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34章 局中

前方高能
     哪怕宋青小再是經歷過不少陣仗,但看到這山羊胡的老頭兒提著衣擺疾步而來時,依舊不由后背發麻。

    一旁姚六表現更為夸張,他雙臂一張,身形瞬間暴漲至兩米高,臉上、身上浮現出大量黑色絨毛。

    “哎呀,宴席已經要開了,二位貴客為何還不入座呢?”那老頭兒似是并沒有注意到姚六的異樣,‘砰砰’的腳步聲中,越走越近,抬起一條胳膊沖著兩人揮手,擠出滿臉的笑。

    這種情況實在太過反常,宋青小與姚六面面相覷,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警惕。

    可以肯定的是,兩人此時已經進了顧宅,但進顧宅前一刻明明宅院敗破,漆黑無光。

    此時的顧宅卻整潔雅致,天色正亮。

    頭頂之上沒有太陽,天氣陰沉沉的,仿佛籠罩著一層烏云將太陽牢牢鎖住,有種山雨欲來之勢。

    園林的不遠處,可見數條長長的回廊,回廊之下掛著數個燈籠,不遠處種的幾株樹木旁,挖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荷塘。

    此時荷塘之中水波蕩漾,靜謐非常。

    一切都顯得真實無比,不像是二人只出現了幻覺的模樣。

    與二人同行的七號等人此時不見影蹤,恐怕與二人一樣,邁入顧宅的同時,不知道被神的試煉送到了什么地方。

    那老頭兒行至跟前,喜上眉梢。

    宋青小以神識試探,他身上沒有半點兒陰氣的存在,笑得臉上全是皺褶,牙齒熏黃。

    “家主得知二位遠道而來,歡喜得不得了,令老奴來迎接二位,領您入席呢。”他說到這里,雙手合十作揖躬腰,那衣裳摩擦間發出細微聲響。

    姚六驚疑不定,宋青小壓下心中紛亂的念頭,不動聲色的問道:

    “宴席?”

    “是啊!”那山羊胡的老頭兒仿佛并沒有看到二人臉上的警惕之色,笑著就道:

    “我家小公子今日正值大婚,家主在庭中設宴款待諸位貴賓,兩位,請跟老奴來吧!”

    二人一聽這話,都心中一個咯噔,姚六吃驚之下問道:

    “哪家小公子大婚?”

    那老頭兒聽他這樣冒失的話也不生氣,仍兀自瞇著眼睛只管笑:

    “除了我們顧家,還有哪家小公子大婚有這樣大的陣仗,請得動您二位前來參加呢?”

    老頭兒這話音一落,宋青小當即心下一沉,“娶的姑娘是楚氏嗎?”

    “當然是楚家。”老頭兒‘呵呵’的笑,“我們兩家門當戶對,小公子才高八斗,楚姑娘貌美無雙,您說這是不是天作之合,地造一雙?”

    他嘴里迭聲夸贊,但宋青小與姚六在聽到這些話時,都不由相對苦笑。

    顧家?大婚?兩百多年前!

    兩人這一腳邁出,竟直接進入兩百多年前的場景了?

    “兩位,還等什么呢?”那老頭兒依舊在笑,

    比了個‘請’的姿勢:“天色已經不早了。”

    前一刻還是白日,雖說頭頂不見太陽,天氣陰著,但至少光線算是充足,周圍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可隨著山羊胡老頭兒這話一說完,四周的光線竟迅速的暗淡下去了。

    最為詭異的是,隨著天色一黑,不遠處游廊之下的燈籠竟緩緩亮起了橘紅色的光,這光照出來雖說驅散了黑暗,但不止沒令人覺得安心幾分,反倒顯出幾分陰森恐怖。

    “新娘子已經要到了,再等下去,飯菜都要涼了,快隨老奴前往。”

    天色瞬間暗下去,燈籠亮起,這樣古怪的情景,老頭兒卻像是也沒發現有什么不對勁兒般,仍只是咧著嘴笑。

    隨著他說完這話,宋青小與姚六耳中果然便傳來若隱若現的尖銳刺耳的嗩吶聲響。

    “呵呵。”姚六干笑了一聲,心中直罵娘。

    二人果然是著了道!

