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19章 殺敵

前方高能
     中年男人雙指一并,地上四張靈光暗淡的符紙被他虛空一指之下凌空飛起,中年男人咬破舌尖,‘噗’的吐了一大口精血出去!

    那精血沾到符紙之上,因被宋青小強行破陣之后靈氣大失的幾張符上又重新閃出極強靈力。

    中年男人手一揚,那四張符紙往宋青小困去,同時他另一只手一揚,地上之前被陰尸掀開的棺蓋之上紅光一閃,破開壓蓋在上面的塵土,‘嗖’的一聲化為疾影,往宋青小后背心豎撞過去!

    兩人斗法到現在,宋青小手段頻出,中年男人也看出不拿出真本事難以將她斬殺,當下不再留后手,使出全部實力。

    宋青小正在奔跑躲避之間,只感覺到四周靈力一滯,一股強大的迫力壓制著她身體,令她身形一頓,還未使力將這禁制打破之時,神識便感應到身后破空之響,還來不及閃避,心中正暗自叫糟時——

    ‘砰’的重響聲中,那在中年男人一指之下凌空飛來的棺蓋重重撞上她的后背心!

    哪怕是有‘者’字令護體,但丹境強者的全力一擊非同小可,‘者’字令下,鱗片幻影支撐不過片刻功夫,便轟然散去!

    棺蓋上的殘余靈力長驅直入透進她身體,攪移她五臟六腑,拍斷骨頭刺破心肺!

    靈力破壞筋脈,令宋青小張嘴噴出大口鮮血。

    中年男人原本以為自己全力一擊之下必定能將宋青小當場斬殺,卻不料她能憑借肉身強行扛下自己這一擊,當下目光一沉,再次右手一抬,原本屹立在一側的玄鐵棺頓時也跟著懸空飛起,如張開的魚網,往宋青小罩去!

    這棺材以特殊材質打造成而,上面布滿禁制,哪怕是實力已經達到凝神境后期的陰尸被困在棺材之中依舊無法脫身,一旦宋青小被裝入棺材,棺蓋一蓋,禁制一開,哪怕她縱有百般秘術,也難以脫身!

    在發現宋青小難以應付之后,中年男人這會兒失去冷靜,準備先將她困鎖在棺材之內。

    那鐵棺豎直飛來,一側棺蓋也跟著立了起來,想將宋青小迫入其中!

    頭頂四道靈符鎖住了宋青小的身體,不遠處那陰尸在扔了范江渠尸體之后,似是聞到了她噴吐出的鮮血,當即也往她撲來!

    身側是飛來的鐵棺,身后是棺蓋,前面有陰尸飛至,中年男人仿佛布下,等著要她的命!

    那陰尸戾氣席卷而來,眨眼便至,厲嘯聲中,那陰尸趁她被困時雙臂一抬,十指張開往她身上插來。

    宋青小抬起雙手,將其雙臂一格,身體往后仰去,拉開與陰尸之間的距離。

    實力至少已經達到凝神境后期的陰尸力量不小,但宋青小肉身力量之強,卻又并不在陰尸之下。

    她雙臂之上靈力將煞氣沖開,霎時便將陰尸兩條胳膊凍為冰柱,那陰尸一插不中,隨即兩顆獠牙探出,低頭往她咬來!

    范江渠前車之鑒就在眼產有,宋青小哪里敢讓這獠牙碰到,

    她將托住陰尸雙臂的手一松,掌心一攤之間,一把黑色匕首被她握在掌心,往那落下的陰尸獠牙擋去!

    那黑色匕首被她拿出發來的剎那,不遠處的中年男人在見到匕首之時,瞳孔緊縮,極度吃驚之下高呼出聲:

    “龍牙?你跟裴家什么關系?”

    他說話聲音傳入宋青小耳中,還來不及去細想他話中所說的意思,便只聽‘鏘’的一聲撞擊,陰尸獠牙撞上黑色匕首刃身。

    匕首將陰尸兩支尖銳的獠牙削斷,同時那原本便已經布滿裂痕的匕首在恐怖的煞氣沖撞之下,‘咔嚓’一聲斷去!

    陰尸斷齒,發出一聲尖銳異常的尸吼,半截匕首的刃尖也斷落下跌。

    宋青小與這匕首心神相連,匕首一斷,她丹田、神魂都再次遭受重擊,劇痛之下宋青小一咬舌尖,在那斷刃落下的瞬間,強忍傷痛,手指運足靈力么往那斷刃之上彈去!

