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35章 幻境

前方高能
     轎內寬約一米出頭,高近兩米,中間擺放一張椅子,她正坐在椅子之中。

    轎中四面貼紅,外面響著嗩吶鑼鼓,吵得人腦袋直‘嗡嗡’。

    可這樣熱鬧場景、喜慶的色澤,在此時卻詭異的給人一種陰森可怖的感覺。

    宋青小目光一冷,揮掌往兩側轎門拍而出,靈力在拍上轎廂時,卻被一股無形的禁制給擋住,反折回來的力量將她彈回座位之中!

    看來她又一次著了道!

    只是這一次與上一次主動邁入顧宅不同,顧宅中的‘人’能在她有所防備的情況下將她送入局內,確實極為厲害了。

    她站起身來,轎子正飛速往前移動,速度快得如飛一般。

    因轎體移動過快的速度,一側的掛簾隨風晃動,發出‘呼呼’的聲響。

    宋青小抓住這掛簾往一側拉開,外頭是一條漆黑的街道,整條街道籠罩了灰蒙蒙的大霧,兩側半個圍觀的人影都沒有。

    轎子前后方看不到抬轎的人,僅看到一個穿著喜慶的女人在前頭領路,不時揮舞著‘她’手中的錦帕,每揮一下,便有一道尖銳的女聲‘咯咯’的笑:

    “新娘子來嘍!”

    那女人穿著一身暗紅喜服,但衣袍卻顯得有些過大且不合身了,像是掛在‘她’身上空蕩蕩的,隨著‘她’往前走而擺動間發出‘呼呼’的聲音。

    最為瘮人的,是明明兩側沒有送親的隊伍,但鑼鼓嗩吶的聲音卻嘹亮的響起,仿佛就在轎廂前后響奏!

    這聲音明明嘈雜非常,但配上周圍空無一人的環境,便越發令人后背發寒了。

    因轎子移動過快的速度,導致那灰蒙蒙的街道疾速退后,速度快得如飛一般。

    此時宋青小孤身一人入局,身邊沒有幫手,四周有妖邪作祟,危機重重。

    但她心中清楚,越是情況危急,便越是需要冷靜沉著。

    ‘今夜’是顧、楚兩家子女大婚當晚,顧宅擺了喜宴等著新娘子前來,此時她坐在喜轎之上,前方有引路的‘人’,莫非此時自己成為了那個即將被引入局中的新娘了?

    傳說之中,顧、楚兩家婚事未事,楚女突然死亡,接著喜事變喪,兩家翻臉成仇!

    顧家之子出生有異像,傳言里他是活不過十八之數,但后面宋青小特地問過那講述故事的少年,他曾肯定的說過,楚女死后,顧氏之子是活過十八的,只是從那以后,顧家便家道中落。

    從兩家因楚女之死結怨可以看出,楚氏女的死因絕對非同尋常,顧氏之子能熬過生死劫活過十八,恐怕與楚氏女的死脫不了干系。

    如今她入了局,情景重演,恐怕到時死的就會是她了!

    正思索之間,那轎子飛快越過街道,轉角之后便見到前方高高的府門了。

    府門之外的廣場頗為眼熟,地面鋪著青磚,那府門之上掛著一方漆黑牌匾,上面以紅漆書寫著‘顧府’二字。

    這是兩百多年前的顧府,那黑漆簇新,上面題書的紅漆也并沒有被陰氣腐蝕而變形。

    門口蹲著兩頭石獅,上面系了紅彩,兩扇朱紅的大門往里敞開,等著轎子飛入。

    但這些宋青小知道只是幻覺,大開的府門之后一片漆黑,如準備吞噬獵物的巨獸,不能讓轎子被抬入其中!

    一想到此處,宋青小當機立斷再次抬臂往轎廂一側拍了過去!

    這一次再拍時,她打出了八成靈力,憑借她與銀狼合二為一之后的丹境實力,這一掌拍出之下,那正往前飛速移動的轎廂頓時重重一抖!

    四周陰霧詭異的蠕動,那先前還吹拉彈唱得極為起勁兒的嗩吶鑼鼓聲頓時一滯,四周仿佛瞬間便安靜下去了!

    走在前面揮著手絹的‘女人’動作一頓,‘咯咯’的笑著:

    “新娘子發火了!”

    她這笑聲聽起來不帶半分笑意,反倒令人毛骨悚然,帶著一種幽幽的陰冷之感,緊接著四周霧氣飛快的往轎子的方向涌了過來,化為絲絲黑煙從轎子頂部、四周的縫隙鉆入其中。

    那些黑霧一涌進來,宋青小驟然感覺重重如山的壓力往自己禁錮而來,這些細長的黑煙化為一條條無形的枷鎖,想將自己困鎖在這轎中。

    “哼!”

    她冷哼一聲,這種情景,與當初在亡秦非楚中時,楚可以陰氣纏她相似。

    但今非昔比,此時這些陰魂要想將她困住,可不是易事。

    宋青小牙關一咬,手掌一動。

    她手腕上的銀狼印記一閃,手掌化指為爪,靈力覆蓋之下,手背長出片片光亮的鱗甲,她一爪揮出——

    靈力拍散黑霧,‘砰’的一聲擊落到那轎廂之上,鋒利的爪甲將那朱紅的轎廂抓出數條裂縫!

    轎廂一旦受損,拉拽的速度頓時一滯,宋青小足下一跺,一股靈力從她腳下蔓延開來,將轎廂底部瞬間便凍住!

