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20章 儲物

前方高能
     “那老頭兒身上,有些東西,我翻找了半天,就是想要孝敬給你。”羅五倒是敢說,但說這話時,他一臉肉痛,眼珠溜溜的轉,顯然并非發自本心。

    他這死到臨頭還貪婪的樣子令宋青小不由無語,她目光冷清:

    “這些東西你既然找到,就你自己拿去,當作這一次你幫我忙的報酬。”

    羅五青黑的臉上露出喜色,按著口袋的手也同時無力的垂落下去。

    宋青小見他這模樣,手握成拳,往身側揮去!

    靈力拍中一側中年男人尸體,將其頭顱拍碎,嵌入其中的匕首殘片‘嗖’的一聲帶著血珠飛落出來,被宋青小握在掌心中!

    中年男人無頭的尸身當即‘砰’的摔落到地,宋青小臉色慘白,問了一聲:“能走嗎?這里禁制要破了。”

    她的這番手段令羅五膽顫心驚,但她這話又透出她并沒有想要殺人奪寶的意思,又令羅五暗暗松了口氣。

    “可,咳咳咳,可以……”

    他吃力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目光依依不舍的往不遠處被宋青小強行插入地面的棺材望去,貪婪之色一閃而過。

    那陰尸的實力他親眼目睹,強大無比,此時控制陰尸的中年男人已死,這陰尸便是無主之物。

    若是這強大的殺器能為自己所用,必定如虎添翼。

    他心中貪念一起,眼角余光便感應到宋青小的冷笑,當下一個激靈,原本發熱的頭腦頓時又清醒。

    范江渠的尸體擺在不遠處,此人修為比他高深,在那陰尸面前尚且無還手之力,自己此時實力不濟,若是打那陰尸主意,也是自尋死路而已。

    羅五當下不敢再動歪念,吃力的爬起身來,皺眉看了一眼四周的情景。

    隨著中年男人一死,禁制的力量在減弱,頭頂遮蔽陽光的烏云逐漸散去,那股陰寒之意也在飛快的褪散,禁制一破之后,這里死了兩個人,恐怕很快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并非久留之地。

    那些陰霧散開,露出原本的街區,羅五往四周一看,一拍腦袋:

    “咦,沒想到竟在這里?”

    禁制被破之后,遠處市政中心的建筑大樓若隱若現,兩人身處樹林之中,周圍不少樹干盡折,鋪設齊整的地面被掀開,四周一片狼藉。

    明明事發之時,羅五開車帶著宋青小是往極為繁華的街道走的,卻不知何時被引入市政中心的森林公園之內。

    這手段實在驚人,若非這會兒清醒,羅五竟半點兒都沒有被人困入陷阱的感覺。

    一想到此處,羅五后背發麻,對于今日能死里逃生,更感慶幸。

    他偷偷看了宋青小一眼,眼中帶著警惕、畏懼,氣若游絲問了一聲:

    “你想去哪?我找人送你?”

    這會兒他自己都受了重傷,

    急于想要找安全的地方查驗傷勢保住性命,肯定是不能再親自再替宋青小辦事了。

    不過羅五這會兒已經堅定了要抱緊宋青小大腿的決心,當下是不遺余力想要討好她的。

    “不用了。”宋青小微微搖頭,這個動作令她喉間一腥,她轉過身,強行將這口血又吞了下去:

    “我自己會離開。”

    羅五身體一抖,卻見宋青小往前一邁,顯然是準備離開了,他忙不迭往前跨了一步,急喊了一聲:

    “青小,等一下……”

    但他中了陰尸之毒,這一步邁出,雙腿卻站立不穩,又‘撲通’雙膝跪地。

    宋青小轉頭看他,他扯了扯嘴角,‘嘿嘿’笑出聲:

    “剛剛,呼呼,我跟你開,開玩笑的,咳……”他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漆黑的血絲順著他下巴往他肚子上滴:“下次——下次還有這種好事,務,務必叫我,”

    他一咧嘴,露出被血染黑的牙齒,一臉諂媚:

    “小弟還為你鞍前馬后!”

    宋青小眉梢一跳,沒有說話,隨即轉過身,只眨眼的功夫,人便已經原地消失,等羅五抬頭往四周一看,哪里還有她的身影?

    四周甚至已經感應不到她的氣息,仿佛來去如風,人已經遠離。

    他松了口氣,一屁股坐倒在地,這一趟宋青小雖說拖他下水,但確確實實令他占到了極大便宜。

    先不說那支煙桿法器,就憑他從范江渠身上搜刮到的那一袋東西,便已經令他不虛此行!

