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17章 陰尸

前方高能
     羅五這樣沒骨氣的表現令范江渠眼中鄙夷之色更濃,宋青小是早就知道羅五秉性,對他說出這話倒并不生氣,只是雙眸一瞇:

    “既然這樣,我們交換對手也成。”

    “不行不行。”羅五臉色一垮,臉上的肉隨著他擺動的腦袋甩個不停,“我不行的……”

    兩人這樣相互推脫,將范江渠二人挑挑揀揀的態度令范江渠冷笑了一聲:

    “都是要死,又何必分個先后呢。”

    他說話的同時,手往腰間一拍,兩張折疊的符紙便彈跳出來,旋轉著浮在半空,靈力外泄。

    范江渠嘴唇一動,還未念出咒語,耳中便聽到‘轟’的一聲響,還未反應過來,便見一團火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了過來,彈沾到那符紙之上,火光當即將那符紙包圍。

    符紙上的靈氣被火焰一燒,頓時減弱數分,那符紙上的金光暗淡了下去,支撐了眨眼功夫,便在火焰之下被燒為灰燼。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范江渠愣了一愣,本能的往宋青小站立的方向看了過去。

    卻見原本躲在她身側那個面目猥瑣的胖子此時舉著一個煙桿,一臉不敢置信,從他身上波動的能量顯示,那火球是他放出來的。

    “你敢毀我靈符!”范江渠目光一冷,眼中透出殺氣。

    羅五在放出火球之時還有些不敢置信,宋青小送他的煙桿對他的異能殺傷力有極大加成,此時僅用這法器小試牛刀,便能將這老頭兒放出的靈符毀去,當下信心備增。

    聽范江渠說完這話,他臉色迅速由愣轉喜,腰一立胸一挺:

    “青小說了,讓我擋你!”

    他話音剛落,那背棺的中年男人身上靈力一涌,一股陰寒之氣以他為中心往四周蔓延開來,站在羅五身側的宋青小抬起腿,用力一踹羅五后背,‘砰’的聲響中,將剛剛得了法器在范江渠面前耀武揚威的羅五踹飛!

    這一腳的力量奇大無比,直將羅五踹出十幾米遠,直到撞到沿街的一個路燈才轟然落地!

    同時羅五耳中聽到‘鐺’的一聲重擊,他抓著煙桿吃力仰頭一看,卻見那漆黑巨棺飛砸而至,將自己與宋青小先前站立的地面砸得四分五裂!

    若非先前宋青小踹自己那一腳及時,恐怕自己會被這巨棺砸成肉餅!

    他心下一陣后怕,卻見宋青小飛速后退。

    那中年男人一砸一不中,又招了招手,巨棺再次騰空飛起,‘呼嘯’聲中又往宋青小追逐而去!

    先前那握符的老頭兒并沒有轉頭望向羅五這邊,而是抓了兩張符紙在手,緊盯著場中被巨棺追趕的宋青小,顯然有要與那中年人合擊她的意思。

    羅五一見這情景,眼中閃過一絲掙扎。

    這兩人一看便知不是善茬,此時這兩人都被宋青小吸引住注意力,本該正是他逃命的大好時機!

    但他猶豫片刻,卻最終一咬牙關,仿佛下了什么決心一般,握緊煙桿,將靈力打進煙桿之內。

    靈力進入法器的霎那,煙桿之上火光一閃,一條細如胳膊的火龍咆哮著出現,羅五一指范江渠,喝了一聲:

    “去!”

    那火龍迎風便漲,眨眼功夫長及兩米,張牙舞爪往范江渠的方向撲去,并一擺龍身,

    將范江渠圍在火圈之內!

    火龍來勢極快,一將范江渠纏住,便將身體縮緊。

    范江渠雖有靈力護體,羅五實力也差他一些,但他這一招是以法器施放而出,大大增加了火龍威力,當下燒得范江渠須發皮肉‘嗤嗤’作響,冒出陣陣焦糊之味!

    這老頭兒雙目之中閃過一絲殺氣,他伸指一點那龍身,火龍嘴中發出一聲哀鳴,當即凝實的身形一散,化為火焰被靈力沖散,范江渠趁機脫身。

    他剛一脫困,接著耳旁又聽到風聲,一團火球往他面門疾射而來,范江渠揮掌將其拍落在地。

    “這種雕蟲小技也拿出來獻丑!”他冷笑了兩聲,卻見那先前表現得貪生怕死的胖子臉上露出詭異的笑意,他正覺得這笑容有些詭異間,卻見他將煙桿往嘴上一叼,那煙桿頭部接二連三如機關槍般噴出火球。

    范江渠當下臉色一變,在這密集的火彈攻擊之下,哪怕任他實力勝出羅五不少,但也只有暫時退避!

