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36章 著道

前方高能
     銀狼口中吐出的烈焰對于鬼邪陰氣似是有克制作用,火光搖曳之下,那府門都像是被撼動,微微顫抖。

    宋青小眼睛一亮,銀狼在恐怖營中吞噬了三頭犬內臟之后進化出的烈焰,在上一次試煉中被四號以法器放出的火焰山包圍之后更進一步得到強化。

    雙頰打著飽滿腮紅的女人在驚嚇之后,隨即手中絹帕一丟。

    那紅帕子一扔出來,便‘嗡嗡’轉動,化為一張奇大無比的暗紅頂蓋,往銀狼頭頂罩落,將銀狼的碩大腦袋連帶著它吐出的火焰一并包裹在內!

    同時陰霧四周,眨眼之間相繼出現更多長相、打扮一致的傀儡‘人’物!

    這些‘人’對銀狼噴出的烈焰頗為畏懼,此時不敢再上前,而是包圍在顧府大門外側,神色木然的拿起手中的樂器,開始吹拉彈奏!

    嗩吶、鑼鼓、絲竹等,所有樂聲齊齊響起,頓時形成一股尖銳刺耳的巨大噪音,直沖人的識海與神魂。

    宋青小識海一震,隨即便感覺體內靈力在四周環繞的音量攻擊之下動蕩不止。

    神魂之內,幾顆潛伏的星辰隨著這股恐怖的音浪而動蕩不安,浮現在她體外,化為點點星光,往圍在四周的傀儡‘人’漂了過去。

    那星辰一沒入傀儡‘人’體內,這群‘人’便如大大受補一般,慘白如紙的皮膚之上竟泛出瑩瑩光澤。

    相反宋青小則是感覺神識、精血轉瞬便流失小半,識海遭到尖銳煩人的噪音拉扯,如遭萬蟻抓噬,頭疼欲裂,眼珠脹痛身體霎時喪失大半知覺!

    劇痛之下,宋青小后背寒毛‘刷’的立起,星光閃爍之中,她氣息一沉,以僅剩神識壓制星辰,靈力運轉之間,強忍頭疼,嘴里疾道:

    “逆轉星辰!”

    星辰大陣隨著靈力注入,幾顆閃爍的星辰散出星輝,同時往傀儡‘人’飄去的星光竟重新帶著大量化為光點的靈力重新往宋青小的方向挪移。

    傀儡‘人’的身體受到星辰大陣的影響,不止是先前從宋青小身上吸走的靈力被逆轉而回,而他們本身體內的靈氣也在隨著星辰的回移而快速流失。

    星芒移動的片刻功夫間,這群傀儡‘人’膨脹的身體頓時如被吸干精氣,瞬間變得干癟。

    這些星芒一回到識海,如飽餐了一頓,光芒更盛。

    宋青小識海一穩,心中殺機大起。

    這些東西不人不鬼,不懼擊打死亡,一般攻擊手段對它們沒用。

    但幸虧她在進入此次試煉之前,斬殺那范江渠叔侄,得了一大疊符紙。

    范氏時常與陰邪鬼怪打交道,這符紙正是鬼魅克星。

    她心念一轉,正欲取出數張符紙,將這群傀儡‘人’擊退之時,不待她將符紙拿出,那被以陰氣極重的紅蓋包住狼頭的銀狼喉間發出一聲低哮。

    ‘嗷嗚’的狼嚎聲中,‘轟’——

    一股烈焰從銀狼幻影口中噴吐而出,

    火光熊熊頓時將那紅蓋淹沒。

    ‘噼里啪啦’的燃燒聲響中,那絹帕之上冒出大量黑氣,隨即被火光吞沒,四周散發出一股極為刺鼻難聞的惡臭,那穿著紅色寬松衣袍的女人一見手帕被燒,霎時張開血盆大口,嘴中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嚎哭。

    “哇嗚嗚……”那尖銳的聲浪壓蓋過嗩吶與鑼鼓,直刺人的耳膜。

    但下一刻銀狼吐出的火焰將手帕一燒,便揚起前足,鋒利的爪子探出數分,上面似是也帶著焰火,不等這女人再哭下去,它揚爪一揮——

    ‘噗’的聲響中,爪子抓破那女人身體,仿佛戳破了一層紙張似的。

    爪上的火焰迅速將女人身體點燃,‘轟轟轟’的火焰一下高漲,將女人的聲音吞噬。

    那哭嚎聲戛然而止,銀狼一擊得手,又調轉過頭,再次沖著宋青小身周圍著的那里三層外三層的骷髏人張開嘴,‘吼’——

    咆哮聲中,火焰從它嘴中吐出,那群現身的傀儡‘人’還來不及閃躲,當即被橫掃而來的熱浪卷了個正著。

    這些‘人’一點即燃,嘴中發出古怪的‘吱吱’之聲,轉瞬之間便被燒為灰飛,飄散在半空之中。

    那頂懸浮在空的詭異紅轎,在紅衣女人及送親隊伍一‘死’之后,在火光之下被點燃,燒得‘咯吱’作響。

    宋青小身處火焰之中,還未來得及以靈力護體跳出火海,下一刻眼前景物扭曲,耳中再次傳來有尖細的女腔‘咦呀’的唱調,搭配著尖銳刺耳的嗩吶與鑼鼓,四周嘈雜的談話聲又重新出現。

    那山羊胡的老頭兒陰森森的緩慢語調傳來:

    “新娘子要來嘍!”

