我們隊長之下,可是出手之間,仍招招受制。”

    觀看這樣的高手比試,對劉肖來說受益匪淺,他說話間比手劃腳,頗有所得。

    宋青小心中裝著事,對于這些事情便并不如何感興趣,幾人說了一番之后,隨即便不再提。

    幾人相約著去食堂用了餐之后,因明日還要比試,大家都早早收拾準備歇息,以便養好精神應付明日的比試。

    第一夜平安渡過,并沒有什么事情發生。

    宋青小松了口氣的同時,卻又并不敢完全的放松警惕。

    首日的考試是最為輕松的,帝國各地的選手亂如一鍋雜燴,憑借劉肖幾人實力,輕松的贏過對手,進入第二輪。

    當天比試完后,首輪便遭淘汰的人被以安排所屬營地的理由調走,第一日還人滿為患的武館,頓時空出了大半的位置。

    傍晚之時,趁著劉肖等人去武道館與其他考試參與者練身手的空檔,宋青小再去私衛營周圍轉了一圈,遠遠便發現昨日她碰到范江渠等人地方的那巨大的武道館已經暫時關閉。

    以武道館為分隔線,已經有了專門的人把守,禁止其他人靠近,顯然是為了防止昨日的事情發生,這也算是間接性的證明了昨日宋青小對于范江渠等人身份的猜測。

    同時她不過一時誤闖,便令私衛營的人反應如此迅速,可見當時碰面在這些人看來并非小事,這樣慎重的態度,不可能引不起范江渠的懷疑。

    試煉者在現實之間碰面是個十分危險的事,尤其是在對方實力強于自己的情況下,更是危機叢生。

    宋青小回到休息室時,劉肖等人竟然也在,像是回來了很久的樣子,也是憂心忡忡的,并說了一個十分不妙的消息——這一天時間,許多新人都或多或少受了傷,進了隊內的醫院。

    “有些人是在賽場上受傷,有一小部份人則是在比試之中對手失手造成。”但仍有不少人是在偏僻處遭到了人偷襲伏擊而重傷,情況遠比前兩者更嚴重一些。

    這些遭到偷襲伏擊的人,大多是今日賽場上的勝利者,這會兒一旦受傷,明日的考試肯定是會受到影響,甚至有些人根本不能再參與考試。

    今日傍晚,如果不是劉肖幾人同進同出,恐怕也要遭到伏擊。

    “照往年的慣例,本部默許這樣的競爭方式,用以淘汰一批各方面都稍次的選手。”一個隊員嘆了口氣,“今年聽說最后一天的比試,會出現一些重要的人物,最終贏得比試的人會由皇室授以職位。”

    所以這種情況,可能接下來的兩天時間,會層出不窮的。

    幾人之中,宋青小實力最強,曹增請她陪同過來,也是為了預防這種情況的發生。

    她聽到這人說完,沉吟片刻:“大家這兩天提高警惕,行動之間盡量不要分開,比武練習也盡量挑有把握且熟悉的人。”

    這會兒只有以靜制動,今日還好,贏的人不少,劉肖等人雖然贏了比賽,但混在一大勝者之中,并不如何醒目,反倒是明日比賽之后,再淘汰一堆人之后,劉肖等人的處境才會危險一些。

    如她所料,這一夜也是平安過去。

    隨著時間的流逝,范江渠等人的存在便如扎在她心中的刺,此時的平靜,便如暴風雨前的寧靜,醞釀著一種令她感到不安的危機。

    天亮之后,私衛營的氣氛一下變得緊繃了許多。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今日劉肖四人各自都有四輪比試,宋青小隨同幾人去了賽場。

    因此次比試參與人數眾多的緣故,賽場一共被劃分為數個不同的區域,幾人過來的時候,每個區域都已經擠滿了前來圍觀的人。

    這些人中有私衛營前來觀戰的人,也有帝國各大預備隊像宋青小一般跟著參與比賽的隊員一起前來的陪同者,還有一些執勤的巡邏士衛及一些隱在暗處的人。

    宋青小過來的時候,便感覺有好幾道微弱的神識掃過自己幾人,劉肖實力略強一些,已經修出了氣感,那神識掃過來的霎那,他十分警惕的抬起頭往四周看了一眼,但因為氣感實在太弱的緣故,并沒有準確的找到隱藏在暗處的人。

    他的反應被許多人看在眼中,下一刻宋青小便感覺到有好幾道目光都若隱似無的在他身上轉了一圈,隨即才收了回去。

    她順著這些氣息看去,默默將這些曾關注過劉肖的人記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