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24章 大能

前方高能
     宋青小目光落到那骷髏頭上,識海之內仿佛響起了一道妖鬼的厲嘯!

    那股陰邪之氣侵入她魂海,吞噬神識,宋青小眼中閃過冷意,還未來得及以神識將這道氣息絞滅時,隨即魂海之內便響起狼嚎!

    隨著那狼吼聲響起,銀狼那極為彪悍的氣息便將這股入侵宋青小識海的妖邪之氣吞噬!

    七號黑袍轉頭的動作一頓,調轉過頭,目光在宋青小身上停駐了片刻。

    他長得一雙濃眉,雙眼細長深邃,目光如鷹,十分銳利,看人時使人頗感壓力。

    男人的視線從宋青小臉上落到她手上,那目光恍若實質,令宋青小握緊拳頭,將手垂在身側,避開他的視線。

    她手上戴著那枚從背棺男人身上搶來的芥子空間,這玩意兒外表看起來平平無奇,并不引人注意。

    且已經被她認主,旁人未必認得出這個東西。

    可此時宋青小卻總覺得這芥子空間的存在像是被這男人一眼看穿,令她生出一絲不妙的感覺。

    姚六與宋青小并肩而坐,被這男人目光盯住時,身體緊繃,不敢松懈。

    他胸前掛著的骷髏吊墜似是縈繞著黑霧,霧中骷髏的眼眶處不時閃過兩點猩紅的光澤,令人不寒而栗。

    這人身上帶著極為恐怖的煞氣,顯然不是個易對付的角色。

    他的視線在宋青小身上停頓了一陣,隨即眼角余光看到一旁如臨大敵的姚六,冷笑了一聲,才又將頭轉過去了。

    男人頭一轉開,姚六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氣,宋青小聽到他心臟‘砰砰’撞擊胸腔,在之前與大漢的短暫對視中,受到了一定的壓制。

    除了宋青小之外,空間內其他人的臉色微微泛白,顯然在先前大漢進來的那一瞬間或多或少吃了些他的虧。

    這人一來,氣場強大,頓時將其他人都鎮住了,令所有先來的人都面露警惕之色。

    從這男人外放的氣勢及給宋青小帶來的壓迫感來看,此人修為至少已經達到了丹境,且極有可能已經達到了丹境下階的巔峰,甚至有可能已經邁入了丹境中階的實力。

    而最令宋青小感到忌憚的,是那男人垂在胸口的骷髏配飾,這東西異常邪門,散發出極為強大的能量,在這男人沒有攻擊的舉動之下,自主發出的煞氣竟能入侵自己識海,有蠶食自己神識的能力。

    這恐怕并非一般之物,應該是某種法寶類。

    那男人往道姑的方向走了過去,那二號道姑、三號中年男人臉上都露出幾分不安,唯有那對雙生兄弟可能是二人并坐的原因,勉強表現還算鎮定。

    他無視其他人的目光,走到那邊站定,高大魁梧的身形給盤腿坐在地面的二號、三號都帶來了極大的壓迫力。

    三號那張臉上逐漸失去血色,額頭、鼻翼兩側沁出汗珠,表現逐漸繃不住,有些失去平靜。

    男人目光落到道姑身上,咧了咧嘴角,神色傲然發的開口:

    “起來!”

    他張嘴的霎那,

    所有壓力落到那道姑身上,一旁的三號‘呼’的一聲喘出大口氣。

    這男人的舉動及話語無異于是當眾羞辱,令那容貌秀麗的道姑臉色一下漲得通紅,一雙眉毛倒豎,面色更顯嚴厲,身上涌出殺氣。

    但隨即男人冷哼聲下,一股更為強大的氣壓籠罩在試煉空間之內,硬生生將那道姑剛剛生出的殺氣壓制了下去!

