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18章 陣法

前方高能
     中年男人受到陰氣反噬,頓時發出一聲悶哼,那慘白的臉色一青,忙不迭的后退了數步。

    宋青小此時不知使用了什么樣的方法隱身,竟逃過了他神識的搜捕,應該是使用了某種秘術禁制。

    在知道宋青小的實力已經達到凝神境后期之后,中年男人不敢再大意,他當下雙掌一搓,幾道折疊的符紙被他夾在掌心,他臉上飛快的閃過幾分肉疼之色,隨即嘴中飛快的念出咒語:

    “天罡正氣,太霄借法!包羅天地,困鎖幽冥!”

    “五行咒?”遠處范江渠感應到四周靈力的強烈波動,下意識的轉頭,便見到中年人拿出這五張符紙時,不由自主瞪大了眼睛,驚呼了一聲:

    “二叔?”

    中年男人并沒有理睬范江渠的呼聲,他咒聲一落,不敢大意,咬破指尖,灑出幾滴鮮血飛往符紙之中!

    隨著精血注入符紙,那五張黃符靈光大作,頓時懸空飛起,迅速疾轉數圈之后,往五個不同的方位落了下去,化為光影!

    那數張符紙形成一個巨圈,宋青小發現自己的神識像是被困在了這禁制之內!

    一旦神識被禁錮,當下她的實力也仿佛受到了三分禁制,‘前’字令頓時便失去原有優勢,宋青小現出身形,那陰尸聞到她的氣息,發出一聲極為瘮人的咆哮,往她撲了過來。

    中年男人并不看這邊情景,而是盤膝坐下,專心不停的打法訣進符紙之中,想將宋青小困死在符陣之內!

    那陰尸口吐戾氣,速度奇快無比,飛撲而來時,宋青小疾速后退,卻在退至符紙邊沿時,那符與符之間頓時亮起一陣靈光,形成一堵光墻,將其后退的身影攔截!

    她后背撞上無形的禁制,又被彈了回來。

    中年男人本身已經達到丹境的修為,再配合以符紙施加秘術,布下法陣,將她鎖在其中,令她難以逃脫!

    宋青小心中一沉,羅五這個貪生怕死的東西,在陰尸被那中年男人放出的剎那,竟一面放火一面外逃,深恐被她牽連進戰圈之內。

    范江渠似是也對這陰尸極為恐懼,

    竟配合著羅五,兩人一個打一個逃,片刻功夫竟逃離宋青小數十米開外,此時要想脫困,根本指望不上羅五這個人!

    ‘呵’的聲響之中,那陰尸已經撲至她面前,濃郁的尸氣沖襲而來,一只長爪刺了過來,那五指長甲尖銳非凡,寒光凜冽,令人不寒而栗。

    陰尸身上的煞氣沖撞而來,在退路被符陣封死的情況下,宋青小的生路一下被陰尸封死。

    她側身一滾,那陰尸爪帶著殘影從她身側穿透過去,帶著翻滾的尸氣,一爪落空之后,另一只手臂又橫掃而來,發出‘嗖’的破空響聲。

    同時那陰尸吞吐著尸氣,那尸氣化為一張蠕動的大網,往宋青小當頭罩來。

    這些尸氣一沾到她身體,便化為數股黑霧,一點一點收緊。

    遠處正控制著符陣的中年男人見到這一幕時,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危急關頭,宋青小識海之中的元神雙手結印,神色嚴肅的念道:“堅如磐石,固!”

    ‘者’字令下,一層鱗甲迅速將宋青小身體包裹,強大的靈氣將纏上來的陰霧逼退,陰尸泛著寒光的長甲從她身上抓過,發出金戈交接時的刺耳響聲。

    鱗甲被抓出五道黑色爪痕,卻并沒有如中年男人所想一般這一爪之下能將宋青小抓得腸穿肚裂。

    她以‘者’字令擋住這一擊,右手握拳,運足靈力往那陰尸臉部轟了出去!

    ‘砰’的聲響之中,陰尸干癟漆黑的臉部被擊中,強悍的靈力拍打之下,陰尸沉重的身軀被拍落出去直挺挺的仰天重響倒地!

    宋青小還未松一口氣,那摔地的陰尸手臂一錘地面,擊碎石磚,尸身直挺挺的彈起,更為兇悍的往她撲來,這情況令宋青小心中一沉。

    這陰尸只是死物,不知疲倦,且又不痛不死。

    若是與之硬拼,只是下下之策。它是中年男人煉養的,得想個法子,先將中年男人除去!

    但她被困在陣法之中,要想脫困,還需要破陣。

    宋青小的目光落在擺在五個方位的符紙之上,當即腳尖一點,往其中一處符紙飛身掠去!