    而宋青小送出來的煙桿法器更是好東西,哪怕就是他參與兩次試煉,也未必能換得。

    他正喜滋滋的準備伸手再摸一次那煙桿法器時,四周的那些霧氣又散了大半,沒有陣法壓制,羅五先前放出的火此時觸發了公園內的煙霧感應,那自動警報器發出一陣刺耳的蜂鳴。

    羅五心下一驚,看了一眼遠處被砸變形的車子,當即強撐起身。

    宋青小知道禁制一散之后,說不定會驚動時家的人,因此當即不敢逗留,施展‘前’字令飛速離開原地。

    神魂之內,蘇五的聲音響起:

    “你為何將那老頭的東西留給那胖子?”他像是對宋青小的舉動有些疑惑不解,罕見的沒有她主動召喚卻自己出聲:“你不應該留他活口,而應該把那胖子斬草除根,以絕后患。”

    宋青小愣了一愣,他聲音冷漠,說著殺人的語氣仿佛如殺只雞。

    “范江渠的身上,沒什么好東西。”

    范江渠修為還不到凝神境,身上恐怕也掏不出什么真正令宋青小看得上眼的好東西。

    但她看不上的物品,對羅五來說卻是千金難尋。

    此人慣會見風使舵,是個十足的小人,自己這一次拖他下水,雖說給了他一件法器作為報酬,但未必能令羅五真心實意為自己辦事。

    她以秘術逃離,一面以神識與識海內的蘇五交流,“我已經受了傷,與其殺他收拾善后,不如以那些東西為餌。”

    羅五知道范江渠是隱世家族的人,范江渠死后,他取走了范江渠的東西,為了不與隱世家族為敵,必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善后,將一切收拾得妥妥當當,不會留下蛛絲馬跡。

    這樣的人有利益驅使,遠比宋青小以武力鎮壓更好用一些。

    識海之內的羅五在聽她這樣一說之后,沒有再出聲。

    大半個小時之后,宋青小的身影出現在帝都主城之外的無人樹林之中,她一路強提靈力,依靠九字秘令逃到此地,這會兒體內靈力、神識都幾盡耗盡,但也并沒有吸引城內一些老怪物的注意。

    她勉強放開神識,感應到四周無人之后,當即選了個偏僻的角落鉆了進去,盤腿一坐之后,才開始調整自己的靈息。

    這一次與那中年男人大戰,她受傷不輕,先前逃跑又來不及調整,此時內臟碎裂出血,筋脈各處仿佛破開的水管,靈力四泄。

    先前她為了逃命又沒來得及坐下調息,這會兒傷勢便更加嚴重,丹田之內空蕩蕩的,那顆元丹也隱隱不穩,有要掉落境界的危機。

    這樣嚴重的傷勢,若是以往,恐怕已經觸及胸口封印,應該會溢出一絲救命的藍血修復她的身體才對。

    可不知是不是上一次她情急之下解封了一小股藍血的緣故,使得肉身被藍血淬煉之后提高了這藍血封印解封的條件,此時她受了重傷,那封印竟全無動靜。

    若是任由傷勢惡化,體內那半成的金丹一旦碎開,后果不堪設想。

    宋青小強忍劇痛,將神識沉入識海之內的試煉空間兌換界面之中,翻找到療傷藥的那一欄,那中品療傷藥需要700積分一粒,宋青小當即兌換了兩粒。

    積分被扣除之后,她來不及去察看剩余積分,便有兩粒帶著藥材清苦味的淡綠色藥丸出現在她掌心之中,被她毫不猶豫的扔了一粒吞進嘴里!

    那藥丸一進嘴中,便化為一股熱流直往腹中而下,當即溢往五臟六腑,迅速的將她原本正在溢血的內臟被藥力所包裹在那綠液之中。

    宋青小不敢怠慢,當即運起滅神術,緩緩引靈力入體,開始引導著體內的藥力,修復自己殘破的筋脈及內臟。

    但數小時過去,那點兒靈力只是杯水車薪,令勉強令她維持目前的傷勢不再惡化而已。

    要想徹底將傷勢修復,起碼需要十天半個月的時間。

    這里雖說離開了帝都城區,但也并不安全,帝都內死了兩個隱世家族的人,而且那背棺的中年人看似身份不凡的樣子,事情必定會在帝都引起軒然大波。

    為了避免不被時家那些本部的人注意到,宋青小傷勢一穩,趁著天黑,悄悄離開了這里。

    她一路施展秘術往預備隊的方向跑,半夜時分才看到預備隊的影子。

    宋青小身影剛一出現,月夜之下的預備隊武道館上方便先是探出一對毛茸茸的耳朵,隱藏在暗處的那道氣息似是感應到了她的出現,從上而下縱身躍起。

    她察覺有氣息逼近時,只見一道銀色閃電往她奔來,重傷之下來不及躲避,便一下被銀狼如小山般的身體撲倒著‘咚’的一聲滾落到地!