    中年男人受到波及,當即悶哼一聲,本能往一旁爬了兩步,避開風波。

    “滾到一邊去!”那男人再次開口,這一次道姑吃虧之后,沒有再與他硬扛硬,當即強忍羞辱站起身來,騰開位置,黑袍男人隨即一拂衣袖,坐了下去。

    “沒想到試煉空間之中,也能發生這樣的事。”姚六目睹了這一幕,面色陰沉,以神識給宋青小傳音。

    他并不是為了道姑抱不平,而是被黑袍男人的舉動所震驚。

    從姚六參與試煉以來,無論在場景之中試煉參與者們如何相互殘殺、暗算,可在試煉空間中時,大家總是保持著表面上的平和,很少發生這樣的紛爭。

    對于許多像姚六這樣的試煉參與者來說,試煉空間便如試煉前最后一塊和平的安全地,可以令即將進入試煉的人們短暫的放松片刻。

    此時黑袍男人一出現便以武力搶走其他試煉者的位置,甚至不惜以實力鎮壓,這在姚六看來,他的舉動幾乎是打破了姚六以往的認知與平衡。

    宋青小冷眼看著那道姑強忍屈辱,往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在注意到宋青小的目光之后,她雙眼之中泛出兇光,但在看到與宋青小并肩而坐的姚六時,那絲兇光一隱,最后化為平靜,往宋青小另一側走了過去,選了個離她及雙胞胎少年不遠不近的地方坐下,并閉上了眼睛。

    姚六嘴唇微動,以神識發出傳音時,那搶了道姑位置的黑袍男人勾了勾嘴角,看了姚六一眼,發出冷笑聲,仿佛對他正與宋青小以神識交流的事心知肚明。

    這眼神看得姚六目光一沉,挪了挪自己盤坐的姿勢,避開了黑袍男人的注視。

    “這種事情,只是早晚而已。”宋青小倒對這種事情并不奇怪,對姚六的話也不以為意。

    神的試煉以強者為尊,“我在試煉空間之內,也曾被人趕過,搶過位置。”

    她的話傳進姚六識海之中,令他愣了一愣,隨即本能偏頭去看宋青小的臉,卻見她神色淡然,這樣屈辱的往事,被她以一種十分淡漠的語氣說出來,與先前飽受羞辱之后面色鐵青的道姑形成鮮明的對比。

    “那你是怎么做的?”他嘴角一抿,問了一聲。

    宋青小微微一笑:“讓他就是。”

    姚六目光閃了閃:“那人最后呢?”

    “死了。”她簡短回了一句。

    那是在進入惡魔島試煉之時,她實力低微,才參與試煉的次數也不多,那一次進入試煉空間正巧是她被當初六號派人追殺之際,危難關頭進入試煉之中,外表狼狽,與此時的情況倒頗為相似。

    緊隨她之后進來的六號是個蠢貨,將她當成軟柿子,狂妄自大,上島之后成為了第一個獻祭者,若非此時與姚六閑談,恐怕她都再想不起這個人。

    但這黑袍男人與當時的六號又不一樣,這個人十分危險,身上陰氣極重,卻能以濃濃的煞氣將陰氣壓制,并非善類。

    隨著試煉者參與試煉次數的增加,實力提升之后,試煉者之間修為的高低將決定未來試煉者的地位。

    弱者終究會被淘汰,像今日道姑這樣遭人羞辱驅趕,只是一碟開味的小菜而已。

    姚六聽到她的回答,心下一寒,沒有再出聲。

    他心中興許也有數,只是對于試煉殘酷的淘汰法則又有了新的認知。

    眾人各自坐定之后,那后到的七號突然開口:

    “這一次試煉,我先說好——”他的聲音一響起,頓時引起了試煉空間內所有人的注意力。

    就連先前正在與宋青小傳音的姚六也是眉頭一皺,抬起頭來盯著那大漢看。

    七號對于眾人的注視不以為意,反倒任由眾人看了半晌,才道:

    “不要擋我的路,搶我的東西。”他低聲的警告,那目光如鷹,以極其磨人的速度從雙生子、姚六身上掠過,最終在宋青小的身上停了片刻:

    “否則不要怪我不客氣!”

    他的話語里帶著濃濃的煞氣,并不像是在跟眾人開玩笑的樣子。

    宋青小被他盯著的那一刻,一股巨大的壓力撲面而來,仿佛自己就如一只獵物,正被獵人盯中。

    她后背一麻,一股寒意從脊椎處升起,漫及全身。

    危險的感覺之下,她感到手腕處的銀狼印記隱隱作痛,像是銀狼也感覺到不對勁兒,生出警惕、戒備。

    那黑袍男人眼中閃過一絲睥睨,像是已經看透了隱藏在宋青小體內的銀狼一般,卻露出一絲極度輕蔑之下而生出的戲謔。

    他漫不經心的轉過頭,以看螻蟻一般的目光掃過中年男人,不發一語,卻已經令那中年男人汗流頰背。

    不對勁!