    宋青小冷冷望著那老頭兒,面對她審視的目光,他仍只是瞇著眼睛,咧著嘴笑,說話時表情半點兒沒變,維持著‘請’的姿勢不動。

    遠處亮起的燈籠中的紅光映照在他半側臉上,顯得他半張臉干枯泛黑,層層干枯的皺褶如腐朽的老樹。

    另半張臉則隱在黑暗之中,看不大清楚。

    他這模樣此時看來陰森恐怖,但令宋青小感到古怪的,是他身上竟仍不見半分陰氣,看來這顧家確實非同凡響。

    但到了這時,幾個試煉者已經分開了,情況未明時,唯有走一步看一步。

    想到這里,宋青小向姚六使了個眼色,兩人順著老頭兒手指的方向,往前走了幾步。

    他們一動,那老頭兒便也跟了上來,稍微落后了二人兩步,走在兩人的后頭。

    “今日貴府小公子大婚,來的人都不少吧?”宋青小出聲問道。

    她與姚六并列而走,先前一路小跑過來腳步踩得‘砰砰’作響的老頭兒此時卻如一個背后靈般,走路不帶半點兒聲響。

    風吹過荷塘發出‘沙沙’聲,直吹得宋青小后背泛涼。

    “是的。”老頭兒的聲音響了起來,興許是看不到臉的緣故,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瘮人,“都在喜宴上等著哪。”

    “你說大庭之中會有什么?”姚六的傳音在宋青小識海之內響了起來,她神色嚴肅:

    “恐怕會有事發生,小心一點。”

    兩人被困入了場景內的場景之中,要想破境而出,恐怕非得將這設下的禁制打破。

    兩百多年的時間內,顧家的人應該早就死了,此時出現的這些‘東西’,應該是死不瞑目的陰魂作祟。

    這些陰魂在生時實力非凡,死后數百年時間更是成了氣候,此時布下的‘境中境’,一開始竟連宋青小都沒找到破綻之處。

    唯今之計,只有等到與七號等人會合,再集試煉者的力量,大家相互配合,再將禁制打破!

    只是眾人進入顧宅之時便被分開,宋青小與姚六因落后于眾人一步,此時被這山羊胡老頭兒引導著前往大庭布置的宴席上,不知七號等人先到,會不會正在那里等著!

    兩人一路往前走,屋檐底下掛著的橘紅色的燈籠在風吹之下擺動間發出艱澀異常的‘吱嘎’聲響,仿佛上了年頭的老舊機器,極有節奏感的慢悠悠的的一晃一蕩,聽得讓人極不舒服。

    這樣的聲音配上二人腳步,越發顯出周圍靜極了。

    身后的山羊胡老頭兒聽不見半點兒響動,好像不知不覺間已經離開了。

    宋青小一念及此,腳步一頓,故意往另一側轉過身去,才剛一側身,還未抬起腳步,便聽到老頭子有些陰森沙啞的嗓音響起:

    “走錯嘍!”

    他調子拖得極長,聲音像是鈍刀鋸著干枯腐爛的樹木:“二位貴客,走這邊。”

    一只胳膊從宋青小身側伸了過來,那寬大的黑袖下,老頭兒的手腕瘦得只剩皮包骨頭,皮膚皺皺巴巴的達拉在骨頭之上,五只指頭骨節異常突出,像一只皮肉風干的骷髏。

    他一靠近過來,宋青小便只覺得后背汗毛豎立起來頂住衣物,她側轉回頭,繼續往前走,那干瘦的手便又無聲的縮回去了。

    “喜宴在哪呢?”又走了兩步,宋青小便停了下來:

    “不是說來的人不少,怎么半點兒聲音都沒聽到?”

    “您再聽聽呢?”老頭兒聲音從后面幽幽的飄了過來,他這話一說完,宋青小耳中霎時便響起鼎沸的喧嘩之聲。

    有人高談論闊,有人大聲嘻笑,熱鬧非凡,頃刻之間便將先前的沉靜場景打破。

    接著嗩吶的樂聲也越發嘹亮刺耳,與談笑聲相交織,顯出一種刻意的嘈雜之感。

    “您再看看呢?”