    他一避開之后,頓時給了宋青小喘息之機。

    少了一個阻礙的人,哪怕那玄鐵棺速度奇快,但她速度也不慢,那鐵棺飛轉幾個回合,殘影織成一張巨網,將宋青小罩在其內,凌厲的疾風聲里,竟沒有如中年男人所想一般,輕易將她拿下的樣子!

    中年男人冷冷望了范江渠一眼,接著手指一動,一張符紙突然被他抓在指尖,隨手被他拋了出去!

    那符紙快如閃電,眨眼之間便出現在宋青小后背。

    在即將粘貼在她背心處時,中年男人勾了勾嘴角,但緊接著,宋青小的身影原地一閃,竟憑空消失!

    那符紙落空之后化為一個巨大的光咒,在半空之中閃了數下之后消失。

    中年男人臉上的笑意一僵,同時他感應到靈力的波動,本能仰頭往上一瞧,先前消失的宋青小身影出現在半空之中,一拳往他轟擊而來!

    他皺了皺眉,腳往后退,一步邁出十幾米遠,同時那口巨棺飛射而來,宋青小將將落地,壓根兒來不及躲閃,眼見即將被巨棺撞上時,她收拳轉身,運轉靈力提腿,用力往巨棺踹去!

    那巨棺以特殊材質鍛造,重逾千斤,且來勢驚人,她一個悟道境修為的新人,僅想憑借肉身硬扛,無異于蜉蝣撼樹,不自量力!

    但下一刻,她的腿踹擊到巨棺之上,發出‘砰’的一聲震響之聲!

    玄鐵巨棺之上紅光一閃,符咒都似是被這股強大的靈力所撼動,靈力化為強勁的氣流往四周吹拂開去,棺體沖擊之勢一滯,硬生生被她踢退數分!

    棺中在符咒安撫之下陷入沉睡的陰尸被這股恐怖的靈力所驚醒,股股黑霧從棺體四周泄出,一聲似獸非獸的吼聲從棺內傳出,令人膽顫心驚。

    “你不是悟道境!”

    從出現到現在一直沒有吭聲的中年男人在看到宋青小將巨棺攻勢擋住之后,第一次變了臉色出聲。

    能倉促之間出手擋得住他巨棺一擊,至少已經達到了凝神境的水準,范江渠大大低估了宋青小的實力!

    “沒出息的東西!”他冷冷往范江渠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即又神情一喜:

    “不過我這陰尸如果吞噬了你的精血,至少可以再進一階!”

    宋青小一腳踹出雖說將巨棺攻勢一阻,但那巨棺陰寒無比,哪怕觸之即離,卻也感覺陰氣侵體,腿腳隱隱發麻,一股寒意從腳背蔓延開來,直躥小腿。

    她運轉靈力,將這股陰寒之感驅離,身形再次閃開時,便聽到了這中年男人的聲音。

    這男人聲音陰沉,一開口仿佛如鈍器磨礪著砂紙,令人生出極為不適的感覺。

    “隱世家族?范氏?”她一面試探開口,一面調整先前與巨棺硬碰一下之后翻騰的血氣。

    宋青小提到‘范氏’之時,那中年男人煞白的面龐像是有了些細微的反應,但他很快又恢復了面無表情。

    男人伸手一招,那被她踹退的巨棺似是與他心意相通,他一召之下便凌空飛回,‘鐺’的一聲落在他的身側!

    “很聰明,僅憑試煉中的蛛絲馬跡,就能猜出端倪。”他猜出宋青小說破兩人身份并非是她同樣出身隱世家族,而應該是憑借她與自己叔侄二人在時家見面,及當初與范江渠在試煉中的短暫相處推斷出來的。

    這就證明她在見到范江渠的那一刻,便已經認出了范江渠身份,且早有防備。

    偏偏范江渠這個蠢貨,將人忘了不說,事后雖然想了起來,卻又估錯了她的實力。

    要不是有他同行,恐怕范江渠與她單獨碰上,輕敵之下恐怕還要吃虧。

    她隱藏了實力,難怪開始有敢獨戰自己的勇氣。

    中年男人有些輕蔑的看了遠處一眼,此時范江渠被羅五如愿以償纏住。

    哪怕他實力高于羅五,但人卻不大聰明,羅五放出無數火球以遠程攻擊的方式將他擋住,隨即在地上放火,自己則帶著范江渠在火海之內兜圈子。

    那些火是以法器放出,難以熄滅,直燒得范江渠外形狼狽,偏偏他一旦轉身,羅五又以火球砸他屁股及下身,動作下流而陰損,直打得他暴跳如雷,恨不能將羅五這個死胖子捏死!