    宋青小嘴唇緊抿,總感覺這黑袍男人的存在不大對勁兒。

    這男人先前散發出的氣息,不僅僅像是丹境修為的修士,他在看到自己之時,宋青小總有一種自己真正的實力在他面前根本無法掩飾,早被他一眼看穿的感覺。

    她自己已經是半步丹境的修為,且隨著銀狼被封印在她體內之后,實力更是已經邁入丹境,可此時她在這黑袍男人面前卻隱隱受制。

    更何況半個月前,她也曾與范氏那位真正的丹境修士交過手,無論是神識、氣息,此人都遠超那背棺的中年男人,給宋青小一種摸不透他底的感覺。

    再想到姚六先前與自己以神識交談,仿佛他都了然于心,種種跡象令宋青小心中生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此人絕對不止是她一開始猜測的丹境下階巔峰期的修為而已,能擁有這樣強大的靈壓,至少已經是丹境頂階,甚至有可能已經突破了丹境,達到元神化嬰之境!

    宋青小一想到此處,心臟重重一縮。

    對她來說,丹境都尚未真正突破,丹境之上的修士更是想都不敢想像的存在。

    如果這黑袍男人當真如她猜想一般,已經達到元神化嬰之境,這樣的大能修士,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這一次的試煉到底怎么回事?

    試煉之中究竟隱藏著什么東西,吸引了這黑袍男人?

    他話中所說的‘不要擋他的路,搶他的東西’,所指的東西,究竟又是什么呢?

    種種疑問纏繞在宋青小腦海之中,令她下意識的轉了轉手中的戒指,有些忐忑。

    空間內的人被他警告之后都頗感不服氣,可眾人經歷數次試煉,也有趨吉避兇的本能。

    雖說姚六等人不如宋青小一般能隱約感覺得到男人修為的品階,但大家都看得出來他并不好惹,因此他話音一落之后,沒人出聲反駁。

    空間內沉默了一陣之后,四周霧氣緩緩散開,周圍光線迅速的暗了下去,眾人一下進入試煉場景的時候,那秀麗道姑、中年男人及姚六等都不約而同的松了口氣。

    與此同時,眾人腳下像是瞬間踩空,身體失重,各個都疾速的往下滾!

    四周伸手不見五指,鼻端聞到的是一股像是常年不開封的密室發霉后的古怪氣味及泥土的腥氣。

    宋青小在身體往下落的瞬間,先是一驚。

    她開始還以為這種情況與在逃離恐怖營時,被亡靈祭壇之上那些領路人帶回恐怖營時的感覺相似,但她很快意識到不對。

    從亡靈祭壇被領路人直接帶回恐怖營時,如同穿梭不同的時空一般,身體完全失控,當時聽不到周圍一號、姚六等人的聲音。

    可這會兒除了試煉者的存在之外,她耳中分明聽到有好幾個人的尖叫聲及喘息,當下心中一定,神識放開之后,當即調整自己的身體,一口靈力一提,直往下墜的身體登時便輕飄飄的如葉子般往下落,UU看書www.uukanshu.com 約十幾秒后才穩穩踩地!

    與她一樣反應過來的還有姚六,有了恐怖營中的經驗之后,他也反應了過來,瘦小的身形在半空中翻了兩個滾后,也跟著‘砰’的一聲踩在地面之上!

    眾人離開試煉空間之后,應該是直接進入了一個特殊的環境之中。

    與此同時,宋青小還來不及去細查周圍的環境,識海之內便微微一動,試煉任務出現在她識海之中:不虛此行!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3000。

    任務提示出現之時,宋青小皺了皺眉,還未來得及細思這不虛此行的意思,便聽到半空中傳來的驚呼聲:

    “救命……”

    “哎喲!”

    “啊……”

    ‘砰’、‘咚’的撞擊聲不絕于耳,除了試煉者們都以不同方式跳落下來之外,好像還有一些其他人也跟著接二連三的正往下飛速掉落。

    黑暗之中,她依靠神識閃避頭上摔落下來的人,從氣息來看,除了七個試煉者之外,還有五六個普通人,這些應該是試煉場景中的人,也是此次任務給予他們關鍵線索的重要來源。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