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25章 傳說

前方高能
     宋青小一想到此處,當即手掌一攤,從下往上拍了出去!

    靈力推出之后迅速將掉落下來的人拍中,兩股力量相沖,那下墜的人沖力一緩,最后重重摔落到地,發出重響回音。

    其他幾個先掉下來的試煉者反應過來之后也學著宋青小一般,將幾個上面掉下來的人依次接住。

    上面最后一道黑影往下掉落,三號中年男人正欲拍掌出去時,那黑影手臂一揮,一股靈力反拍回來,將三號震飛!

    七號輕飄飄的落地,黑暗的空間內傳來摔落下來的普通人痛苦的呻-吟,宋青小仰頭往頭頂望去,頭頂之上漆黑一片,像是根本望不到出口的樣子,粗略估計至少這里離頂端至少有三、四十米的高度。

    這里空氣份外渾濁,帶著一種空間常年密封之后空氣并不流通的潮濕、壓抑。

    四周有一種詭異的安靜,靜得讓人仿佛能聽到自己脈博跳動時發出的‘突突’的細微響聲。

    在這種詭異的安靜之下,那些摔落下來的人下意識痛呼聲便越來越小,直至這些人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強忍痛楚,不再出聲。

    只是這樣一來,便越發顯得四周份外詭異。

    “我的任務已經開啟,你呢?”姚六的聲音傳進宋青小識海,她應了一聲:“一樣。”

    這一次的任務要求‘不虛此行’,恐怕是指在這一次任務中不能白跑一趟,需要有所收獲才行。

    如果有好的東西,這樣的要求都不需要任務特殊提示,眾人自然會想方設法的搶奪。

    但試煉將這當成任務的要求,便說明此次任務難度不低。

    在黑暗的環境中,眼睛根本難以看清周圍的環境,她放開神識,這里是個約摸十來平方米大小,四周全是土壁,連通上方。

    整體看來,宛如一個挖到地底深處的井,眾人從上面掉落下來,被困在內,進退無門。

    她想了想,往其中一人走了過去,伸手一揪,便將人提起。

    這人摔落下來之后蜷縮成團,冷不妨被人揪起,頓時發出一聲慘嚎之聲:

    “啊——放開我——”

    他的聲音顫抖個不停,一傳揚開來,周圍都是土壁,悶不通風,聲音便被放大無數倍,在這原本安靜的環境中顯得極為凄厲。

    “啊……放開……我……”

    “啊……放開……”

    “啊……”

    那慘叫聲聲迭起,仿佛無數人同時在慘嚎一般,震耳欲聾,就連幾個試煉者都聽得有些發毛,更別提那慘叫之人,聲音一喊出口的剎那,自己都被嚇住,連忙閉了嘴。

    “我問你,這是什么地方?”宋青小問了一句,將那人亂拍的手抓住,用力往后一折,那人冷汗當即‘刷’的透體而出,迭聲的喊:

    “痛痛痛……”

    有了人說話之后,先前突然掉下來后被這環境震住的其他人也逐漸回神,

    膽子變大了些許,都各自摸索著爬起了身。

    宋青小將手一松,那人腳尖踩地,脫困之后一面揉著自己胳膊,一面道:

    “我們不是約好了,一起來這里探險嗎?”他嘀咕了一聲,“哪知這下面會有一個陷阱,直接掉落下來啊,幸虧沒有摔死,真是倒霉!”

    任務的關鍵提示就在這些人身上,姚六當即追問:

    “什么探險?”

    那才被宋青小放開的人便‘咦’了一聲,“你怎么回事?我們不是一早已經說好了嗎,裝什么?這里啊,顧宅啊!”

    “顧宅?”宋青小問了一句,那人揉了揉胳膊,沒有回答宋青小的話,確認自己沒事之后,開始‘悉索’的翻找東西。

    他身上背了個背包,半晌他興奮的喊了一句:

    “找到了。”

    說話的時候,眾人只聽一聲細響,接著他手中突然亮起強光,那光線所到之處,射得幾個普通人本能的閉上了眼睛!