    一時之間一個逃跑一個追,誰也奈何不了誰!

    “廢物!”那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嘴里冷冷吐出兩個字。

    他隨即轉回過頭,伸手一拍落在他身側的玄棺,那棺身被他拍動,上面浮出一個巨大的血色符咒影子。

    那符咒影一閃之下,那棺內便‘嗤’的一聲沖出一股極為可怕的濃濃兇煞之氣,將棺蓋沖開,‘鐺’的一聲落地!

    棺蓋一落下,一個高約兩米的巨大影子從鐵棺之內閃出,似是聞到了生人的氣息,頓時發出一聲令人膽顫心驚的嘶吼聲。

    那陰尸一現身便往宋青小撲來,這東西戾氣極重,渾身如銅皮鐵骨被黑氣所包圍。

    它的嘴中探出兩顆獠牙,吞吐著黑云,十指漆黑長約三寸,寒光凜冽,若是被其一抓,恐怕腸穿肚裂!

    陰尸出現的那一刻,正在火堆之中逃命的羅五抽空看了一眼,隨即倒吸一口涼氣:

    “媽呀,這是什么鬼東西?”

    宋青小到底惹上的是什么來路的人?他稍一猶豫,范江渠的符紙便化為光刃往他攔腰切來,若非他反應得快,恐怕已經被斬為兩截!

    羅五這會兒倒是慶幸自己的對手只是范江渠,否則與這中年人及這陰尸對上,恐怕他根本提不起與之對戰的勇氣。

    那陰尸看似笨沉,實則動作迅捷無比。

    它一撲來之后,率先沖著宋青小吐出一口黑霧。

    那尸氣帶著令人聞之欲嘔的濃濃血腥氣,且像是有腐蝕的毒性,哪怕宋青小屏住呼吸,卻也感覺接觸這毒霧的剎那,身上衣物迅速泛黑,皮膚之上浮起鱗甲幻影,抵御著陰氣侵體。

    宋青小躬身后退,那陰尸抬臂一抓,指甲再次暴漲兩寸有余往她勾來,長爪劃破空氣,發出‘刷’的聲響。

    地底磚石被踩裂的同時,又很快被陰氣腐蝕,碎開的沙石很快結出一層黑色的晶體。

    這陰尸一抓不中,又抬另一只手臂往宋青小抓來,同時一步邁出,仰頭張嘴,‘呵’的一聲再次吐出大口尸氣。

    同時遠處那中年男人手指一搓,捏了張符紙在指間,往頭頂之上一彈,那符紙上金光一閃,頃刻之間化為一個巨大的光咒,往宋青小的方向拍落下來!

    那光咒寬約兩米,長近一丈有余,如天羅地網,封住了她向上躲避的路。

    下方有陰尸封路,UU看書 .uukanshu.com 更是窮追不舍,中年男人原本以為這樣一來萬無一失,哪知陰尸抬爪去抓之時,卻見宋青小身影再一次與之前他拍出符紙時一般,原地消失!

    巨大的光咒拍落到地,將濃郁的陰氣拍散,那金光罩在陰尸身上,頓時發出‘嗤’的響聲。

    那陰尸像是受到了極大傷害,發出一聲可怖異常的嘶鳴,身上黑氣大盛,頓時將這咒影沖散了開去!

    中年男人臉色一沉之下,放開神識,竟捕捉不到宋青小的氣息,當下臉色一變,心中警鈴大作,正覺得不對勁兒間,識海之中神識一閃,宋青小的身影出現在他身后離他約摸兩步之遙,沖著他后背心拍出一掌!

    他感應到宋青小氣息的同時匆忙轉身,倉促之下來不及取符傷人,僅也拍掌回擊。

    兩股靈力碰撞之下,發出一聲爆響,強大的氣勁沖擊二人身體,將兩人各自推離。

    這一擊掌之下,雙方對彼此的實力都有了個大概的認知。

    宋青小早知這中年男人實力非凡,因此與他虛空對掌被逼退后并不感到詫異。

    反倒是那中年男人隨手一拍接下宋青小這一掌后,反被其中靈力震退兩步,哪怕退的并不多,但也足以令他吃驚。

    “竟然已經有凝神境后期的修為?”

    他喊出這話之時,恰被正在火焰之中追殺羅五的范江渠聽在耳內,當下動作一頓,驚呼失聲:

    “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