    ‘叮’的脆響聲中,半截斷刃劃破空中往中年男人的方向疾射而去!

    那半截斷刃在靈力之下快如驚雷,轉瞬即至,中年男人在聽到風聲,看到這東西疾射而來時,躲避已經來不及了。

    他壓根兒沒想到宋青小死路一條之下會掏出這樣一個東西,開始以為這是裴家當初從天外天得來的那柄神器之一,可在聽到武器斷裂的聲響之時,便知道自己猜錯了。

    裴家那柄神器,是當初幾大隱世家族與天外天九大世族簽定合約之時,天外天所贈送的法寶,是出自兵藏世家的東西,以太虛境界修為的高階修士所鑄造,無堅不摧,鋒利無匹!

    若是這樣的東西在她手上,不要說面前的陰尸不可能將其損毀,就連中年男人法寶盡出也沒有辦法將之毀去!

    “不過一仿冒假物,也敢在我面前獻技!”中年男人見這匕首碎片飛來,當即冷笑了一聲。

    這東西來勢極快,他雙手控制著棺材,來不及將其拍碎,再加上宋青小今晚秘術頻出,且連這樣仿冒的神器也能拿出,雖然不知她到底什么來路,但中年男人仍決定要先將其制住才是要事。

    他仗著自己已經是丹境修為,有靈氣護體,他已經是丹境修為,身體被靈力淬煉之后脫胎換骨,一般武器傷他不得。

    一念及此,中年男人當下準備硬拼著受傷扛她這一擊,也定要將她與陰尸鎖進棺材之內。

    中年男人聲音一落,雙掌一合,那棺材已至宋青小身前,棺蓋即將把她迫進棺中之時——

    ‘嗖’的一聲輕響,那黑色匕首殘片突破他護體的靈力,如刀切豆腐一般,‘卟’的鉆破他眉心!

    “不可……”

    中年男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他做夢都沒想到,這東西竟能斬開他罩體的靈力不說,還能穿破他法體。

    話音未完,他神府之中的元神當下被霸道非凡的靈氣絞碎,當即神魂盡碎,道消身死!

    他氣息一落,數道受其指揮轉動的靈符當下一停,困制著宋青小的符陣一頓,她借此時機,當下旋轉過身,將斷牙之后尚在厲吼的陰尸用力一踹,將陰尸踹進棺材之中,那受中年男人臨死之前指揮合閉的棺蓋‘砰’的一聲閉攏。

    棺身上紅符一閃,將仍在吼叫的陰尸困在其中,那吼聲戛然而止,四周外泄的陰氣迅速被棺材吸了進去!

    宋青小深知這陰尸恐怖,深恐這中年男人死后這棺材失去主人控制,陰尸脫困而出追殺自己,當即忍著傷痛,扛起棺材,用力往地面摜了下去!

    ‘轟隆’的響聲中,棺材被她摜入地面,僅余一小截仍留在外面。

    這一舉動牽動宋青小體內傷勢,令她喉間又涌出大口血。

    她咬緊牙關,抬腿往棺頭用力一踩,‘吱嘎’聲中,那一小截露出地面的棺材硬生生被踩進土內。

    這樣一來,就算陰尸再是掙扎,也暫時能困它一時半會兒。

    危機一解除,宋青小身形一晃,險些一頭栽倒在地。

    她捂著胸口,苦笑了一聲。

    此時體內筋脈碎裂,五臟六腑受傷不輕,每呼吸一口氣,斷裂的骨頭刺中肺腑,更是加劇傷勢。

    中年男人以棺蓋撞擊她后背造成的傷勢,不比當初在惡魔島上時被那蛟蛇卷中之時輕。

    若非她實力增長極快,即將到達丹境,且又新得了‘前’字令,使得‘者’字令的威力遠勝以往,恐怕那一擊之下便能要了她小命!

    她深呼一口氣,手臂一揮,將頭頂之上幾張失去主人之后靈性大失的符紙掃進手里,這才搖搖晃晃往中年男人的方向走去。

    此人修為高深,又是隱世家族出身,身上應該有些好東西,再不濟至少也有一些有用的符紙。

    今日她受了這樣嚴重的傷,沒有十天半月恐怕難以養回,吃了這么大虧,總要補回一些東西才成!