    那熱鬧的喧囂聲一響起后,老頭兒陰森森的聲音又一次響起,他一說完之后,只見前方突兀的一下亮起大片刺目的紅色燭光!

    燭光之下,人影交錯。

    “您看,多熱鬧,是不?”

    宋青小心中冷笑,事已至此,這些陰魂恐怕并不怕他們逃脫,竟不再掩飾破綻了。

    “確實熱鬧。”

    她應了一聲,之前一直跟在后頭的山羊胡老頭兒見快到目的地,便從后方鉆了出來,佝僂著腰走在前頭帶路。

    他雖說已經不走后面了,但姚六卻總有一種后背仍有‘人’盯著的感覺,不時轉頭去看。

    姚六轉頭去看,身后空蕩蕩的,半個人影也沒有,但那種感覺仍揮之不去。

    他驚疑不定轉過頭,便冷不妨見一張干枯黑瘦的老臉湊到自己身前,雙目與一雙渾濁的眼睛對上時,嚇得心臟都重重一縮。

    那老頭兒不知何時已經停下了腳步,正冷冷的望著他。

    近看之下,老頭兒的眼珠失去了光澤,如風干的葡萄,一望令人毛骨悚然。

    他見姚六回頭,將嘴角緩緩咧得更大,露出泛黃不齊的牙齒:

    “貴客,還在看什么呢?老奴在這兒呢。”

    姚六看他嘴巴一張一闔,那山羊胡隨著他說話時臉皮的抽搐而擺動,先前停跳的心臟才像是又反應過來般,開始‘砰砰砰’瘋狂的急促跳動。

    他拳頭握了又握,傳音給宋青小:

    “老子想打爆他的狗頭!”

    “看看這些‘人’想干什么。”宋青小冷眼旁觀,安撫了他一句。

    這些‘人’搞出如此大陣仗,布下這樣的‘境中境’,請他們入甕,則必有所圖。

    姚六深呼一口氣,厭惡的別開頭,老頭兒退了回去,領著兩人從一條水橋之上過去,便見到不遠處老頭兒所說的中庭了。

    那中庭之上擺滿了宴席,這會兒已經坐滿了賓客。

    宴席的后方是一間正朝眾人廳門大開的正屋,屋檐之下張燈結彩,掛了數個大紅燈籠,燈籠之下的一側坐了一隊吹拉彈唱的隊伍。

    堂內一個極為醒目的‘喜’字張貼在正中,幾支燃燒的巨大龍鳳紅燭將整個廳堂全都照亮了!

    廳堂之內擺了桌案茶酒,左右兩側的漆黑雕花扶手凳上都各自端坐了一對男女,紅影映照之下,這一對男女面目像是被光影罩住,面容模糊,看不大清楚。

    “看,家主在那兒等著呢!”

    那老頭兒手一指正堂的方向,他一說話,遠處的談笑聲與嗩吶絲竹之聲頓時一滯,就像是被人按了個暫停鍵,所有嘈雜之聲瞬間一下都消失了。

    坐在宴席位上的人都緩緩的轉過了頭來,那些人的臉上喜氣洋洋,被燈光一照滿面放光,像是發脹飽滿的饅頭。

    中庭奇大無比,起碼擺了將近五十來桌,桌上坐滿了人,被如此多‘人’雙眼緊盯住的感覺簡直令人不寒而栗,姚六當即吞了口唾沫。

    “人這么多?”他聲音都有些變了,“這些還是‘人’嗎”

    他原本預想顧宅就算是家大業大,當年離奇失蹤之后顧家的人都已經死了,但滿打滿算認為不過上下數十口人罷了。

    哪知此時一望,現場怕是兩三百‘人’都不止了。

    與如此多非‘人’的東西打交道,令姚六再次想起在亡靈祭壇上被亡靈軍團包圍時瀕臨死亡的感受了。

    宋青小其實在看到這樣多‘人’的時候,也是心中一沉,但她很快便發現人群之中的幾張熟面孔。

    “七號他們到了。”宋青小一說完,姚六順著她視線看過去,果然便見到夾坐在這些‘人’中面色不自在的二號、七號等人,當即便松了口氣。

    兩人隨老頭兒腳步下了水橋,那老頭兒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竟將他們徑直領到七號等人所坐的桌子處:

    “幾位貴客遠道而來,請在這里坐。”

    飯桌之上幾個試煉者圍著圓桌而坐,幾個少年縮頭縮腦如受驚的鵪鶉擠坐在七號身側。

    桌面上擺了瓜果酒水及食物,中間的是一個油光滿面的煙熏豬頭仰面擺放著,像是一堆祭奠死人的貢品似的。

    二號、三號面色緊繃,雙胞胎則是顯得頗為淡定,倒是三個僥幸存活到現在的少年男女面色慘白,駭得渾身直顫抖,看到宋青小與姚六過來時,這幾人忍耐不住,動了動嘴角,喉間發出幾聲不明意義的聲響。

    三號看到隊友過來時,喉結滑動了一下,像是松了口氣的樣子。

    這個時候大家都看出不對勁兒了,多一個人手便多一分力量,也多一分從這顧宅活著的把握。

    “你們怎么才來?”三號吞了口唾沫,問了一句。

    姚六聽他說話,本能的看了那老頭兒一眼,二號便道:

    “放心吧,‘他’聽不到的。”再者說,就算是聽到了也無所謂,雙方對彼此的存在心知肚明,試煉者不過就是想看這些陰魂到底想干什么。

    果不其然,她說完這話,老頭兒依舊瞇著眼睛笑,像是真的沒聽到這兩人說了什么。

    “我們晚了一步,進來之后就發現在園林之中,這老頭兒領著我們往這邊走,說是婚宴要開始了。”

    宋青小說話時,目光往七號身上看去,特地在他胸口處的那骷髏掛飾之上停了片刻。

    那骷髏之上蒙了一層黑霧,在感應到她目光時,骷髏的雙目之中泛出妖異的紅光,接著一聲妖鬼厲嘯在她識海之內響了起來!

    骷髏雙目中紅光一閃的時候,那一直笑瞇瞇的老頭兒像是感應到了什么,臉色一變,竟張嘴欲叫。

    但不等他出聲,七號便將骷髏握住,骷髏之上黑霧更重,將那兩點紅光掩住。

    那山羊胡的老頭兒驚疑未定的看了七號一眼,眼中飛快閃過一絲畏懼之色。

    “我們一來也是進到了里面,有人領了我們過來,看來我們被人困住,進了兩百多年前的殘局之中。”

    二號對道術秘法頗為精通,看她氣息,學的應該也是正道之術,本來應該是專克鬼邪一類,但此時坐在這里,也覺得渾身不大自在,反受邪氣束縛。

    “我,我,我們能不能離開這里——”那為首的少年強忍恐懼,哆嗦著出聲。

    但卻根本沒有人理睬他的話,進局容易,出局難,到了這樣的地步,根本沒有退路。

    “我想,我想回家了……”那三人之中唯一存活的少女在巨大的壓力下,終于崩不住哭了:“我想回家了……”

    “貴客遠道而來,還請用些薄酒,吃些東西,新娘子就快到了。”

    那山羊胡的老頭兒像是沒有聽到少女的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在她哭喊聲中笑容滿面的勸酒:“您們聽聽,送親的隊伍離很近了!”

    隨著他話音一落,果然一陣嗩吶樂聲便響起來了,還伴隨著一陣嘈雜的腳步。

    這詭異的一幕又令幾人嚇得不輕,但宋青小與姚六過來之時,已經見識過了,倒是并不驚慌。

    只是在那嗩吶聲響起的霎那,宋青小卻發現自己眼前一晃,所有景物在片刻之間竟融為濃霧,看不大清楚。

    糟了!

    她吃了一驚,正覺得不對勁兒間,下一刻她像是坐在一個密封逼仄的空間之內,腳下踩的地面一蕩一晃,她滿眼皆紅,像是被人罩了一個暗紅的蓋頭,四周的賓客、二號及姚六等人竟全都消失無蹤!

    外面一道尖銳高昂的刺耳女聲‘咯咯’的笑著:

    “新娘子來嘍!”

    宋青小一聽這話,心中涌出一股不好的預感,她一把將蓋在頭上的東西扯了下來,那是一個紅色半透明蓋頭,上面布滿精致刺繡。

    她此時身穿一身鳳冠霞服,被封在了一個軟轎之中!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