    “……”宋青小堪堪提起靈力,便被銀狼撞散,倒地之后被壓得眼冒金星,胸口傷勢被它碩大的身體一壓,險些小命歸西。

    她沒有死在帝都,沒有死在中年男人的手上,卻險些交待在銀狼手里。

    “走開——”勉強才止住血的內臟被這一撞又開始溢血,宋青小倒吸一口涼氣,忍疼去揪銀狼的后頸毛,將它大腦袋強行提起。

    銀狼一撲下來,似是才聞到她身上的血腥味兒,不由自主伸出舌頭舔了舔她臉頰發絲。

    它撐起身體,宋青小躺在地上好半晌還緩不過勁兒,銀狼站起身,圍著她走了兩步,猶豫了半晌,才試探一般的低下頭以鼻尖拱了拱她的手臂,像是在試探她有沒有失去意識。

    宋青小咬緊牙關,熬過被銀狼沖撞之下加劇的傷勢劇痛,才揪著銀狼肚子上的毛,緩緩起身。

    她此時氣息微弱,汗如雨下,銀狼必定感覺得到她氣息的微弱。

    但不知是上次在皇室大苑之中,一人一狼曾打過一架,她給過它一個教訓令它學乖的緣故,還是銀狼感覺得出來她的傷勢并不致命。

    狼王知道她受傷不輕,卻并沒有露出殺氣,而是以濕漉漉的鼻尖碰了碰她手臂之后,順從的被她揪著坐倒在地,任由宋青小爬上它后背。

    宋青小趴穩之后,它將宋青小馱著站了起來,后腿一蹬,身體便如離弦的箭高高彈起,帶著宋青小跳上房頂。

    它嗅覺靈敏,且感應力驚人,一路順利避開預備隊中此時仍未睡的人,偷偷將宋青小帶回屋子。

    一回到熟悉的房間,有了銀狼在身側護衛,宋青小緊繃的神經暫時一松,將門反鎖之后,一進練功房便從銀狼后背翻爬下來,勉強將雙腿一盤,將剩余的那顆兌換的丹藥也吞入腹中,這才開始自行療息。

    有了靈力的催動,這顆從試煉空間兌換的中品丹藥的藥性發揮到了最大的功效,宋青小的傷勢在靈力與藥效的滋養之下逐漸恢復。

    碎裂的內臟及筋脈重新續接,險些往下掉落的境界在傷勢恢復之后也穩固住了。

    銀狼看了她一眼,四肢一屈,在她身側趴了下去。

    宋青小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過去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

    她雙目之中閃過暗金之色,隨著她靈力收入體內,逐漸化為原本的顏色。

    這一次被中年男人拍出來的傷幾乎已經好了七八成,僅再需要調養一段時間,便能完全痊愈。

    她目光落到身側,巨大的銀狼匍匐在她腳邊,身上的銀毫結了些冰晶,像是已經在這里守了許多天的樣子,她剛一睜開眼睛的剎那,狼王也跟著抬起了頭,抖了抖頭上的寒氣。

    宋青小微微一笑,看它慵懶的樣子,伸手摸了摸它脊背。

    它毫毛極硬,卻又異常的順滑冰涼,UU看書www.uukanshu.com 手感舒適。

    宋青小摸它時,銀狼并不掙扎,反倒轉頭伸舌頭舔了舔她掌心。

    她任由銀狼舔了兩下,看著自己的手,倒是突然想起這一次在斬殺了中年男人之后,從他身上得到的那枚古樸的戒指。

    當時只顧著逃命,來不及細看,宋青小從身上將戒指摸了出來,那戒指黑不溜秋,上面沒有刻任何花紋,看起來并不如何值錢的樣子。

    可中年男人一個堂堂丹境修士,能將這東西戴在手上,不可能這戒指半點兒用處也沒有吧?

    她試著以神識打入戒指之中,神識竟感應到了戒指上的強烈靈氣波動,當下令宋青小心中一喜,這果然不是一件普通的東西!

    她指尖彈了一記靈力上去,但靈力一打到戒身之上,戒指卻并沒有半分反應。

    宋青小皺了皺眉,將戒指戴到了自己手上,心中一動,刺破指尖滴了一滴自己的精血上去。

    那血一滴到戒身之上,瞬間便被戒指吸收,戒指一下便似是她的所有物般,與她心神相通,同時宋青小的識海之中也出現了這戒指的名字:乾坤戒。

    戒指認她為主之后,這一下她的神識再也沒有受到阻礙,直接探視到戒指之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