    中年男人的身體還站在原地,額心間被匕首殘片斬了進去,他今日也算是倒霉,錯估了宋青小手中的匕首確實出自兵藏世家之手,以至于輕易被宋青小殺死。

    死前仍不甘心,到死仍瞪大了眼,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宋青小伸手去摸他身上,可令她吃驚的是,這老怪物看似手一揚一揮便抖出符紙,可宋青小摸了他身上,竟不見半點兒東西。

    她不相信這人與范江渠一般,極有可能出自修習符道世家的人,身上會不帶些符紙。

    她不死心的上下再摸了一遍,卻仍是沒摸到任何東西。

    莫非這老怪物看似修為高深,實則外強中干,是個窮鬼?

    一想到這里,宋青小心中嘔得吐血,她匕首完全斷裂,又受了重傷,好不容易殺死此人,結果卻摸不出來任何的好東西。

    她正失落無比間,眼角余光卻見到那中年男人抬起的右手上,似是戴了一個古樸異常的戒指。

    這東西灰不溜秋,并不起眼,但能被一個身上一窮二白的丹境修士特意戴在手上,恐怕也非同一般,說不定是個什么寶貝。

    她一想到此處,當即伸手去摘。

    那戒指輕易被她擼了下來,似鐵非鐵,入手極輕。

    宋青小將其攥住,還未細究,便感覺到籠罩在這里的霧氣開始逐漸褪去。

    “糟了!”她喊了一聲,這里是中年男人臨時布下的禁制,他死之后禁制也隨之消失。

    這會兒她與羅五恐怕正在帝都市中心大道之上,禁制一消失,此地就會曝露出來,說不定很快就會引起帝都中的那群隱藏的修士注意!

    她神情一凜,來不及再去研究那戒指,當即往身上一揣,回頭去找羅五身影。

    他之前曾在躲避陰尸時摔落下地,此時不知是死是活。

    宋青小神識一放開,很快就感覺到了羅五氣息,她轉過頭,便見臉色呈青白色的羅五要死不活的坐在火堆之中,抱著范江渠已經縮小一倍的枯尸。

    “……”宋青小看到他的舉動,有些無語。

    “咳咳。”羅五氣若游絲,咳了兩聲之后將范江渠的尸體扔落到地,他面對宋青小的目光,表情似是有些尷尬,仿佛自己這點兒小心思在她面前一覽無余。

    他看著宋青小的神情里帶著七分討好,兩分懼意及一分警惕。

    宋青小先前對抗陰尸、斬殺那中年男人的手段被他看在眼中,令他震驚無比。

    他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對宋青小的實力有了大概的估算,此時才發現她真正的實力遠超自己預估,比自己想像中更要厲害數倍不止!

    “咳,咳咳咳。”他中了尸毒,這會兒看起來面色泛青,嘴唇發紫:

    “這一次,可是,虧,虧大了。”

    他苦笑了一聲,說話時黑色的血順著他嘴角‘淅淅瀝瀝’的如連絲的線直往下淌:

    “下次再有這種事,可,可不能再,再,再,咳咳咳,叫我了。”

    那陰尸的毒性非同尋常,一破皮肉便鉆入心肺,羅五也是倒了血霉,銀狼的毒才剛剛壓制住沒多久,安生日子也沒過兩天,UU看書 .uukanshu.com 又中了這毒,不知怎么才能消去!=

    “真不叫你了?”

    宋青小喘了兩口氣,這一個細微的動作牽動了體內傷勢,令她胸口劇痛,喉間涌出血腥味兒,被她死死壓了回去。

    她冷笑著問了羅五一聲,目光落到范江渠尸體之上。

    這狡猾的胖子先前猥瑣的抱著范江渠尸體,恐怕也是打著她先前一樣的主意,想要搜刮這老頭兒尸體上的東西。

    范江渠實力遠勝羅五,身上說不準還真有些好東西,從羅五閃躲的目光及他若隱似無壓在衣裳口袋上的手掌看來,他一副深怕自己搶奪的樣子,宋青小猜測他在范江渠身上恐怕還真的搜到了一些東西,不像自己一無所獲的樣子。

    不過范江渠實力低微,就算身上帶了些小東西,宋青小也看不在眼內,她今日能得到中年男人那四張靈符已經是意外之喜,倒并不覬覦羅五的收獲。

    只是這羅五口是心非,心眼還多,得了便宜還賣乖,令宋青小故意將目光盯到他掌心之處。

    果不其然,羅五的臉頰開始抽搐,眼中閃過一絲緊張之色。

    “青小……”他當即挪動身體,跪了起身,哀求的喚了一句,將包壓得更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