    這符陣五張為一體,如果毀去其中一方位,陣法自然殘缺,要想破陣也容易些。

    她身體剛一動,身后陰尸便隨即咆哮著也至,十指張開往她刺來,速度快得驚人。

    在宋青小還未來得及挑動符紙的剎那,那十指便已經戳中她后背,指甲刺破鱗甲幻影,傷處滲出一絲鮮血,頓時更引發那陰尸狂性。

    陰氣滲入傷口之中,使得鱗甲當下泛黑,瘋狂蠶食宋青小體內靈力。

    她聽到身后尸吼,暫時放棄揭那符紙,身體一蹲,避開那陰尸從后探來的獠牙,手掌撐地,伸腿往它小腿掃去!

    那陰尸身體骨骼堅硬無比,她這一腳含靈力發出,力大無比,但踹上那陰尸雙腳,卻僅令這陰尸身體一晃。

    出乎宋青小意料之外的,它上半身直挺挺的跟著俯撲下來,雙掌同時插向她后背。

    情急之下宋青小結出冰盾,那陰尸十指如刀,‘嗤’的一聲將冰刺破。

    冰盾迅速被陰氣腐蝕,化為黑晶,‘咔嚓’碎裂!

    但有這冰盾一阻,宋青小往旁側一滾,順勢脫身,那陰尸的雙掌刺破冰盾之后‘轟’的一聲插入地面,將那石板如捏豆腐一般捏碎!

    這東西被中年男人養過之后兇悍無比,若非宋青小當日經歷過亡秦非楚的試煉,倒并不怵它,但這陰尸遠比當日亡秦非楚中的楚可更為可怕百倍不止。

    陰尸一撲到地面,并沒有給宋青小翻身爬起的喘息時機,那雙臂提起落下,如快刀切菜,直追得宋青小不住往旁邊翻滾。

    地面石板被掀開,碎石被陰氣凝結化為黑晶灑落下來,迷住宋青小的神識。

    片刻之間她翻滾躲避出三四米遠,那陰尸窮追不舍,兇悍瘮人!

    她翻身往旁側滾,正欲伺機起身之時,伸手卻摸到了一個陰寒之物——

    是之前中年男人放出陰尸時的棺蓋,拍落之后倒地。

    她雙手抓住棺蓋,那棺蓋不知是以什么樣的鐵鑄成,沉重無比,她用力將其扛起,頭頂之上傳來尸吼,一道陰影覆蓋下來,她抱著棺蓋轉身,‘嗤——’

    刺耳的聲響中,那棺蓋被陰尸十指抓中,擋下了陰尸這一記抓擊。

    ‘呵!’

    它發出一聲厲嘯,一張干癟的腦袋從棺蓋一側探下,露出兩顆尖銳的獠牙往她咬來,宋青小雙手結印,嘴里輕喝了一聲:

    “困!”

    ‘臨’字術形成領域,將那猙獰異常的頭顱罩了進去!

    陰尸動作一頓,宋青小趁勢彈起,抓住棺蓋,用力往那陰尸一掄:

    “給我滾!”

    她被追了數息,外形狼狽無比,這棺蓋用力轟下,陰尸被‘臨’字術困住,一時片刻無法掙脫,‘轟’的一聲被棺蓋拍中,陷入地底!

    棺蓋之上‘嗞嗞’結出一層冰晶,將底下的陰尸連同地面凍在一起!

    宋青小稍一騰出手,當即往其中一處符陣掠去,手往其中一張符紙撕去。

    圈外正盤腿而坐的中年男人見此情景,當即冷笑了一聲:

    “這是五行陣,并非你的實力可破的……”

    他話音還未落,便見宋青小手已經碰觸到符紙。

    符紙一遭觸碰,當即靈力化為光束,穿透她的掌心!

    哪怕是有‘者’字令護體,但宋青小手掌仍被這符力霸道之極的靈力所傷,鱗甲光影四周沁出血跡。

    被凍住的地面傳來‘咔嚓’的聲響,那被她暫且封住的陰尸還未死,此時正掙扎著即將要脫困。

    壓在上面的棺蓋發出‘咯咯’響動,地面的冰霜轉瞬之間化為黑晶。

    她強忍疼痛,體內半透明的金丹轉動,大量靈力涌入她的胳膊,形成更為結實的鱗片,將她手掌護住。

    宋青小再次往那符紙上一抓,半步丹境的實力加持之下,她手臂擋住符紙上凌厲的靈氣,‘嘶啦’一聲將那符紙抓到掌心!

    靈符一旦被撕落下來,頓時靈氣大失!

    五行陣一方被破,禁制一下便喪失,宋青小感到神識所受的禁錮一松,陣法之外盤腿而坐的中年男人在陣法被破的剎那,仿佛受到了極大反噬,‘哇’的一聲吐出大口鮮血,聲音嘶啞:

    “怎么可能?”

    與他一樣不敢置信的還有范江渠,五行陣的威力足以困住一個丹境中階以上的修行者!