    這說話的人是個約摸二十來歲的年輕少年,他手上拿了一個這手電筒,可能是這會兒眾人都沒事兒,有了光源驅散黑暗之后,他很快又恢復了調皮的本性。

    見眾人適應了黑暗的眼睛受不了光線的照射,故意拿著手電筒亂晃,那電筒光將眾人身影拉長亂晃,那些影子在逼仄的環境下仿佛活過來的妖魔鬼怪般,張牙舞爪,嚇得一群普通人直尖叫。

    “哈哈哈……”那少年見惡作劇將人嚇到,發出一聲大笑后,引來其他幾人不滿的打鬧。

    末了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抓了抓頭,看了宋青小一眼:

    “哦,顧宅。”

    宋青小看著這幾個嘻嘻哈哈的年輕人,這幾人歲數都不大,年齡大約在1822歲之間,每人身上都背了一個背包。

    經過一番打鬧之后,這群人膽子變大,分別將背包里的照明用的手電筒都取了出來。

    這些人學著最初拿手電筒的少年一般,拿著電筒一一掃過試煉者的臉上,在照到那秀麗的道姑時,一個少女嘻嘻的笑:

    “哈哈,誰竟然真的請了一個尼姑啊?”

    她這笑聲一落,二號道姑眼中閃過一道兇光,她在試煉空間中遭到七號驅趕羞辱,正憋了一肚子火。

    只是她技不如人,面對七號這樣明顯不好惹的強者只能不服憋著,這會兒試煉場景中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頭也敢出言嘲笑她。

    二號可不是心慈手軟之輩,正欲出手給她一個教訓,一旁的中年男人見勢不妙,忙不迭將她攔下:

    “算了算了。”

    地穴之中當下氣氛一冷,那少女雖說預感不妙,但卻也仗著自己這一方人數不少,底氣十足,回了一聲:

    “你不過是我們花錢請回來的,說你兩句怎么了,拽什么!”

    雙方氣氛一下有些緊繃,說話的同時,那少女還故意拿了手電筒又往道姑臉上掃去,不止是照著了那道姑,那光線還落到一旁的七號臉上了,那少女還惡劣的特意晃了兩下。

    七號的臉在強光照映之下被眾人看得一清二楚,面對少女冒犯的舉動,他雙目一瞇,手掌一動,那離他約七八步遠的少女卻似是被一股詭異非凡的力量拽中,身影‘嗖’的一晃,當即被他拽到面前,掌心將她脖子捉住。

    他如捏雞般,指尖一握,只聽‘咔嚓’聲響,少女還未反應過來,頸骨便被捏碎,皮肉被非凡的力量握成細細一束,那少女連哼也未來得及哼上一聲,頭便軟趴趴的往一側垂落。

    她手中握著的手電筒‘哐鐺’落地,先前還嘻嘻笑著的人群頓時呆住。

    少女臉色煞白,一雙圓目微睜,瞳孔渙散,嘴角緩緩有血跡逸出。

    黑袍男人神色自如,將手一松,少女尸身‘砰’的一聲落地,砸到摔在地面的手電筒,將那電筒擠出半米遠,發出‘咯咯’的聲響。

    “啊——”其他人沒料到這黑衣男人出手便殺人,當即都發出驚天動地的凌厲尖叫,聲音如魔音貫耳,吵得人腦海‘嗡嗡’,宋青小雙眉一皺,喝了一聲:

    “閉嘴!”

    七號一遭冒犯便殺人,不止是將這些普通人震住,就連試煉者也被他殺人舉動所懾。

    大家雖說都非良善之輩,參與試煉以來手上都沾了不少血,但像他這樣視人命如草芥一般,輕描淡寫間便殺死了人的態度還是令幾人都愣了片刻。

    幾個少年男女被宋青小一喝之后頓時便安靜了下去,有人死了之后,大家都不敢再像之前一樣隨意亂開玩笑了。

    宋青小從七號出手殺人事情中鎮定下來,又想起之前那少年所說的話,問道:

    “顧宅是什么地方?”

    唯今之計,需要先將任務場景的一些情況弄清楚了再說。

    她這話一問出口,先前還嘻嘻哈哈的少年不敢再拖延,強忍內心的驚懼,帶著顫音回道:

    “顧宅是我們這里一座傳說中的房子。”

    他說話的同時吞了口唾沫,眼角余光還往那少女落在地上本能抽搐的尸體上看了一眼,身體抖得更兇。

    “我們這里有個傳說,據說兩百年前,我們這里曾是隱山道的起源地,當時家家戶戶都通道術,神仙高人很多。”可能是七號殺雞儆猴起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少年強忍恐懼,含淚開口:

    “聽我媽說,那個時期,最有名望的,便屬顧、楚兩家,是當時隱山道的代表人物。”

    他吸了吸鼻子,如講故事一般,將事情說得跌宕起伏,唯恐七號聽得不滿意:

    “顧宅當時人才倍出,修練道術后的顧家人就像是神仙人才,能呼風喚雨,驅邪捉鬼無所不能。吸引了不少信徒鄉鎮,前來上香拜師的人很多,漸漸發展成一方門派了。”

    姚六聽到這里,隱隱覺得有些不妙了,他本能的看了宋青小一眼,只見宋青小沖著這抽泣的少年點頭:

    “接著往下說。”

    “據說,楚家當年的家主成婚多年膝下無子,于是開壇作法,請出送子觀音,又施布鄉里,積德積福,他的夫人年過四十之后,終于懷孕,生下了一個獨生女兒。”

    他說的故事極有可能與此次任務相關,試煉者們都不出聲,唯恐聽漏了半絲線索。

    而幾個冒險的少年男女則被七號先前的手段鎮住,也沒人敢再做多余的動作說話打斷了少年的講古,深恐引來殺身之禍。

    “據說楚女美貌非凡,楚家的家主將她當成掌上明珠,曾放話將來誰娶了他的獨生愛女,便將整個楚家的寶物及楚家的修練功法全部傳給對方。”

    宋青小聽到‘寶物’二字,便心中一動。

    “這楚家以煉丹之術擅長,懂天象、布陣,通陰陽,曉堪輿之術,能保亡魂不散,令死人復活。不止是受達官貴人追捧,就連當時皇帝都對其十分信奉,曾派人前往隱山楚氏求取過仙丹,想學長生之術。”

    興許是說故事的時候沒人打斷,少年的情緒逐漸鎮定了許多:

    “正因為如此,楚家積攢了無數的財富與秘寶,楚氏的家主在說出只要誰娶他的女兒,便將這些雙手奉上之后,引起了無數人的垂涎。”

    而與楚家人丁稀薄相反,顧氏家主的夫人則是從嫁入顧家的第二年,兒子便一個接一個的出生,共生了七個。

    在楚夫人懷孕的前一年,顧氏的家主夫人再次身懷有孕。

    可說來也奇怪,顧夫人這一胎懷了十月,卻遲遲不肯瓜熟蒂落,直到懷了十四個月后,才在五月初五的端午生下第八子。

    孩子出生之后,顧家便請族中修為高深的長輩為其占卜,說是此子命運奇特,與顧家興衰相連。

    他生在毒月,出生之時陰邪之氣正濃,恐怕不是長壽之相,難活過十八之數。

    楚氏夫婦心疼兒子,再加上這孩子又與家族命數相關,自然千方百計尋了靈丹妙藥將這孩子養大。

    說來也奇怪,那孩子出生之后,原本便聲名鼎盛的楚家更是一帆風順,有老祖宗白日飛升為仙,在當時引起極大轟動,連皇帝都驚動了,召見楚家家主,并封當時的隱山道楚家為國教之主。

    “顧、楚兩家孩子成年之后,年紀相仿、家世相當,青梅竹馬,竟然看對了眼,定了親。”

    原本這對兩家來說,也算是強強聯手,好事一件,能結雙方之力,將隱山道發揚光大才對。

    “卻不知為了什么,定婚之后沒過多久,楚女突然死亡,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雙方喜事變喪事,翻臉成仇,自相殘殺。”

    那時的楚家以丹道、風水見長,通的是陰陽,與死人打交道的多,而顧家則人丁興旺,擅斬妖除魔,若論鬼神之術,楚家自然是略勝一籌,但如果論廝殺武斗,顧家則又勝楚家許多。

    兩家相斗,楚家最終失敗退走。

    宋青小聽到此處,不由問了一句:

    “那顧家的兒子呢?”

    顧家的小兒子曾被人預言活不過十八,楚氏的女兒未成婚便香消玉殞,“他活過了十八嗎?”

    那貌美道姑聽她問到這話,不由發出一聲冷笑。

    此次任務要求‘不虛此行’,此地既然是顧氏舊宅,恐怕就是要進顧氏老宅探寶,眾人進去之后尋得寶貝拿走就成了。

    少年口中說了這么多,重點就在顧家發家史以及積攢多年的財富,之所以他口中沫橫,扯到這些兒女之間的恩怨情仇,道姑猜測他是見到七號殺人,心中犯怵之下故意說來一則拖延時間,二則想哄住幾人罷了。

    可笑的是宋青小既不問打聽顧家重點寶藏,也不問修行秘法藏寶之處,卻反倒開口問起這故事中的小兒子最終活沒活。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