    喜轎停在了入口處的臺階前,站在臺階之上的女人頭也不回,但卻已經不笑了:

    “新娘子不聽話了!”

    ‘她’說話的功夫間,街道四周的陰氣再次蠕動著,化為一股股黑色的鎖鏈,‘嗖嗖’粘黏在轎子的頭頂、四周,拉拽著轎子往顧府而入。

    底部的陰氣浮了出來,無聲的將那些淡藍色的冰晶腐蝕、包裹。

    隨著宋青小的攻擊一阻,那女人仿佛又拉開嘴角笑了,四周先前消失的嗩吶、鑼鼓聲再次重新響了起來。

    轎子被緩緩拖上臺階,眼見即將被拉入府門之時——

    ‘嗷吼’!

    一道霸氣至極的狼嚎突然響起,聲震四野,將喧天鑼鼓聲全部壓過!

    那走在前方的女人身影一個晃蕩,轎內一股凜然可怖的氣勢騰升而起,澎湃的靈力瞬間將聚攏而來的陰氣驅散,銀光一閃之間,一頭巨大的銀狼幻影憑空出現,‘轟隆’一聲將那紅得詭異的喜轎沖破!

    轎體四分五裂,碎片飛濺開來,宋青小跳落下地,殺氣凜然的銀狼幻影站在她的身后,冷冷的俯視著四周。

    “新娘子不聽話了。”

    那站在臺階之上的女人此時聲音里不見笑意,陰聲又將先前的話重復了一遍,接著‘她’脖子發出‘吱嘎’的轉動聲,像是即將要轉過頭來。

    “吉時已到,還不入內,耽誤了婚事,可怎么得了呢?”

    ‘她’說話之時,那空蕩蕩的紅色喜服擺動,隨著‘她’頭顱一道僵硬的轉過身來,露出半張又白又泡的臉。

    那臉仿佛滿月般圓,鼓脹得像是被吹脹的氣球,上面打了兩團腮紅,配在那白得詭異的臉上,更加令人望之生怵。

    一雙眼睛漆黑不見半點兒眼白,就如從畫上扣下的人物,不見半分靈動。

    ‘她’的聲音陰冷,但涂了胭脂的嘴角卻仍詭異的上揚著,手帕一揮之間,灰蒙蒙的霧氣里面,竟接二連三憑空鉆出一個個神情木然的‘人’來!

    這些‘人’或拿嗩吶,或抱鑼鼓,都穿著紅底衣衫,外罩青色馬褂,各個模樣一致,有種說不出的驚悚。

    “請新娘子重新入轎!”那轉過身來的女人勾著嘴角,以平仄的聲音說道:“請新娘子重新入轎!”

    她重復兩次之后,那先前被銀狼踩得四分五裂的轎體在四周陰氣的滋養之下,竟重新‘嗖嗖’合攏,形成一道全新的紅頂小轎,虛浮著飄在半空!

    轎門之上那道暗紅的簾子被一只無形的‘手’撩了起來,露出里面陰森森的轎廂,及安置其中的空椅。

    一股無形的吸力從轎廂之內傳來,直達宋青小神識之中,但這股陰氣一入侵,很快被元神抹殺了。

    那手持紅絹的女人也不動怒,只是詭異的笑,幾個拿著樂器,面容相似的男人則是僵硬的踏著一致的步伐‘砰砰’上前,似是想將宋青小拽住。

    這些‘人’神色木然,似是并不被銀狼氣勢所懾。

    在銀狼呲牙低吼聲中,快得近似如飄般出現在宋青小身側,一‘人’伸出一只手,將宋青小衣角、手臂捉住。

    ‘嗷’,銀狼被這些‘人’動作激怒,當即抬腿一踩,便將兩‘人’踩扁。

    兩‘人’被踩扁之后,那張變形的臉竟隨著陰氣灌入其中,又如吹汽球般脹大,身體內的骨節發出‘咔咔’的聲響,頭往上躥,不多時便又出現在原處,將宋青小團團圍攏。

    這些‘人’有陰氣滋養不止不死,且力大無窮,宋青小被這一大群相容僵硬一致的‘人’包圍其中,濃郁得化不開的陰氣將她裹挾著抬了起來,往軟轎的方向走。

    她目光一冷,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反手將其中一‘人’的手捉住,靈力從她掌心涌出,將那白得有些瘮人的手掌凍住。

    冰霜順著那胳膊往上蔓延,將衣袖、手臂全數凍結。

    宋青小用力一扯,那看似力氣極大的‘人’身體卻脆弱無比,手臂一下被她撕落下來,握在掌中。

    那‘人’失去胳膊,也神情不變,如傀儡一般,仍用獨臂死死抓著宋青小的衣服。

    銀狼被這群‘人’所激怒,揚爪亂拍,‘乒乓’聲中將一群‘人’拍得東倒西歪,但這些‘人’受傷之后又若無其事的扭動著骨頭重新站了起來。

    不等他們重新圍攏過來,銀狼見拍打無用,索性低垂下頭,發出一聲低吼之后,張開巨口,口中竟‘吼’的一聲噴出一股火焰!

    那焰光并不大,但一冒出來便將周圍陰氣燒得‘噼里啪啦’作響,發出一股股焦糊的臭味。

    先前一直面無表情長相一致穿著藍馬褂的‘人’在火焰出現的剎那,頓時齊齊變了臉色,竟慌亂后退,似是對火焰頗為畏懼的樣子。

    就連那手持絹帕的紅衣女人,在見到銀狼吐出的火焰時,都面露怯色,往臺階之上后退了半步!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