    此時不止沒能困住宋青小不說,還被她以蠻力損毀,陣形一破,施陣者遭到靈力反噬,使那中年男人受傷不輕。

    與此同時,地面石板‘咔咔’裂開無數縫隙,‘轟’的巨響聲中,棺蓋被一股濃郁的戾氣沖飛,一道黑影往宋青小身后疾撲而來。

    她先前強撕靈符,已經吃了不小的虧,這會兒陰尸從后撲來時根本來不及逃離。

    吐血的中年男人嘴角一揚,才剛露出笑意,宋青小便以靈力催發體內星辰。

    她身上瞬間星輝大作,數顆星光在她身上閃現,同時也在那不遠處的中年男人身上一閃!

    中年男人只覺得一股陌生靈入侵入自己身體,當即大驚,還未來得及將這靈力驅離,便聽宋青小念了一句:

    “逆轉星辰!”

    她話音一落間,那股陌生力量籠罩中年男人全身,霎時令他識海震蕩,天旋地轉之間,身體像是失控半晌。

    哪怕只是失控片刻功夫,已經令他感到震驚無比:“這是什么秘法?”

    他吃驚之下本能出聲,下意識以靈力壓制這股星輝之力,身體剛恢復控制,便聽到耳中傳來森然的尸吼,一股煞氣涌了過來,那陰尸低頭‘嗤’的一聲獠牙刺進中年男人頸側!

    “孽障!”中年男人一被陰尸咬中,當即體內靈力隨著精血大量流失,他神色一冷,當即以神識強行將陰尸逼退,同時揮掌往其頭上拍去!

    哪怕只被吸走了小口鮮血,那中年男人卻像吃了極大的虧,臉色飛快的灰敗下去,一頭烏發竟也在眨眼之間為花白,臉上也出現了幾分皺紋,眨眼功夫便像老了五歲!

    他冷哼一聲,手掌之上扣了一張靈符,往頸上拍去,頓時將血止住,也將上面的戾氣拍退。

    那陰尸一沾了血,更是狂性大發,雙目之中閃出紅光,戾氣更盛!

    “不管你是誰,你今天都非死不可!”

    中年男人受傷之后惱怒無比,宋青小比他想像中的還要棘手得多,手段頻出,破了他的五行陣不說,還能在他陰尸攻擊之下撐了這樣長時間而不死,今日如果逃脫,將來恐怕會成為他的死敵!

    他雙手結印,打出數道法訣進那陰尸之內,那陰尸四周狂風大作,身上的黑氣比之前像是更為凝實幾分,身體竟騰空飛起,往宋青小飛掠而去!

    宋青小當下施展出‘前’字令,身形原地消失,那陰尸窮追不舍,撞擊街道四周房舍,‘轟隆’之聲不絕于耳。

    她在飛沙走石中躲閃,不多時街道四處鬼氣森森,宋青小逃躥了數回,感覺靈力在兩個字令的施為之下飛速的消耗。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時間久了對她不利。

    宋青小目光一轉,往不遠處的羅五看去。

    他放了滿地的火,憑借法器與小聰明,他竟能短暫的在與范江渠的對峙中立于不敗之地。

    陰尸這東西不怕傷痛,但不知畏不畏火。

    宋青小心念一轉,往火堆之上飛奔而去,恰好與一側奔來的羅五擦肩而過。

    那陰尸騰空飛來,陰氣當即將火焰化為慘綠!

    “啊——”

    正與范江渠你追我趕的羅五一見陰尸飛來,嚇得面無人色,發出一聲慘叫聲。

    那陰尸久追宋青小不到,聞到生人氣味,當即轉頭往羅五抓去。

    它的速度奇快,眨眼之間便奔至羅五面前,探手一抓,羅五身體彎了下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折成一個滾球就地一地,那陰尸爪甲勾破他后背,他悶哼一聲,強忍疼痛飛快的往一側滾去。

    陰尸一抓落空,還沒來得及去追他,便見范江渠恰好追至面前,隨即伸手一抓,十指‘噗嗤’一聲將范江渠雙臂抓穿。

    范江渠正追趕著羅五,壓根兒沒想到他一躲會與這恐怖萬分的陰尸撞上,當即來不及慘叫,手臂便被那陰尸抓透。

    “二叔……”驚駭萬分間,范江渠本能發出一聲呼救,但那陰尸卻不管三七二十一,將范江渠一拽,兩顆獠牙刺破其身體,那中年男人來不及制止,片刻功夫范江渠身體便被吸得干癟,身形縮短大半,化為一具枯尸,‘砰’的一聲被那陰尸丟落到地!

    ‘吼’!吸飽血后的陰尸身上兇性更盛,雖說無意當中也算解決了一個追殺者,但范江渠之死對宋青小來說并沒有情況松懈半分。

    中年男人見到被吸干精氣的范江渠尸體后,臉色極為難看,今日叔侄兩人追殺一個小修士,不止沒有得手不說,還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讓晚輩死了,簡直丟人丟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