    她撐桌驚站而起,身上的鳳冠霞披已經不見了,仍穿著自己那套臟兮兮的衣裳。

    轉頭一看,四周燈火點點,大庭之上擺滿了席桌。

    山羊胡的老頭兒站在一側,不遠處的正堂之內,端坐在太師椅上的兩‘人’被紅光籠罩著。

    七號等人與她共坐一桌,姚六坐在她身側,被她突然站起的動作驚住,本能的抬起了頭盯著她看。

    那哭泣的少女抹淚的手僵在半空,淚盈于睫,正微微瞪大了雙瞳。

    二號、三號及雙胞胎以探視的目光望著她,七號似笑非笑,似是對她露出異樣舉動的原因都了然于胸。

    周圍的火海、陰氣頃刻之間消失得一干二凈,仿佛之前她坐在紅轎之內,與銀狼跟一群傀儡‘人’打斗的一幕都只是她自己精神恍惚之下所生出的幻覺。

    “貴客怎么了?”

    那佝僂著腰的山羊胡老頭兒緩緩轉過頭,動作間骨節發出‘咔咔咔’的磨響,像上一臺上了年紀又生銹的機器。

    他咧著嘴角,額頭、眼角的皺褶層層疊疊,露出其中幾乎不見眼白的渾濁眼珠,眼神陰鷙,有種計謀失敗之后的生氣感覺。

    “沒事。”

    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氣,牙齒咬了咬,與這老頭兒深深對視了一眼,隨即意味深長回了一句。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山羊胡老頭兒咧了咧嘴,露出滿口黃牙,“新娘子要來嘍,貴客不如先坐下,用杯薄酒,吃些菜。”

    其他人都沒出聲,姚六的目光還落在宋青小身上,眼神中帶著疑問。

    宋青小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嘴角邊露出一絲冷笑,顧宅中的這群陰魂不散的‘人’不知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么藥。

    她眼角余光在七號身上飛快掠過,見他按兵不動,隨即也跟著拉開椅子,重新坐下去了。

    四周鑼鼓聲依舊密集,喧囂的嗩吶也是吹得厲害,宋青小以元神視察自己的識海,卻見識海之中那幾顆星辰此時光芒璀璨,星輝交映之間吸收了先前那群傀儡‘人’能量之后,靈息比以前更強了許多。

    之前的一幕果然不是幻覺,而是真實發生過。

    不過顧宅的這些陰魂確實有些能耐,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能將自己挪走,看樣子除了七號之外,其他人竟全無察覺。

    自己意識剛回來的瞬間,竟也覺得之前的一幕如夢魘一般。

    但那群傀儡‘人’卻令宋青小意識到了星辰的妙用,從她在亡靈祭壇之上意外吸入星辰大陣之后,關鍵兩次使用逆轉星辰,都用以求生逃命,以星辰逆轉位置。

    卻沒想到星辰之力,竟還有吸收靈力為己所用的方式。

    看來這一次試煉完成之后,她得好好將這星辰大陣細細研究一番。

    她將神識退了出來,便聽姚六壓低聲音問道:

    “發生什么事了?”

    大家都不是蠢貨,剛剛宋青小表現出的異樣如此明顯,幾個試煉者都看在眼中。

    此地異常邪門,眾人又被顧宅之內的陰魂困入局內,暫時還未找到破境而出的辦法。

    “剛剛……”

    宋青小嘴唇剛一動,二號等人豎直耳朵,話才剛起了個頭,外頭的鑼鼓、嗩吶聲便越來越大,聽聲音像是喜轎已經進了府內,正往大庭的方向走。

    隨著那熱鬧的聲響越走越近,擾人神識,令人下意識的皺了下眉頭。

    圓桌之上的道姑臉色在轉瞬之間一下變得慘白,精神一個恍惚。

    站在宋青小、姚六身側的山羊胡老頭兒嘴角詭異的勾起,眼中露出一絲森然之色,很快被以余光密切關注著他的試煉者們捕捉到了。

    坐在二號道姑旁邊的三號中年男人第一時間察覺到了盟友的異樣,當即以手推她胳膊,大聲喚了一句:

    “喂,你怎么了?”

    他這一聲中氣十足,以靈力震出,喝聲極響,將周圍前來喝喜酒的‘人’的交頭接耳聲及正堂之外那些‘咿咿呀呀’的吹拉彈唱聲都一下蓋住。

    山羊胡的老頭兒抬起佝僂的腰背,三個普通的少年都轉過頭,順著三號的目光往道姑身上看了過去。

    宋青小瞇了瞇眼睛,UU看書 .uukanshu 察覺到四周靈氣異樣的波動。

    二號道姑背挺得筆直,那雙眼睛卻有片刻的呆滯,在三號這一推之下,她失神的眼珠艱澀的轉動了一下,隨即‘哇’的一聲,一大口血如箭矢般從她嘴中噴出!

    那血噴濺得極遠,就連站在一側的山羊胡老頭兒臉上也被濺到了數滴,順著他臉頰上的皮肉夾縫暈開,他卻像是全無察覺,仍咧嘴詭異的笑。

    二號噴出這血之后,胸膛激烈起伏,口中還不斷有血沫涌出,順著下巴‘滴滴答答’往下流。

    她的臉色慘白如紙,剛剛那一瞬間像是吃了極大的虧,氣息都有些不穩,整個人神色比之前萎靡了許多。

    “著道了!”

    二號的聲音有些嘶啞,聽起來中氣不足,每說一句話,血便如斷了線的珍珠順著牙縫往外涌。

    宋青小當即便明白,二號恐怕跟自己之前一樣,被‘人’弄入境中,坐進了那喜轎里頭。

    她心里生出這個念頭,二號道姑像是也跟她一般想到了一處,一面抬起顫個不停的胳膊擦拭下巴、嘴角,一面將驚疑未定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狠狠咬了下嘴唇。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